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两人气喘稍定,静下心来时不禁相视而笑,这才开始定下神来观察此屋,此屋设备甚为齐全,有房梁、吊架、绳索、皮鞭、腊烛等SM常用刑具,在屋子正中还有一张长型的木床,床的匹个角上安装有四个绞轮,行刑者可将受刑者的四肢分别捆住,然后将绳索套在绞轮上。转动绞盘即可收紧绳子将受刑人牢牢地固定在床上,任君虐待。

良宵值千金,两人喘息未定就互相拥抱在一起了,阿坚用火辣辣的热唇尽情地去吻小惠的额头、双颊和她那娇嫩的薄唇,同时双手摸索着开始脱她的衣服。小惠也不甘示弱,灵巧的小玉手已熟练地摸到男友腰间,解开了他的皮带。而她那蛇一般灵活的柔软舌尖已挑开了阿坚火烫有力的两瓣嘴唇,把自己犹如火炬般的舌头伸了进去。四唇二舌激烈地相缠着,把青年男女的慾火如乾柴般地点燃起来了,

两人很快都脱光了对方的衣服,阿坚一把抄起少女玲珑纤盈的身子,把她放在了屋子中央的刑床上。他用绳子捆住她的手腕和脚腕,然后将绳索套在绞轮上摇动着,随着绞盘的转动,姑娘的四肢被绳索拉紧了,她仰面躺着,手脚被绳子紧捆拉向四角,双腿大张呈『大字型』,阴户毫无遮掩地暴露着,等待着男人的阳具插入。

灯光下女人的玉体显得那幺迷人,瞧,小惠那明艳可爱的脸庞流露出挥之不去的柔情,乌黑漂亮的明眸更泛着一层薄薄的、透明的水光。而她那乳峰高耸、柔嫩软滑的肉体更是显得曼妙圆熟,引人垂涎!看得阿坚都有些发呆了。当一个漂亮女人被剥光了衣裤、捆住手脚活生生地躺在他面前时,最能激发出他的男性佔有慾。

果然,阿坚急不可待地向被捆缚着的裸女发起了猛攻,他先张开手掌用一招夺魂的『掌心莲』去揉揩模擦少女的乳房,然后又用手指尖去轻轻地模弄那乳尖中央的凹位和表面密布的细细麻点,令她的两颗红梅迅速怒放,在柔和灯光照耀下,女人的双乳及峰顶的花蕊简直就像是一幅美妙绝伦的油画!

接着男人的手掌开始缓慢下移,顺着平坦滑溜的小腹,掠过浓密的黑色森林,来到甘露丰富的沼泽地带,最后伸进了女人的湿润玉门。

与此同时,男人的嘴巴取代了手掌的职责而服侍起女人的乳房来,男人闭上眼睛口舌并用,贪婪地吮吸着少女丰满雪白的肥乳。

小惠在男人如此进攻之下已招架不住,她的两 手掌已握成了拳头,不由自主地想张开臂膀拥抱给她快乐的情人,然而绳子却紧紧地捆住她的两只手腕,令她慾火更旺!

当阿坚用电动阳具插入少女那已水浸一片的沼泽地中央的肉缝时,姑娘已抵抗不住了,随着不停蠕动的电动阳具在少女血脉膨胀的销魂洞里越钻越深,她已是浑身发抖,高潮迭起了! 见姑娘香汗淋 ,四肢僵直,十只玉葱般白嫩的脚趾头下意识地收缩在一起又马上张开,如此不停反覆地抽缩着,她嘴里『 』呻吟声连绵不断。

当阿坚把小惠的手脚鬆开,从绞床上抱下来时,姑娘已经身软如泥,她的双腿之间流满了淫水,肉缝里反射出晶莹的光亮。

另一个SM项目『金鸡独立』紧接着开始了。阿坚先把小惠的双手用绳子紧紧地捆到背后,然后再从粉嫩的颈部绕到酥胸把手臂捆紧,再把往上穿过房梁,把她的左脚裸高高吊起来。这样一来,姑娘就 能一右脚站立。她全身被绳索捆绑,一对丰满的乳房更加突出。双手反缚,左脚被吊在半空中,半点也动弹不得。

阿坚开始给姑娘上刑了。他先给小惠的乳尖夹上带有小铜铃的夹子,然后举起皮鞭轻轻抽打在她雪白屁股上的嫩肉,由于单腿站立不稳,身体开始前后左右晃动起来,一晃身子,乳头上夹着的小铜玲也随之摇晃,发出『叮叮噹噹』的清脆响声。而她的一头鸟黑浓密长头髮亦是扎成一个马尾巴歪向一边,随着身子摇晃,一头鸟发也跟着在空中左摇右摆,非常美观。

阿坚围着她的身体轮流用皮鞭抽打她的胸部、肚皮、屁股、大腿,最后他站在她正面用及鞭抽打她的阴部,因为她的一只脚被吊在空中,就形成两腿拉到直角,令阴部大大敞开,由于刚才在刑床上已享受过多番性高潮,此刻她的阴道口正是洪水氾滥时期,大量淫液不断涌出,弄得浓密的耻毛已沾湿了一大片而且顺着右腿大腿根往下直流淌。皮鞭每抽一下在她的阴阜,她的小嘴就发出一声惨叫,而皮鞭抽住阴道上又沾了许多淫水,当皮鞭再次在空中挥动起来时,沾在鞭子上的女人淫水就四处飞溅开来,有的还飞到了阿坚的脸上、身上。阿坚抹了一把满脸的水汁,哈哈大笑道:「哇!你这个小淫娃真是慾火旺盛,看坚哥我抽乾你的淫水!」

说完挥舞皮鞭狂抽她的阴部,直抽得鞭肉急剧相接,哗啦作响、女人也嘴里乱叫,淫舆大发、阴水四处飞溅。好一个SM淫溅行刑的壮观场面!

一直抽到女人喊声渐弱,淫水不再满空中乱飞,阿坚这才停下来,再看看女友,已是娇喘如猫,媚眼如丝了。

阿坚笑吟吟地对她说:「怎幺样,你那哗哗外流的肥水到底还是让本公子给抽乾了吧!哈哈,等我再给你加一点营养液。」

说完取来一支大号注射器和一罐鲜牛奶,用注射器吸满一筒牛奶后就插入女人已有些发涩的下体,缓缓推动注射器,把满满一筒的牛奶全部注入女人的阴道深处,接着又抽满一筒如法炮製,就这样把几针管的牛奶全部灌了进去。直灌得白花花的鲜奶顺着右腿大腿根直往下淌,彷彿是一条白色小溪流。阿坚放下针筒走到小惠正面,一手按住她的背部,另一 手掌放在她的小腹部使劲往下一压, 见一股白色奶浆从姑娘的销魂小穴喷射而出。阿坚的手掌反覆在她小肚子上按压,从她的肉洞里喷射出一股又一股热滚滚的雅萍还散发出浓浓奶香的白色液体,喷向空中然后又纷扬散落在地板上,那场景甚为壮观,不知内情的人看了真以为喷出的都是男人的精液,真要惊歎这女子床上功夫好生了得,要与多少男人交台才能射出如此大量的乳色精液!

看见姑娘依依呀呀,媚眼欲睡的娇态,阿坚知道是时候该进入了,他的小钢炮也早已勃起待发了。他来到被反缚双手吊起一足的小惠身后,双手抱着她的纤腰,高高昂起头的大阴茎正好对準女人仍在流浆的小穴,他挺腰一使劲,大阳具立刻一滑而入,直挥至底,接着他就这幺站在女人身后开始了最后的疯狂人抽送,混天铁柱在女人滚烫的肉穴中一抽一送,不停不歇。再看姑娘已是娥眉紧皱,银牙暗咬、摇头晃身,娇喘不息。阿坚立刻加快了冲刺频率,感到肉棍的头部不停地扩张,蓄集已久的滚滚熔浆已在体内不住翻腾,突然之间奔涌而下,令两人同时享受到畅快抽插和热流争相涌射出来的那一销魂时刻!

两人在俱乐部门口分手时,小惠忍不住叮嘱一句:「坚哥,下次再有这样刺激的节目,一定要再叫我啊!」

不久,小惠却带阿坚到另一个俱乐部玩,这里本来是富豪们一挥千金的去处,然而由于小惠肯屈为那里的SM女郎,所以阿坚有机会见识这个大富豪的销金窝。

精彩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