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颗无规律高速狂跳的心脏下是相同的慾望。相拥而卧的男女之间横着一道亲情的枷锁。超越父女人伦的性爱天理不容,可是道德的铁链经不起肉慾的腐蚀,已经出现崩裂。

「他以前都是隔着内裤摸我,其实我早希望他伸到裤裤里了。」莹莹并不理会父亲处于震撼和激愤中的颤抖,轻轻飘开了话题,但她吐出的每一字,每一句都重重敲在段恩泽的心脏上,几近窒息。女儿淫蕩的表现是他不敢想像,却又真实的发生,他连迴避的机会都没有,除了沉默。〔以前!以前舌吻过,还隔着衣服摸过私密的地方。什幺时候开始的,每天準时回家,竟然也能?胆子太大了!〕此时的段恩泽越来越控制不住内心的冲动和恼怒,想要拭问女儿怎幺这样的不自爱?

「爸,我湿了,就像他摸我的时候一样湿。」莹莹突然用手抓捏在段恩泽的胸口,好似要把她融入进父亲的身体。段恩泽被女儿一连串近似疯狂的淫语所击溃,混乱的思想迷乱了他的心智,从人伦到自爱,从正确的人生观到终生幸福,要阐述的论题实在太广太多。而在女儿发骚发浪的抱拥下,把持道德的底线都相当困难,那些道理他能说的清吗?

一句〔我湿了!〕在段恩泽的心里形成惊涛巨浪,誓要把他拍得粉身碎骨。不断提升的慾火在女儿极尽蛊惑的言语下汹涌澎湃,使他随波逐流的一叶扁舟,随时都会颠覆在淫逸的慾海。

「他摸到我大腿里面的时候,我下面更湿了。虽然会害羞,可非常兴奋。我很期待他摸我那里,我知道这样很危险,但我控制不住想要。我想要他知道我有多爱他,让他知道我对他多幺有感觉。」光着屁股让那个男生直接触摸没有内裤遮挡的阴户,莹莹想要做什幺?真的準备和那个男生在学校里就干起来?女儿已堕落成这个样子?是他给于的亲情不够?难道只是因为对性的好奇和空虚无聊?还是现在孩子接受了太多不应该接受的东西,段恩泽搞不清楚原由,除了嫉愤,更应该好好的检讨。或许是他对女儿的生活学习关心的太少,而缺乏沟通造成的吧。可能是每一个单身父亲都会面对的困惑和艰难。

「莹莹……」青春期的叛逆段恩泽经历过,单亲爱庭的孩子则需要更多的理解和耐心,去化解他们对现实世界扭曲的印象。事到如今,该发生,不该发生的,都没有追究的意义。他还是想用宽容来纠正女儿偏激的思想。

「爸爸要打我,要骂我,都没关係,但让我说完好吗?今天的话,我不知道有没有勇气再说一次。」莹莹也知道今天真的很过分,就算是一向溺爱她的父亲,没有不发脾气的理由,彷彿今天不把心里的想法说完就不会再有这样的机会一样。

「爸,我知道我太不应该,我很傻是不是?」在女儿的脸贴靠的颈部,温温的液体顺着两个人的间隙缓缓下落。

〔莹莹在哭吗?是那个混小子欺负莹莹了?〕蓦然出现的泪水让段恩心头一惊,并爱哭的女儿又生了怎幺样的情绪?

「当他手指伸进…伸进那里……」莹莹哏了一下,可能是想到那个男生竟然将手指插入自己处女的蜜穴而难为情,同时也不确定会对父亲产生何等的激刺和震撼,有点小心翼翼。「我……我觉得好难过,难过的想要,想要他,他的……」关于男性器官,莹莹终归还是个小女生,羞涩得不知道如何开口讲下去。

段恩泽实在无法再听不下去,高耸的肉棒到了膨胀让极限,他害怕压制不住那股冲动。并且人性的自私面使他也不愿了解女儿的性爱隐思,那是任何男人都绝不愿意幻想的场景。

「我想要他完整的进入我的身体,我想做他的女人。」段恩泽愈是不想,莹莹反倒是变本加厉的刺激着父亲紧绷的弓弦。她不留给父亲丝毫的空档来打断她的话,也不顾她所讲的肉容会对父亲造成怎幺样的影响,她的目的应该是相当明确,就是赴汤蹈火也在所不辞。

「莹莹,够了,停!别在说了。」段恩泽翻身坐起怒视着女儿,如果他再不拿出父亲的威严,结局真不知道如何收场。就管不知道出于什幺样的原因。可是做出这样的事,已经不能原谅,还需要什幺样的解释?

「爸,对不起,莹莹很讨厌,很不要脸是不是?」面对哭泣认错的女儿,再大的火,段恩泽也燃烧不起来,可是他仍然收不住颤抖的愤恨,瞪大眼睛咬牙切齿。

「你对得起你自己,起得起你死去的妈妈吗?」掌上明珠一样的宝贝心肝,是无法用恶毒的语言咒骂和羞辱的,段恩泽憋了半天才拼凑出有史以来最严厉的字句。

「我知道爸爸不会原谅我。」莹莹也撑起身子,她无助的眼神在惨白的月光下如泣如诉。「知道吗?女生最美丽,最灿烂的时光只有短短二十多年,爸爸忍心女儿浪费十年的时光,十年最最青春,最最美丽的时光,独自一人空守寂寞吗?」是的,男人可以随意践踏贞节操守,却要女人守着完璧虚渡光阴。为人父母口口声声说着为了儿女幸福,事实上难免也是自私的一面。儿子搞大人家肚子只不过打一顿,骂一顿。女儿被人欺负只好打落牙往肚子里吞,却从未了解过年青人自己真实的想法。所以说起来段恩泽也是底气不足,心虚得很。

「男人都有处女情节,关係的是你一生的幸福,不能为了一时的欢愉,毁了下半辈子啊!」段恩泽语重心长的说,能看着女儿幸幸福福,快快乐乐是父母最大的心愿。哪怕让子女忍受一时的苦,好过受一辈子的罪。

「虚伪!虚伪!连爸爸也这幺虚伪!」莹莹的眉宇间全是倔强的不满,数千年所沉积下来的迂腐,在她气盛的眼里是多幺的荒唐可笑。「如果他爱的是那层膜,而不是我,我宁愿不要。」已经是二十一世纪,古老的观念在少男少女心中不仅是社会发展的阻碍,更是爱情的阻碍。

「你这样想,别人也这样吗?如果你遇到一个你很爱的人,但他又在乎,你后悔就来不及了。」站在父母亲一贯的角度,也只能这幺说,总不能一巴掌扇过去,用武力来解决吧。虽然段恩泽气得发抖,也只能压住脾气耐心的讲。

「我不后悔,我不会后悔,至少我曾经拥有过。」莹莹表现出青春期特有的任性,不计后果的鲁莽。「如果,他真的在乎,现代医学这幺发达,为他做一个好了。」女儿的话呛得段恩泽哑口无言,满街铺天盖地的人流、修补处女膜的广告让小青年们更多了一份肆无忌惮。

「爸,你知道吗?每到夜晚,我都会有掏心的空虚感,寂寞得让我发疯,空空得让我睡不着,我真的好渴望有什幺东西来增满。」密不告人的话题并没有因父女间的争锋相对而终止,父女之间,依旧瀰漫着浓郁的情色弥彰。

段恩泽今天第一次正视女儿,莹莹一席吊带绸丝裙里看不见内衣的痕迹。在家里不穿内衣是很多女性都有的习惯,段恩泽也多次撞见,女儿勾腰时襟口坦露的秀美双峰。可是今夜莹莹没有文胸肩带的肩膀在段恩泽的眼中格外引人注目。

「莹莹,这是每个人都会经历的过程,你有没想过贪图一时的享乐,会带来什幺后果。」段恩泽也曾年青过,也曾有经历过无数寂寥空虚的夜晚。「如果人不学会控制慾望,如果人们都随心所欲的做事,这个社会就不会有秩序,那和野兽有什幺区别。人之所以是人,而不是动物,就是因为人懂得规範自己的言行举止,自尊自爱。」段恩泽很心痛,女儿难过受,他也跟着难受。他多幺希望永远都能让她开心的。「假如你和你喜欢的男生,发生关係。」他虽然很讨厌那个男同学,可迴避不掉的问题,总还是要面对。「他真的会全心全意爱你,而不是在别人面前炫耀?」女儿没有恋爱过,很容易被别人欺骗和误导,他必需为她拨开迷雾,告诉她不曾考虑,可能发生的各种后果,让她走出死胡同。「可能你并不认为,但你同学们绝不可能以你为荣,说不定她们都在背后耻笑,认为你是一个随便、轻浮……开放、堕落!的女生。」段恩泽本想到的是『下流』『下贱』这样的词,但用来形容自己的女儿他做不到,哪怕只是模仿别人的口气。

「为什幺要在意别人的想法?」自我难道是当代年青人的通病吗?过分的自我,只会使人骄纵自大,并没有一点好处。段恩泽很吃惊,一直以为很乖巧的女儿,竟是这样听不进其他的意见。

「为了在别人面前假装虚伪的清高,而委屈自己吗?爸爸也是这样虚伪的吗?」莹莹质疑的盯着段恩泽。或许是她未踏入社会而不了解整个社会都是虚伪的,人们都将真实的自我隐藏在伪善的面具之下,包括她的父亲。

「这不叫虚伪,如果以所谓真实去生活,将无法生存,也许你还不懂。世上的事并不能用是否虚伪来评判。用『适应』更合适,是你适应这个社会,而不是社会适应你。」错误的理解,会误入歧途,就像老人常说年青人并不能準备的明辩利弊是非,并不是没有道理一样。

「不是虚伪吗?」莹莹表现出从来未有的固执,似乎要极力证明自己不都是错的,年青的一代接受的新思想、新东西东西,不能用陈旧的观念来衡量。「爸爸满口仁义道德,看到莹莹的…身子,不是也想要吗?」同在屋檐下,不可能完全避开尴尬,总有些偶尔出现的意外,让女儿看到父亲不为人知的一面。

「那!那是正常的生理反应。你是爸爸的女儿,绝对不可能会有想法。」算是善意的慌言吧,生理反应是没错,可绝对没有想法的确有些夸张。

莹莹捕捉到父亲眼睛闪烁的光芒,她决定用最冲动的方式,证实自己的想法。她撩起睡裙,用了总共不到两秒钟的时间,就让自己全裸在父亲的瞳孔里。

绸丝布料下肉体竟然真空,莹莹意外的举动震得段恩泽目瞪口呆。

「莹莹,你在做什幺,快把衣服穿上。小心着凉!」没有开灯,不过月光已足够描绘出甜美的曲线。

沿着雪肌粉颈一路向下,挺拔水灵的乳球、纤柔的小蛮腰,还有修长玉腿间勾魂的浅黑的草丛,对数年不识肉味的段恩泽绝对是最大的挑战。

「爸爸不是说,绝对没有想法吗?为什幺不敢看女儿。」莹莹说完还刻意挺起胸脯,招摇的轻晃酥乳。段恩泽想不到女儿会拿这句话,大作文章,一句『绝对』让自己陷入被动。

「有什幺好看的,你是爸爸养大的,什幺没看过。」身为父亲,连女儿的诱惑都不能抵御,哪还是资格为人父母。就算女儿欺上身,他也绝对不能有半分邪念。段恩泽强迫自己让头脑空白,极力让自己的思想不与任何情色有关。

莹莹并不因此甘心,在她看来,爸爸是想要她的,她要打破那层坚硬而虚假的壁垒。

「讨厌!」女孩子都喜欢被注视的虚荣。莹莹怪嗔着,对父亲的『不以为意』表示不满。「也看过莹莹……」她忽然想到什幺似的,惹得满脸通红。含羞低眉间轻吐出令段恩泽几近颠狂的字句。「莹莹尿尿的地方吗?」女儿毫不掩饰自己的慾望。敢爱敢恨、想到就要做的率性和真诚,是她的优点,可用在错误的地方却是致命的。

〔尿尿的地方?〕少女的鲜嫩私处,就像是带毒的罂粟花,异常的娇艳美丽又极度危险。「够了,不知道羞耻吗?」段恩泽吼道,他是真的生气了。不阻止莹莹有意无意的撩拨引诱,只会是一个结果。『恶作剧』也好,『好奇』也罢,总该有个限度。段恩泽既然不能抛开女儿股间的印象,但可以竭止自己的行为。

精彩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