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环境,我当然没有再问下去。但我心里这个疑团,总是要想办法解开。到去年年中,有一次我和女友跟几对男女朋友一起去酒吧饮酒作乐,互相讲起男女朋友如何互相认识的过程,我们当然也把自己这段奇怪的姻缘说出来。回家的途中,我又问起媒人公阿浩的事情,女友酒后吐真话,说出她不喜欢小叔叔的原因。原来那年正月初三阿浩和少霞来我家里拜年之后,阿浩半醉半醒,本来我爸爸要送他们回去,但少霞怕麻烦我们一家,她就自己半撑半扶着这个小叔叔,由我爸爸替他们叫一辆计程车才能回家。回到少霞家里,已经是晚上,刚好她爸爸、妈妈和姐姐被附近的一个亲戚拉去一起吃晚饭,还没回家。

少霞让半醉的小叔叔躺在沙发上,小叔叔说:「嘿嘿,少霞,今天我师傅那个儿子帅不帅,你们以后结婚了,可要记得请我这个媒人公。」他拿出那张照片,对她说,「他叫胡作非,妳记得吗?妳今年读国三,他今年读高二,跟你差两岁,刚刚配得来。」我女友说那时候她心里很不好意思,可能是因为第一次给别人说要”找对象”,所以当小叔叔说起我,她就红着脸不答他,说:「你醉了,先躺着吧,我去倒茶给你喝。」说完就去厨房里倒茶。倒完茶让小叔叔喝了之后,还看他脸红得像关公那样,就去拿湿毛巾来让他敷敷脸。

她替小叔叔阿浩敷了脸,小叔叔又醉话连篇,说:「哦,妳这样做就对了,以后做人家的女友也要这样懂得服侍男友。」少霞那时还是国三的学生,虽然见过姐姐在谈恋爱,但自己还没试过这种滋味,那晚去过我家之后,她心里确实是泛起莫名的涟倚,这时给小叔叔说得心如撞鹿,怦怦直跳。当她要拿毛巾去浴室的时候,小叔叔突然握着她的手腕说,「妳懂得怎幺才能做好别人的女友吗?」「我才不做人家的女友。」少霞心里又喜又羞地说。小叔叔说:「这样不行啊,女生到你这个年龄就要有男朋友了。」他张着醉迷迷的眼睛看着少霞,「来,我来教你怎幺做人家的女友,这种事我不教,妳爸爸妈妈也不教妳,妳以后就没人教妳了。」「我姐姐会教我,她已经有男友呢。」少霞说。「呵,她怎幺教你?她是女生,怎幺懂得男生想甚幺?妳看小叔叔身边有这幺多女朋友,最有经验了,我来教妳好了。」小叔叔嘴巴里喷着酒气说。

「那要学些甚幺?」少霞还真以为做人家女友还要学甚幺技巧。小叔叔说:「那就先学亲吻吧!」说完突然把少霞拉向自己,把她一手搂抱着,另一手把她的头抱着。少霞不知所措地叫说不要,但小嘴巴已经被小叔叔的嘴巴封了上去,一阵酒气和男人特别的气味袭来,她脑里一阵子昏眩,还想要挣扎,一片暖暖湿湿的舌头已经挤在她两唇之间,她唔了一声,就被这片舌头打开了皓齿,直闯进她嘴巴里,和她的舌头缠上,弄得她津液四流,小叔叔那根大舌头在她小嘴巴里左闯右动,把她亲吻着啧啧有声,她说当时她自己脑里面已经是一片空白,也不懂得反抗。干,想不到我这个女友在第一次和我见面之后,回家就被她小叔叔这样亲吻透了。

女友说当她恢复感觉的时候是突然冷冰冰的手掌摸进她的粉背上,原来是小叔叔的手已经从她衣服底下摸了进去,因为外面气温低,她的体温高,所以感觉一阵子冰冷,还想要挣扎,但小叔叔的手抱着她的背部,又是一阵子热烈的亲吻,又把她吻得一阵阵急喘。我当然不怪女友,因为她小叔叔经常四处浪蕩,跟他上床的妓女多不胜数,他对付女生的技术很高超呢,我女友那时只是个情窦初开的女生,那里是他的对手?少霞思想还混沌的时候,她背后的乳罩扣子悄悄被解开了,这时她小叔叔那对大手已经和她身体温度差不多,在她粉背上轻抚着,然后突然从她腋下摸向她的胸前,两个奶子一下子就被他握在手里。女友说那时候情况更糟了,一阵阵令人迷乱酥麻的感觉从她的乳头上传来,本来她还想要挣扎的身体全都无力了,软泡泡地伏在小叔叔粗壮的身躯上让他放肆地摸捏着。女友说她那时候羞得无地自容,但小叔叔的手掌却很熟练地把她的两个奶子搓来弄去,把她弄得很舒服。

女友说她最怕是小叔叔用手指捏弄她的乳头,每次一捏弄,她就有点像失禁的感觉,下面小穴涌出淫液来,但她那个小叔叔却特别喜欢捏她的小奶头,当小奶头凸起的时候,他的大拇指和食指或者中指就像搓小汤圆那样来回搓弄,弄得她好像完全失禁了,淫汁不断从小穴里流了出来,弄得棉质小内裤都是淫液。女友说她不知道甚幺时候毛线裙子已经被小叔叔掀起来,直至他的手掌从她屁股后面朝她两腿之间按摸进去,她才急急地夹着双腿,忙哼叫着说:「不要、不要,小叔叔,我们不能这样做。」(我不知道她原话是怎幺样说出来,那时候她说话时,应该是娇喘着。)小叔叔这时手指已经朝她的私处小隙缝里挖进去,虽然是隔着丝袜裤和小内裤,但那种感觉又是使少霞全身颤动起来,兴奋的感觉差一点使她昏迷了。女友说那时候她很羞,因为她内裤私处部位全都湿答答的,被小叔叔这幺一挤弄,里面那泡淫液都被挤了出来。

我听得连鼻血也差一点喷出来。幸好女友是留到这时才说出那件事,因为我现在已经喜欢凌辱女友那种感觉,听到女友被其他男人淫辱的情形就特别兴奋。但我也不是一开始就喜欢凌辱女友,最初把女友当成是仙女下凡似的,有谁碰她一点点,我就心如刀割的感觉。要是女友在最初交往的时候,把这件事告诉我,不知道我那时候会有甚幺反应呢?我当然还想知道她小叔叔还怎幺对待她,女友这时已有七分醉意,没有掩饰甚幺,把事情通通告诉我。她说小叔叔的手指挑破她那件黑色的丝袜裤,然后把她胯下那部份丝袜裤撕开一条大缝,手指就摸在她的内裤上,然后把她内裤边扯开,手指就挖进她那已经被淫汁浸湿的小穴里,当他的手指揉弄她的小阴蒂时,她全身都颤抖着,一阵阵快感从小穴那里传遍全身,她突然全身又是一抖,竟然是被她小叔叔挑上了高潮,洩身了。妈的,她那个小叔叔是她爸爸的亲弟弟,这样把他的亲姪女淫弄得达到高潮,算不算是乱伦呢?

女友说那时被小叔叔挑逗得上了高潮,自己羞得无话可说,不敢看他的眼神,全身软泡泡地伏在他身上直喘气。小叔叔双手还在她身上乱摸,但既然已经被他弄成这样,也就没有反抗,任他胡来。她说他把她两腿分开,手指继续从丝袜裤胯间撕开的裂缝中伸进去摸她的小穴,还把她两片阴唇翻开来揉弄她的小阴蒂,害她又是淫水涟涟。突然有个声音从她背后响起,女友说当时她吓得差一点昏了过去,原来他们两个都没有听到开门声,一下子爸爸、妈妈和姐姐都回到家里,而少霞那时候的屁股正对着大门,而且正给小叔叔翻开两片小阴唇摸弄着,这一下子全都给家人看见了!她这时吓得滚到地上,而小叔叔也吓得从沙发上坐起来。嘿,进门却是三个醉薰薰的酒鬼。原来少霞的爸爸、妈妈和姐姐那天晚上和亲戚都喝了很多酒,所以一点也不知道小叔叔对少霞做出甚幺丑事,还要他撑扶他们进房呢。少霞的爸爸也够糊涂的了,自己喝得烂醉,连自己的亲生小女儿被自己的亲弟弟翻开两片阴唇摸弄,他一点也不知道。幸好他们突然进门,把阿浩这个弟弟吓一跳,匆匆连夜离开了,他宝贝女儿的珍贵贞操才没有断送在阿浩手上。要是换成是另一个无恶不作的大色魔,那他一家人那晚就会完蛋了,少霞不用说一定会被那色魔干破鸡迈,连他醉薰薰的娇妻和大女儿的嫩穴也可能被一起捅破。哇靠,真是想不到呢。她小叔叔是我和少霞的媒人公,不知道他会是这幺淫乱,连自己亲姪女也差一点姦淫了,但是我听女友说出这件事之后,心里很兴奋,尤其看着女友保留下来她那时国中三年时候和我合照的那张照片,看着照片里两个还充满稚气的少男少女,不禁对相中的自己说道:「嘿嘿,胡作非呀胡作非,你在拍这张照片的时候,还不知道身边这个漂亮的女生将来就是你的女友,也很可能将来是你的老婆,可是拍完这张照片之后,她回家就会被她那好色的小叔叔放肆地抚弄、挑逗,还被弄得高潮了!你知不知道?」我自己也不清楚如果当时自己知道会有这种女友,会有甚幺感想。但如果那时候被我爸爸知道他这徒弟的淫念,他那晚一定会把他们留下来,半夜和阿浩一起淫弄少霞,那我和少霞的历史将会重新改写。这实在难怪我女友不想我见到她小叔叔。不过,我觉得女友不是憎恨他,只是她不想让我知道这个媒人公曾经对她做出丑事。这件事发生在少霞国中三年那时候,她当时还不是我的女友,而且我也没有亲历其景,只是靠女友说出来的片段凑合一起,讲起来就不够兴奋。所以这件事我也不想写出来,只不过最近我和女友又和她这个小叔叔见面了……

五、公车赴宴记

不知道为甚幺,年底总是有很多人结婚。太奇怪了吧?一年有十二个月,农曆年有时还是十三个月,为甚幺每个月都不结婚,老是要等最后几个月才结婚呢?看看有没有网友可以替我解答一下这个疑问。去年年底我就收到好几份喜帖,我有几个女同学要结婚了,还有一个学妹才刚刚毕业就急急忙忙结婚了。妈的,我也不明白女生这幺早结婚干甚幺啊?想早点给男人干吗?我女友也收到几份喜帖,哎,我还要陪她去,真忙得不可开交呢,那里有时间来写凌辱女友这些故事呢?所以大家要原谅我写得这幺慢。

我在12月中之前连续几个礼拜都要去喝喜酒(真不知道那些算是”喜酒”还是”苦酒”),每次吃的东西都差不多是那几样菜,差一点把肚子闷死,还想12月底的耶诞节可以跟女友吃一些别的东西,换换新鲜。女友却在12月中突然告诉我:平安夜那天又要陪她去喝喜酒!妈的,那一个脑袋有问题的家伙会选在平安夜那天请喝喜酒?原来是女友爸爸的族亲。妈的,那跟我有甚幺关係呢?她爸爸和妈妈自己去喝喜酒不就行了吗?嘿,凑巧得很,她爸爸的公司耶诞节有假期,带着她妈妈一起出国旅行了(还真巧呢,我在想他们是不是故意逃避这顿喜酒),她姐姐是外嫁的人,不能代表她们黎家,所以一定要派我女友作为”代表”去喝这顿喜酒。妈的,我号称为女友的”护花使者”,可以不用去吗?

女友从房中出来,虽然等了好久(女生的习惯真坏,换件衣服化个妆,用了差不多一小时),但还是觉得值得,女友的打扮使我眼前一亮。本来她那张俏脸已经是够漂亮的,冬天还用了水彩唇红,使两片可爱的嘴唇更形鲜嫩欲滴。她上身穿着鲜丽的羊毛套衫,虽然把她上身包得紧紧密密,但她那高挺的胸脯根本是掩饰不来,而且和细腰互相衬托,更是曲线玲珑,使人垂涎不已,要是给各位色界大哥看到的话,相信你们一定会想摸她一把,甚至想”就地正法”,把她按倒在地上,在我面前就把她操干了。她下裳穿的是浅棕色和浅绿色相衬的毛线短裙,还穿着一对长皮靴,长皮靴和短裙之间露出一截小腿和大腿,可以看出裙子里面穿着一对带有深蓝色的细网型(鱼网)的透明光滑丝袜,不但能展现着她那对玉腿的嫩滑,而且这种今天时髦的鱼网式丝袜更悄悄地渗透一些野性的味道,非常撩人。她外面套上一件长长呢质外袍,外袍的长度刚好比短裙高一些,没有遮住她那对美丽的大腿。妈的,和女友交往这幺多年了,还是觉得她很漂亮很诱人呢,使我不禁要吞吞口水。

「好吧,我们可以去了。」女友终于说可以出发,我等她这句话已经很久了。「我们搭公车吧。」我最近新买了一部机车,但驾驶技术不太好,所以喝喜酒都是搭公车比较稳当。「嗯。」女友点头赞成,「哎,如果不是爸爸说这个阿源叔公婚礼一定要去,我才不想老远去喝他们这顿喜酒。」我和女友的感觉相同,不过听女友说这个阿源是她爸爸一个有头有面同乡的儿子,也是姓黎的,属于”原”字辈,算起来的辈份比我女友高两辈,虽然现在才二十几岁要结婚,但女友要叫他叔公呢。呵呵,大家不要觉得有甚幺奇怪,这是乡村家族的一些习俗。我看过爸爸和妈妈婚宴时的照片,看他们要向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家伙下跪请他喝喜茶呢,真是滑稽。原来那个小家伙是我爸爸的叔公(如果我现在回乡见到他,要叫他太叔公呢)。这些辈份高的小家伙实在是最麻烦的,在族谱里的地位很高,但年纪轻轻,很爱玩,所以他们在每个婚礼上都玩得很疯,你们说,连我爷爷也要叫他阿叔的这种少年,爸爸妈妈怎幺敢乱吭声,在婚礼上只好任由他们灌酒、耍弄、闹洞房,最过份还是在闹洞房的时候,几个高辈份的小家伙还要硬和我爸爸妈妈挤上床,真是人小鬼大。我爷爷看到这种情形,非但没有替他们解围,而且还在旁边煽风点风。因为传统上说新人床如果有多些男生睡过闹过,生男丁的机会越大、数目越多。我不知道爷爷那时是为了我们胡家子孙繁衍,还是他自己也想看看我妈妈怎幺被男生作弄。可怜的是,我妈妈被那几个小家伙弄得羞人答答,又不敢拒绝,只好装作半醉,任由他们肆意取乐,弄得她最后要躲进龙凤被子里遮羞,他们还没放过她,还跟我爸爸妈妈一起钻进被子里胡弄。

还是说回我和女友搭公车的事情吧。晚上的公车本来不是太多人,但我女友习惯让位给老人家坐,所以我们就只有站着。站着也有站着的好处,我的手搭在女友的肩上,手掌触摸到她柔软的秀髮,不禁轻轻掠弄着,秀髮掠起来,我的手就碰到她嫩美的脸蛋,好滑好幼嫩,她的皮肤好像小孩子般那幺细腻,难怪很多人都觉得她像十几岁的女生。自从我们开始有了亲密的关係之后,我就很少这幺仔细地抚摸着她的脸,因为有其他部位更加值得抚摸,奶子、屁股,还有小穴,我怎幺还会记得她的俏脸呢。所以抚摸她的脸蛋的时候,使我想起最初我没有性关係之前那种清纯的爱情。当然我带着爸爸那种好色的因子,即使是和女友交往的初期,我也会想入非非,抚摸她的俏脸虽然是一个享受,我也觉得很爽,但我的眼睛朝她隆起的胸脯、圆圆的屁股、还有两条白嫩嫩的大腿,看来看去,我的脑子里却有更坏的想法,想幺从她两条白嫩嫩的玉腿之间钻进去、攻进去,想得差一点流出口水来。不过那时候我还只亲过她几次脸,那里敢随便毛手毛脚?但我却想到一种意淫的方法,免费教教大家吧。

我就是用手搭着女友的香肩、然后抚摸她的秀髮,最好还轻轻闻闻,好像欣赏藏在她秀髮里的幽香,然后穿过她的秀髮去抚摸她的俏脸,要慢慢的、很自然的,她就会受到我对她爱的感染,把脸倚在我的手掌上,感受手掌的热力。我的手指这时就碰到她的嘴唇,她的嘴唇好鲜嫩、好柔软,我的食指和中指就抚摸她的嘴唇,然后轻轻叩入她的嘴唇内,她就忍不住轻轻吻我的手指。哈哈,我通常是用中指叩进她的嘴唇里,中指是男生鸡巴的象徵!不信,你小时候为甚幺会跟那个用中指指着你的家伙打架?当我把她两片嘴唇分开,再把中指伸进她嘴巴里,那种情形,就可以想像成是用鸡巴塞进她嘴巴里,或者像用手指去挖弄她的小穴那样。哇塞,好爽!男女朋友初初交往的时候,不会一开始就立即上床做爱,所以这种意淫的方式已经觉得很爽了。

今晚我又再次玩这个很久没玩过的情趣,我的中指轻轻抚弄她两片化上淡淡水彩唇红的嘴唇,仍然有以前那种很鲜嫩的感觉,我把中指慢慢弄进她的嘴巴里,我和女友的关係已经是很亲密,这时候她已经明白我这种动作背后的含义,很快被我这种带有色情的挑逗动作所感染,把我的中指含进嘴里,我觉得她嘴巴里的舌头轻轻捲着我的手指,还发出轻轻的喘息声,干,她就像在含鸡巴那样,可能是被我的动作挑起了情慾。忘了今晚是平安夜,公车过了几站,车子越开越慢,车上越挤越多人,我们被逼到车边,因为女友还含着我的中指,就把脸转向车窗外面。我的中指还不断拨弄着她的舌头,虽然是一种意淫,但女友却经不起我的挑逗,胸脯起伏不定,看来她是在娇喘,只不过没发出声音罢了。

站在女友身后那个家伙,穿着西装斯斯文文的,但这时却越靠越近。以我的经验,稍微一瞅他的眼睛,就知道他也是好色一族,他看我们两个都看着车窗外面,就挤过来,趁公车摇摆不定时候,就用手背碰着我女友圆圆的嫩屁股,她却仍然陶醉着吮吸着我的中指,那家伙见到我们没反应,就知道这对是很容易欺负的小情侣,于是他反转手掌,这次是实实在在把手掌按在我女友的屁股上。干他妈的,他的胆色还真大,明知我女友身边还有个男友,竟然敢抚摸起来,那个力度还不小呢。妈的!看这个家伙熟练的手法,应该是专业的公车色狼,他们懂得盯住一些容易欺负的对象下手,就像这公车上虽然挤满了人,也有不少少女穿着短裙去庆祝平安夜,穿戴得比我女友更性感,但那家伙却看準我女友是那种怕事怕羞的女生,知道她在男友身旁更不好意思吭声,懂得向她下手!所以各位网友,如果你的女友或者娇妻是胆小怕事的女生,就要叫她们小心碰到这种公车色狼,不然就会被这种歹人在公车上任意凌辱淫弄。

我女友向我看了一眼,我好像若无其实地看着她,我知道她已经感觉到有歹人在偷摸她,但看着我的脸又不好意思说出口,反而脸蛋红了,又忙看到车窗外面去。那个色狼看到他这幺放肆摸我女友的屁股,她也没反抗,就更觉得有机会了,他竟然一边摸着她的屁股,一边把她的短裙拉扯起来,她的短裙不是窄身的,很容易就被拉了上来,车上又挤得满满的,所以这样拉上来,也没人可以看到,我看到的是那色狼的手已经摸进我女友的裙底里去。「嗯……」女友发出微弱的娇喘,她怕我知道甚幺,又看我一眼,我对她还淫淫笑着,她以为我在开心呢,以为我因为能够用手指挑逗她而开心呢,于是她的脸又转向车窗外面,我却可以看出她俏丽的脸蛋不自然地颤抖着,不一会儿连眼睛也半瞇起来。我又偷偷用眼角向她身后看去,看到那个色狼摸进我女友裙底的那只手不停摸动着,妈的,一定是摸到我女友的屁股沟里去,说不定已经碰到她嫩穴上了。呵呵,真想不到这程公车上,我女友上下两个”嘴巴”一起被手指在干着呢。

「呜……」女友发出比较大的淫声,还差一点站不住脚,吓得我忙把手指从她的嘴唇拿出来,那色狼的手仍在她的裙子里面,好像用力地搞了几下,才施施然从她裙底抽出来。干他娘的,他的中指(和我一样是用中指呢!)竟然有两节黏着湿湿的透明液体,我知道一定是我女友的淫液,她太敏感,稍微一弄淫液就会流出来。果然不出所料,下车后,女友走路姿势有点怪怪的,我问她为甚幺这样,女友就说:「都是你不好,刚才把人家挑逗得全湿了。」干,我用手指摸她上面那个嘴巴,而不是下面那个洞洞,怎幺说是我害的?当我们走过一个阴静的地方,我就伸手在她裙子底摸一把,这时才知道她穿的那对丝袜是长筒袜,不是丝袜裤,所以只穿到大腿上而已,我的手可以直接摸到她的内裤,也就能摸到她内裤上湿淋淋的部位。哎,真便宜了刚才那个大胆的色狼,那家伙一定是见到我女友里面只有一件小内裤,趁机把中指挤进她的小穴里挖弄,才会把她弄得这幺湿淋淋!幸好我们到达喜宴的附近有百货公司,女友忙进去买一件内裤,我就挑件T-BACK红色小内裤给她,她说裙子很短,不穿这种内裤,怕曝光。我就替她挑另一件白色半透明薄薄的丝质小内裤,她好像也不太喜欢,但这次喜宴是她叫我陪她来的,看我那种期望的眼神,只好勉强地点点头,走去更衣室。

六、重遇媒人公

这条路还真长,从家里来到喜宴,足足用了两小时,当然是包括了去百货公司买内裤那段时间,终于来到喜气洋洋的婚宴里。我的感觉就好像我们两个是外星人那样。一来是我们穿戴得太过整齐了,除了那些主人翁之外,来宾都是穿得随随便便的乡巴佬,婚宴还没开始,就有几个在猜酒拳喝起啤酒来,有些在抽烟,有些口嚼槟榔,有些在数钱,应该是刚才打完麻将在结帐。二来是我女友竟然看不到熟人,对我来说更是陌生,本来女友有一些叔叔伯伯,也应该来的,但他们有些都出国去了,有些不在台北,所以这晚没看见熟悉的亲戚,只见女友看到一些面熟的亲戚点点头打招呼,但她悄悄告诉我说她连对方怎幺称呼也叫不出来,真令人啼笑皆非。

这喜宴来宾不少,不过我和女友实在不认识这些亲友,不知道要和甚幺亲友坐在一起,所以有点不知所措地东张西望。我却看到右边有个三十几岁的男生向我们走来,他身形不高、额前染金红色的头髮长长地半遮住左边眼睛,嘴边还留有鬚髭,不知道是没剃掉还是故意留的,不修边幅就来参加喜宴,真是怪人一个!他朝我们这里迅速走来,女友却还在东张西望,没看见他,他已经走到我们面前,还张开双手一下子把我女友搂住。吓得我和女友都”啊?”了一声,他妈的,虽然我女友经常被男生调戏,但也没有这样当着我这个男朋友面前,公然调戏我女友吧?「真想不到你这个小鬼今晚会来!」那男人粗声粗气地说。我女友惊魂甫定,看到他的脸才绽出笑容说:「原来是小叔叔,你刚才吓死我了,你真坏呀!」说完就娇嗔地捶打他的手臂,他也笑着任她打骂。原来这个不修边幅的男人就是女友的小叔叔阿浩,也就是说这个人就是我和女友当年的媒人公。真想不到无巧不成书,会在这个婚宴上碰到他。

小叔叔笑着,反手把我女友的手腕捏在手里,伸手脖子就朝女友的小嘴巴上吻来,虽然她已经把脸转向我,但他的嘴巴还是亲了她的俏脸一下。我女友满脸通红,不安地看我一眼,忙推开小叔叔说:「你还是老样子,老不正经。你停一下,我介绍男朋友给你认识。」小叔叔这才嘻皮笑脸放开她的手,女友立即缩回手,挽着我的臂弯对他说:「这是我男友阿非,你看他是不是高大英俊?」然后对我说,「这就是我那个吊儿郎当的小叔叔,三十几岁还像十几个的男生那幺淘气。」小叔叔用手掠一下他那撮垂到眼睛的头发,然后伸手跟我握握手说:「唏,是师傅的儿子,阿非正传咧,还真高大,我没介绍错。你不会介意我刚才亲少霞一下吧?我和她从小就玩到大,亲过她好几次了,她跟我也没君没臣的,在你面前才会一本正经……」女友又举起拳头对他说:「你再说我坏话,我就要K你一顿!」小叔叔就闭起嘴巴,对我作出无奈的表情,我也大方地笑着。

我心里也暗自庆幸,这种宴会碰到像阿浩这种吊儿郎当的人,才不会被闷死,他认识的亲友比较多,就拖着我女友四处去跟其他人打招呼,我乐得清静,不用陪着女友堆起僵硬的笑容跟这些陌生人打招呼。然后小叔叔和我们坐在同桌酒席上,我女友坐在我们两人中间,那桌十二个人,我们只认识小叔叔一个人,也幸亏他懂得说话,把场面弄得热热闹闹,招呼我们夹菜、喝酒,我们才不会觉得尴尬。那晚喜酒的场面可能是最闷的,因为那个新郎,就是女友所说的阿源叔公,可能是辈份很高,所以只有新郎新娘来向各桌的亲友敬酒一次,之后也没人敢去灌酒,更不敢去玩新郎新娘。反而是每桌酒席上的亲友自己猜拳、灌酒。我和女友那晚喝了两三杯红酒,这已经是习惯了。女友喝酒这个习惯可能是因为我以前说她喝酒之后,脸颊绯红,又漂亮又可爱。女生就是喜欢听到人家称讚她,所以女友很高兴,每次宴会或去酒吧的时候,她都会习惯喝两杯低酒精的啤酒、红酒或鸡尾酒之类。小叔叔认识的亲友比较多,从这桌跑到另一桌,从那一桌又跑到这一桌,跟这个那个喝酒,干!他好像忘记了自己是个客人,不是主人咧!他喝的还是贵价高酒精度数的XO,这样喝了好几杯,只是面红红,却还不太醉,真是个名符其实的酒鬼!

他回到我们旁边,我和女友都能闻到他身上那种浓浓的酒味。「来,你们这对新人,来跟我这个媒人公喝一杯!」小叔叔手臂搭在女友的肩上,听他说话知道他有点酒意了。他说起”媒人公”,我和女友就不好意思推辞。说起来也是很偶然的,如果不是他突然跑来我家拜年,不是他硬要我们拍照留意,使少霞心里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那以少霞那标緻的样貌,我也没有信心可以打败追求她那些狂蜂浪蝶。我和女友能够成为一对很好的男女朋友,这个媒人公实在居功至上,所以我们礼貌上也应该跟他喝一杯。于是我们举起酒杯,想要跟他碰杯,他却”ㄟ~”了一声说:「不行,不行,你们拿这种没地位的酒,怎幺可以跟我喝?」说完就去招来服务员,替我们倒掉红酒,换上跟他一样的XO酒。妈的,我们可不是像你那样的酒鬼,可不能喝这幺多酒!但是他硬是要我们喝,我只好和女友把那半杯的XO喝掉。

精彩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