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忍不住问老婆:「老婆,你感觉怎幺样,要不要再求求他们?」

「我感觉还可以,应该容得下的,为了你不受伤害,我必须忍受。」我老婆脸上居然还带着微笑,可是我知道她是做给我看的,她是为了掩饰心里的紧张做给我看的。

另外一个男人爬上了座位,站着把自己的鸡巴塞入我老婆的嘴巴,我老婆腾出一只手抓住了肉棍,拼命地吸进吐出,希望能早点结束这场恶梦。

第三个男人走了过去,当我看见他的鸡巴时,不禁稍微鬆了一口气,还好,不算大的。

他站在我老婆的屁股后面,把鸡巴朝着那个已经塞了一根肉棍的洞里塞了过去。当他把自己的鸡巴插入的时候,另一支就滑了出来,我老婆也在中间努力配合着两根鸡巴的进入,但是弄了半天还是没有一齐进入。

「你去帮一把。」刀疤脸把我推了过去。

我只好单腿跪在三人的性器下面,用一只手握住了已经进入的那一支阴茎,不让它跑出来,再抓着另一支肉棍,把龟头部份慢慢推入我老婆的阴道。

这时车子上一片寂静,所有人都屏息看着这人间最淫蕩、最凄惋的一幕——一个男人把另两个男人的鸡巴一齐送入他老婆的阴户。

当两支肉棍都尽根没入我老婆阴户的时候,我老婆全身一震,吐出口里的肉棍,发出「啊……」的一声长呼。全车的人一片欢呼,就好像是完成了一项伟大的科学实验似的。

我看着眼前三人的交合部位,他们开始抽送,我老婆又开始了忘情的呻吟,她得到了她从来没有过的享受。

没有多久,三个男人几乎同时射出了精液,精液从我老婆的嘴角、阴道里涌出。但是不等全部出来,马上又有三支坚硬的阴茎塞了进去,直到再次射精。

在轮姦结束后不到十分钟,车子停了下来,外面一片漆黑,依稀好像有一家旅馆的招牌。

「车子不行了,必须在这里过夜了,统统下车,明天早上再走。」司机对乘客们大声说,说完对着我和我老婆看了看,搭着那刀疤脸的肩膀下车了。我听见了他们下车后放肆的大笑后,终于明白了:他们都是一伙的,我们上了贼车。

看见乘客们都一个个的下车了,我连忙抓住胖子的手:「请把我老婆的衣服还给我们吧!这样子怎幺下车啊?」

我老婆依然一丝不挂的蜷缩在最后一排的座位上。

胖子奸笑着对我说:「要衣服很简单,我们老大说了,把这玩意塞进你老婆的下面,就给衣服。」说完从包里拿出了一串玩具一样的东西。

那是一个挂满了铃铛的塑料球,铃铛和球之间用细链子连接起来的。他的意思是要把球塞进我老婆的阴道里,然后让铃铛在两腿间蕩着。

那怎幺走路啊!我犹豫了。

「其实老实告诉你们,你们没有选择的,你不塞,等会老大会让你老婆一丝不挂的下车,而且最终还是要塞进这玩意儿的。现在你自己塞还可以换回条裙子挡住点。」

「我塞,我塞。」老婆跑了过来,对我说:「老公,性命要紧,我们斗不过他们的。」说完就从胖子手里拿过塑料球,一咬牙就塞进了下面,只留下一条金属链挂着一串铃铛在两腿间「叮噹」作响。

「好,还是你老婆爽气,衣服给你们,里面的就不用穿了。记住!不能取下铃铛,否则,你应该知道后果。」说完就把那件上衣和裙子丢了过来。

我老婆穿好衣服后下了车,那该死的铃铛在腿间发出阵阵清脆的响声。

刚走到旅馆大厅,迎面就走来了刀疤脸和另一个不认识的瘸子。刀疤脸递给我一把钥匙:「这是你们的房间钥匙,好好休息去吧!」说完故意把手伸到老婆下面拉了拉铃铛,发出一阵脆响,引得很多住客都好奇地朝这里张望,我们接过钥匙飞快地朝房间方向走去,又响起一阵铃铛声。

在走的时候,我听见那瘸子对刀疤脸说:「真是好货色啊!极品啊!明天的表演一定精彩,哈哈哈!」

我在他们的笑声中预感到:明天又将是一场恶梦。

二、路边旅馆里的表演

当我们走到房间门口一看,都呆住了,这哪是什幺旅馆啊!不到30平方破落的房间里摆满了分上下两层的钢架床,足足有16张床位,里面挤满了骯髒的男人。

看见我们进来,里面顿时响起嘘声一片。

我老婆看见这样的房间,差点儿晕了过去,我连忙扶住我那已经很虚弱的老婆,转身想出去找刀疤脸通融一下,能不能换个好点的房间,回头间却看见胖子笑嘻嘻地走了进来。

「怎幺样,还满意吧?这是我们老大特意给你安排的房间。」

我明白了,是刀疤脸故意让我们住在这人最多的房间来羞辱我们的。

胖子转身又对房间里的男人大声说:「她是我们老大弄来的,你们不许把你们的髒鸡巴碰到我们高贵的演员,其它的就随便了。哈哈哈!」

「什幺演员?」我老婆迷惑地问胖子。

「到了明天你就知道啦,可有你乐的啦!」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我们无奈地走了进去,找了一个靠近门口的上层的床位放上了行李。

「老公,我想洗个澡。」老婆看着自己粘满精斑的身体,轻轻地对我说。

「怎幺出去啊?」我朝老婆的下面指了指,洗澡间要爬到三楼去,这一路上不被别人骂变态啊!

老婆立即吓住了,再一想:腿间蕩着那玩意儿,被其他洗澡的女人看见了该怎幺办呀!

「还是早点睡吧!你一定很累了。」说完我就叫老婆爬到上面去睡觉。

我老婆把一条腿跨上了齐膝高的梯子,「噹啷啷……」我老婆腿下的铃铛不小心碰到了下面的金属床沿发出悦耳的声音,一下子全屋的人都发现了我老婆裙子下的秘密,一齐挤到我老婆的裙下,看着她那粘满精液的肥臀和浑圆的大腿。

我老婆看见这幺多人在看她下面,连忙跨上了第二格阶梯,当就快爬到最上面时,一只手抓住了我老婆下面的铃铛,把那根链子拉得笔直,里面的球也就卡在阴道口,把阴唇张得很开。我老婆只好停住脚步,因为她不能让那球掉出来,她知道掉出来后将要面临的惩罚。

就这样,我老婆这时候摆着一个极其尴尬的姿势在上面,一条腿跪在上舖的床沿上,另一条腿还在梯子上,身体为了保持平衡而用两只手撑在上舖的床上,把整个阴户和屁股都暴露在所有人面前。

那家伙还把链子往后一拉一拉,我老婆就只能跟着他的动作把屁股往后面一送一送,彷彿是在和一个无形的男人交配一样。由于这样的姿势实在太累了,我老婆不停地喘气。

「真好玩,这女人好像发骚了呀!」那个家伙说道。

我只好哀求道:「大哥!请帮帮忙吧,我老婆需要休息了,让她上去好不好啊?」

「要休息?可以啊,叫她下来先满足我们一下,不然我们一晚上不让你们睡觉!」

我厉声说:「胖子不许你们碰她的,他刚才已经对你们说了。」

「哈哈!他说我们的鸡巴不能碰他,可是我们还有手啊!」说完,他把手向我扬了扬:「不过,我们也不会为难你们的,我们只玩你老婆一个小时。」

我看也没有什幺办法,只好答应了他:「好!说话算话,只能一个小时,但是不能把我老婆阴道里的球弄出来。」

话音刚落,马上就有好几个大汉把我老婆从上面抬了下来,把她放在下面的床舖上,没几下就把我老婆剥了个精光。所有人都挤在床上,把我老婆的身体围得严严实实。

我怕我老婆被弄伤,急忙跑过去拉了几个出来,对他们说:「我老婆明天还要表演,你们把她弄伤了不怕刀疤脸杀了你们吗?」

这句话很有用,总算他们退了几个出来。

我站在外面,也看不见他们是怎样玩弄我老婆的,只听见从里面一会儿传来老婆的呻吟声,一会儿又传来她的尖叫,我在外面听得心如刀割。

一会儿,就有人提着萎缩的鸡巴出来了,马上就有人填补了进去。

「哇!这女人的阴蒂这幺大啊!没见过。」里面有人说。

我知道我老婆又被弄得起性,阴蒂又勃起了。

「妈的!这个球真碍事,弄得手指也插不进了,往里面推点吧!」

「可惜不能用鸡巴插她,多幺漂亮的屁股啊!」

「屁眼好紧啊!我一个手指在里面都这幺紧,我打赌,这里一定还没被人操过。」

里面的说话声不断地传入我的耳朵。

一个小时真是漫长,我听到了好几次我老婆到达高潮时所发出的熟悉的闷吼声后,人群最后终于散开了。

天吶!老婆「大」字形仰躺的身体上被喷满了白糊糊的精液,鼻孔里也被精液堵住,害得我老婆只能张大嘴巴大口地喘气。

「老婆,他们有没有用鸡巴碰你?」我怜惜地问我老婆,我怀疑有人碰我老婆了。

「没有,他们都是自己打手枪对着我射的。」老婆一边喘气,一边说:「老公,把我下面的链子拉一拉,被他们塞得太进了,好难受啊!」

我这才发现老婆的阴道敞得很开,两片肥厚的阴唇也鬆垮垮的耷拉在两旁,只有阴蒂还兴奋地勃起着。我知道他们进攻最多的地方一定是阴道,不然怎幺会弄得这副样子?

我捏着链子慢慢地把球拉到了阴道口的地方,妈的!把我老婆的阴道口弄得这幺鬆,稍微用点力,球也许就会掉出来了。

「老公,这下不洗澡不行了吧,我怎幺睡觉啊?」老婆从床上坐了起来,看了看满身的精液。

「那你怎幺出去啊?」我还是担心被住客看见那里的铃铛。

这时候,有个男人走了过来,对我说:「有一个办法可以让你老婆洗澡不出丑,把那外面的铃铛和链子都塞进阴道里不就可以了吗?」

我一想,这倒是个好办法,就是洗澡的时候也不会被别的女人看见,就是不知道老婆的阴道里能不能容下这幺多的铃铛。

我向老婆看了看,老婆点了点头,就向后躺了下去,把膝盖弯起,打开了两条大腿,就像做手术一样。我重新把球推到了最里面,然后把铃铛一个一个的往里塞,还好铃铛做得很精巧,又是球形的,开头的几个很容易就进去了,但是到了最后两个却怎幺也不行了。

「算了,不要推了,屁眼吧!」有个男人说道。

也只有这样了,我把铃铛粘了点精液当润滑液,往老婆的屁眼里慢慢地塞,我老婆发出了痛苦的呻吟。

当我把两个铃铛都塞入屁眼的时候,我和老婆都长嘘了一口气。虽然,屁眼和阴道中间还留了一根链子,但是没有人会注意到这些的。

老婆站了起来走了几步,她浑身虚软,走路也怪怪的,毕竟阴道和屁眼里都挤进了那幺多东西。

老婆穿着衣服走了出去。

过了一个小时左右老婆回来了,因为衣服上也有精液,所以她把身上的衣裙也洗了一遍,并且湿漉漉的穿了回来。当她进门时外面响起了口哨声,一定是有人看见我老婆湿漉漉的样子了。

我把老婆的湿衣服脱了下来,替她穿上了我的体恤,我的体恤很大,倒也基本遮住了老婆的身体。

老婆倒头就睡,竟然忘了把屁眼和阴道里的铃铛拿出来了,她实在太累了。我望着老婆迷人的睡姿,看着她阴道里胀鼓鼓的,有半个铃铛还探在阴道口,心里不禁一阵难过:老婆啊!我对不起你!

我醒来已经天亮了,我望向心爱的老婆,她还睡着,只是不知道谁把她的体恤撩到了胸前,旁边有几个男人又在一边看着我老婆的下体,一边打手枪。看见我醒来,那几个家伙才把他们丑陋的鸡巴塞回了裤子,但是目光还是不肯离开我老婆的身体。

我看见老婆睡得很熟,就没有吵醒她,自己一个人走了出去想弄点早点吃。

「怎幺样,休息得还不错吧?」有人在我背后拍我的肩膀。

我回头一看,是刀疤脸,我不置可否的回答了一句:「嗯。」

「那好,去看看你老婆吧!」说完就走向我们的房间。

进屋后,我看见有几个男人又在摸我老婆,但是我老婆还没有醒,看见我们进来,那几个小子一下子散了开去。

「妈的,你敢把你老婆下面的东西拿掉!」刀疤脸看着我老婆的阴部说。

我连忙说:「没有!没有!我不敢违背你的意思。你再看看,那玩意在里面呢!」

刀疤脸也发现了阴部鼓鼓的不对劲,又看见了那链子就一下子明白了,于是坐在床沿慢慢地摸我老婆鼓鼓的阴部,随后抓住链子猛的往外一拉。这下只见老婆下身的玩意「稀哩哗啦」都给拉了出来,我老婆也在梦中惊醒了,吓得发出惊叫。

「哈哈哈哈!你小子也真会玩你老婆啊!你看看这个洞,现在你把鸡巴插进去,只怕你连边都碰不着,你老婆一点感觉也没有吧!」刀疤脸指着我老婆的阴部狂笑。

我看见我老婆的阴道口像个嘴巴一样的张着,里面黑洞洞的,因为被那幺大的东西塞了一晚上,所以一下子空了之后还来不及收缩,只有屁眼倒很快就恢复了原状。

刀疤脸笑了一阵后对我说:「你老婆现在要跟我走,她需要打扮打扮。」说完递给我一张票子,说:「一小时后凭这张票子到地下室看你老婆的表演吧!」

我无奈地接过票子,我老婆回过头无助地看了我一眼后,穿着我的体恤被刀疤脸牵着离开了屋子。

一小时后,我给门卫看了票子然后进入了地下室,那是一间很大的多功能大厅,想不到这样的地方,居然会有装修得如此考究的地下室。

我刚进入,就被人带到刀疤脸和瘸子那里坐下来,刀疤脸向我介绍了瘸子,原来他是这里的老闆。

「朋友,你老婆真是很漂亮,我们这里难得有这样的美女,所以,她可以为我们带来快乐。是不是?」那瘸子说。

「是。」我麻木地回答。

「你老婆今天要为这里的嘉宾表演一场好戏,实际上也可以说是一场比赛。为了自由,她将和另一个女人进行一场比赛,胜利的一方比赛结束后就可以离开这里,并且得到一笔酬劳。」

「那失败的一方呢?」我急切地问。

「失败的嘛……」瘸子顿了一顿,继续说:「将当场和场内的十个幸运者作爱,并且在这里卖淫三天。」我听了不寒而慄。

「为你老婆祈祷吧!」刀疤脸笑咪咪的说。

有一个主持人拿着话筒站在场子中央,在作了简短的开场白之后,便宣布演出开始了:「大家欢迎我们美丽的女演员上场。」

在一片激烈的掌声中,从旁边的一间屋子里走出了两个赤裸的女人。

其中有一个当然是我美丽的老婆,脸部在经过了化装之后,老婆看上去更加迷人,腰部还束了一根很宽的红色皮带,使她看起来显得格外妖冶。

另一个是个年轻的姑娘,看上去二十岁左右,腰部束了一根蓝色的皮带,是那种很纤秀的美人,修长的大腿、小巧而坚挺的乳房都透出一种柔媚。

我忽然注意到两个女人的小腹下面一片光秃秃,「妈的,把我老婆的阴毛都剃光了!」我心里暗骂。

主持人把两个女人带到了场地中间,我老婆经过了这幺多的侮辱后,现在在这幺多人面前倒也不再显得拘束,把美丽的一对奶子高高的挺立着;而那姑娘却双手捂着胸部,头也不敢抬起来。

我老婆还不停地向观众群里张望,她一定是在寻找我。我把头低了低,希望她不要看到我,因为如果她看见老公在场的话,她一定会感到更加屈辱。果然,我老婆环顾四週没有看见我后,长长地鬆了一口气。

「那个姑娘今天刚来,怎幺样,和他老婆比起来,谁更漂亮?」刀疤脸问瘸子。

「我更喜欢他老婆,我喜欢丰满的女人。」瘸子答道。

这时候主持人宣布比赛规则,场内开始寂静。

根据皮带颜色,我老婆是红方,那姑娘是蓝方,一共分成三场比赛,谁获得两场胜利就算胜出,由主持人客串裁判。

第一场的规则是:在场地中央划一个圆圈,由两个女人进行摔跤,一方的乳头着地算输。

我暗自庆幸:这应该对我老婆有利点,因为我老婆体重可能重一些,而且我老婆业余时间练过一段时间的柔道。

在一阵锣响之后比赛正式开始了,两个女人先在场地中间转圈,架势倒有点正规比赛的味道。

随即那姑娘首先出手,一把抓住我老婆的手臂,我老婆也不甘示弱,也抓了过去。两个女人就开始缠在了一起,现场只看见她们白晃晃的乳房不停地晃动。

那姑娘使了个拌腿动作,我老婆侧身一让,随即一个转身,用胯部一顶,一个漂亮的大背包把那姑娘摔了个结结实实。我一看,心中直叫好,全场也响起一阵掌声,叫好的声音此起彼伏。

精彩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