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一打开,他竟看到一个美丽的女孩,上身赤裸的站在厕所里。美丽的胸脯在微弱的灯光下闪闪发亮的,不禁呆了一呆。突然间脑门一痛,吉也已从后把镭射匕首从他的头顶插入。刀疤汉连哼都没有哼一声,便倒下了。

吉也和婉儿马上扶着他肥大的身躯,把他轻轻的放在地上。婉儿的手巾到他黏黏的下身,不禁粉面通红。吉也笑着说︰「古人说︰色字「头」上一把刀,真的没错。」他瞪着婉儿晶莹剔透的美乳︰「你赔大本了!」

婉儿娇嗔着打了他一下。两人连忙穿回衣服,匍匐着爬出客仓。

吉也偷偷窥看客仓中的情况。娜娜全身赤裸的躺在沙发上,身上又蓝又青的满是瘀伤和淫水及精液的秽渍,动也不动的不知是否昏了。莉雅四肢被绑,扒在餐桌上,屁股上洩满了血。而小茜……吉也火红了眼……

只见那个扎头巾的海盗正在猛插着她的屁股,哈达尔却用阳具抽插着她的小嘴。吉也见到她的身上满是血污,眼光一片麻木。他就想冲出去,但给婉儿拉住了。

婉儿附在他耳边轻声说︰「我来射杀他们,你掩护我。」把匕首交给吉也。

「一,二,三」两人马上闪出。哈达尔正在小茜口中爆发,突然见到他们出现,不禁呆了一呆。「嗤」的一声,激光準确的射中了头巾海盗的胸口,他惨叫一声便倒地不起了。

婉儿指着哈达尔,厉声喝道︰「起来!」吉也连忙走过去看小茜。她张开疲乏的双眼,见到是吉也,再也忍不住心中悲痛,眼泪如泉涌出。娜娜见状,也爬起来解开莉雅。

哈达尔慢慢的站起来,精液仍然在萎缩的阳具尖端滴下来。他凝视着婉儿的眼,微笑着说︰「是你!原来是你。你不是走了吗?呀,是了,你一定是躲了起来。那防护衣……啊,你好聪明!你躲在那里呢?是不是厨房……不是……我们找过那里……」他一面说话,一面慢慢的行近婉儿。

吉也正要抱起受创的小茜,回头却见到哈达尔一面用说话引开婉儿的注意力,一面向她迫近。他连忙提醒婉儿︰「婉儿,小心!」

太迟了!哈达尔突然加速冲前,头一侧,已避开了婉儿的射击。婉儿「哇」的一声后退,但已给哈达尔一头撞在腹上,重重的撞在墙上,昏了过去。

吉也抓起匕首连忙扑上去,但哈达尔已抓起婉儿的镭射枪,指着吉也。他只好停下来。哈达尔面上浮现出恐怖的笑容︰「来呀!怎幺不来?你们以为自己是甚幺,我伟大的宇宙海盗哈达尔,难道会脓包到给你两个废物打败幺!」

哈达尔扳紧镭射枪的扳机,狞笑着说︰「小茜真好!我替她的屁股开苞了!你羡慕吗?放心,等我的四十多个兄弟享用完她之后,我一定会送她下去陪你的!」手指扣动扳机,激光「嗤」一声的射出。

眼看吉也就要中枪,突然,小茜飞扑在他身前!替他挡了一枪,吉也狂吼一声扑向哈达尔,两人扭在一起。

哈达尔比吉也强壮得多,吉也虽然手中有刀,也佔不到丝毫的便宜。品达尔一拳比一拳快,一拳比一拳重。吉也吃了几拳,早已金星直冒。哈达尔一脚将吉也踢倒,一手抢过了他的匕首︰「不自量力!去死吧!」就要往他胸口插落。

「嗤」的一声,一缕血花在哈达尔的胸口爆开,他不置信的看着胸前的血洞,面容扭曲的回头一望。是莉雅!她软软的扶着餐桌,手中捧着激光枪,有气无力的说︰「我早说过,我莉雅是有仇必报的!」一扣扳机,激光洞穿了哈达尔的眉心。他摇晃了一下,鲜血从额前流下,向前扒倒地上。

「小茜!」吉也爬起来,扑过去看小茜。莉雅唤醒婉儿,大家围着小茜。

「小茜!」吉也狂喊着着。小茜胸前的伤口不停的涌出血水,她喘着气,呛着说︰「吉也,你没事就好了……哎……对不起,我给他……」她举手指着死去的哈达尔。吉也连忙道︰「小茜,不耍紧,那不关你的事!」

莉雅她们再忍不住眼眶中的泪水。小茜吐出了一口鲜血,继续说道︰「吉也,我好爱你……能够认识你,是我一生最大的幸福。我现在要离你而去了……是上天的安排,你不要为我难……过……不要……为我流……泪……」她伸手抹去吉也的眼泪,又吐出一大口鲜血。

「吉也,你是爱我的。是吗?」吉也猛点着头。

小茜苦笑着︰「婉儿……我知道你也喜欢吉也!你要代我好好的照顾他,好吗?」小茜抓着婉儿的手,婉儿泪流满面的答应。

「我的爱……再……见了……吉也……」小茜缓缓的阖上眼睛。面上充满了幸福的微笑。

第七章 (暴风雨前的平静)

那晚谁也没胃口进食,除了吉也。他亲身将小茜的尸体抹乾净,又为她换上了全新的衣服。他用引擎的冷却剂,把小茜的尸体冷藏。当小茜被冷却冰封时,谁都忘不了吉也滴在冰上的眼泪。

他们合力把哈达尔和海盗的死尸抛出船外。吉也一言不发的走到机房,想修理好被破坏了的引擎。娜娜和莉雅的下体都受了很严重的创伤,幸好都不是致命的。婉儿替她们包扎好,又为她们注射了防疫针。王明伤得最重,他的耳朵开始发炎,而且受了很严重的内伤。他一路迷糊的昏睡着。娜娜坚持守在床前照顾他,她发觉自己已经爱上了他。

「吉也,引擎怎样了?我们可能离开吗?」莉雅见到吉也满身油污的从机房爬出来,马上焦急的问。

吉也摇摇头︰「损坏得太厉害了,没可能修理!」

婉儿接着说︰「那我们快收拾一下,坐气垫车离开,找地方避一避吧。明天海盗的母船就要到了。」她继续说下去︰「我已经向月球的联邦军发出了求救讯号,但就算由最近的卫星基地出发,军部的战舰也要到后天早上才能到达!」

吉也仍是摇头︰「没用的,海盗的战船一定装有生命扫瞄器。我们是躲不了的。而且王明现在的情况,我们不宜再移动他。」

莉雅说︰「那幺难道我们就留在这里任人宰割吗?」

吉也眼中突然冒出愤怒的火焰︰「不!我们要和他们战斗!」

「战斗?」莉雅和婉儿不约而同失声叫起来。

「是!战斗!」吉也从机房拿出几个金属圆筒︰「这是光子引擎的燃料,只要稍加改装,便可以变成光子炸弹。威力足以摧毁一艘太空战舰;而且金星的大气充满了甲烷,一旦爆炸的说,一定可以炸毁海盗的母船。」

莉雅问道︰「那我们用甚幺东西发射这些炸弹呢?这艏太空船有飞弹发射器吗?」

吉也回答道︰「这艘是民用太空船,没有任何武器装置。但我们可以把炸弹装在气垫车上,用遥控撞向海盗的战船。只要是直接撞击,便可以将炸弹引爆。」

莉雅爽快的说︰「我赞成!博一博总好过坐以待毙!」婉儿迟疑了一会,最后也点头赞同了。

***********

吉也躺在床上,他没有开灯,四周漆黑一片。他抚摸着床单上的秽渍。那是昨晚他和小茜缠绵时遗下的。小茜的气味,好像仍然充斥着他的脑海。他的泪又流下来了!

吉也很内疚,小茜是为他而死的。但在他心里面……

门「咯」一声打开了,一个窈窕的身影出现在门口。是小茜?

「吉也!」原来是婉儿。她想伸手开灯。「不要开灯!」吉也阻止了她,他不想婉儿看到他流泪。

婉儿随手关上了门,慢慢走到床沿,坐了下来。

「吉也,我知道你是骗我们的,是吗?」婉儿柔声说道。「用气垫车撞中海盗船的机会有多少,你应该比我更清楚。」

吉也的声音有点哽咽︰「是的,机会是很微。但总好过乾坐着,让海盗像射鸭子似的杀掉。」

婉儿向吉也靠近︰「我见你留下了一枚光子炸弹,你是不是想到最后关头时用来……」

吉也截住了她︰「给你看到了。是的,如果气垫车炸弹全部落空的话,我将会将这艘船爆破。……我已经失去了小茜,我不想你也遭受她一样的残酷命运!婉儿,对不起……」

婉儿按住了吉也的嘴︰「我情愿死,也不要落入海盗手中,莉雅和娜娜也一样!」

吉也惊道︰「她们也知道了?」

「是的!」婉儿说︰「你根本就不懂说谎!但你放心,我们都相信你。」她拥着了吉也。

「多谢你……」吉也说不下去了,婉儿的樱唇已经封住了他的嘴。

吉也用力把婉儿推开︰「婉儿,你……」

「明天我们可能都要死了,我希望……死的时候不会孤单一个!吉也,我爱你。」婉儿颤声说道︰「小茜临终时的愿望,我愿意为她实现!」

吉也温柔的搂着婉儿︰「我明白的,婉儿!小茜死了我真的很伤心。因为我知道她爱我比我爱她深得多了。在我被海盗囚禁的当时,我很清楚的感觉到,我心中的真爱不是她……而是你!婉儿,我相信小茜也察觉到了,但是她仍然愿意代我死……」

「吉也!不要难过。能够为心爱的人牺牲,小茜一定会死得瞑目。她死的时候,不是很安详吗?你不要再怪责自己了。」

婉儿站起身,亮着了床头的小灯︰「我要你看清楚我清白的身体,从这一刻开始,她就属于你的了。」

婉儿慢慢除去身上的衣服,露出美丽的身体。吉也嗅到一股扑鼻的幽香,婉儿的乳房不很大,但却挺拔而且有着美丽的形状。平坦的小腹下,是娇小的臀部和一双修长的美腿。

除了一条细小的丝质内裤之外,婉儿全身上下,已是身无寸缕。吉也目瞪口呆的说不出话来。婉儿娇羞无限的说道︰「吉也,这一件由你来替我脱吧!」

吉也把婉儿一抱入怀,他温柔的吻上婉儿的粉颈,婉儿发出满足的呻吟。吉也轻轻握着婉儿的乳房,捏弄着微微颤动的蓓蕾。婉儿轻噬贝齿,从牙缝中渗出阵阵如泣如诉的娇喘,像在抗议吉也的轻描淡写,又像在鼓励吉再落力一些。吉也舔着香软幼滑的雪肤,手指已经侵入了婉儿的小内裤。

触手之处是茂密的丛林,林中烟雨迷离,既潮湿又温暖。婉儿已是紧张得娇躯乱颤,口中依依呀呀的娇啼着。泛着春潮的幽谷不停的震动,手指慢慢向震央推进,分开柔软的花瓣,陷入花蜜的深谷,在春泉的洞口旁边徘徊着。

婉儿猛地抬高屁股,享受着耻骨上的重压。手指迫开洞口的封闭,慢慢的钻入肉洞内。婉儿娇声呼痛,吉也温柔的在洞口缓缓抽动,又加强在乳房上的爱抚。爱液如崩堤般涌出,湿透了吉也的手掌。

吉也吻着婉儿的朱唇,她马上热烈的回应。香舌主动的缠着吉也的舌尖,两人的津液交流,从贴紧的唇边溢出。吉也伸手扯下湿漉漉的丝内裤,翻身压住了少女的身躯。

「来了!」吉也向婉儿说道。婉儿咬一咬下唇,娇羞的点着头。

腰部微微用力,斗大的龟头已顺着潺潺春水,冲开处女的蓬门,侵入初逢扫客的花径。婉儿感到很痛,不禁紧皱眉头,眼泪也挤出来了,但仍忍着没有喊出来。吉也温柔的减慢动作,享受龟头被夹紧的美感。

阳具尖端在阴道口慢慢的转动,「婉儿,你忍一下……」吉也吻去婉儿的泪水。阳具缓慢的一边抽动,一边前进,在婉儿的娇喘中向玉洞深入。吉也清楚感受到冲破处女封印的一剎那,因为在破瓜的一刻,婉儿不但娇躯剧震,而且更痛得一口咬在吉也的肩赙上︰「终于成为一个女人了!成为吉也的女人了!」她哭了。

温柔的抽送慢慢变得强烈,「噢……」婉儿不再理会了,痛楚仍然存在,但欢愉的时候已不多了。她猛烈的迎合着,「吉也!我爱……你……哎……」「我也爱你……」爱意随着男欢女爱的情慾交流,时间长短已不重要,在这一刻,生命是永恆的。

第八章 (壮烈牺牲)

吉也很早就醒了,他见婉儿仍娇 的伏在自已身上,俏面上仍残留着昨晚破瓜之痛的点点泪痕。晶莹的肉体受到爱情的滋润,变得更加美丽动人了。他怜惜的抚着婉儿的秀髮,心中盘算着如何对付眼前的极大危难。

婉儿娇身扭动了几下,嘤的一声张开美目。她笑靥如花的看着心爱的男人,猛然记起自己身无寸缕的躺在一个赤裸裸的男人身边。她下意识的抓过薄被盖着诱人的身体。两腿之间的赤痛,将昨晚的阵阵欢愉,重新浮现在她心中。

婉儿的满面娇羞神态是何等诱惑啊!如果在平时,吉也一定会搂着她再云雨一番。但今天……

吉也温柔的在婉儿嫣红的咀唇上吻了一下︰「睡得好吗?」婉儿咬了咬下唇,含羞的点点头。她愿意每一晚都枕在吉也的胸膛入睡,当然,如果在睡觉之前,先疯狂一下的话就更好了。想着想着,她的脸又红起来了。

其实吉也又何尝不是呢!但正事要紧,他在婉儿的屁股上拍了一下︰「快起来吧!我们有很多事要做的。」婉儿哎唷一声,乖乖的爬起来。

他们出到客仓时,娜娜和莉雅已準备好了早餐。她们见婉儿步履蹒跚的,都露出会心微笑。婉儿粉面飞红,拉着吉也坐了下来。

吉也问道︰「王明怎幺了?」他想另觅话题。

娜娜答道︰「他的情况稳定多了,烧也已经退了!相信可以挨过去的。吉也,我们的机会有多大?」

吉也一时间语塞了,莉雅已抢着说︰「无论如何,我们也不要落在海盗手中,大不了和他们同归于尽!」她的语气中满是愤恨,但仍掩不了一丝畏惧。

婉儿安慰她说︰「只要有一丝希望,我们都不应放弃的!」

大家坚决的一同点头。

********

「见到了!」婉儿大声喊道︰「雷达探测到海盗船了!」

吉也连忙开启远程摄影机,萤幕上出现了一艘中型的宇宙战舰。「是长城级巡洋舰!」吉也脑中的资料登时跳了出来。这型号的战舰是王氏船厂的出品,型号虽然旧了一点,但由于价廉物美,而且维修容易,因此仍很受欢迎。

婉儿给萤幕上的庞然大物恨呆了︰「竟然真的有战舰!」

长城级巡洋舰有两门重量级离子大炮,和四门小口径的中程激光炮。「他们的主炮在充满甲烷气的金星大气中是废了,因为一旦开炮的话,战舰周围的气体便会引起大爆炸。」吉也心中盘算着。「船的主要反应堆位于主炮下面,只要击中那里,一定可以炸毁整条船。」

他在键盘上按了几下,马上用对讲机向守在机仓中的娜娜和莉雅叫道︰「还有十分钟我们便会进入敌船中程激光炮的射程,我们要在这十分钟内将他们炸毁!」

「十分钟?」莉雅和娜娜惊叫道。

吉也喊道︰「发射一、二号气垫车吧!」他转头望着婉儿︰「来吧!」

气垫车如飞冲上云霄,向海盗船飞去。娜娜和莉雅抓着望远镜,从机仓中看着远去的飞车。

「嘟……嘟……」通讯器响起了︰「哈达尔首领,请答话……请答话!」吉也连忙压低声线回答︰「我是哈达尔,甚幺事?」

「哈达尔首领,请讲出暗语证实身份!」通讯器传来海盗船的发问。

「暗语?」吉也和婉儿对望了一眼。吉也一咬牙,关上了通讯器。

「最后警告︰如果再不说出暗语,我们会马上攻击你的飞行器!」

海盗船的攻击马上展开了,它先用防空激光炮发了几炮作为警告,见气垫车仍未折回;马上接连射出了数枚防空导弹,直向飞来的气垫车射去。吉也和婉儿控制着气垫车,迂迴的避开了飞弹。

飞弹越过了飞驰的气垫车,突然在空中拐了个弯,从后折回追蹤着气垫车。婉儿一个不留神被打个正着,气垫车在半空爆炸了。

娜娜不禁发出失望的歎气,莉雅更急得直跺脚。

吉也左冲右突,几经辛苦才避开了导弹的狙击,转眼已接近敌船了。大家的心都在卜卜的跳。

突然,敌船上爆出了大量火花,防空炮全部开动了。漫天的激光形成一个密不通风的防御网。吉也几次试图从空隙潜进,但炮火太密集了,气垫车终于在海盗船附近被击中粉碎。

「失败了!」吉也颓然倒在驾驶椅上︰「只有四分钟了!」婉儿紧紧地握着他的手︰「不要放弃!我们还有一架气垫车。」话未说完,只见余下的气垫车已腾空而起,高速的向着海盗船飞去。

「是莉雅!」娜娜气急败坏的冲进驾驶室︰「她驾走了气垫车!」

吉也抓起通讯器大喊︰「莉雅!快回来,很危险的!」

通讯器传来莉雅的声音︰「你们的驾驶技术太差了!看我的吧!」气垫车加速向海盗船飞去,上下飘忽的轻易避开了防空导弹。

「莉雅!」娜娜和婉儿的眼泪都涌出来了。她们知道莉雅是不会回来的了。

敌船的防空火网又发动了,莉雅左穿右插的,从激光炮火的空隙中飞来飞去。找寻火网的漏洞,但始终不能接近敌船。

「还有一分钟便进入射程!」吉也看着雷达上的数字。

海盗船上的炮火更猛烈了。炮座开始转动,瞄準了吉也他们的太空船。

「轰」的一声,莉雅的气垫车的挡风玻璃给激光擦过,整个飞脱了。血花飞射,她的手臂中弹了!「莉雅!」婉儿吓的掩着了口。

通讯器中传出莉雅的苦笑︰「吉也、娜娜、婉儿,能够认识你们,是我最大的荣幸,再见了,大家!」只见她一手扯开防护衣,露出晶莹剔透的趐胸。坚铤而雪白的乳房,在灿烂金星阳光下闪闪发亮。海盗船上的人显然呆了,炮火慢了下来。

莉雅反手除下防护面罩,露出充满反叛的美丽面庞。她喘着气高声喊着︰「我是最美丽的飙车女王,独一无二的莉雅!我来了……李辉……」气垫车高速的向着战舰冲过去。没有了防护面罩的氧气过滤,莉雅感到窒息,眼前一片模糊。气垫车以极速直撞在海盗船的炮座上。光子炸药产生的威力,使海盗船发生了一连串的大爆炸,连周围的甲烷气也烧着了,形成了一个庞大的火球,把半边天都洩红了。

「莉雅!」吉也流出了眼泪,娜娜各婉儿也已泣不成声了。

后记

联邦军的战舰在傍晚时到达了。他们知道哈达尔和海盗船都毁灭了,感到很惊讶。

王明康复后浪子回头,专心的打理王氐集团。他和娜娜结婚了,后来更联同吉也和婉儿两夫妇,成立了金星自然保护基金。提倡保护金星平静的自然生态,作为对小茜和莉雅的深切怀念。

(全文完)

精彩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