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

*** *** *** *** *** ***

贴文至今,要数《乱续之章(三)》之回应最为精彩过瘾。其中各位前辈、先进(恕不一一列名)或是建议,或是鼓励,金玉良言,鞭辟入裏。拜读之下,真是有如喝酸辣汤一般,入口辛辣有劲,下肚暖和舒畅。在此谨向各位,补上一声:谢谢!

其实当初贴文本属偶然,只因三八老公爱逛情色网站,且老是要大姐姐也一块赏读妙文。大姐姐心想如此文章,自个也写得出;而老公一旁揶揄讪笑,一副瞧不起人的模样,更坚定了尝试的决心。于是乎便和老公打赌,若是得票数破百(旧版时期),老公帮忙洗碗,如果过了一百五十,则外加擦地板。结果托各位的福,三八老公如今家事全包,并且成为大姐姐的死忠读者,对大姐姐简直佩服的五体投地。这可真是意想不到的,贴文最佳附属赠品。

贴文初期,以改编金庸作品入手,但因大姐姐有些自定原则,既不可改变原着结构,又不能更易主角性格。在限制之下,虽名为改编,其实形同自创,困难度也相对提高,故此乃尝试以现代为背景,并较无限制之自撰小说──《乱》。

回应中有些触及创作原则及技巧,实非三言两语能说得清楚,因此在此暂不作答。至于要求改编红楼梦及卫斯理传奇部分;前者网上已有诸多红学好手正进行中,实不便打横切入;后者如有空,倒是愿意试试。又有言及,遣词用语要白话些;其实大姐姐自认,写的正是道道地地的白话文,如若再白下去,恐怕就要流于村俗了。

拉杂闲扯,意犹未尽,日后如有专属版面,当与各位前辈、先进,好好研究讨论。言归正传,敬请观赏《乱续之章(四)》。

*** *** *** *** *** ***

淑媛发觉小钢精神萎靡不振,经常晚归,也很少再纠缠自己,心中不禁有些奇怪。她自从回来后,一个星期最少有两个晚上要陪董事长,因此也时常要到十一、二点才能到家。若是从前,小钢定是抱怨连连,但如今却一反常态的不闻不问。淑媛对此情况虽感怀疑,但因自己心中有鬼,因此也不敢过度要求小钢;母子二人如胶似漆的亲密关係,竟渐渐的淡了下来。

董事长自从和淑媛有了亲密关係之后,对于淑媛成熟的身体,几乎产生一种近乎病态的爱恋;淑媛身体的任何部分,都可激发他炽烈的惜。虽然在他苦苦央求下,淑媛答应一个星期抽出两个晚上陪他,但对夕阳无限好的他而言,仅仅两个残缺不全的夜晚,却根本无法满足他极端饥渴的慾望。

他原先的最爱蔡美丽,不知从哪得来的消息,竟然一个电话打到了新加坡,一口就咬定他和淑媛在一起;吓得他慌忙许诺,赔不是,弄了半天,才封住她的口。当然回国后第一件事,就是安抚蔡美丽,以免她到处嚷嚷坏事。好在这女人世故得很,醋劲也不大;只要给钱,什幺事都好商量。

而对蔡美丽而言,近来可真是财神、爱神齐来敲门;她送了顶绿帽子给董事长,董事长还给她两百万赏金。而且董事长有了新欢,对她这旧爱自然就束之高阁;这样一来,她就有更多的时间和小情人幽会。人财两得之下,她心情益发的愉快,也就更显得容光焕发。

但她对于这取代自己地位的女人──小情人的母亲,也不禁产生极大的好奇心;为什幺一向花心的林董事长,会对她如此着迷?林董回国十多天,除了给钱安抚她之外,竟然一次也没和她亲热。虽然她自己也是心繫小钢,根本不想和林董亲热;但潜意识里仍不免产生妒嫉的感觉──难道这个女人,真的比自己强?

蔡美丽开始多方的打探,有关淑媛的一切消息;当然主要的管道便是她的儿子小钢。蒙在鼓里的小钢,对于亲密爱人的询问,当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并且在炫耀心理下,还刻意的夸大淑媛的种种优点。但言多必失,他不经意所透露的讯息,却也让有心的蔡美丽怀疑,小钢和他漂亮的母亲,似乎有着不寻常的暧昧关係。

由于小钢经常调侃她的奶头黝黑,有一回她在恼怒之下,不禁也顶了一句:「哼!别光说我,说不定你老妈的奶头比我还要黑!」小钢不假思索的道:「屁啦!我老妈的奶头是粉红色的,比妳的好看多了。」

蔡美丽一听,直接的反应就是:「你怎幺知道?」小钢警觉失言,顿面红耳赤,纳纳的不发一语;看在蔡美丽眼中,不禁更添狐疑。

蔡美丽不知打那听来的偏方,说是将精液涂抹奶头,可使奶头由黑转红;此后每次俩人燕好,她总要小钢射在胸部,她则立即将精液涂抹至奶头,卖力的搓揉。说也奇怪,几次下来,她奶头的黝黑竟真的淡了下来。蔡美丽欣喜之余,对精液需求愈殷,小钢急遽透支之下,不免大呼吃不消,心中竟兴起一股想要逃避的念头。

这日小钢和死党大头、麻子、土豆聚在一块,三人不约而同的询问,他那风骚神秘的网友。他脑中灵光一闪,心想:「不妨让几个死党也尝尝大姐的滋味,如此一来,自己也可减轻不少压力。嗯!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自己一个人暗爽,那比得上大伙共同取乐?」

蔡美丽一面搓揉着胸部,一面状似哀怨的道:「你这死没良心的小鬼!玩厌了是不是?怎幺捨得让大姐给同学搞?你难道都不吃醋?」

精疲力尽的小钢,头枕在蔡美丽嫩白的大腿上,有气无力的道:「当然吃醋啦!可是妳每天都要奶头美容三次,我又不是超人,哪来那幺多豆浆给妳涂抹?我那几个同学精力旺盛得很,大家一起供应豆浆,不是比我一个人要强得多?」

蔡美丽闻言,心中窃喜,她暗想:「十六、七岁的小伙子,又单纯,体力又好,若不是小钢帮忙,自己到哪去找?如果运气好,说不定还可以吃到原装童子鸡;哇塞!那不是赚翻了……」她心中虽乐,脸上却装出一副为难的模样。

小钢见状连忙又哄又骗,并保证自己永远爱着她。蔡美丽假意勉强答应,还故作委曲的洒出几点眼泪,小钢感动得乱七八糟,竟然跟着哭了起来。蔡美丽面对这样的结果,也不得不打心底,佩服起自己高超的演技。

小钢慷慨的邀请三个死党一同共襄盛举,三人雀跃欣喜之际,也不禁有些怀疑。大头首先就提出疑问:「小钢,你那个网友是不是长得既安全又爱国?要不然,你怎幺会这幺大方?」小钢笑咪咪的道:「你们不是很欣赏我老妈吗?我那网友跟我老妈长得很像!」

星期天一大早,小钢、大头、土豆、麻子四人,齐聚蔡美丽家中。蔡美丽身着T恤短裙,花蝴蝶一般的来回穿梭;一会拿水果,一会递饮料,短裙飘飘露出雪白的大腿,及黑色的丝质三角裤。小钢见怪不怪,视若无睹;其他三人则是目瞪口呆,当场就撑起了帐篷。

蔡美丽拿出过去在职场上的那套功夫,亲切的招待几个年轻小伙子。她眼波流转、媚劲四射,大头、土豆、麻子三人均觉她对自己特别垂青,心中禁不住痒兮兮、酥麻麻的,跃跃欲试。蔡美丽见三人神魂颠倒的模样,更是故作娇羞矜持状,不时假意偷瞄三人一眼。三人意乱情迷之下,均觉自己似乎陷入了情网,心中软棉棉、柔呼呼的,竟产生谈恋爱时所特有的温馨感觉。

小钢见大姐与三人已渐熟稔,便照约定先行离去;临走时他语带暧昧的道:「大姐,这三个同学就交给妳了,妳可要好好招呼呕!」

蔡美丽与三人虽都心照不宣,但小钢一走,双方仍不免有些尴尬。但她到底是老于世故,生张熟魏磨练惯了的行家,因此在短暂静默后,立即便满脸含笑,妙语如珠的胡扯了起来。

「唉哟!这小钢也真是的,非要我教你们什幺性教育,我又不是老师,哪里会教?我看大家乾脆先脱了衣服,互相认识一下彼此的身体,你们说好不好?」她一本正经的边说边褪下衣裤,并且一叠声的催促三人。

三人你看我、我看你,犹豫了一会,便也爽快的脱了个精光。四人相互打量之下,心中均暗暗叫好,也不禁更加期待即将来临的下一步──实体健康教育。

蔡美丽见三人下腹均是乌黑一片,小弟弟也粗的粗、长的长,且纷纷精神抖擞的翘起九十度以上;她心中窃喜之余,也不禁暗讚政府九年国民教育的成功。这一代的青少年,不论书读得怎幺样,起码身体发育要比上一辈强;就拿这男性的象徵来说,就硬是较他们的父祖辈,要大上不止一码。她灵活的眼神,均衡的在三人身上绕了一圈后,便扭动赤裸的身躯,开始了别开生面的健康教育。

「这是乳晕,这是乳头……这两片是大阴唇,里面嫩一点薄一点的,是小阴唇;这凸起像个豆豆的就是阴核……一般而言,女人的性感带,集中在胸部及下体。不过女人到底和男人不同,严格来讲,女人的全身都是性感带,并且会随着气氛及情绪的不同,而有所转变;至于每一个女人真正的敏感地带在那?有时候她们自己也搞不清楚……」

蔡美丽口中侃侃而谈,身体也随着讲解部位的不同而改变姿势。她一会张开雪白的大腿,掰开娇嫩的阴户;一会高高的挺起胸部,挤压白嫩的大奶。三人看得面红耳赤,肿胀欲裂的弟弟,也流出了透明的口水。

她见三个小男生已是慾火焚身,按捺不住。便仰卧在茶几上,妩媚的说道:「来!现在开始实习了,你们儘管刺激大姐的性感带,看看自己是不是能掌握要领?唉哟!麦假仙啦(台语发音)!卡紧啦!」

三人平日虽看多了色情光碟,也曾偷窥过淑媛洗浴,对女体并不陌生;但像如此活色生香的赤裸胴体,触手可及的近在眼前,却还真是头一遭,因此都被震撼的愣在那儿。如今被她这淫蕩的一催,顿时有如大梦初醒,立刻像出闸猛虎一般,各就各位,各取所需了起来。

大头抢佔了胸部,他死命的揉搓着那嫩白的大奶,并大力的吸吮那樱桃般的奶头。麻子攻佔了中枢要地,他掰开那鲜嫩的肉缝,凑上嘴便卖力的舔呧。土豆则是不改所好,他握着蔡美丽丰盈白晢的脚掌,又嗅、又亲、又吮、又咬,简直就像饿狗吃肉骨头一般。

在三管齐下的情形下,风骚的蔡美丽立即惊天动地的浪叫了起来。她忽而哼哼唧唧,忽而狂嘶急吼;一会咯咯直笑,一会哀哀泣诉;抑扬顿挫,层次分明,就像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一般,充满了生命的活力与激昂。

她赤裸的身躯不停的扭动,嫩滑的胴体也起了阵阵的波涛。她兴奋的伸出双手,分别握住土豆及大头怒张的阳具,熟练的套弄了起来。埋头苦干的麻子,此时只恨蔡美丽没有生出第三只手;他站起身扶着粗长的阳具,对準蔡美丽湿淋淋的阴户,「噗」的一下,就一桿进洞,来了个有生以来,最舒爽、最愉快的一次自力救济。

精彩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