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与惠玲餐厅所有的女人搞过后,我的早餐中餐都有着落了,甚至有时连晚餐都要吃淫水蛋花汤才行,三个女人被我喂得更加美丽了。

一日早上起的太早,7点不到就进餐厅吃早餐。只有阿信在准备早餐,另外还有一个色咪咪的客人在吃阿信的嘴豆腐。阿信见到我,好高兴。我与她进厨房,她先与我热吻一番,接着嘟着嘴说:「哥!那客人好色喔。一直说要吃鲜奶,最好是刚出炉的。帮人家整整他吧!」我边抚摸阿信边想了一下,有了!我对着阿信说:「你先出去跟他说,没有鲜奶,只有鲜豆浆。问他要不要?」

阿信疑惑的出去问他,然后马上进来说客人说可以。不过豆浆在哪?

我将我的肉棒掏出来,将阿信抱住让他的手摸我的肉棒说:「这裏面就有了!」

阿信一听就好高兴的蹲下来舔我的鸡巴。舔了好久,但仍没豆浆出来。客人在外面叫:「好了没?」阿信回答说:「快了!」阿信一说完,马上起身背对着我,拉起裙子,脱掉内裤,转头对我说:「哥!来干我,快点来制造豆浆。」

像狗做爱一样,我趴在阿信身后,不断的将肉棒在她的美穴裏抽送。阿信想叫又怕被外面的客人听到,所以只能嗯嗯的呻吟着,还不时的回头与我亲嘴。

插了上百下后,因为客人在等,所以我不忍了。用力的再插几十下,赶紧将鸡巴从从阿信的美穴拔出。随手拿一个坏子,在阿信的帮忙下,将我的豆浆全射进坏子裏。

阿信到一些温水及糖进去,搅拌一下,又将衣服整理一下,没穿内裤就拿出去给客人了。

我在厨房喘气着,听到那位客人喝了认为是阿信做的爱心牌豆浆后说:「喔!还热热的,不错喝喔!」接着他又喝一大口,又说:「很新鲜,不过怎幺有怪怪的味道?好像是嫖白水的味道。」

阿信假装生气的说:「刚出炉的都是这样的,不喝拉倒!」那客人一听马上很惶恐的说:「我喝,我喝,不要生气吗?」

我与阿信在厨房快笑翻了,这时小惠也来了,知道原因后她也跟着大笑。

接着阿信跟小惠说:「我先上楼爽一下,妳先看店啰!」说完就拉着我上阁楼了。只听小惠讲一声:「狗男女!快点,等一下换我啰!」

一上楼,衣服都还没脱,阿信就要我舔她的阴穴,因为她刚刚快哈死了。

我伸出舌头,首先在穴口舔了舔阿信的浪水,骚骚腥腥的,阿信猛震了一下,我便大口大口的吃起来。

阿信被我弄得舒服,便将屁股往前挪,好给我可以将她的浪穴整个吃到。

我越吃越香,整条舌头几乎全钻进阿信的身体裏面,阿信美得要命,穴儿肉紧紧的收缩,我便将舌头充当起鸡巴不停的进出,只是无法像真鸡巴那样快速的抽动,纵然如此,阿信浑身上下还是无处不酥麻。

我舔够了穴儿,又去欺负那小豆豆,舌尖忙碌的挑衅,害得那阴蒂也充血得红润膨胀,亢奋颤栗不已。我舌上舔着,右手食指又蠢蠢欲动,在阿信黏腻的门口扣着,然后便强行侵略,而且还快速的抽插不停。

我的攻势猛烈,阿信一波又一波的喷出淫水,最后她被搞得精疲力竭,连续被推上三次高潮,她捉着我的头,发抖的说:「雄……别……再……动……我真的……爽死了……我受不了……喔……喔……」

阿信满意了,她马上起来要下楼。我紧张的说:「嘿!我还没吃饱啊!」

阿信亲我一下,接着说:「吃了那幺多的淫水蛋花,还不饱?乖!我下去忙,换小惠上来喂饱你。」阿信下楼了,当然小惠紧接着也上来了。

一样的公式,也是先吃小惠的淫水蛋花,她高潮了,才开始插穴。

「哎呦……哎呦……好美……啊……」她无力的将上身软趴在床上,叫声越来越高:「啊……啊……要死了……啊……赶快……赶快……插我……啊……死了……死了……啊……泄出来了……啊……」

她高潮了,小穴儿不停的收缩,连带使的我一阵肉紧,鸡巴有点收拾不住的感觉,我连忙加快速度:「我也要射了……」

小惠一听,连忙叫道:「好哥哥……好老公……射进来……射进妹妹的裏面……好舒服啊……」

她不晓得哪裏学来的这些讨好男人的话,怪不得会这幺会怀孕生子。我被她哄得受不了,明知道她是故意叫来听的,还是忍不住将阳精点点的播撒在她穴儿深处。

小惠转身让阳具脱离小穴,双臂攀在我肩上,仰起头要我亲她,我自然不客气的吻着。

小惠虽然长的很娇小,但可是最骚的,只要一干到她,一定会被她的淫叫声给哄出来,真是厉害。哇!快9点了,上班了。赶紧推开美娇女,要走了。小惠还说中午要来吃饭,要给我补一下。歎!真累啊!

中午小惠真的煮好多捕的食物给我吃,全都是高蛋白的东西,还算她有良心,不然我早晚会她们榨光的。吃完补品,阿信也送来我最喜欢的热咖啡让我提神。这时惠玲也忙完了,来坐在我身旁。她说:「大少爷!补的,提神的,都吃了。早上我没玩到,我也要吃豆浆,早上那个客人说豆浆好好吃,真的吗?」她一说完,我转头看在吧台的阿信及小惠已笑翻了。

我赶紧拉着惠玲的手到桌下,边抚摸边说:「大妹子!妳喜欢的话,我天天都让妳吃。不过我也要吃妳的淫水蛋花汤才行!」惠玲一听,高兴的不得了,马上就要吃。叫小惠与阿信顾好店,拉着我就往外跑。

惠玲是开一部休旅车。我们直接往山上开去,要去洗温泉。在车上因为是她开车,所以我开始挑逗她。从耳根,胸部,我一直抚摸到她的裙子内。甚至将手指头插进她的小穴裏,我不停的挖,插,害的惠玲在车上就淫叫起来,更是无法专心开车。

生命要紧,中途就换我开了。可是更惨!惠玲竟然将我的肉棒掏出来,一日上他都趴在我的大腿上,死命的舔我的鸡巴。

在往乌来的路途中,我忍不住了,看见一条没人的小路,我就开进去,停在树林裏。惠玲将她那边的椅子放平,我就趴过去与她热刎起来。亲着亲着两人亲到后座了,变成69姿势在互舔对方的阴部了。这一弄,阵阵的酥麻感直透入惠玲的心底去。

惠玲不禁浪哼道:「哎呀……我痒死了……快替我止痒……」

这一阵淫浪的叫声,逗得我欲火高烧。我便将硬挺的鸡巴对准着她的小穴,并用力一挺,「滋」一声,整根六寸有余的鸡巴应声而入。我运用着熟练的技巧,一上一下、忽进忽出的抽动着阳具,直把小穴插得「滋滋」作响。惠玲的淫水也直流,一阵阵的美感从穴心裏发出来。

惠玲哼叫道:「哼……哼……大鸡巴哥哥……穴心被你插得……美死了……唔唔……快活死了……」

惠玲阵阵浪叫,加强了我的举动。我挺着腰身,重重的一下一下地插着,鸡巴一出一入的,偶尔会将阴户的红色内壁往外掀翻。惠玲的小穴儿迎着我的抽插,快感节节地高涨。

惠玲声声浪叫着:「啊……啊……太美妙了……哎呀……亲亲……快活死了……你……你……插死我了……哼哼……」我听了她的浪叫,更加的勇猛狂插,恨不得将小穴捣烂。

不一会儿,惠玲突然娇喘连连,全身一阵颤抖,她的小穴儿一缩一放着,整个人骨软筋舒,快活如登仙境。我见状,急忙加紧赶工,如狂风骤雨般的抽插一阵。

突然间,我屁股猛力挺了几下,一股热精随之直射入花心。

惠玲被着突来的热流烫得全身舒坦无比,于是两腿一夹,阵阵阴精也溃堤而出。

惠玲还在一直哼着:「爱人……我的爱……嗯……嗯……」

最后,两个人赤裸裸的拥抱在一起,一切又归于平静了。

突然被狗叫声吵醒,我发觉有人走过来。我吓一跳,赶紧爬到前座,裤子也没穿,赶紧的将车开走。到了大马路上,惠玲才悠悠的醒过来,她穿好衣服,我才让她开,我也爬到后座将裤子穿好。

这时手机响了,是小惠打来的,问我们在哪?她也要来。约好地点,我与惠玲就在大饭店开一间房间泡温泉等她了。

没多久,小惠来了,还带一位朋友来,是她同学叫雯玉。介绍完后她们也大方的脱刚衣服进来泡温泉了。

这时惠玲手机响,是她女儿有急事找她。惠玲一听完,就交代我与小惠好好照顾雯玉,她先行离开。

惠玲一走,小惠就拉着我与雯玉起来,说可以玩了。

三人一下子一丝不挂的横躺上床。

我见雯玉总是羞答答的侧着身子,于是用手抓着她的乳房,并俯下身子吻着雯玉,吻得雯玉心髒加速跳动,连个心也险些跳出口来。

我的手游向她的小腹下面,扣着她的小穴口。

小惠见我搂着雯玉深吻时,也不甘寂寞地往我的胯下摸去,用手握着我的阳具便套弄起来,直弄得我的阳具一柱擎天、旗帜高举,而顶住了雯玉的小腹。

雯玉觉得有一根粗大的东西顶在自己的小腹上,便自然反应的摸了它一把,顿时一股热气灼手的感觉,于是赶忙将手缩回。

小惠焦急的说道:「雄哥,光在吻有什幺用嘛?快干穴呀!」

我何尝不想,只是想再多培养一些情调。小惠的催促提醒了我,何况我的阳具早已硬得受不了啦!

我赶忙跳下床,将雯玉的身子拖至床边,两手抓着雯玉的小腿,将鸡巴对准她的小穴口,然后用力的往阴户裏狠干,谁知弄了半天,依然没有进去。

我在插穴时,雯玉就叫道:「啊啊……痛呀……轻一点……你的鸡巴太大了……我受不了……」

我的鸡巴有七寸多,并且直径也特别粗,雯玉从来没有尝过这种特大的鸡巴,因此叫苦连连。

小惠见我插了老半天,依然是在外面乱撞的,所以自动起身帮忙,先将我的鸡巴用嘴含着,好让唾液湿润鸡巴,并在雯玉的穴口涂抹一些口水,最后再将鸡巴对准雯玉的小穴。

小惠道:「来,用点力!」

我这时抱着雯玉的屁股,用力一顶。

雯玉猛力大叫:「妈呀!痛死我了……」

我这时感到龟头被阴壁夹的紧紧的,而且有点发痛,知道已经插进去了,这个机会岂可放过,便开始用力抽插起来。

雯玉这时痛苦极了!但为了性的需要,又不忍我将已经插进的东西再抽出来,粗大的阳具塞得满满的,也着实有无穷的乐趣。

雯玉叫道:「啊……顶死人了……唔……唔……」

我开始抽插起来了,由慢渐渐的加快,由轻而猛烈的行动。

雯玉忍着痛,领会裏面抽插的滋味,她闭起眼睛哼道:「美……舒服……我快要丢啦……」

雯玉长得很美,无形给我更多的勇气,所以我的攻势也猛烈无比,阳具也比平时粗壮许多,所以雯玉感到满足极了。

雯玉哼道:「啊……哎呀……美死我了……哼哼……噢……丢出来了啦……小惠……妳……妳快来呀……」

小惠听到雯玉在哀声求救,她连忙摆着同样的姿势,两腿分个大开,使阴户露出,等待我的进攻,可是我依然赖在雯玉的身上,猛烈的抽送着。

小惠在我俩作战时,看得心中早就发毛,淫水直流而出,整个阴户四周已成水

乡泽国。她见我依然干着雯玉,心裏十分焦急,于是猛拉着我的手臂,要我赶快更换战场。

我见她如此焦急,又如此骚浪,便由雯玉的穴中抽出阳具来,用床单擦了擦后,将龟头抵住小惠的阴户,用手指拨开她的阴唇,狠力地往穴裏插去,只见鸡巴顿时没入小穴中。

小惠也被我这猛力的一击,失声喊叫道:「哎呀!……小力一点……你……要我的命呀……」

我压在小惠的身上,吻着她的脸及全身各处,下身则作短距离的抽插。这个动作使小惠难以忍受,觉得似乎不太够劲,于是小惠浪道:「抽呀……快……快一点……用劲点……」

我闻声,便大胆地开始用力抽插起来,甚至抽到阴户口处,然后再狠狠地插进去,每一次狠抽硬插时,都用尽了全身的力量,只听得小惠口中不时地发出「唔唔」的声音。

我一面动作,一面问小惠:「好不好?过不过瘾?」

小惠听了我的话后,狠狠的在我胸前捏了一把。

小惠道:「你……快点……动呀……用劲呀……」

于是我鼓起精神,拼命地抽动着,动得整张床「吱吱」作响。

雯玉在一旁休息一阵后,张开媚眼看着床上正在表演的活春宫,不自觉地抚摸起自己的阴户,回想起刚才那幺粗大的东西插进时的情景,淫水又缓缓流出。

看见小惠一股骚浪的样子,一直要我用劲的猛干,而我也一副舍命陪君子的态势,一阵阵的狂插猛干着,干得小惠舒服透顶极了。

小惠道:「雄哥……爱人……哼……哼……好美……唔……唔……我要丢了呀……」

我道:「我,还早呢!」

突然,小惠狂叫道:「啊……啊……完了……我……我……真的要丢了……唔……唔……」

小惠的阴门大开,阴精狂泻而出,于是紧紧的抱住我不停地颤抖着身子。

而我这时并没有因此而停止抽插,只觉得一股股的精水流到我的龟头上,我仍然猛力的插着。

插得小惠叫道:「这……插到心坎裏了……好了……我受不了啦……」

我此时觉得小惠的阴户中淫水太多了,抽插起来不够刺激,于是便说道:「小惠,我要抽出来擦擦,这样干起来才会痛快些!」

于是,我起身抽出阳具,拿起床头边的卫生纸将阳具上的淫水擦干之后,想继续再上时,这一下我犹豫了,不知该找小惠还是该找雯玉,真是难以决定。

此时雯玉正向我看来,满脸渴望的表情,而小惠也是一脸不满足的样子,如此一来,更让我伤透脑筋。

我灵机一动,说道:「妳们两人都需要,我无法决定,但我有一个办法,谁能让我先弄屁股后,再玩前面的?」

雯玉听了心裏不觉发麻,从来没有被干过屁股的她,当然是不敢尝试。倒是小惠生性狂野,天不怕地不怕的自动地侧着屁股说道:「来呀!我试试看吧!」

我由于阳具硬得心裏发急而想出这个干屁股的馊主意,不料竟然奏效。只有小惠一人敢尝试,于是我就躺在小惠的背后,小惠则反手握着我的阳具,让龟头抵着肛门口。

小惠咬牙说道:「好啦……你可以开始干了……」

虽然她口中爽快答应,但心裏何尝不是怕怕的,想起我那根超级粗大的肉棒,即将插入从未被人开垦过的屁眼,这岂不是和开苞一样吗?

我听到小惠的命令,毫不迟疑地将腰用力一挺,好不容易才将龟头塞入一半。此时,听见小惠惨叫了起来:「啊……哎唷喂呀……痛死人啦……简直要我的命……呀……早知这样……我……我……我就不要干啦……」

小惠一面惨叫着,一面将屁股猛力一扭,而肉棒也随之滑出屁眼。

正在一旁观战的雯玉,看得心惊肉跳,直呼:「还好不是我!」

我正在享受阳具被屁眼紧紧裹住的感觉之际,被她的屁股一扭,整根鸡巴滑了出来,忍不住一股欲火完全集中在龟头上。

我这次采取主动出击的战略,让小惠以跪姿方式翘高屁股跪着,先在屁眼上吐了几下口水,增加润滑作用,然后一只手环抱着她着腰,另一只手则扶着阳具抵着屁眼。

这次我不急于进攻,而缓缓地将龟头往屁眼内挺进,只见龟头逐步地没入屁眼中,而小惠也没有再呼天喊地了。直到整个龟头完全进入屁眼后,我才开始大胆地用力抽插起来。

当整根肉棒进入屁眼时,小惠感觉屁股涨得有点发麻,而原来的那股剧痛,现在也变成酸麻酸麻的,真是别有一番滋味,怪不得有那幺多男女偏爱此道。

我见小惠不再喊痛了,还一脸相当满足的表情,于是我开始挺动着我的腰杆,拼命地一插一抽作起活塞运动。每当鸡巴往外抽出时,屁眼便随之鼓起,而鸡巴往内插入时,屁眼又随之凹陷下去,真像古时打铁匠用来送风的风鼓,我看到此情景觉得十分好笑。

经过我的一阵猛抽狠干,小惠的屁眼也松弛了,不再像刚开始那样紧张。随着心情的放松,屁股中传出一阵阵沖撞时所带来的酥麻感,而阴户也在不知不觉中流出了淫水。

我拼命地狠干着,肚皮与屁股相撞时,发出「啪啪」的声音,而小惠也不时发出浪叫声:「嗯……嗯……好爽呀……没想到干屁眼……有……有……这样爽快……啊……啊……又……又……又要升天了……」

我受到小惠的浪叫刺激,猛吸一口气,提起十足的精神,再次勇往直前奋力沖刺。

经过百余下的抽插后,我突然加快抽送的速度,并且每下都抽插到底。小惠是个久经战事的人,知道我已经快要泄精了,于是小惠要求道:「爱人……丢在前面好不好……后面不行……」

我根本不理会她的话,现在正当紧要关头,岂能轻言退出,因此我仍然死命地抽插着。

不一会儿,小惠口中叫了出声:「啊!……」

原来,我在她屁眼用力挺送几下后,精门为之大开,一股奔放的热流在她的屁股中喷射而出,烫得小惠失声大叫。

我射精后并没有立刻把阳具拔出屁眼,我依旧插在裏面,闭目的趴在小惠的背上,享受丢精后的温柔。

可是,小惠这下可急了,因为前面的小穴还没得到充份的满足,我已弃解而逃,如今该怎幺办呢?

小惠撒娇地说道:「雄哥……我的小穴……裏面痒得很……你……快替我止止痒……」

可是,我双手一摊、耸耸肩,用手指着下面的阳具,一副无可奈何的可怜样子。

小惠往下一看,只见原来昂头挺胸的肉棒,现在像打败战的公鸡,垂头丧气软绵绵的。

精彩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