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

只见石奇那个宝剑就如泥鳅钻洞一般,渐渐滑进她的桃源洞内。

这时,两人的动作都非常的温和,石奇搂住她的纤腰,李秀英搂住他的脖子,臀部微微扭动。他们虽然没有採取猛烈的攻势,但石奇那粗大的宝剑,正好抵住了她的花蕾,只觉得痒痒的舒适极了。

李秀英正欲扭动娇躯,採取攻势,突然想到自己的目的,赶忙又静了下来,沉着应战。石奇见她以逸待劳,只好採取攻势,他双手捧住她的臀部,一抽一送。

那剑鞘内立时传出来吱吱的淫声,但未听到她的淫声,于是问说:「妳觉得不快乐幺?」

他一连问了两遍,她也没有回答,还以为自己的动作不够猛烈,于是更猛烈扭动起来。那知道她正在採阳补阴行收缩肛门吸气止洩的秘法,因此未能答话。这也是她此来的目的。

她已感觉高潮突起,赶忙吸气收缩子宫,这方法倒也很有效,她猛然一吸气,花心向里面猛缩,正好离开了剑尖的触击。她淫水只洩出少许,一吸气立时停止外流,刚好滋润里面,而且快乐也未减退。

她心中非常高兴,她把头埋在他的肩上,让他猛抽猛送,等花房里的淫水被抽了出来,感觉乾燥时,她又让花心挺了出来,和剑尖接触,让高潮昇华,流出些许淫水滋润后又吸气把子宫收缩。

石奇忘记运用罡气,抽送了一阵,骤觉一阵快感袭上心头,剑尖一翘,精液竟然射了出来。他猛然一缩肛门吸住,精子倏然而止,他惊觉虽快,但精液已射了少许出来。于是立即停止抽动,将她紧紧的搂住,让剑尖在她的花房里面。

不到一盏热茶时间,又坚硬的挺了起来,他感觉神手书生教的这一套奇奥无比,若能练到炉火纯青,日御百女,不但不会感觉疲劳,而且精神会更加充沛。

他肩头一晃,意思是要她的头抬起来。她见他一晃肩头,立即会意,倏然抬起头来,和他亲了一个嘴说:「你怎幺样?」

「妳还讨厌我吗?」

「我不喜欢吃那仙丹。」

「你会什幺惊人的神术不成?」

「没有。」

「你让它玩个痛快,我就不缠你了。」

「我倒有这个意思,你要言而有信。」

「一定听你的。」

「好!我们今天就痛痛快快来一次。」说着,抱住她的肥臀,猛烈的晃动。

她晃动娇躯迎合他的攻势,只听她娇声娇气的叫道:「唷...好哥哥..你真行啊...啊...嗯...我要死了...哎唷...」

她的叫声和剑鞘内传出来的声音凑成一片美妙的音律。尤其在这四壁不通的石室内,更是动听入耳极了。

石奇扭动臀部,同时抱住她的肥臀,一迎一送,那花心和剑尖擦得舒适极了。陡觉浑身一阵酥麻,宝剑猛然一挺,就似拔开瓶塞似的射了出来。

她骤觉花心被热流烫了一下似的,舒适无比,她的淫水也好像黄河缺了堤,一洩无余,柔声问说:「你射精了。」

石奇惊觉淫水向外流出来,倏然想把她推开站起来。她却把臀部向前一送,柔声说:「别忙,让它在里面泡泡吧。」

 

————————

石奇每次跟她发生交合,就觉得功力大减,常觉脑中昏沉,似乎练功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他不禁怀疑她是邪帮派来对付他的高手,让他练不成武功,而由邪帮独佔武林。他在考虑杀了她、癈了她或者是一走了之!

这时已快到盛夏了,她几乎每天要到河中洗几次澡。而且衣服脱在洞中,赤条着来来去去,像个原始人。除此以外,就是那要命的丸药,她随时準备给他服用,要他的武功尽失后才干休。

石奇习已为常,儘量避免,总想儘快恢复体力,她几乎在不遗余力地勾引他,他也表现了最大的耐力,二人似在比赛。

这天晚上她又在河中洗澡,发现有个人影站在河边,还以为是石奇呢?她自负地说:「我就知道是你,下来一起洗吧!」

只闻岸上的人冷笑地说:「妳高沽了自己,妳的狐媚下贱手段没有什幺用处。」

「妳...妳是什幺人?」

「妳给我滚上来!」

「妳...妳是...」

「知道就好,不要我亲自下河把妳拎上来吧?」

「妳未免管得太多了吧?我知道妳是帮主未来的夫人,也不必对我耍威风啊!帮主许下诺言,给他时间去苦心研究,然后再给他一次自卫的机会,而妳却已经剥夺了他大好的时光了!」

「吸尽了他的阳罡之气,妳以为我不知道妳来此用意吗?」

「如果是他喜欢我呢?」

「妳似乎并不知道自己的骨头有几两重?」

「怎幺?妳不信?哼!」

「不要脸,如果不是二帮主叫妳来,妳想想看,妳算什幺女人?」

「柳小倩,我知道妳和姓石的关係,妳不过是敷衍帮主。」

「妳是上不上来?如果再不上来,我就叫妳光着走,妳似乎对赤裸身体很有瘾似的。」

李秀英很怕她,上岸回洞取了衣服,一句话也没说就悄悄地走了。

石奇的脸色苍白,身上似脱了一节般,人已经瘦了下去,李秀英走了,他根本不知道。看不到她更好,免得她像魔鬼一般缠住他不放。

柳小倩由外面进来,看见他失神坐在那里,不由嫣然一笑,道:「你看你,好色贪花,要不是我来的快,你一定遭了毒手。」

「妳来干什幺?」

「来救你呀!」

「妳见着那李秀英?」

「是那个贱婢,把你害成这个样子。」

「她拿一种邪帮的药丸餵我,再以身体採补元阳。」

「不要紧的,我先救你再说。」

「妳要怎幺救我?」

「你这个样子是起于好色贪花,还是要在好色贪花上找回来。」

「我实在是被仙丹所迷。」

「不要说话,先抱住我。」

柳小倩的话说完,她已经脱光自己的衣服,一丝不挂的钻入石奇的怀里。石奇双手抱住她,心里起了异样的感觉,他们原来有过一次肌肤之亲,双方早已情丝缠绵。

柳小倩浑身上下,光洁柔软,连一点斑痕都找不出来,特别是两个鼓鼓的奶子,它赋有特别的弹性,按下去马上会弹回来。

石奇对那身冰肌玉骨,吹弹可破的娇体,不觉慾念大动,伸手连她贴身的一条内裤也脱了下去,丰满雪白的大腿,中间闪出一条不足二寸的花瓣,四週长满了黑色的阴毛。

他一只手轻轻的抬起她的一只白生生的大腿,一只手轻按小倩的花瓣上。久旱逢甘雨,柳小倩混身痉挛,星眼微闭,轻咬银牙,似哼哼又非哼哼,说呻吟,那又不是呻吟,那种难挨难禁的子,实在令人消魂。

「哥哥...快脱去你的衣服吧!哎唷...我痒死啦...哎哎..不行...哥哥..快..不行...」

石奇的一只食指在她红润鲜艳的花蕾中轻轻的按摩,轻轻的揉搓,轻轻的上下左右搅合。柳小倩怎经得起如此的挑弄,见她呼吸急促,想必慾火攻心,星眼朦胧,她口中呢喃,如小鸟叫春,玉臂伸舒,去脱石奇的内裤。

石奇虽然看她已浪极,因亏累过度,他的宝剑仍然累垂未起。她星眸倒竖,瞟给石奇一个白眼,是爱是恨,都无从辨认,忽的掷过娇体,两只纤纤玉手,白皙的就如同葱菅,握住这沉睡不醒的宝剑,一阵幌悠,一阵摸索!

石奇看着她那双饿渴的杏眼,摇摇头,表示无可奈何。撒娇纳情,这也是女人所有的看家本领,但碰到石奇目前受过摧残,却有点失灵。

「哎唷...不要...刚才被你坏手指弄的奇痒。」

她经石奇的手指拨弄得已经慾火攻心,奇痒难禁,就像有万千条小虫爬一样,一个劲的向外流。

柳小倩低头就要去含那剑尖,石奇两手急速的抓宝剑,向两腿之间一挟,道:「不行,不行,我不能让你匝。」

她被他那种滑稽的样子逗的噗嗤一笑,恨恨的瞟他一个白眼,且不说话,伸手就向他大腿根上探索。

石奇经不起小倩的探索,两腿一分,露出宝剑,她伸手抓住,俯下身张开小口,用轻巧的舌尖先舔那马眼。她先是以舌舔那蛙口舔那龟稜,然后就满满含着上下吞吐,上下吮匝,喳喳有声,继之含着左右博摔,圆圈转悠,甚至乾脆吐出剑尖,以尖尖的三个手指拿着,在粉脸上一阵磨擦。

精彩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