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敏看着秀美的老师,不禁心神荡漾,那潜藏在心的慾念轰然爆发,恨不得马上扑进她的怀里,享受这粉雕玉琢的胴体。转念一想,如此一作,岂非成为女同性恋?但慧琪的姿色确是世间少有,方才不由自主的瞧她的身体,已感血脉沸腾,而在她面前,竟控制不了自己,放蕩地手淫,如果再在她面前暴露自己最秘密、最宝贵的处女禁地,真不知会发生何事,唯一可肯定的,就是那里将会流出又白又黏的汁液,一股一股的流……

慧琪见她呆呆出神,想吓她一下,瞄準她那对呼之欲出的浑圆大奶,把俏面移近,在她左乳乳尖用力舔了舔,小敏「呀」的叫了一声,望见左胸上湿了一大块,而在旁边,眉花眼笑的慧琪,从下而上的目光正看着自己。

小敏心想道:『一定没错,她肯定想和我干……干那个……管它什幺女同性的,先做了再算,反正……反正那里正痒得要命……』

「怎样?要不要脱呀?」慧琪双眼半闭道。

「快……快给我脱啦……我受不了啦……」

「呵呵呵……」慧琪抬起她两只白滑玉腿,又摸又捏,不时往腿上吹气,灵巧湿润的香舌在小敏的大腿、小腿、脚背游走,只把小敏弄得心痒难搔,唯有隔着外衣,揉玩自己最引以为傲的丰满柔软的大奶。小敏的乳首早已兴奋得发硬勃起,此时再加拨弄,更是硬上加硬,纵使有奶罩和外衣的覆盖,那两颗小豆还是凸了起来,那模样性感极了。

小敏的腿又香又滑,充满弹性,脚趾白里透红,圆润滑溜,脚背犹如凝脂白玉,并无半条凸起的根脉,慧琪握着一只脚掌又亲又嗅,爱不释手,玩了半晌,终于按捺不住,张口吸啜起那犹若无骨的脚趾来,一只一只的吸着,「雪雪」有声。

小敏几时得尝如此挑逗?自然面红气喘,娇声呻吟,翻起自己的短裙,露出两条粉嫩大腿,挽着内裤的边,把它直褪至膝弯处,一股浓烈的气味,自她的神秘极地源源渗出,甜甜的带点腥腥的味道。

小敏颤抖的手伸向阴部,掰开那片粉红色、沾满浪水的娇嫩阴唇,淫猥的说道:「老师,替小敏舔一舔这里好吗?」说着把另一条腿从内裤抽出,脚掌踏在椅上,那鲜嫩多汁的少女下身便完完全全暴露出来。

慧琪不料她有此一着,心下狂喜,把小敏的内裤全脱了下来,细心地欣赏这小淫娃发育中的嫩穴。只见个胀胀的水蜜桃,中间一条细细的裂缝,两边各一片粉红色薄薄的小阴唇,色泽鲜美,大阴唇略厚而丰满,稀疏带光泽的阴毛,给淫水沾湿了,贴在小穴上端,形成绝妙的画面。两片肥肉的交汇处,一颗发硬的肉芽直挺挺的,美妙可爱,令人欲先啖而后快。

「小敏,老师要来了。」

「嗯……要慢慢的喔……」

慧琪先从她的阴阜四週,彻彻底底的舔起,那些嫩肉很柔软,混着刚洩出的淫水,和阴部独有的骚味、汗味,从鼻孔吸入淫蕩之极的气息,小敏销魂蚀骨的吟叫,都令慧琪兴奋无比,百忙中伸手入裙内,一面吮吃小敏的淫穴,一面激烈爱抚自己火热的阴唇和阴蒂。

从下身传来的强烈快感,充斥了全身上下,小敏表情似是万分痛苦,其实十分舒畅受用,四肢百骸都爽得透了,双手按着慧脑后,把她的粉脸往自己下身挤压,寻求更高乐趣。

慧琪会意,把重点放在两片滚热的阴唇之上,吸啜亲吻,来回拨动,用沾了自己淫水的手,按摩着阴阜的肥肉,伸出香舌,钻进那未被开发的圣地,舔那湿滑肉璧,小敏乐得忘了形,「呀」的一声叫了起来,臂部和两腿不住摆动,脚趾用力地屈曲,小腿收缩得肌肉也凸了起来。

门外的阿芬闻声大感好奇:「怎幺又叫了?这两个丫头在房里干什幺呀?难道……」这次却不敲门,贴耳在门上倾听,听到女儿恣意淫叫,吓得差点叫了出来:「她们在……在做那个不成?不会吧?」阿芬面红耳赤,不知如何是好。

慧琪见小敏也差不多了,便改为舔弄她最敏感的阴蒂,上下左右,彷似狂风扫落叶般,全力把玩,只把小敏弄得死去活来,浑然忘我,更用力地揉弄自己两团肉球。

舔得三十来下,小敏突感下身不由自主地剧烈收缩,每缩一下,便有一大滩白白的汁液喷出,直喷了十多次方止,那美妙感觉真如升了上天一般。慧琪闪避不及,硬生生的吞了几口淫水,面上、头髮亦沾了不少。

小敏闭上了眼,不住喘气,忽觉有人摇晃自己的腿,张眼一看满面淫液的老师,不禁放声娇笑。慧琪心中有气,扑了过去,紧抱小敏,把脸上的汁液全擦在小敏丰硕的胸前,逗得小敏「吃吃」的笑。

「看妳还敢不敢笑我?」慧琪发现她凸起的乳头,用力地捏。

「唉呀……这幺粗暴……不要嘛……」

「快脱光给我看,不然我捏死妳。」

「唉哟哟……把人家看光了,还敢这样说?要脱就一起脱!」

「脱便脱,怕了妳吗?」

两女飞快的把奶罩、内裤、裙子脱了个精光,互相凝视对方的胴体。

(四)

小敏目不转睛地看着慧琪高耸柔嫩的乳房,那吹弹可破的雪白肌肤上,一双鲜红欲滴的小乳头硬硬地凸起,乳首中间微微凹入,乳晕大小适中,可亲可爱。奶子下那平滑的小腹、修长而线条动人的玉腿、无瑕的脚背与白里透红的性感脚趾,还有那漆黑森林覆盖着的极秘之地……一副足以令任何男性发狂的胴体,居然对同性的小敏产生一致的效果。

如今她再也没有顾虑之意,一把搂住慧琪柔若无骨的裸身,着手之处又软又绵,温香滑腻。小敏和慧琪两对丰满的乳房互相紧贴、挤压。

「吻……吻我……」小敏呼吸急速,媚眼半闭。

「吻哪里呢?屁股?大腿?还是妳的大奶……」

慧琪未说完,小敏已用香吻封了她的嘴,还把舌头伸入她口内搅动。慧琪也不甘示弱,火热的香舌和小敏的交缠博斗,两女吸啜对方口中津液,「雪雪」有声。

拥吻之余,小敏双手在慧琪弹力十足的屁股上游移,又搓又捏,慧琪一手抚摸小敏的秀髮,另一手却在她玉背上活动。两个蜜穴流出的汁液,沿腿而下,小敏的脚掌之间已湿了一滩。小敏拥着慧琪上了床,激烈的又吻了起来,两女的大腿也在对方的湿穴上施压抵磨,快感剧增,淫水如缺堤而出。

又吻了一会,小敏轻轻推开了慧琪,要她平躺床上,双腿併合,向上微曲。

「怎幺啦?小鬼?」慧琪娇笑道。

「还用问吗?」小敏试着张开慧琪的腿。

「不行不行!那里不可以!」慧琪双手乱摇。

「哼!妳不是看光了我吗?现在到我了,快给我看!」小敏用尽吃奶之力,终于把腿给张开了。

「呀……不要看……」慧琪羞得双手掩面了。

「咦?」小敏面上淫笑顿消,变成惊讶的表情:「这……这是什幺东西?」

「我……不……」

「妳、妳怎会有那话儿啦?难道妳……」

「不……不是啦!那是阴……阴核。」

「那东西怎会有这幺大?足足凸出半吋有多。」

「我也告诉过你不要看嘛,这幺羞人……」

「嘿嘿,其实它也蛮可爱的,光秃秃,又红又硬,如果再大一点就更好。」

「有……有什幺好啦?」

「可‧以‧操‧我!」小敏两腿向外一分,把两瓣阴唇撑开,露出粉红色,湿湿的肉穴,淫猥的道。

慧琪死死地看着近在眼前的处女嫩穴,觉得自己的下身又胀了几分,不其然用手握着那阴核上下移动,直如打抢一样,另一手的食中二指在肥厚胞涨的淫穴内抽插,看她纯熟的手势,绝非首次如此手淫。小敏又惊又喜,捧起自己的奶吻起来,吸那发硬乳头,修长的手指又在小穴进进出出。

玩了一会,小敏上前握着慧琪的手,向自己的小穴进发,同时边替慧琪「打抢」,重複的一上一下快速活动,慧琪爽得大声浪叫。小敏见机不可失,小嘴把慧琪凸出的吋来长阴核含着,用舌技猛攻,把那女性最敏感的性地前前后后舔个彻底,慧琪爽得不住打颤,汗水如豆般大,呼吸极之急速,面红耳赤。

「好……好棒……小敏……」慧琪标緻的面孔,首次浮现出淫蕩的表情。

小敏啜吸得更努力,又向慧琪的玉腿、乳房、小腹、蜜穴等敏感部份攻击。良久,慧琪娇喘一声,肉洞有规律的收缩了几下,洩出一股一股浓稠带腥的乳白汁液,把床弄湿了好大一块。

慧琪倦极,闭起双眼喘气,胸口一起一伏,雪白的肥大奶子上,沾上一滴一滴香汗。

数分锺后,慧琪感到左乳痒痒的,一看之下,不禁吓了一跳:「怎……怎会是妳?」

(五)

「好可爱……这光泽、弹性……」那女子在慧琪的丰乳旁一边轻抚一边道:「年轻真好呀……」托起一只软绵绵的奶子吻了又吻。

「妈,说好了一起玩的嘛,我也要吃她的奶!」小敏努起小嘴,走过来品嚐另一只酥奶。三名美女在狭小的房内覆雨翻云,一室皆春。

慧琪给这对母女弄得飘飘然的,也不去理会阿芬何时加入战团,两手分别把玩着她们硕大的乳球,挤弄揉压,不一而足。小敏像个婴儿般细细吸啜那粉嫩樱桃,由于妈妈也玩在一块,此时全神贯注的吸食,发出极大的声浪,这令阿芬更感刺激,玉手移向女儿的下体,给她手淫。

小敏身子微震,一看之下吃了一惊:「妈……妳疯了吗?我是妳的女儿……呀……」乱伦的禁忌加上妈妈春葱般细长灵活的手指,给她带来前所未有的顶级快感,只想妈妈就这样永远弄自己那片嫩肉、嫩芽。

「怕什幺?妳这洞儿也是妈妈给的,给妈妈玩一下也不行吗?」

「妈……慢……慢一点……我受不了啦……呜……」

「是吗?妳自己弄的时侯好像更快啊,例如昨天在房里……」

「妳……妳看到了?」

「妳这小色鬼不也常偷看我和你爸做爱吗?胸部和大腿也看光了,是不是?这叫做恶有恶报……」

「不要说啦……」小敏哀求,而淫水随阿芬的手指点滴洒出。

一听之下,慧琪的慾火也给这淫贱的母女燃起了,叫道:「怎幺了?不用理人家啦?」向阿芬抛了一个媚眼,骚劲十足的道:「想不想嚐一嚐这里呢?」把大腿张开,粉红的肉璧和凸出的肉芽性感非常。

阿芬一笑:「来来来,我们换个姿势!」

慧琪坐在床头,脚掌踏在脚褥上,双腿大张,玉手把阴唇向两旁拉开,肉洞色呈深红,淌着白色的汁液,淫笑着。阿芬则跪在床上,把头凑向慧琪下阴,圆滚滚的屁股翘起,那模样像极一只发情的母狗。小敏把阴部贴在阿芬的小腿肚磨擦,同时爱抚她妈妈的大腿和屁股,更吃起妈妈涨得发肿的肥美阴户,用两只手指快速抽插。插得十来下,泉水已潺潺溢出。

「小敏真乖!弄得妈妈好爽……来呀,用力干!干死妈妈……吸乾妈的浪水……呜噢……那里也要喔……呀……」阿芬全身也酥了,好像给羽毛搔小穴般,有点难过但又飘飘然。腿上感到女儿滚热的阴部、激烈的动作,面前天使一般的少女完美的下身、大腿,口中硬硬的小肉芽和膻腥的淫液,交织在一起,真是彷如置身天国般,不禁使出浑身解数,发挥那有如神技的舌功,誓要予她最高尚最美妙的快感。

禁忌带来的兴奋,是难以估计的,同性的乱伦,更是禁忌中的禁忌,小敏火热的嫩穴在妈妈油滑有弹性的腿上狂擦,那破禁的罪恶感和性爱的无上快慰,把这少女推向情慾的最高峰……

************

「小敏?小敏?」

小敏悠然转醒,朦胧间,眼前浮现出一张清秀的脸孔,正是慧琪。

「老师是不是教得太差啦?」

「什幺?」

「你刚才睡了,难道不知道吗?」

「我……睡了?那幺我和妳,还有妈妈……」想起那件事,面上不觉一红。

慧琪不解的道:「那是梦吧?」

「梦?真是梦吗?」小敏看自己和慧琪的衣服,乾洁整齐,并无「大战」过后的迹像,不禁老大没趣。

慧琪笑道:「不用愁眉苦脸啦,我们很快就可再见了,不是吗?」小敏含糊应了,面上还是那个充满疑感的表情。

慧琪笑着说了几句,别了小敏,又和阿芬寒暄一番才离开。

小敏抓破脑袋也想不通,眼光往床上一看,不禁瞠目结舌。

数分钟后,慧琪的行动电话响起,电话内一把少女声音叫道:「妳这骗子别走!」

慧琪装模作样道:「是妳呀?什幺事呀?」

「妳……妳这……」小敏气急败坏的道:「快回来给我洗床单啦!」

慧琪嫣然一笑:「小傻瓜,现在才知道吗?」

「妳这缺德老师……敢骗我……我……我要……」

「妳要怎样?」慧琪娇笑着,上了一架巴士,心下甜甜的。

精彩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