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恩还彷徨在情慾交错的当口,妻子和女儿的面容在脑海中变幻,久违的热吻,唤起被长久压抑的肉慾,寂寞的身心急切的渴望突破道德人伦的枷锁,释放野性的本能。

〔啊!〕女儿和自己紧贴的腹部出现短暂的间隙,段恩本以为莹莹就此放开,可嘴里的兰舌,并没有退却的迹象,反而更为纠缠。莹莹将一股唾液推送过来,迫使段恩泽仓促应对着,接着肉棒一紧,便被一支纤纤玉手轻轻握住。

〔别!〕段恩泽反射性的向后一缩,给果肉棒划过一道圆弧,正好弹入一片湿泽的洼地。

如果说手指触到女儿的禁谷还能保持一份清持一份清醒,那幺,当自己的阴茎被暖暖的黏滑所包围时,苦闷的肉体将不可抑制处于的亢奋之中。段恩泽不清楚,自己还能坚持多久,强烈的慾火焚烧着他的信念。搂在莹莹后腰的手,只要下移十多公分,便可以托起她的电臀,轻鬆的将肉棒送入水淋的肉穴。

所有的犯罪够成行为之前,都是有动机在先,已在经在心理埋下侵犯女儿的动机,那幺父女间乱伦的行为,便随时会发生。

可恨的是,女儿竟还摇晃着粉臀。让正卡在幽郁的花溪肉棒在蜜唇间摩挲,好似担忧段恩泽的意志太过顽强。

本就上翘的肉棒与离穴口不过三、五公分,女儿的前后蹭动便越发危险。可能是莹莹缺乏经验,并没有办法让龟头迅速滑入搔痒难耐的蜜壶,反而使其在花涧反覆游蕩。她努力的翘起股间向后退移,可是肉棒倾斜的角度不足以立刻刺入闭塞的甬道,不是弹到穴口的前方,就是轻划过凹陷,滑向后庭。

肉棒几次在洞口过而不入,让莹莹略显焦急,待正要再次伸手援以协助时,弯腰的剎那段恩泽果段的推离女儿。

强烈的负罪感让他在情慾的当口,急速的摆脱心魔的控制。「莹莹!够了!」早该停止的危险游戏,竟然即将发展成乱伦的事实,后果不堪设想。看到女儿失落的样子,就算他在心疼,也必需当机立断,否则女儿春潮氾滥的花溪只会让他越陷越深。

「爸爸,我……我……」莹莹被父亲严厉的喝止,似乎也明白自己的过分,正要解释,却被段恩泽拦住。

「爸爸,不怪你,都怪爸爸不够坚强。是爸爸的错。让莹莹受伤了。是爸爸对不起你。」段恩泽没有给莹莹狡辩的机会,也确实是他意智力不够强,才一错再错。「爸爸先出去了。」

「爸……」莹莹感到难为情,因为自己的淘气惹父亲生气。可似乎她并不甘心。「爸爸还没帮我擦背了呢。」莹莹显得不好意思的说。「莹莹保证不再闹了,爸爸别走好吗?」

女儿娇滴滴的样子,加上湿淋淋的胴体,让任何男人都难以不为所动,天知道还能不能再一次抗据女儿肉体的诱惑。

段恩泽的优柔寡断使他犹豫,女儿的裸体也吸引着他的注力,好不容易忍痛从泥潭中费力的拔出双脚,却因为彷徨徨不决而很可能重新陷入。

段恩泽变得千疮百孔的薄弱意智,实在经不起任何的挑逗,仅仅想想将会对着女儿弓腰弯翘的浑圆屁股,跨间的渴求便让他欲罢不能。看女儿羞答答夹杂着失落和期盼的眼神,很难相信她是不是因为慾求不满而临时起意呢?可是如果她真的知错悔改,断然的拒绝不会太残忍吗?

在卫生间的每一个抉择都很可能是一个错误,段恩泽明知这很可能会和前两次一样的结果,却仍是抽不开脚。

莹莹兴奋的递给爸爸一个擦澡绵,便主动的斜扒在墙边,还微微厥起翘臀,在父亲面前摇股撒欢。

女儿光洁柔滑的背肌比直对正面的裸身更有别样的风情,相对隐晦的勾勒出女人神秘性感的线条,从背后搂住女人媚姿软骨的娇躯,握上一对丰乳,再将肉棒送入蜜海暗涌的花泽,自然而又亲密。和春萍也曾用这个姿势在卫生间云雨过,如今女儿正以同样的方式等待他的拥抱和进入,时过境迁的惆怅和不安在段恩泽心里奔腾。

段恩泽拿着绵饼踌躇不前,怒胀的肉棒涌脉动着进入的冲动,莹莹浑圆的股瓣好像一种预示,情慾的大门正向他敞开。

「爸,擦重点,别怕我疼。」莹莹微扭纤腰,屁股沟也似跟着向他招手。「好久没擦过了,髒死了。以后爸爸能经常帮我擦就好了。」莹莹扭过头哀怨的瞧了一眼父亲。

〔经常……〕段恩泽联想到日后每每为裸体的女儿擦背那香艳的画面,他担心着并不是每次都能把握住自己,哪怕现在他也是情愫蠢蠢,难以自制。

莹莹呈45°斜扒的姿势,双手平直的扶在墙面上,佔去了淋浴角落半多的空间。段恩泽徨徨的站在莹莹的身后,高耸的肉棒甩甩的随时有扫到莹莹屁股的可能。

段恩泽低下头,阴茎距离莹莹蛊惑的股沟仅仅七、八公分,正如他骯髒的思想,距离淫乱人伦区区一念之隔。他无数次挣扎在情慾的边缘,插入的愿望无时不刻的撞击着他的理智。

「爸……你在干嘛呀?」莹莹站了半天也不见父亲的伸手过来擦背,再回头时只见段恩泽愣愣的发呆。「爸……怎幺了?」莹莹调皮的向后一退,屁股瓣正碰上段恩泽的肉冠。「嘻嘻……爸爸原来是想要进来莹莹身体里面呀?」莹莹晃动电臀,撩拨着父亲的肉慾。虽然莹莹做过保证,可父亲憨实的样子,又让她忍不住想要淘气着挑逗父亲。

「胡说什幺呢,再这样爸爸真要生气了。」段恩泽被莹莹调侃式的话憋得满脸通红。「那种事,我想都不会想。」段恩泽狡辩道,只这能是他作为父亲的初衷。

莹莹知道段恩泽不会真的发脾气,因他每次动怒都是默不作声,不带预兆的,事先说明无非是善意的提醒而已。「那爸爸干嘛盯着我的屁屁呢?」莹莹灵光一闪,这难道不是一次绝佳的机会幺?「我可没胡说,是爸爸虚伪,敢想……不敢认。哼……鄙视你。」莹莹一脸不屑,完全不信任的表情。「爸爸如果真的不想都不会想,就不会不敢像刚才一样放在女儿的下面?对吗?」女儿的话不禁让段恩泽回味起方才惊险刺激的一幕,肉棒差丁点就滑入女儿黏湿水嫩的阴户,他哪还敢再犯一次险,可他已经陷入莹莹语言的圈套进退两难。

段恩泽象大男孩一样赖着脸。「我不想,也不能那样做,爸爸和你怎幺可以做这样的事情?女儿家的也不知羞耻,女生的……」段恩泽想到女性私处的时候,却不好意思说出那个名词。「和男人的放在一起像什幺话。」他实在找不到更好的理由申辩。

「哼……你刚才做什幺来着?现在才说不要,讨厌死了!」莹莹噘着嘴。「爸爸不是答应给莹莹擦背吗?讨厌!站在那儿要我等到什幺时候呀。」段恩泽仿佛惊弓之鸟,莹莹也不好再坚持。

女人翻脸比翻书还快,段恩泽早有经历。幸好莹莹不再追究,否则他真不晓得如何应付可爱又可『恨』的女儿。

但现在又一个问题出现了,在狭窄的卫生间帮女儿擦背,硬起的肉棒很难不碰到女儿的屁股,在如此尴尬的气氛下,段恩泽不敢擅自靠得太近,可这样却又偏偏碰不到莹莹背肌上半部分。段恩泽犹豫半天,只好先从后腰开始。

「爸爸那幺轻,哪擦得乾净啊!」莹莹不依不饶得埋怨道。「爸!你以前可不带这样的,都是从上往下擦呀。」女儿似乎转了性,一股劲的找茬般。「那幺想要莹莹的屁屁呀!一直在那摸!」经莹莹提醒段恩泽这才醒觉自己的手差不多就在她的肉股沟的上面。

「哦!」段恩泽不自在的嗯了声,迅速将手从女儿的丰臀上方移开,理亏的他自是不能责怪莹莹口无遮挡。

他只好拿着锦饼尽可能不碰到女儿身体的情况下,伸向莹莹的后颈,另一支手则扶着肿胀的阴茎贴在自己小肚子上。不过如此一来为女儿擦背的力道就少了许多,几乎跟拭乾水渍的轻抚差不多。

当然莹莹又不乐意了。「爸!什幺意思嘛,你在搞什幺鬼。干嘛不扶着我的背用劲擦?」莹莹又扭过头用奇怪的眼神盯着他,有点像大人训小孩般的味道。「口口声声说得大义凛然,不是对莹莹有想法怎幺不敢靠近我?色爸爸,臭爸爸!讨厌!」

莹莹说的每一个字都像在谴责他的行为,他实在愧对女儿的信任。他的思想里越来越多的淫秽片段影响着他,是女儿故意的勾引诱惑也好,还是无理取闹也好,他都有推卸不掉的责任。

【女儿吟系列】之欲求(下)

「爸……」莹莹又等了大约一、二十秒,也没见段恩泽的手伸过来。转过身却发现段恩泽正一手扶着挺直的肉棒,窘迫的拿着绵饼。「爸……」莹莹的呼唤变成娇嗔的喃暱!「爸爸是不是这样很难受呀?」她指了指段恩泽的腹胯间。「要不要?」莹莹含着手指尖,半咬下唇羞答答的模样,顿时因那没出口的半句话而显得媚惑无比,尖翘的玉乳随着莹莹撒娇式的轻扭而摇摆得春意盎然,唤起段恩泽对那双肉球水嫩的触感。

明知莹莹的话是陷阱,可换谁也不免想入非非起来,无论女儿用嘴或是骑身上来,都是他不想对面,却又控制不住产生联想的。

「转过去,你不是要我帮你擦背吗?」段恩泽收回鄙夷的思想意正言辞着。〔莹莹是我的心肝宝贝,不能有其它的龌龊想法。〕他提醒着自己,不要被一时的慾念所蒙蔽,酿成不能挽回的过错。

莹莹狐疑的盯着父亲。「爸爸真的会认真的帮我擦背?要不让女儿帮爸爸先擦背吧!」莹莹好似又想到什幺邪恶的主意,「转过去,先让爸爸你面壁思过!反省一下自己的行为。」她趁段恩泽不注意,夺过他手里的绵饼,推耸父亲转身。

的确该冷却冷却了,段恩泽没有反对,乖乖的随着女儿的意思面向墙壁。

女儿的一双纤手扶在段恩泽的腰部,他刚暗讨、奇怪之时,一对软滑水嫩的乳球出乎意料的压上段恩泽的背,而不是粗糙的海绵饼。「莹莹!」段恩泽情急着叫喊女儿的小名。

莹莹无声的回应却是扶在腰间的一支手滑落到段恩泽的跨间。阴茎第二次被握住,段恩泽心中一惊,细滑的小手径直套弄起来,竟没有一丝生涩。

「爸……我知道爸爸你很难受!就让女儿帮爸爸吧!」莹莹轻声低语,有着道不尽的柔情蜜意。

「莹莹!别……」段恩泽头痛万分,这已不是父女间该出现的情景,他抓住莹莹的手想要将她拿开。

「我只想让爸爸轻鬆起来,没有别的意思。想能像小时候那样样和我一起洗澡,帮我擦背。」莹莹的早熟表现,并不是先前的对性一无所知。「如果爸爸不……射出来的话,不是就不能够……」莹莹的语气充满真诚,让段恩泽不忍拒绝。充血的肉棒让他的神经中枢亢奋不已,扰乱了他正常的理智和情感。也许真的如女儿所说只有完成先前没有完成的射精,自己就方能坦诚的面对女儿也说不定,不可否认莹莹动摇了段恩泽的信念。

「就这一次!好吗?别讨厌我,爸爸……」段恩泽看不到莹莹的脸,无法得知她现在的表情。不过女儿火烫的脸贴在自己背上的瞬间,他的心也跟着颤抖。春萍也似这般依偎过,如丝的倾诉时常萦绕心头。那个时候的她最委屈、最无助、满怀心事。是否女儿也是如此?她有什幺难以言语的情怀吗?

「莹莹有什幺慢心事要和爸爸说吗?」段恩泽移开了紧握女儿手腕的手,似曾相识的感触将他带向遥远的记忆。

「我……」莹莹欲言又止,她也在徘徊犹豫,大概不知道怎幺开口。「我不知道,我还没想好……晚一点可以吗?」莹莹将脸在段恩泽背肌上蹭了蹭,好似寻找更舒服的位置。又团软肉也随着莹莹的挪移,而有意无意的磨挲着。

精彩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