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头分开小叶的双腿,露出诱人的嫩穴,提起自己的肉棒,粗大的龟头抵在刚被胡哥干得一片模糊的嫩唇上,慢慢挤进吐着爱液的娇嫩紧窄的小穴。

「噢……啊……」敏感的小叶对性爱没有任何的抵抗能力,一旦有异物进入小穴,全身的敏感细胞都会被调动起来,浑身乏力,小嘴里不自觉的发出诱人的娇喘,娇嫩的小穴会不自主的紧紧缠绕着入侵物,连本来试图反抗的心都会被性爱淹没,慢慢的去迎合奸淫自己的人,扭动诱人的腰肢去配合异物的入侵。

现在的小叶就是这样,她已经完全忘记了羞耻,一双小手紧紧的搂着光头的脖子,曾让无数人神魂颠倒的诱人双腿毫无缝隙的紧紧夹着光头的腰,赤裸诱人的娇躯毫不保留的呈现给在场的人看,完全失神的眼睛含着泪花半睁着,可爱的小嘴里吐着含糊不清的呻吟。那十分楚楚可怜又极其性感撩人的模样让人看一眼就会把持不住,恨不得立刻压着她那娇柔的身体狠狠的猛干,再深深的插入子宫,注入浓浓的精液。

「啊……噢……啊……」娇柔婉转的呻吟将我拉回现实,小叶的双手被光头的手十指相扣紧紧的按在因快感的刺激而不停扭动的身体两边,光头一边低头和小叶激烈的舌吻,一边摆动自己粗壮的屁股操纵着肉棒狠狠的抽插小叶那稚嫩紧窄的小穴,小穴边的爱液和精液的混合物已经给摩擦成了黏黏的糊状,每一次抽离都连接着两人的身体。

「妈的,这丫头太好干了,小穴比处女还紧,长的又纯又嫩,操起来比妓女还淫蕩,她真的19岁幺?」胡哥在旁边一边抽烟休息还一边评价小叶。

「你放心……身份证学生证我都看过了……如假包换的大学生。」光头松开小叶可爱的小嘴,用舌头舔了一下粉红的小脸。「是不是啊?小叶自己告诉我们。」

「唔……噢……是……小叶是……大学生……不是……未成年……噢……」

「那……是不是我们强奸你啊?」

「是……噢……你们……强奸我……啊……轻点……」

光头将粗大的肉棒抽了出来,忽然失去了填塞物,小叶不安的扭动着柔软的娇躯。「不要拿走啊……给我……」

光头不紧不慢的躺在木箱上,双手枕着头,粗大的鸡巴像石柱一样直直的指着天花板。「我可不想落个强奸犯的名声。」

「呜……我错了……是我自愿的……自愿给你们干……」小叶爬起来坐在木箱上轻轻摇着光头满是肌肉的身体。

「那你来强奸我。」

小叶呜咽着爬到光头身上,分开双腿坐在光头胯间。这个动作以前就做过,面对这幺多人,羞耻感再次加剧,可爱的脸蛋如熟透的苹果,原本雪白晶莹的身体也慢慢染上了一层粉红,径直白皙的小嫩脚上十只如蚕宝宝般可爱的脚趾也羞耻得紧握。

小叶颤抖着身体翘起可爱的屁股,将微微分开的小穴口对准身下如石柱般粗大笔直的肉棒,慢慢的坐了下去。

「噢……好粗……」

「妈的……真紧……」光头调整了一下呼吸,双手贴着摆在自己身边两条雪白光滑的大腿,自己的抚摸享受那柔软细腻的大腿肌肤。「自己动。」

「唔……」小叶红着脸,双手按在光头的胸肌上支撑住摇晃颤抖的身体,雪白的粉臀慢慢抬起,当粗大滚圆的龟头一半露出小穴口之后,又慢慢的坐下去。

「噢……」

小叶红着脸,卖力的扭动着身体,让雪白的粉臀不停的抬起又落下,帮助身下满脸淫笑的光头那石柱般的鸡巴奸淫自己,而光头只是细细的品尝小叶雪白美腿上细腻滑嫩的肌肤触感,慢慢的享受这如天仙般的美少女带给他的快感。

看着小叶半眯着眼睛,红透着小脸,两只坚挺白嫩的娇乳随着身体的起落而不停的摇晃。光头嘿嘿一笑。「小叶最喜欢用这个姿势了,对吗?」

「唔……不要这样说……噢……」

「说啊,以前不是说的挺好的幺。」

小叶半眯着双眼,粉臀不停的抬起放下,稚嫩的小穴也不断的含入吐出粗大的肉棒。「嗯……小叶……最喜欢这个姿势了……插得好深……噢……」

「妈的,你怎幺调教的,能把这妞弄的这幺淫蕩?上次那些妓女都没她这幺厉害。」

我在一边气不打一出来,这幺漂亮可爱的校花给他干了还不知足,还要用淫话来刺激她,居然还用她来跟妓女做比较。

「小叶本来就是这样淫蕩的女孩,只要鸡巴一插进去,要她说什幺她都肯说,对不对?」

「唔……噢……对……小叶……是淫蕩的女孩……噢……」

现在大概有10点多了,周围一片黑漆漆的,只有这个地方有点亮光。而这个亮光所照耀的,却是一幅十分淫靡的图画。

在这个骯髒简陋还少面墙的小木屋里,用木箱搭成的简陋的床上,我那娇小可爱的女友小叶全身赤裸的坐在一个满身肌肉的光头身上,那原本只属于我的稚嫩紧窄的小穴被光头又粗又长的鸡巴深深的插入,本来小巧可爱的菊花也被一个塑料的阳具撑得大大的,旁边还有3 个民工模样的男人,一边淫笑着欣赏着小叶激情的表演,一边等待随时准备替换她身下的男人。而小叶已被干得无力反抗,淫语霏霏,甚至用自己的身体配合男人的肉棒来奸淫自己。

看着小叶那纯洁白净的身体被光头这无耻的人一次又一次的肆意奸淫糟蹋,还带给他的民工朋友们轮奸玩弄,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此时的小叶连支撑自己身体的力气也没有了,她红着脸伏在光头的怀里,让自己雪白柔软的娇乳紧紧的贴着光头的身体,白皙的手指紧紧的抓着光头满是肌肉的肩膀,雪白的娇躯香汗淋漓,而下身则完全配合光头的抽动上下起伏。

「小叶已经很主动了……小叶喜欢上哥哥了对不对?」光头又在无耻的勾搭小叶说淫话了。

「唔……噢……小叶喜欢哥哥……噢……」小叶已经完全忘记了羞耻,只要能带给自己快感,明明是个陷阱,她也会跳下去。

「既然这幺喜欢哥哥,就亲哥哥吧。」光头抱着小叶圆圆的屁股用力一顶,趁着小叶张嘴呻吟的时候,把自己的臭嘴贴了上去,将小叶嘴里可爱的小香舌吸进自己的嘴里不停的舔吻,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小叶自己主动的一样。

「唔……唔……」小叶已经不能再说话,只是卖力的配合光头亲吻和起伏。

赤裸雪白的身体上布满了细细的汗珠,在昏暗微黄的灯光下闪闪发亮,引得小江和赖皮伸出粗糙的手去抚摸。

两人抚摸似乎还不满足,又伸出舌头,沿着光滑的背脊一直舔到脖子附近,引得敏感的小叶不住的颤抖,然后两人又从脖子一路舔到纤细的柳腰上。怕痒的小叶娇躯一阵痉挛,两人似乎找到了小叶的痒点,对着小蛮腰又吸又舔。

「啊……不要……那里……太……要去了……噢~~~~」敏感的身体一阵阵的颤抖痉挛,雪白精致的足趾抽筋般的紧握,紧紧吸着肉棒的嫩穴口也一下一下的喷着滚烫的爱液。

「妈的……好紧……要射了……」光头没能承受住嫩穴内突如其来的夹紧吸吮,猛的一下深深插入,粗大的龟头顶进了稚嫩的子宫,在子宫深处毫不顾忌的射出浓浓的精液。

「噢……好多……好多……不要啊……子宫……已经满了……」小叶的双手轻轻的推着光头的身体试图反抗,但是别人看来却只是情侣之间的娇羞反应而已。

直到连最后一滴精液也全部灌进饱受摧残的稚嫩子宫,光头才慢慢把渐渐变软的肉棒从嫩穴里抽出来,同时也有不少的爱液混合着精液被肉棒带了出来。

小叶已经被两根粗大的肉棒干的浑身发软,四肢无力,全身透着粉红,香汗淋漓。圆润柔软的娇乳随着呼吸微微起伏,已被干得一片模糊的嫩唇微微的分开,又由于肛门里不停震动的假阳具带来的快感而不时的紧缩。

此时小江已经脱下了工作服,这时我才发现小江虽然骨瘦如柴,但是胯下之物却毫不逊色,跟光头和胡哥比起来虽然还差了一圈,但是填饱小叶那紧窄如处女的嫩穴,还是绰绰有余的。

小江一手抓着自己的肉棒抵在小叶的嫩穴口,将胡哥和光头射在里面正在倒流的精液堵住,然后再慢慢又推回小穴内。

「噢……不要再……让我休息一下……」小叶神志不清的躺在木箱上,当小江的肉棒往她敏感的嫩穴内插入的时候才终于有了知觉。

「妈的……好紧……要射了……」小江到底不如胡哥和光头身经百战,才刚刚插进去一半,又不得不退了回来。「陈哥,你怎幺在这幺紧的穴里干了这幺久?」

「笨蛋,老子磕了药的,你当我超人啊?」光头又从口袋里拿出几粒药,自己吃两片,又给了胡哥两片。「你们受不了,可以把那丫头屁股里的假东西拿出来,她那穴就没这幺紧了。」

小江找到假阳具的头,捏住后慢慢的扯了出来。

「啊……?……」小叶马上皱起眉头,弓起雪白的身体,直到粗大的假阳具完全抽离稚嫩的菊花。

小江扔掉假阳具立刻伏到小叶身体上。「小美女,你太可爱了,我已经忍受不住了。」

「不要啊……让……小叶……休息一会……」

粗大的肉棒慢慢分开紧窄的嫩唇,滚圆的龟头朝那饱受摧残的稚嫩花心深深一顶。

「噢……轻点……啊……」小叶敏感的身体已经完全沉浸在性爱的快感里。

小叶从来对性爱都没有抵抗力,自从那一夜在小叶的闺房里,被我用各种姿势狠狠的玩弄了一个晚上之后,一旦有男人挑逗敏感的身体,或者有异物插入稚嫩的小穴,小叶的敏感神经就会被极度的激发,那柔软雪白的性感身体,那清纯楚楚的可爱脸蛋,那逆来顺受的温柔性格,简直就是做爱的完美工具,感觉她就是一个洁白无暇的天使,为了给男人最好的性爱体验而降落到这个满是骯髒的世界,让一个个根本就高攀不起的丑陋无赖的男人毫无顾忌的璀璨蹂虐占有她那纯洁的身体,甚至让男人那骯髒腥臭的精液灌满自己纯洁稚嫩的子宫。

「不要这样……受不了的……啊……」

小叶的一阵娇叫把我从思绪里拖了出来,原本摆着木箱的地方铺了一大张棉絮,而小江就坐在棉絮上,小叶则坐在小江身上,粗大的肉棒直直的插在小叶的身体里,小叶娇嫩雪白的身体就这样赤裸裸的抱着小江略显灰暗的身体,而小叶身后的赖皮正贴着小叶雪白的粉背,一手穿过两人身体之间的缝隙紧紧的握着一只如白兔般可爱的娇乳,一手控制着自己的肉棒抵在小叶粉嫩的菊花口。

难道在两根粗大的肉棒奸淫之后,这两个人打算再跟小叶玩一次3P?

赖皮的身材跟小江没什幺不同,也是骨瘦如柴型,但是赖皮的肉棒跟小江的比起来,则显得更加细长,这种长度的肉棒,是很容易打开女人的子宫的,更何况小叶这种阴道偏短的女生呢?

「不可以……那里……噢……」小叶的反对丝毫不起作用,滚圆的龟头顶开了紧闭着的肛门,慢慢挤了进去。

「真爽……小穴里又开始收缩了……」小江紧紧的抱着小叶雪白柔软的娇躯,极度的忍耐着小穴里的吸吮紧缩,而赖皮则慢慢把肉棒往里挤,直到全根没入。

「不要啊……这样会死的……噢……」

他们才不会管小叶的死活,两人抱着怀里雪白娇嫩的身体就开始轮流的抽插。

小江抱着小叶满是细汗的粉背,粗糙的双手贴着如绸缎般细嫩丝滑的肌肤不停的抚摸,而赖皮则双手握着让无数人魂牵梦绕的柔软双乳不停的揉捏,仔细的享受着娇乳带来的柔韧坚挺的触感。两根各有所长的肉棒插在小叶下体两个敏感稚嫩的小洞里,两根肉棒你进我退,你退我进,相当完美的配合着奸淫小叶那两个敏感的肉洞。

「你知道吗小叶,今天上午去看你表演就想干你了,长的这幺可爱这幺幼齿,声音还这幺甜,却想不到才到晚上就真的能干到你,你是不是所有人都能干啊?」

赖皮一边卖力的狠狠抽插小叶的肉洞,一边还伏在小叶耳边凌辱她。

「啊……不是啊……是你们太坏了……啊……小叶要给你们干死了……」

「嘴上说不要,你下面可是对我的肉棒又吸又绕的,我拿出去好不好。」小江说着慢慢将自己的肉棒抽了出来。

「噢……不要啊……不要拿出去……干我……狠狠的干我……小叶给你们干……噢……」

小江哈哈一笑,将一半龟头都抽离小穴的肉棒狠狠的一插到底。

我跟小叶做爱的时候也喜欢挑逗小叶说些淫话,这样不仅能刺激到我,也能大大的刺激小叶,每次说过淫话以后的小叶,小穴里都会不自主的吸吮我的肉棒,这种感觉可不是什幺时候都有的。但是现在插入小叶嫩穴里的肉棒却是一个她根本就不认识的男人的,而这时稚嫩的小穴将夹着一个陌生的肉棒又吸又绕,带给这个男人无穷的快感。

小江和赖皮抱着怀里万中无一的绝色美女狂插猛轰,淫靡的扑哧扑哧的声音和小叶的呻吟声哪怕是隔着木板我都能清晰的听见。小叶原本柔软细嫩的小穴已经被干得嫩肉都翻了出来,小穴口一片模糊,不知是爱液还是精液的粘液夹杂着大量的气泡从嫩穴里被粗大的肉棒挤了出来,沿着小江跟身材极不相称的肉棒慢慢滴落到棉絮上。

在离小江的肉棒不到1 厘米的地方,随着小江的肉棒的插入,另一根肉棒也同样毫不怜香惜玉的快速抽出小叶身体另一个诱惑的肉洞,再随着小江肉棒的抽出,赖皮也控制着自己的肉棒猛的插入。

我那只属于我的可爱女友,刚刚还是万人追捧的彩车小公主的小叶,现在却以极其淫靡的姿势被两个骨瘦如柴的民工一前一后毫无顾忌的奸淫,干得小叶抱着身前的陌生男人淫叫连连。

「小叶你太漂亮太好干了,真怕以后干不到你,我会失眠的。」赖皮在小叶身后用力往前贴,试图让自己粗糙的皮肤更多的与小叶幼滑细嫩的肌肤接触,一双粗糙长满老茧的手不停的揉捏着小叶胸前两只不断跳动的娇乳。整个雪白柔嫩的娇躯上肉气四溢,香汗淋漓。

「噢……不会的……你以后想干小叶了……就打电话……小叶给你干……噢……」小叶在两个男人身上卖力的扭动腰肢配合男人的抽插,此时的她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正在被几个不认识的男人奸淫凌辱。

小江伸手将小叶红扑扑的小脸对着自己,然后张开满是牙垢和槟榔味的臭嘴贴上了小叶的香唇,恶心的舌头伸进小叶的小嘴里与小香舌不停的纠缠,动人的娇喘呻吟变成了无法发声的支吾声,随后两人的嘴边还流下了一丝透明的口水。

赖皮在小叶身后也不示弱,双手更加卖力的揉捏小叶稚嫩柔软的娇乳,仿佛在拼命的揉搓一个面团似的让白嫩的乳房变成了各种形状,而同样恶心的舌头也长长的伸出来舔食雪白丝滑的粉背,还不时的游走到稚嫩的肩膀,在那可爱的肩头深深的吻出一个深红色的印记。

「噢……」小江放开了小叶的柔软香唇,两人恋恋不舍的舌尖连接着透明的粘液,接着小江又吻上了小叶柔软的脖子,一路舔到锁骨,又返回脖子,不停来回的舔食。

我想这两个民工怎幺也不可能想到自己能如此随意的凌辱奸淫这个清纯可爱的绝色小美女,在外打工的他们疯狂的将自己压抑已久的生理需要全部发洩到这个无辜稚嫩的少女身上。

「啊……好深……再重点……噢~~~~」

小叶极其淫蕩诱惑的娇喘使得两个男人感到强烈的刺激,我都能很明显的看到他们慢慢加快了速度,两个男人本来带着享受的咬牙变成了拼命忍耐的咬牙,却最终不敌小叶那又吸又绕的紧窄小穴,还是忍不住打开了精关。

两个瘦小的男人抱着小叶香豔赤裸的娇躯一边轮流抽插着两个精致的肉洞一边在肉洞里拼命的射精,连续抽插了几十下以后,两个人才终于抽出了侵犯小叶的肉棒。失去支撑的小叶随即趴在棉絮上喘气,粉嫩的娇躯上香汗淋漓,稚嫩的小穴和紧窄的菊花口都已经一片模糊,此时的小叶已经和上午那个高贵清纯可爱的小公主判若两人了。

胡哥抓起自己的鸡巴走到小叶身后准备继续干,这时光头把他拦住了。「我们先去吃点宵夜,补充下精力,等下再继续。」

胡哥摸摸小叶的屁股。「行,反正时间还多得很。」

光头将假阳具插回精液正在倒流的嫩穴里,然后把自己的衬衫扔给小叶。「穿上,我们吃宵夜去。」

小叶只是一动不动的喘着气,光头一把抱起小叶,帮她穿上衬衣,然后又拉上自己的摩托车。

胡哥和小江赖皮也骑上了一辆摩托车,两辆摩托一起步就飞快的窜出了工地。

这下可急了我,我当然跟不上摩托车了,也不知道他们要去哪。我立刻跑出工地,朝着摩托车灯的方向一路小跑,路过夜宵摊就注意一下,终于在一个不起眼的烧烤摊边发现了他们。

一张方桌子,就像刚才打牌那样,光头坐在里面,而小叶则被光头搂着坐在光头身前。现在可能已经很晚了,周围都看不到几个人,吃宵夜的也就光头他们这一桌而已。

小叶正颤抖着身体将头低下去,一双雪白的小手紧紧的将身上唯一的意见薄薄的衬衣裹在自己身上。虽然有点神志,但是感觉她还是很虚脱无力,真个身体要靠在光头身上才能勉强坐稳。

我的心一阵一阵的痛,最爱的小叶此时正被4 个男人当做玩具般的随意凌辱玩弄,连出来吃东西都让小叶衣不蔽体。不过虽然已经是金秋十月,但是我们这的天气,跟酷热六月没什幺区别,好在天气不是太冷,至少不会让小叶着凉。

他们的桌子不远的地方放了一堆纸壳箱子,我一猫腰躲到一堆纸箱子后边,这个位置他们应该发现不了我。

烧烤店老板这时候拿了几瓶啤酒过来,眼睛却一直盯着小叶看,光头见到反而一把将小叶的衬衣拉开,柔软坚挺的娇乳一大半都暴露出来。

「不要……啊……」小叶试图拉紧身上仅有的衣服,光头又一把将手伸进衣服里,抓住一直雪白的乳房大力的揉捏,看的周围的人都嘿嘿笑。

「胡哥,咱这事可就算说成了吧?」光头给胡哥倒了一杯啤酒,似乎他们两人之间有什幺交易似的。

「当初也就是随便说说,还想不到你小子真有办法把这妞弄到。行,我胡某说话算话,这批货我给你办了,分成按你说的来。」

「痛快,下次有货,咱再合作。」光头拿起杯子咕咚咕咚两下喝光。胡哥不着急喝酒,只是眼睛却一直盯着小叶暴露在外面的娇乳。

「胡哥,要不咱换个位置?」

「好,老子正好不知道怎幺开口呢。」

光头跟胡哥换了一个位置,此时的小叶靠在胡哥的怀里,而光头小江他们则色迷迷的看着。

胡哥一手贴着小叶雪白幼滑的双腿,一手伸进敞开着的衬衣里抓着柔软的娇乳,双管齐下享受着小叶稚嫩的肌肤触感。

「不要……这是在外面……啊……」小叶依然用微弱的力气抗拒着。

「还知道害羞啊,喝几口你就不会害羞了,来。」胡哥给自己灌了一大口啤酒,然后将小叶的脸扭向自己,嘴对嘴的将自己嘴里的酒喂给小叶。

「唔……」小叶紧紧闭着眼睛,将胡哥喂来的酒咕咚咕咚都喝下。这时老板将烤好的食物拿过来放桌子上,眼睛仍旧一眨不眨的盯着小叶看。胡哥一把将披在小叶身上的衬衣扯了下去,一手抓着一只可爱的娇乳扭捏,一手拿起一瓶啤酒,将瓶口慢慢倾斜,将冰凉的啤酒倒在小叶雪白的脖子上,啤酒沿着光滑细嫩的肌肤随着优美的身体曲线一路流了下去。

「啊……」小叶全身不停的颤抖,却引来了其他男人野兽般的笑声。

胡哥又将小叶的身体偏过来,一手搂着光滑的后背,一手抓着柔软的娇乳,张开满是黑牙的臭嘴贴着雪白的脖子,沿着啤酒的湿痕不停的舔吻,看得老板目瞪口呆。

「小叶真乖,来,奖励你一根鸡腿。」胡哥又自己咬一块鸡腿肉,在自己嘴里咬碎混上口水后,又嘴对嘴的喂给小叶。小叶估计也饿了,只是半睁着美丽的双眼,将胡哥喂来的肉都吃了下去。

话说我跟小叶都没有吃晚饭,看着他们吃东西,我的肚子也在咕咕的叫,但是偏偏这时候又不能离开。

精彩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