第八章 羞辱

当令子和由起子从地狱的快乐中爬出来时,少年们已经做好以后的计画。

这一天正好是秋季的庙会,每一年从十月的第二个星期五开始连续三天,今天是第一天的星期五,晚上的夜市更是热闹非凡;少年们打算带二个女人去庙会。

可是想带出去,是需要有準备的,和彦把刚刚录好的录音带放出来给她们听,用早晨威胁令子的方法让由起子不得不答应;如果那种不堪入耳的录音带送去大学公开,她也受不了,现在只有点头答应;在这种情形下答应三件事情,第一是:到外面也不可吵闹,第二是:要服从命令,第三是:对她们做任何事情都要乖乖接受。

「现在穿上衣服去庙会,但不能穿内裤,还有令子也要穿上和由起子一样的迷你裙。」

由起子和来的时候一样,但没有穿内裤,令子是几乎能看到乳房的白衬衫,迷你裙是深蓝色,距离膝盖有二十公分。

「可是,我们穿这样去庙会不太好吧。」

「是啊,我们今天都是跷课的。」

「说不定还有训导组的老师去巡逻。」

「我和高濑都离家很近,把制服和书包放在家里吧。」

k书的建议,大家都表示赞同。

「这个也放在你家里,千万不能弄丢。」

和彦把录音带也交给k书保管,当k书和高濑拿大家的制服和书包回家时,少年让二个女人整里散乱的房间;k书和高濑回来,少年们带二个女人出去的时间是四点五十分左右。

随着接进庙会,路人也开始增加,令子和由起子都感到不安,身上没有穿内裤,不知何时少年会开始恶作剧,至少不会在大家面前撩起裙子,但还是得完全听从他们的话。一直到庙会的路上都安然无事。

「喂,买那个东西吧。」和彦用手指十多公尺前的摊位。

「你说的是面具吗?」

「是啊。」

「算了吧!不是有很多其他东西吗?我现在感到饿了。」

「高濑,你真笨,为什幺脱了学生制服的,这样走在这里能看到我们的脸,不穿制服也是没用的。」

「说的也是,在庙会带面具,没有人会觉得奇怪。」

几个少年各自选择自己喜欢的面具戴在脸上;虽然是庙会,八个面具的人走在一起还是很奇怪;虽然挡住自己的面貌,但也还是很醒目。

「嗨!戴面具的朋友们,来玩捞球吧。」

果然每一个摊位的人,都向他们打招呼,令子和由起子在有人向她们看时,只好用双手掩饰胸前。

「好啊!捞球一定很好玩。」

所谓捞球是一种实心的非常有弹性的小皮球,如用力摔在地上,至少能弹十公尺以上,如果摔在墙上真不知道会反弹到什幺地方去,这种涂上彩色的小皮球放在水槽里,用捞金鱼的宣纸圈捞球;没有人在玩,他们哗啦哗啦的围着水槽坐下,令子的身边是和彦,由起子的身边是古馆。

「每个人玩一次。」

和彦这样说话时,令子付钱,戴红色棒球帽的摊贩拿宣纸给每一个人,他的声音虽然和气,但长相凶恶,年龄再三十岁左右;皮球像金鱼一样逃走,因为很重不容易捞起,令子和k书很快就弄破宣纸,和彦找的目标也太大而没有成功。

「送给你们遗憾奖!」摊贩拿最小的一个送给每个人。

「妳的拿给我。」

和彦把令子手里的小皮球要过来,然后和自己的小皮球握在一起,碰一下令子的大腿,意思是要她把腿分开,因为坐在摊贩的面前分开大腿就会看到裙子里的情形。

令子还在犹豫不决时,和彦伸手到水槽里,令子奇怪的看他的手,不知道他要做什幺;和彦用另一只没有放在水槽里的手,拉开令子的上衣,然后用放在水里的手,捞水洒在令子的胸前,衬衫湿了以后,乳头的形状明显露出,还是需要立刻听他的要求,反对是绝对没每用处的;令子把身体稍许向侧方转动,然后很难为情的悄悄分开大腿。

和彦的手立刻伸入裙子里,令子从昨天的经验知道他要做什幺事情,如果现在挣扎,反而会使人感到疑心;和彦的手到达大腿根上,令子就殿高脚后根向前挺起屁股,和彦抓皮球的手指,拨开阴毛和阴唇,很巧妙的把球塞入阴户里。

就在把两个球塞入阴户的过程中,令子的眼睛一直盯在摊贩的脸上;不知是幸还是不幸,因为她戴着面具,摊贩不知道令子在看他;总之现在只要不让摊贩发觉就可以了。

在令子旁边的古馆也对由起子做同样的事情,其他人的球也都送到和彦和古馆的手中,更糟的是,南田很擅长捞球,捞起来就送给和彦。

摊贩的视线开始在令子和由起子的腿上徘徊;古馆还会在乎那种视线,和彦根本就不理会摊贩的视线,而且只是手伸入裙子里还好,但是手拔出来时,皮球竟然就不见了。摊贩做出难以相信的表情,不久之后嘴角露出淫邪的笑容;令子感到羞耻,幸好脸上还有面具掩饰,她的希望是这个摊贩只是享受令子裙子里的风貌,就这样放过她们。

「老大!你过来一下。」摊贩向旁边摊捞金鱼摊的伙伴搭腔。

「什幺事呀?乔治,正在工作呀!」

捞金鱼摊贩是四十岁左右的大汉,而且面相比捞球的摊贩更凶恶,也更像流氓。

「老大,来一下吧….」

「你真啰唆。」

大汉一面说一面走过来,捞球的摊贩悄悄在他耳边说几句话。

「你说什幺?」大汉用凶恶的眼光看令子和和彦。

「喂!你这个小毛头过来一下。」男人的面相凶恶,声音也可怕。

「是叫我吗?」

「你不是小毛头吗?」

和彦站起来,虽然戴着面具看不出来,但不像很恐惧的样子。

「什幺事……?」

和彦毫不犹豫的向那边走过去,大汉伸手把和彦脸上的面具拉到头上,用凶恶的眼光瞪着和彦。

「听说你刚才当着他的面做奇妙的魔术。」

大汉的声音不是再说悄悄话,粗大的声音能让另子们听到;令子和由起子的脚都颤抖,k书和高濑已经摆出逃走的姿势,连古馆都露出紧张的表情,不敢吭声。

「那是很简单的魔术。」

「哦,希望你能教我。」

「你们说的就是皮球不见的事情吧。」

「是啊,不是很奇怪吗?究竟跑到哪里去了?」

「是阴户里呀…….实际上你们是明知故问。」

他们的谈话不仅让人感到可怕,还让人难为情的从脸上冒火。

「喔,我不知道啊…这样说,那些女人都没有穿内裤了,可是当众面这种戏法,你和那个女人究竟是什幺关係?」

「是朋友啊。」

「朋友?你这小鬼,不要小看我们….有那种大乳房的女人怎幺可能是你们小鬼的朋友,而且还是不穿三角裤和乳罩的女人。」

「她们要求做朋友,所以和她们做朋友而已。」

「所以,她们教你做那种戏法吗?」

「还有更好的,不久前,大家还一起玩性交的游戏。」

令子和由起子都无比的慌张,儘管和彦使异常的人,真不敢想像面对流氓会说出这种话。

「你说什幺?和小孩子性交?」

大汉发出惊叫声,使得四周的人们一起向这边看。

「老大,事情越来越有趣了,可是,不论这些小鬼或那两个女人都是很可恶.」

捞球摊贩的眼睛,开始露出好色的眼光,可是大汉觉得,看令子和由起子的穿着,怎幺也不像是在街上卖淫的女人。

「乔治,那二个女人都有让人流口水的身体呀。」大汉在摊贩的耳边说。

「老大,让她们和小毛头玩太可惜了。」

二个男人好像评估价钱似的,在令子和由起子的身上瞄来瞄去。

「喂!二个女人,把面具取下来给我看。」

令子和由起子互相看一眼,令子点头,由起子也点头,于是二个人战战兢兢取下面具

「…..」

「真没想到!乔治,看到没有,这二个女人在这一带是少见的好货色。」

二个男人在惊讶之余露出色迷迷的眼光,身体让少年们玩弄,有如淫乱和暴露狂一样的,不戴乳罩和不穿三缴裤在人群中出现的女人,竟然有这样的美貌,实在令人难以想像

「老……大…..快想办法呀。」

乔治看到这种意外,几乎说不出话来,就好像野兽找到猎物一样,好色的眼光发出光泽。

「嘿,把你们的朋友也借给我们一下好不好?我也想学魔术。」

大汉用手搂住和彦的肩膀,用一半是恐吓的口吻说。

「可以,要给我什幺呢?」

「答应了吗?真不好意思。」

「我问你,给我什幺呀?」

「你想要什幺?」

「今天一天把你们捞金鱼跟皮球的生意让给我们做。」

「你这个小鬼真聪明,我很满意,反抗我们会让皮肉受罪,这样是聪明多了。」

「卖的钱归我。」

「好吧,你这小子真了不起。」

谈妥以后,二个男人立刻到令子和由起子的地方,又给她们戴上面具,然后手被扭转背后。

「痛啊….要做什幺….」

「不要闹!事情已经谈妥了,要妳们一起到事务所来一下!」

四周的观众都作出毫不关心的模样,令子和由起子就这样被带到停在庙后的小货车。

精彩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