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

散花觉得该处,景色不好。不如圣女峰,白花竞艳,山势雄伟,各物具备,是个安居理想居处。

而以江湖威望,无人视探,可安居作乐,不怕春光洩漏,大家同意回去,于是离谷起程。

离山行道两日,闻听白花帮传贴江湖,追寻其女,因女婿亡故为江湖人告之,通知圣女峰而无人,甚感奇异,才传武林贴,请各门各派协助查询。

数月之久,还无法知道是谁所为,江湖中也无圣女峰门人,整个黑白的两道震动。

他们知其事,由散花传贴知照各派,自己师徒深山採药,现已返去,谢谢他们关怀,因要返回炼药,无法亲自登门道谢,但其徒蹤还有各友好代访。四人带二子先回。诸葛云写信给其母,以其安心。

由罗锋亲自送到,临行之时散花在他身旁,轻声授计而行,到洞庭才分手,各奔目的地。

罗锋数日行程,奔至白花帮盘居之地,由侍婢传报,深入后堂,转至数间大厅,拜见帮主。

厅堂布置净洁幽雅,帮主高坐,旁立数女,他以江湖礼节拜见,再呈上书信,才在一旁落座,仔细观察看着帮主,其面如满月,娇豔如花,和散花同样妖媚豔冶,望之不出三旬。

丰满玉体,令人见之神迷,端坐看书,一喜一怒,看之不厌,秋菊春兰,各擅胜场,果不亏负江湖称之观音。

这时她见信内,写一年生活经过,她本爱来人,因离开后为娄南相迷奸,又听其行迹不明,才嫁他。

后问罗锋见面方知南湘搞鬼,而杀南湘,同他归隐,生活舒适,罗锋人怎幺好,温柔多情,如何高兴她,体贴她,其阳具又粗又长,壮硬异常,床功如何好,日寻欢使人若死若仙,现又生一子,因外传母亲寻她,所以她亲身来拜见。

她见信内写得太不像话,又知事如此,只得任其意,招待他,叫在其女房,休息数日再回去。

夜间设宴接风,酒罢各归卧所。

妙手观音在卧室中,坐在床上。想女儿信中所说,罗锋的一切,不由神驰,感觉她会享受,自己因身份关係,苦守十余年空房,每到人静更深,回忆少女时欢乐之景,已不可得。

脑际中,显出一幕一幕昔日温存,内心感到无比的空虚,空帐难忍的滋味,寂寞得使她难安。

她无聊,无所慰藉。

今见女儿信内所写那美丽风光,激起一阵波涛,虽知他在敬酒时,放了春药,这时发作了。

血液在体内,循环奔腾,内心的热潮,像泉水般膨拜着。

春情荡漾,热情难耐,方寸之地,淫液泛滥,急需异性爱抚。

忽见床前立着一个黑影,净目细看,一个雄壮高大健体立着,阳具粗壮硬抖,龟头红得发亮,原来是罗锋。

想叫怒喝,但有点捨不得,只得闭目不闻不问,看这冤家来势情形已是来不可免之事。

罗锋见其闭目,已知药力生效,机会难得,急忙卧其旁,解衣宽带,片时脱得,精光,一丝不挂,先欣赏一番。

雪白如玉肌肤,丰满润滑,手指触及软香玉体,似绵似绒,滑不留手,眼睛见其玲珑曲线,娇巧妙相,双目不绝,见之血液翻腾,慾火高升,阳具更加硬挺,火热热的。心跳急速,蕩漾不已。

急抱爱抚,爱惜的温爱,一个软绵绵,酥香的颤抖娇身紧紧的。

她依在强壮有力的胸怀中。柔软不动,感到极安全,又舒适,慾火剧增,心跳更急,全身剧抖。

肌肤相亲,……阵阵幽香……男子气息………两个人的脸儿都透出一片红光,呼吸渐粗短。

互觉身体透入,一股丝丝的热流,游遍週身,不觉点起情慾之火,热烈的爱慾,四臂紧紧用力拥抱。

妙手观音抛弃尊严,地位、名誉、温柔可爱,像一只绵羊一股相依着,体贴的如同善解人意的小鸟,注其爱抚赤裸的玉体。

头首微抬,妙目事张,娇容玉脸,眨看红潮,含羞的,如同晚霞般托射,轻微的「嗯」「哼」,颤抖着娇柔的呼道:「冤家………我………」

紧接送上两片香脣,鲜红,如火一般,甜若如蜜的香唇。

两人热烈猛吻,双舌互送,含吮生命之源,用力的拥抱,磨动,缠绵的转不停,恨不得合而为一。

这时都被慾情之火所烧着……沉浸………迷醉………慾火肉海之中………融化………

突然,丁香暗渡,你来我往,不知何时,忘了自己的存在,默默的享受。

房中灯光明亮,床上一团肉球、热烈的恩爱,春色无边,充满空间,艳丽无比,使人留恋难忘。

罗锋热络一阵,长吐口气,然覆压其身,吻遍娇容,颈、肩、胸及玉乳,含吮柔软豔红的玉乳。

揉磨其胸乳间,依恋之情热烈无此,手在光滑的细緻赤体,上下爱抚,揉挑尽情享受。

春情慾火,燃烧热烈,拂腾翻动,现在两人慾火熊熊而起,无可忍耐之地,增其胆勇,去寻欢作乐。

她这时感到爱的伟大,情的甜蜜,全身轻软,情慾如焚,极需他给予,十余年失去的淫慾,今再降临。

而男子的粗物,比自己先夫,还要令人满意,那火热的烈情更能充实,久旷心田,自然张开四肢,任其而为。

他挺举阳具,抵着阴穴,往裹送进,只手按握,揉摸抚玉乳,温情的吻其嘴唇,吸允淫液。

她感阳具插入,肥窄紧小的穴儿,一阵彻骨之痛,抖颤着承受,四肢紧夹着他,伸过香舌,给他吮吸,极力张开阴穴,强忍那无限的痛苦。

终使阳具深深的插进,直抵花心,两人坚苦的合作,急急喘气,顾不得满身汗水,休息着。

稍息片刻,爱情似海,轻提慢送,渐使阳具从窄小的穴道中,行道自如,减轻痛苦,增加快感。

罗锋以无比的功夫,天赋才能,使之舒畅,快乐,那欲仙欲死的滋味,是从未尝过,乐声哼声不止。

男的体壮精强,物大技巧,每次按其所需,令她满意快活,奋勇捣着小穴,安慰久旷良田,给予无比痛快。

女的尝到,刻骨铭心的舒适,快乐週身安畅,魂飞魄散,极力迎合攻势,配合无间,以自知床上功夫,使他也得到其乐趣。

妇女在尝过其味,为某种原因,而失去欢乐,忽然得到,那饥渴、贪恋、其情如火,猛烈异常。

决不会顾及其他,何况相逢,比原来还要美满,充实,怎不令其兴奋,快乐得疯狂。

他享这美艳的尤物,娇媚,骚淫之浪劲,火般的热情,那不顾一切,狠命的乐,其纵送力呢。

一阵轻巧慢动,忽然猛抽送插,运用全身力气,干那个窄小浪穴,她已欲死若仙的,时高时低的呻吟。

「啊………可爱的儿……你使我数载未知其味……今又尝到………嗯…好心的乖乖………比之从前……过去太多……唉………欢乐已去:……今又再临………我不知怎样感谢你………宝宝………我的心肝………你真是我的命嗯…用劲的干吧………干死骚穴吧…:…我这………淫………浪………的…小……穴………太需要了………你……你……要………顾惜……我……小穴……尽量的玩吧……嗯………嗯………舒服呵!……快乐呀………哎呀……好宝宝………可爱的阳具………又粗………又长……玩得真痛快……又长……又硬捣得花心………好舒服……我快活耍……要疯狂………乐得要死………哎…………我的天啊…哎呀……乖乖真会玩………哼………好儿子………亲丈夫……我的亲亲………我流了无数次………妳还没有出来呀、………唔………唔……筋疲力尽………实在不能动……我要沈了………你怎幺还没有玩够………可爱的心………快……快给我吧……哎呀……我……我………不行了………淫妇浪得…不得了………骚穴………受不了…-:…啊………可怜我………」

迷恋!陶醉!快活!乐极了。

他才抵紧穴,抱紧她,含着玉乳,轻揉花心旁的嫩肉,旋转,磨动,使之更乐,享受,乐极后的舒畅。

她软弱疲乏,媚眼半闭,静享欢乐之情,那阵狂风暴雨式的满足,再细緻温情,的柔功,有点迷醉。

使之到快乐的顶点,爱情甜蜜,慾火发洩,昏陶陶,而未知身在何处。

这温情的慰藉,那刚张大的花心,又流出淫液………

其体力之强,骚浪浪劲,可说天下最淫浪的蕩妇,刚才大量的畅流,过份的满足,现在又淫蕩了,在其揉旋之下,反缠紧夹,摆动啰厚垂臀,以扭、迎、摆、夹、轻的摆动,骚浪起来。

罗锋觉之,其体热如火,媚劲十足,尤其纵送,极尽柔媚和顺,配合天衣无痕,一阵猛烈寻欢,已经尝到异外的乐趣,解决了慾火。

抱紧她娇柔丰满的玉体,享受那令人消魂的味道儿,贪而不捨的继绩依恋,这美艳的尤物。

揉旋得她,娇身直抖,淫液直流.如春江之水,全身酥麻,醉陶陶,迷醉飘浮,他令其发狂的劲儿,自然抬挺阴穴,玉臀不断的转动,一节一节的摆动不止,娇喘羞香舌忘情收缩,轻轻呻吟。

「乖儿啊………我的心肝儿………娘舒服透顶………天啊你的本领真好……唉………宝宝儿阳具………又粗又有力……咬呀………塞得紧紧……弄得我充实畅美………搞得骨散筋疲………干得魂飞魄散………唔…唔……亲亲……痒……酸酥………麻………心儿抖抖,唔………嗯………我的花心揉散了啊………快………我气都透不出了………稍停一停………啊……冤家………我吃不消了………你…停一下吧………好儿子……;乖乖宝宝………娘实在………不行了………」

他不忍再挑逗的揉,将龟头抵入子宫口,紧紧的压住不动,手握双乳揉揉摸摸,嘴吻娇面,温柔体贴怜惜热吻不已。

「啊!儿啊!你真使我舒畅,久暴饥甚,忽得美食,如逢甘雨,这等时辰,令我快乐,如登仙境。」

「娘,我使妳满意吧?」

「嗯!满意!真满意,从未像今日这般快活,这些年苦守,念念不忘大哥,真是一个大傻瓜,早知其中滋味消魂舒畅,我何空荒废宝贵可爱的青春,望你能时常…的同我玩,不要抛弃苦命的我啊了。」

「帮主,不会的,我永远为妳等效命!」

「儿呀,乖宝宝。」

「娘,帮主,我的亲亲,你真好,妳的骚媚浪劲,是我毕生难忘的,我感觉其味无穷,现在我昏迷,陶醉,此饮酒后要薰薰然同神仙般快活。」

「乖乖,我也是啊,以后叫我姐姐,妹妹,爱妻,不准叫娘,帮主。」

「嗯!」

这时只有快活的玩,互相挑逗,爱抚玩弄轻怜蜜爱,细细的温存,诉述热情爱意,甜语不休。

并发挥本身才能,尽心全力,快乐的追欢寻乐,给予对方,舒适快活的享受,以满足目已慾望。

继续不停的玩,花式奇异,姿态百出,旗鼓相当,欢乐至极,爱情升华顶点,迷醉这贪欢的人儿,情厚热爱到顶点,阴阳精液互射,彼此精液调合,舒畅待全身酥酥,灵魂飘蕩。

整夜的欢乐,精疲力尽,还不愿分离休息,紧紧的抱着,恩爱缠绵俱贴,贪恋不捨,回想刚才甜蜜滋味无穷。

那股骚热爱劲,恨不得能够合而为一体,其神情如同,只羡鸳鸯,不羡仙之姿态。

百花帮主经验丰富,夫妻恩爱,尝过风流滋味,亡夫后深念婚后生活美满,共念情厚,不忍以百花帮,祖传闪媚之术,放蕩形骸,毅然解散帮众,同幼女归隐,过苍悲凉的生活。

每想到欢乐之情,内心激动,都强忍受煎熬之苦,将整个感情,贯输爱女之身,训练武功之士。

今日见罗锋特有男性魅力、粗旷、健美、热情、风流使爱女自动投怀,迷恋,夫仇不报,可见其能力超人,自己见之,坦感那股劲儿,十分可爱,心怀激动,神情蕩漾不能自己。

酒为色之介,况且内含迷神蕩魄之药,以其挑逗手段高明,粗野的动作,粗壮长大的东西,天赋异人的体质,技术巧妙,如雷霆之威,震蕩其永蕴的情怀,淫浪之天赋,捣得舒适异常,骚媚毕现。

尝到想像而未经过的滋味,乐得近于疯狂,干得心悦诚服,神驰魄散,虽死不悔。

爱之如命,财富、荣誉、生命抛弃都不值深惜,唯一不能失去这宝贵的妙人,亲亲爱爱的欢乐之神。

一夜之间,虽以全身柔媚之动,深厚的功力,曲意承欢,彼此都心满意足,快乐如仙。

但现在无力,再度寻欢,收拾洗涤清洁,他仰卧在床,闭目的拥抱,休息着,储养精力。

她实在还觉不够,张目凝视,可爱的人儿,累累环抱,柔软体贴,轻吻,缠抱着,贪恋不捨的,享受异性气息,情意绵绵,反转其健体上。

那热烈,恩爱的情怀,表现入骨,启开爱之心非,发挥真情热爱至高真谛,可见他是多幺令人迷茫陶醉。

罗锋躺着养神,任其亲热缠绵,享受其热情,双手不停爱抚,丰满的娇身,润滑柔嫩的肌肤。

感到这火热的情妇、淫媚十足,骚浪透顶,令人回味无穷,真是天生的尤物,真使人觉得可爱。

其疯狂热情动作感觉可怜,更使人不思拒之,弃之,于是尽量的爱抚,享受那火热热的爱情,并给予慰藉。

男的玩弄天下妇女,各形各样,老少不等,遍尝诸种妙趣,风味各个不同,像今日这般风骚入骨,淫蕩天生,奇特之妙穴,尤物,还是平生初次,使之骨肉皆酥,心神皆醉,舒乐异常。

尤其事后,那丰满娇身,慰贴着,如登温炉,加上骚媚的浪劲,万种风情,令人留连忘返,乐不可思。

女性除本身条件不够,接触不多,思考欠缺,终身都未能领域其中之乐趣,比比皆是,否则遗憾终身。

她有美豔姿色,传帮之功,而得其中之乐,虽然夫死过早,未能白首偕老,总使经历过美丽风光。

但绝未想到其中之乐,年三十余而未能体验,一种幼稚之快活,现在亲历其境,领略这人生奥域,尝试消魂之滋味,那不疯狂,兴奋,激动,勾勒潜蕴媚骚,极方贪欢恋恋不捨的享受。

并且发挥本身才能,配合所需,尤如空旷岁月,要在现时把握,尽量争取而加补偿。

男女双方,都感满足,那股热情,怎不缠绵,真恨不得永远时刻贴在起。追寻人间欢乐的乐园。

慾的泛滥,尤如洪水,来而不可收拾,若能深到合宜的阻塞,使为身受者,心满意足,其爱为天地间,真诚无二的无高爱境。

这种爱的非天然,人为的一切,所能阻碍、破坏,身爱者,定然抛弃所有,全力的追取,获得,致死无愧,乾柴烈火,两人心情相合,功能相等,那不相亲相爱,热爱,死缠,无止无休,尽其所能享受。

百花帮主虽感痛苦,体软骨痛,但是心情快乐,笑容满面,喜吟吟的依看他,媚目不停的巡礼。

罗锋抱看她,欣赏诸般妙相,和那丰满的玉体,高挺的玉乳,虽徐娘半老,还是诱惑人心,内心激赵阵阵遐思,手又不安份约活动。

「儿够!还没有玩够!」

「嗯!我永远玩不够!」

「时候不早,晚上再玩吧!」

「好!到时候妳不要讨饶!」

这对欢喜冤家,月拥谈笑,细心慰藉,享受对方热与爱,沉醉其中。

精彩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