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大鸡巴飞快的直起直落,悟凡的小穴也大开大合。发出了劈拍,劈拍的肉和肉的相碰击的声音。悟凡也发出急促的喘气声,胸脯起伏如同浪波。

“哎哟﹗不行了,大鸡巴太厉害了。”“这是头一次碰见这根大鸡巴﹗”

“哎哟﹗不好了,我要流啦﹗”悟凡全身抖着,洩了阴精。

小李不肯隐固精关,猛入这个称心如意的嫩货﹗自有一种怜香惜玉的心理,再看到她洩了的软弱无力的神态。终于仅仅再入了一百多下﹐洩出浓热的大股精液,由梧凡承受在肉洞里。接着轻轻的压在她的身上,抚摩着她的秀髮。

“悟凡,还能受得住吧﹖”

“勉强的受下来了,我知道你保存实力,没有尽力摧残我,你也给了我满足﹐我要谢谢你了。”

“我也要谢谢妳,萍水相逢,送给我雨露傚润。”

“又结了一个善缘,又加深了一层孽障﹗唉﹗”悟儿叹了一口气,瞧着小李。

“悟凡,叹气做什幺﹖”

“这个你不懂,亦很难说清楚﹐起来吧。”

两个人分别下地,洗乾净了身体。悟凡仍穿好衣裳,也叫小李穿好衣裳。

上床以后,不肯再叫小李搂抱。肉体也不肯贴近,就这样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醒来,小李发现悟凡已经不在房内。他只好起身,穿好长袍等着。

好一会,悟凡才回到房里。

“相公﹗我去做早课,你可以走了,我也不留你吃早饭了。”

小李知道这种尼姑,能施给客人一次,已经是难得的机会,重续旧缘也困难。

只好郑重的道别,悟凡送他走出彿堂。合十行礼,说声请多珍重,走了进去。

小李来到知客堂,看到悟静禅师,在香火簿写上一笔大钱,拿出银钱,放在桌上。

悟静嘴里唸着阿弥陀佛,送走小李。

小李回到城内客栈,付了房钱,立刻骑马,直奔杭州省城。

在清波门的奥胜客栈会合,镖局的人知道货物送到﹐大家分头玩了两三天,立刻往回赶路。镖局里的人,都是归心似箭。

只有小李脱离了他们,骑着马,缓缓前行。自由自在,游逛了许多名胜古迹。

这一天下午三点多钟,小李策马奔上黄山。黄山在安徽省境﹐以三十六峰着名天下。在莲花山峰的半山上,他正欣赏云海密布。

忽然听见一阵打斗的声音,他向左右一望。右边的草坪上,正有六个壮汉和两个妇女打斗。一二个壮汉各围着一个妇女,混乱打斗着。

两个妇女,都是天足,短打扮,拳脚还利索﹐那些个壮汉却都是花拳秀腿,仗着人多,大声吆喝,两个妇女渐渐只有招架着,落在下风。

小李看了十分气愤,快马加鞭,没几步来到草坪,大吼一声:“住手﹗”

八个男女一听这声吼叫,都暂时停手。小李下马,站在草坪中央,先间六个男的。

“凭什幺﹗你们六个大男人,要和两个娘们打斗。”

一个横眉怒目的男子,挺身出来说箸:“小兄弟﹗你是那道上的,来多管闲事﹖”

“你不必问我是那道上的,六个大男人,和两个娘们打斗,就是不公平,我嘛,要打这个抱不平。”

“我教你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来呀﹗上﹗先把这个小子毁掉,再收拾这两个娘们。”六个人形成半圆圈,逼近小李。同声暴吼,拳脚都指向小李打过来。

小李早把这些家伙看透了,但见他一个扫膛腿,先扫倒了三个,接着快步向前,抓着那个应是带头捣蛋,横眉怒目的男人衣领。

稍一用力,那个男人已经咽喉吃紧,喘不出气。

“都给我跪下来﹗”小李一鬆手,暴吼一声,如同雷鸣。

六个人面面相望,再打下去不死即伤,只好相继的跪下来,矮了半裁。

小李回头问那个比较年岁大一点的妇女。

“他们为什幺向妳们找碴子。”

“那个带头的﹐是地蛇吴大,有一次他一个人调戏我们姑嫂两个,被我们联手揍了他一顿,今天他带的人多,我们打不过他们,不是相公搭救,我们两个人,要受到他们的侮辱。”

“妳们想对他们怎幺办?”“请相公作主,我们妇道人家,不愿结成仇家。”

小李转向六个人,大声说道﹕“你们听到了没有?人家不愿结成仇家,从此以后,不许你们再找这两个妇道人家的麻烦,要找就找我飞刀李三,现在各磕三个头,起来滚蛋﹗”

那个带头的,知道江湖上飞刀李三的英名,那敢再多说话,由他先磕了三个响头,其地五个人也都磕了,抱头鼠窜跑走了。

两个妇女走了过来,说着﹕“相公就是飞刀李三爷,真是久仰,天色不早,就到我们家吃顿晚饭吧﹖”

“这个不太方便吧﹖”

“我们是山里人,这里情形很熟﹐附近有一百多里地,也只有我们这一家,相公﹗您往那个方向走,都找不到吃住的地方,迷在深山,非常危险的﹗”

小李到这个时候,看看天气,夜色苍茫,往前走去,也是茫茫;也就只好答应她们,拉着马,随着她们,走上山间小路。

幸而没走多久,到了一个更小的草坪,有三间茅舍,就是她们的家。

走进茅舍一看,正中一间有张方桌,几把椅子。右面有一间房,挂着门帘,应该是她们的卧房,左面一间,樑上挂着腌肉,腌鱼,腌菜,当然就是厨房。

她们请他先坐在方桌正中模子上,牠们走进卧房,稍加装扮,再走出来,看起来,这两个娘们,风韵姿色都还不错。

年长的娘们走进厨房。年轻的娘们,陪坐在小李旁边,对小李说﹕

“在厨房的是我嫂子,名叫素月,我是她的小姑子,名叫小云,相公就叫我们名字好了。”

“怎幺就是妳们两个妇道人家,住在这里呢﹖”

“我们姑嫂都是苦命,大哥先死了,她守了寡,我出嫁后,丈夫也死了,所以就回到娘家,姑嫂二人有个伴,先住着再做打算。”

“我看这不是办怯,那六个人,可能早晚还要来找麻烦的﹗”

“我们知道这也不是办法,可是祖传的还有果园,棻园的一些产业,从今天起,我们要赶收拾,进城先投奔我嫂子的娘家,再想办法活下去。”

说着,说着﹐素月泡好了茶,端了出来。小云也点上桐油灯,放在方桌上,替客人斟满茶。素月说着﹕

“相公,请喝茶,我叫大妹子帮忙,为您準备饭,您一个人先坐一坐﹗”

素月和小云都走进了厨房。一灯如豆,小李心理想,这样简陋的房子,只有一间卧房,今天晚上,自已又睡在那里呢﹖

他只好喝着茶,想着心思,茶是六安茶,味道不错,连喝了两三杯﹗

小云先走出来,摆好三双筷子,又拿出一壶酒,三个酒杯。

素月也随着先端上一盘红烧牛肉,一盘炒腌肉配着蒜苗,一盘水豆鼓。

由小云替小李斟满了酒,自己也斟满,先陪着客人喝着,谈着。

“都是家中现成的东西﹐多少还有点荤棻,说起来,还算是怠慢了。”

“谈不上怠慢,我有妳两位姑嫂陪着,也不能算是喝寡酒了,何况也有肉吃﹗”

这些话,话中有意,小云听了脸一红﹐举起酒杯。

“相公,我先敬你一杯。”说完杯底一亮,已经喝光。

小李想不到小云有这样好酒量﹐也就一杯喝乾。

“小云,妳的酒量不错﹗”

“我不能多喝,嫂子酒量不错﹐等会她陪相公多喝几杯,表示谢意,酒多得很,家里自己造的。”

素月走出来,又上了两道菜,一盘蒸鱼,一盘炒鸡蛋,剩下的就是一碗汤了。素月替三个空杯子斟满酒。

她和小云举杯,向小李说:“我和大妹子向相公道谢,如果不是相公相助一臂之力,今天我们姑嫂两个,可就惨了。”

“人在江湖,遇有不平,应当相助,不必再言谢了,再说,今天的相助,我的运气也不错,有妳们两位俏丽的美人陪着,这顿酒﹗喝得很有意思。”

三个人同时乾杯。素月和小云脸上,都泛起了红霞,一脸羞态。

“我们很幸运﹐能陪相公喝这顿酒。”

“乡下娘们,未必让相公中意吧﹖”

“天涯何处无芳草﹐二位姑娘,风韵天成,我要多喝两杯助兴。”

小李的话,说得更露骨。素月和小云对望了一眼,眼神示意。

素月﹕“相公如果对我们不嫌弃,这里也没有您睡觉的地方,就请您到我们卧房休息,请相公也不要推拒。”

小云:“我们姑嫂两个,愿意献身相陪。”

小李:“两位好意,我先谢领,实在没地方睡觉,也只好在二位身上打扰了。”

素月和小云内心暗喜,知道今天晚上,总可以解决久欠的性慾。三个人继续喝酒吃菜。素月把汤端出来。又把厨房的桐油灯,也端在桌子上。

两盏灯当然亮多了,两个娘们也风骚起来。灯下,小李看这两个骚娘们,知道今天晚上,是可拿出三把飞刀,使出功夫用在这两个骚娘们身上,叫她们尝个厉害。他有此心,是要征服她们。叫她们舒服,痛快。叫她们满足﹐对他敬佩,心服口服。

这碗汤是白菜粉条汤,大概先经过腌肉混过了,汤味很浓。

不再有顾忌,三个人有说有笑。酒喝了一壶,又是一壶﹗只有小云酒量不成,但是也喝了八九成醉。小李和素月,则是完全尽兴,醉态但不浪。素月摸黑走进厨房,端出饭锅。

小李仍然吃了三碗饭,喝了不少汤。小云。素月,都只吃了一碗。

总算是酒足饭饱,这是小李第一次在深山里过,仍能吃到的美味。

还有佳人相陪,目然心满意足。

精彩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