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彦伸手拿出了一瓶乳液,他倒出了一些乳液。克彦的手指沾了一液体说:「妳说要涂这个啊?为什幺要涂在屁股洞上呢?」

「这乳液是润滑液……知道了吗!你不是要插进来,涂在屁股洞上,就可以很顺利的插进去,快一点。」

「姐姐,那我要插进去了喔!」

虽然是很唐突的要求,但是克彦一想到姐夫,就非常嫉妒,由于嫉妒心的驱使,克彦握着肉棒,刺向姐姐的屁股洞。

「我来了!」克彦不加思索的把棒子插了进去。

屁股洞涂着润滑液,有冷冷的感觉,以及溢出了蜜汁,美砂的两腿震动了起来。

「姐!我要进来了,打开妳的洞口吧!我要冲进去了,用妳的屁股洞迎接我的肉棒吧!」

克彦不断的叫着,握着棒子朝着姐姐V字型的双腿中间插下去。美砂也配合弟弟的行动,脚高高的抬起,将屁股洞突了出来。

克彦连想都没想一下,就将整只棒子插入姐姐的屁股中,整支肉棒连根都埋进屁股洞内。

「啊……啊……」美砂发出尖叫,全身痉挛了。

「呜!」

克彦口中唸唸有词,一手握着乳房,一手握着姐姐的大腿,使劲地在姐姐的膣口抽插着,做着活塞的动作。

「唔……」美砂的呼吸急促。

克彦摇摆着腰,一进一出的抽送着棒子。

美砂的肉体缓缓的鬆弛了,呼吸声像是哭声。

呜咽声和悲鸣声交错着,除了肉体的反应外,美砂的呻吟声也很不得了。

姐弟二人紧紧的结合在一起,克彦迅速激烈的抽动着,使美砂没有换气的机会,她不断的喘气着。

「哇!要出来了,要出来了,怎幺那幺快。」

克彦叫骂着,向姐姐屁股洞的深处,纵情的插进去,瞬间,好像要突迫直肠壁似的。

「喔……要丢了……要丢了……啊……啊……」

全身因绞痛而悲鸣着,美砂的肉体硬直。姐弟二人的裸体,像是精緻雕刻品般,一碰就会碎了一样。

二个人没有动,好长好长的寂静。

克彦萎缩的棒子,从姐姐美砂的肛门滑落了出来。

美砂的肉体完全鬆弛了,肛门口流出了白色的精液……屁股的谷间湿了一大片。

§4-3

「哎哟!绳子绑着,绑得我肚子好痛哦……」

他鬆开了绳子,两脚依然呈V字型的绑着,下腹的刺痛感,使美砂焦急的呼痛。

她有一点想要排便,于是克彦注入了灌肠液,腹部鸣叫着。

「怎幺了?」

克彦说着,美砂的腰浮动着,全身红通通的。

「没事,没事。」

「这样就行了吗?」

「嗯!」克彦笑了一笑,两手扒开姐姐美砂的肛门,向里面吹着热气。

「呜……」

精液从里面流了出来,肛门像是要排便了,克彦的手指插了进去,整个关节埋都入了。

指尖沾了黄色的液体,送到美砂的鼻子。

「姐!妳闻闻看!」

「哎呀!不要嘛!」

「姐姐,妳现在有什幺感觉?」

「啊!绑起来作爱的感觉真好。」

经过了刚才的作爱,美砂的全身流着汗。

「姐,我帮妳解开绳子。」克彦一边说着,一边解开美砂绑着两脚的绳子。

虽然美砂的两脚自由了,但克彦迅速地将美砂的两手反转在背后,抓起了绳子,把她的双手牢牢的綑绑。

「干什幺啊!克彦!」

「妳不是说喜欢绑着作爱吗?我如妳所愿,只绑妳的双手,换个姿势嘛,好好玩哦……」

克彦在姐姐的背后提着她的手,使得美砂站了起来。

「不要……不要啦……」美砂全力的抵抗着。

「快啊!我想大便了。」

激烈的腹痛,刺激了美砂,美砂这时想要排便,克彦随着姐姐进了厕所。

「砵!砵……」在走进厕所的途中,美砂的屁股洞发出了声音。

「啊啊……」美砂觉得很丢脸,全身像是被红墨染到,红通通的。

美砂两手绑在背后,坐在便器上,克彦站立在她的面前。

「啊!姐姐!看见了吗?」

克彦看见自己的龟头,附着黄色的液体。

克彦一手拉着姐姐的头髮,一手握着自己的棒子,凑到姐姐的鼻子上。

「不要闹了啦!走开!呜……」美砂瞬间绷紧了身体。

「砵!砵……」

放屁声响起,美砂的股间喷射出黄色的液体,像水一样在便器上跳跃着,臭气充满了整个屋内。

「好臭啊!姐姐。」

美砂在弟弟的面前排便,顿时觉得好羞耻,看着他捏着鼻子喊臭的表情,更使她觉得若有个地洞,一定马上躲藏起来。美砂的肛门排出了软软的大便,溅满了整个便器。

「姐!好了没有?」

大便告一段落后,她又想尿尿。尿道喷洒出尿液,「丝!丝……」的声音响起,好像是突如其来的雷阵雨,不一会儿就停歇了。

「姐!好了就起来,我帮妳擦乾净。」

「……」美砂没有力气回答,弯着腰,让弟弟帮她擦屁股。

「擦好了,看着我……」

克彦拉着美砂的头髮,使美砂的脸向上仰,一手抓着肉棒。

「姐!要不要喝?」克彦才说着话,就在美砂的脸上喷着尿液。

「呜……」

美砂的脸上都是弟弟热热的尿液,她张开了嘴,承受着克彦放出来的黄色液体。

对于这种极大屈辱的性爱行为,感到耻辱的快感,饮着克彦的尿液,沈醉在喜悦中。

五、隶兽母~明美

§5-1

「我的儿子敏弘,最近怎幺了?」

担任教师的板井,看着明美的身体,不断的注视着她。板井老师认为敏弘太不用功了,无法申请好的学校。敏弘的妈妈明美,特地来学校与老师深入的谈一谈,请老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马虎一下。

「这我就不知道了,他是还好啦!最近是不是在交女朋友啊,成绩不太理想哦!」

「妳是敏弘君的母亲,应该多注意他一点,他的行为也不太好哦!难道妳平常太忙,没有注意吗?家长都应该与学校保持连络,像妳现在才来找我,是不是太晚了?」

板井一搭一唱,心里很乐的看着明美的反应,他抬着眼睛,挑起了眉头,偷窥明美的神色。

「让我想一想。」明美安静的回答。

「妳想会不会是母亲太漂亮的原因,经过了这番谈话,我觉得妳当然是很漂亮的,不是吗?真的是绝色美女,美极了。难怪敏弘会找妳来,他还蛮识相的知道我的喜好。」

板井的脸色浮现好色的表情,他的嘴角微开,好色的眼睛变成了一条线的视线投射在明美的身上,明美想到了儿子敏弘的话。

「我的老师是板井,妈,拜託妳去拜託他啦!」

敏弘的话在明美的脑中响起。

「你这孩子,到底怎幺了?」

「妈,妳听我讲完嘛!我是个男孩子,我也会对漂亮的女孩下手,这是男人的弱点。」

「妈,妳就帮我嘛!妳去了就知道了,拜託啦!我的好母亲,妳不会让妳的儿子被退学吧!」

「咦!什幺?」

「妈!我希望学校接受我……妈……这一切是否能够过关,一切都要靠妈妈了,拜託妳了,妈妈……」

「敏弘君心地还不错,坏就坏在成绩。妳在想什幺,有没有把我的话听进去啊!」

板井色咪咪的眼睛从来没有离开过她的身体,他细细的打量明美,像似要从洋装看透明美的肉体。明美顿时清醒了。

「历年来,学生都要经过严格考试,所以本校是很注重学业成绩,这样才会知道学生到底吸收了多少,妳说是不是!做家长都不要放纵自己的孩子,应该更加督促他,关心他。」

「老师,那你认为该怎幺办呢?」

「这个……嘛……」

板井站了起来,在接待室故作沈思、漫步着。明美坐在椅子上,很关心儿子的前途,她问板井说:「敏弘的成绩,真的很不好吗?有没有补救的办法?」

「坦白的说是很不理想,但是今天既然妳来了,那就……」

板井坐在明美的旁边,两手搂着她的腰,明美的心脏高鸣着,全身的毛细孔张大汗毛耸立。

「我私人有个不好的癖好,失礼了……想不到敏弘的妈妈,这幺漂亮,漂亮的女人,男人见了都会动手的……」

板井一边说着,一边自顾的在明美的两腿之间抚摸。

「啊……」

明美还来不及有所反应,悲鸣了起来,使得明美觉得板井老师的抚摸,非常的卑猥。

「明美妳太漂亮了,我第一次见到妳,就……」

明美被他的逼近微微的抗拒着。板井靠近明美的脸,用鼻子嗅着,发出了淫秽的声音。

明美觉得好难堪,不知道如何是好。

「一切都要靠妈妈了。」

儿子哀求的表情,浮现在母亲的脑海里。原来敏弘早已知道老师好色,利用妈妈来引诱老师。

板井的手离开了明美的两腿之间,站了起来,将接待室的门锁上。「卡!」按键锁上的声音,使明美的心跳加速。

板井回到了明美的邻座,仔细的瞧着她。

「妳应该想到了该如何做吧!我这人对女人是很色的,我想,从我们的谈话中,妳也应该观察到了吧!」

「……」明美的背微微的振动,背挺直了。

「怎幺了?我好想看看妳裸体的样子,一定很美丽。」板井的手开始不安份的在明美的身上游动着。

「真是不赖啊!敏弘君有个美丽的母亲。」

明美站了起来,她想在敏弘还没有见到前,赶快逃跑,她受不了这种羞耻的侮辱。

「怎幺,想逃啊?那妳儿子……恐怕……」

板井睨着眼睛看着她,他很有把握这个女人一定会臣服在他的手腕里,他很有耐心的看着她,根本不怕她会跑掉。

「哎呀!不要害羞了,保持轻鬆愉快嘛!妳的人这幺漂亮,身材一定也很棒喔,不让男人滋润一下,未免也太可惜了。而且,说不定我可以让妳儿子顺利升学,只要妳顺从我,何乐而不为呢?双方也都能各取所需,这样不是很好吗?」

板井垂涎着,看着羞红了脸的明美。

「还害羞什幺……全部脱了,明美的裸体一定很好看。」

明美觉悟了,吐着气息,开始脱衣服。

眼前的男人,卑猥的笑着。明美慢慢的脱下衣服,当下腹部露出来时,板井的视线一直猛盯。

「哇!真是太棒了。」

看着脱掉内裤的明美,露出了白色的屁股,板井吞着口水,淫秽的看着。板井伸手抚摸她,淫笑着说:「让我看一看妳的私处。」

板井一手抚摸她的下腹部,鼻子覆盖在她的两腿之间嗅着。

「啊啊!明美,好香哦……」

她全裸的站着,下身被男人嗅着,明美的牙齿咬着舌头,这种羞辱感,她想要咬舌自尽。

§5-2

「哦……真是太爽了。」

板井的头埋在明美的胸部,嗅着她的香味,一手握着她的乳房,一手摸着她的私处,明美全身染红了,因紧张而流着汗。

「让我好好的闻一闻,把妳的两手放在头顶上,腰突出来,让我看看妳的花蕊。」

明美闭着眼睛,牙齿咬着唇,像个听话的女奴隶。

「哇!这里的形状真是有趣。」板井的眼睛看着她的全身,最后停留在她的下体。

「哇!看这阴毛,毛的颜色好深好亮丽,而且好稠密。阴毛的颜色很深,表示这个女人很淫乱……」

「不要再说这些话来污辱我。」明美求着。

板井含笑着,手指的前端一直玩弄着勃起的阴唇和被汗水弄湿了的阴毛。

「不要害怕嘛!明美的嘴如果吸我的棒子,不知道是什幺感觉。」板井拉着明美,明美蹲在板井的两腿之间。

自从和敏弘的父亲离婚后,她就没有再碰过男人的肉棒。敏弘的父亲是个中年人,经常不是不能勃起,就是早洩,使明美得不到满足,更别说是享受到性的高潮。

瞬间,板井掏出自己的棒子,腰突出。

「啊……」

板井将棒子的前端,塞入明美的喉咙深处,明美无助的掉着泪。

「怎幺了?我心里好急哦!妳快舔我的阴囊。」板井靠着她的头,抚弄自己的阴囊。

「来!在阴囊的周围舔一舔。」

明美的眼眶溢满了泪水,随时都会决堤的。

板井卑猥的双手握着明美的乳房。

这时的明美是多幺憎恨男人的性器官,板井的棒子在她的口中抽弄着。

对于口腔中,板井骯髒的性器官,明美觉得很呕心。

「今天,明美妳要服侍我,快一点舔我。」

「啊……转过身去,让我看看妳的屁股。」

明美乖乖的嘴巴离开板井的棒子,背向着他,趴在地上,翘起她的屁股。板井拉开明美的双腿。

「喔!让我看看屁股湿的样子。」板井两手放在丰满的屁股上,左右扒开,观察她的屁股洞。

「成熟的肉体真是淫蕩啊!让我好好的挑逗妳。」

明美像狗一样趴着,板井的鼻尖在明美的屁股洞嗅着,舌头伸了出来,舔着明美的屁股。

「啊……」明美口中发出了愉悦的声音。

「湿湿的舌头舔妳,感觉如何,明美?」

板井笑着说,突出舌头,舔着她的屁股,发出了淫声,他的舌头在明美的屁股洞和阴部舔着。

「唔……唔……啊……啊!」

虽然老师也是个中年人,但是他的舌戏如此熟练,他的舌头使明美的屁股振动,背呈弓形。

「唔……真是美味,明美!」

板井的舌头继续的舔舐花蕊和肛门。明美屁股的谷间被板井的唾液濡湿了,发着亮光。

「哇!花蜜流出来了,明美!」

板井发出吸吮的声音,吸着明美溢出来的汁液。

「呜……不要……」

明美承受着极大的耻辱,舌头淫乱的拨弄女人的性器官,女人的肉体,明美觉得真想一死百了。

「是不是想要啊?」

板井的舌头慢慢的往上移,舔着明美光滑的背,身体压在明美的身上,在她的身边吐着热热的气息。

「好想进去哦,明美。妳是不是也很想,妳认为要从那一个洞进去,妳才会觉得很爽?」

明美的身体抖动着,板井的龟头前端流出了液体,在她的屁股上摩擦着,嫌恶的感觉遍布全身,汗毛竖立起来。

「啊啊!快说啊!要从那一个洞?」

「呜……」明美悲哀的哭着。

「妳看,妳的私处都湿了,我也吸过了,妳说妳是不是很想要,妳这个淫蕩的女人。」

在她的身上说着话,吐着热热的气息,板井的腰突起,同时两手握着明美的乳房,搓揉着。

对于男人的侵犯,肉体上有男人不洁的唾液。男人使劲的在女人的肉体上爱抚着。

「呜……」明美发出了哭泣的呜咽声,她边哭边想起了儿子。

「一切都靠妳了,妈妈!」敏弘的声音,再度在明美的脑海响起。

板井一手抓着明美的乳房,一手滑到她的阴部上。

「明美,感觉很棒,很舒服吧!」

板井的指尖逗弄着明美的阴唇,不时还摸索她的阴毛。

「唔唔……」明美的肉体狂乱了,像电流奔窜在体内。

「呵呵……明美是不是舒服了,妳知道吗?我也觉得好舒服,好兴奋,看到妳光溜溜的样子,我的心里好痒哦!」

「明美,让我好好的玩弄妳。」

板井的指尖插进明美的肉洞中,在里面搅拌着,抽拔着。明美觉得全身血液奔流,快感充满了全身。

「让我试试妳的屁股洞。」板井握着棒子,对準明美的屁股洞,明美感觉肉棒接触她的肉体,全身紧张着。

「我要插进去了,明美。要来了,小心哦。」

精彩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