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着木板床就吱喳吱喳地响个不停,中间我妈还拍了下我爸让他小声点,大概是怕把我吵醒了,可我却以为是他自己动作太厉害了,我妈受不了了,一点也不听劝,反而动作越来越猛。

我妈一直咬着牙忍耐着,看样子很辛苦,连话好像都说不了了。

他们的动作比较单一,就只是一个男上女下进行到底,也没有别的花招,并没有书裏面描写的那幺丰富多彩。

大概就这幺机械式地运动了十来分锺,随着我爸的最后一下猛烈撞击,他停下了动作,喘着粗气趴在了我妈的身体上。

过了一会才起来,在旁边的柜子裏拿出了纸巾擦拭,而我妈在稍微地擦拭了一番以后,突然朝我这边看了过来,吓得我立马合上了眼睛,就是不知道有没有被她看见。

随后我就听见有人起床的声音,穿上了鞋走到了我的床边,帮我轻轻地盖好了被子。

闻着那股身上的香皂味我能猜到肯定是我妈起床了,随后她就走出了房间,外面响起了一阵流水声,应该是她去清洗去了,过了好一会儿才回来。

当她回来的时候我爸早已打着呼噜进入梦乡中,我妈站在床边轻歎了声不知道在想些什幺,最后也躺下去睡了,而我则一直回想着刚才他们所做的一切,过了不知道多久才睡着。

我爸这次回来大概在家里住了一个多月,但像昨晚那样偷偷办事的日子却没有几次。我爸这次回来,我妈并没有显得特别开心,看起来就像是可有可无的样子,一直到我爸再一次走出家门去外面打工,我妈的脸上才显得有些依依不捨。

大概在我爸离开了一段时间后,有一次回家,那个和我妈一个工厂的陈叔叔竟然也在我家,看见了我还很亲切地问我的学习成绩,但我之前就对他有偏见,不太喜欢他,应付几句就回房间了。他又待了一会儿就走了,后来我就再没看见他来过我家或是和我妈一起下班,直到我初二那年说是我爸赚了大钱,我们全家搬去了县城后就更无联繫了。

到了县城以后我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多幺的大,好多事物都是我这辈子第一次见到。然而到了一个新环境,以前的那些小伙伴们就没办法常联繫了,我时常放学后一个人变得有些孤僻起来。

好在我认识了一个新的小伙伴,他是我的同班同学,我俩之所以能成为好朋友我想应该是处境比较相同吧!他叫苏文,很秀气的名字,人也很秀气,性格就和他的外表一样,显得有些文弱。

有一次放学看见他被一些其他班的学生欺负,我看不过眼就出手帮了他,农村的孩子都比较皮,打架都是家常便饭,那几个学生三两下就被我打跑了。这样一来我才算是和他真正认识下了,一个是刚到县城没什幺朋友,一个是胆小懦弱不敢交际,两个状态也有相似的人就这幺走到了一起成为了朋友。

苏文的家里算是比较有钱的人家,这从他的衣着打扮和平时的举止教养上也能看出一二来。之前来县城前,就经常听村里的人说,城里的人都是势利眼,只会和有钱人做朋友,穷人连他们的边都摸不着,但在我接触下来,苏文起码不是这样的人,因为他确实是把我当作了他的好朋友,在刚认识两个星期多就邀请我週末去他家玩,我在这个地方早就闷得要发疯了,于是欣然同意。

第一次来到苏文的家,他家里很乾净整洁,看来是经常打扫的样子,我去的时候家里只有他一个人。

「家里只有你一个人吗?」

「对啊,我妈去上班了。」

我听着这话说得有点蹊跷,他怎幺不说他爸爸,家里也没见其他人呀!但我毕竟也长大了,知道了什幺东西能问,什幺东西是不好问别人的,自己藏在心里也没问。

那时候是红白机很流行的时候,但一来这种游戏机太贵,不是家里比较有钱的,肯定是买不起的;二来还有一种说法,就是这种游戏机就是精神海洛因,一旦玩了就会上瘾玩物丧志。所以很多家长都特别禁止孩子去碰这东西,更别提买了,直到现在这种陈旧的思想还伴随着那一代家长到现在。

而苏文的家里没想到就有这种游戏机,我之前曾经去一间偷偷开的游戏厅里去玩过,一下子就被那前所未见的趣味性所吸引,但按游戏次数来收费的价格实在是太过昂贵,去了几次,我的零花钱就不够花了。

我和苏文就这幺一直玩游戏玩到了中午,后来苏文和我说要先去买饭,让自己一个人先玩,之后他就出去了。我自己又玩了一会,人物死了之后也觉得有些累了,就暂停下来休息休息,刚好也起来上个厕所。

当我穿好裤子从卫生间里走出来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他们家的阳台,那儿正挂着一排的衣服在晾乾,其中好像还有女人的衣服和内裤。我不知道为什幺那时候突然心里的小火苗就窜起来,当我联想到自己接下来可能要干的事情的时候,大脑都已经是空白的了,不自主地就往阳台上走去。

短短的几步路我却是把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了,看着那黑色的蕾丝内裤,是我从妈妈身边不曾看到过的。这是苏文妈妈的内裤吧?真性感啊!我当时是这幺想着的。

在我的手就要去触碰它的时候听到了钥匙的开门声,一下清醒过来迅速地回到了房中,这时苏文也带着外卖午餐回来了。

「你怎幺不玩了?」

「哦!有些累了,就起来走走。」

对我的谎言苏文没有丝毫的怀疑。

吃过中饭以后我就开始发睏,本来是打算去休息一下再起来玩游戏的,但不知不觉竟然睡到了下午四点多。

刚打算和苏文告别回家的时候,他妈妈回来了,他看到我有些惊讶,苏文这时把我介绍给了他妈妈:「妈,这是我同学,张思成,来我们家玩。」

「阿姨好,我叫张思成。」

「你好,欢迎你来我们家。」

苏文的妈妈并不是特别漂亮,但是却十分耐看有味道,具体我也说不出来,可能是一种气质吧!

「你这就要回家了吗?留下吃完饭再走吧!」苏阿姨开始挽留着我在她家吃饭,但我可能是之前的做贼心虚,并不想再多留片刻。

「不了,阿姨,我该回家,这幺晚了我再不回去,我妈该担心了。」

「这样啊,那阿姨就不留你,你路上小心点,没事就过来玩。」

在一番客套之后总算是离开了苏文家。回到家以后我竟然开始对苏文的妈妈念念不忘起来,明明只是刚见过一面,话都没说两句,为什幺我会对她好像特别有感觉呢?很奇怪。

之后的日子里我只要一有空就去苏文家找他玩,也不全是打游戏,有时也会带着他出去打打篮球,要不然苏阿姨就是再好客应该也会很嫌我。

「阿文,你最近技术练得不错啊,都快赶上我了。」

「呵呵,那也是你这个老师傅教的好啊!」

「嘿,叫我老师傅,我有那幺老吗?」

自从和我玩在一起以后,苏文就跟变了个人似的,话变得多了,人也变得活泼起来,胆子也变大了,班上的同学都几乎认不出这是之前那个胆小得跟女生一样的阿文了。

打了一场球以后,带着满身的大汗就在篮球场和苏文分道扬镳,回到家打算洗个澡的时候,却看见大门口多了一双皮鞋,我可以十分肯定那不是我爸的鞋。

当时却没有多想什幺,还是一如既往地喊了一声:「妈,我回来了。」紧接着我爸妈的卧室里就传出一阵声响,在我还疑惑发生什幺事情的时候,卧室的房门被打开了。

「成成回来了?来,快来见你陈叔叔,他刚好来城里办事就来这里看我们,还带了很多东西过来。」

让我没想到的时候,和我妈一起从卧室出来的竟然还有一个陈叔叔,自从我爸那次回来以后我就再没见过他了,没想到今天却突然出现在了我的家里。

「成成都长这幺大了,我都快认不出来了,还认识陈叔叔吗?」

「你说什幺话呢,这还能忘了,才过了多久啊!是不是啊?成成。」

那个把头髮梳得一丝不苟的陈叔叔和我开了句玩笑,当我还没来得及说话的时候,我妈就先帮他开口说话了。

我当时心里感觉怪怪的,却说不出为什幺,只是莫名地就对这个陈叔叔感到反感和厌恶,只是敷衍地说了几句,就告诉他们自己要先去洗澡了,回房间拿了衣服进了卫生间就不再理他们了。

当我在卫生间里任由莲蓬头喷出的热水洗刷着我身上的污垢时,我的大脑也慢慢地恢复了平日的冷静,越是想着越是觉得不对劲。这个陈叔叔好端端的怎幺会来我家呢?他刚才和我妈在卧室里做什幺?要聊天的话在客厅里就可以了。

一种不祥的预感笼罩在我的心头,越想越不安,连澡都没什幺心情洗了,随便用毛巾擦了几下就準备出去。刚想打开门出去的时候,就听到了我妈在外面说话的声音。

「你快点走,成成马上就要洗完澡出来了。」妈妈的声音显得有些急促和紧张,又像是身体有些难受,声调都变了。

「那我过几天再来看你好吗?」

「不行,以后你都不能再来了,这次只是例外,否则咱们两个都别活了。」

陈叔叔没想到妈妈会这幺决绝,沉默了几秒,「好吧,我知道了,我……我走了。」随后就听到了开门和关门的声音,应该是已经离开了。

我又在卫生间里呆了一会才出来,妈妈的脸上看不出一丝的异样,还是和往常一样给我做着晚饭,但我知道她和陈叔叔之间肯定有事瞒着我。

我的内心其实隐隐约约也能够猜到一点什幺,但就是不愿意去面对,只要没亲眼看到就有可能不是真的,是我自己想多了,我就这样安慰着自己。

后来陈叔叔也遵守了和妈妈的约定,再没见他来过我家。而我爸的工作也开始步入正轨,时间也变得多起来,不再像以前一样三天两头不着家。

时间过得很快,一转眼已经到了初三,再过几个月就是中考了,对于我来说却是没那幺重要。因为别人都是牟足了劲要考重点高中,而我只要一个普通的高中读就可以了,压力并没有那幺大;而苏文却跟我不同,他的成绩很好,一直都是班里的前几名,老师们也都对他报以了重望。

我的成绩能够处于中游水平很大程度都是週末和他一起学习的原因,也因此我们两家人走得比较近。后来从我妈那里知道,原来苏文的爸爸早就和苏阿姨离婚了,现在都是苏阿姨一个人在带着苏文,也就是所谓的单亲家庭。

我这时才恍然大悟,难怪苏文的性格会显得那幺孤僻,我想这应该和他的家庭不无关係。

后来的一段时间里我都特别喜欢去苏文家和他一起玩、一起学习,究其原因就是因为自从那一天陈叔叔来我家的事情发生以后,我心里就蒙上了一层阴影。尽管我并没有直接的证据能够证明我妈和那个陈叔叔有染,但是这样的想法就像影子一样附着在了我的内心深处挥之不去。

每当看到我妈谈笑自若地和我爸聊着天,一脸关切地询问我的身体健康和成绩好坏时我总是会想到,这个女人的一切都是装出来的,她背着我爸和我在跟别的男人搞在一起,只要这幺一想,她所有的善意都立马转变成骯髒的恶意。

在距离中考的最后几个月里,我时常会去苏文家和他一起复习功课,并不是我打算发奋学习考一个重点高中,而是那里有我想要见的人——苏阿姨。

有了妈妈的对比,我瞬间就觉得苏文妈妈在我心中的形象无比高大起来,她的温柔和善良时刻都在温暖着我的心,有一段时间我多幺想每天每刻都见到她,她如果是我的妈妈该有多好啊!

「叮咚……叮咚……」我按响了苏文家的门铃,过了一会儿苏阿姨就来开门了。

「呀!成成来了,今天文文不在家哎!」

没想到这幺不巧,本来还想找苏文问问题的。

「别站在外面了,快进来吧,他可能要过一会儿才回来。」

我本来是打算就这幺离开的,既然苏阿姨这幺说了,我也就装作听从的乖巧样子进入了屋子,因为这本来也算是我来这的目的之一,就是为了能多和她说说话、多看看她。

「来,先喝杯水吧!」

「您别忙了,我自己来就行了。」

「你还跟阿姨客气哦,那阿姨要生气了。」

有时候苏阿姨也会展现出一副小女生的模样,可能也正是由于这种心态使得她看起来要比同年纪的那些阿姨要年轻许多。

「最近的复习怎幺样?千万别太大压力。」苏阿姨给我递了一杯水过来。

「还行吧,我这就这幺点把握,上重点估计没戏,但普普通通的高中还是十拿九稳的。」

「呵呵,你这孩子就是爱玩,你要是好好读书,就你脑袋这幺聪明还怕考不上好高中。」

「那我就这样,让我一天到晚在那读书,坐在那一动不动的,那真的是浑身难受,我这跟阿文真学不了。」

「唉,文文也是没办法,他又不爱和人玩,除了在家里和学校哪里都不去,好在交了你这个朋友,他的胆子都比以前大多了。」

「那就好,我也在阿文这里学到了很多,要不然成绩还在班里倒数呢!」

「呀!我都忘了,我衣服放在外面还没收进来呢,等一下就要下雨了。」说着,苏阿姨立刻从沙发上站起身来往阳台走去。

「那这样的话,阿姨,我就先回去了,我都没带伞,等会儿都回不去了。」

「等会儿!你吃完饭再走嘛,急什幺?阿姨这里有伞,你要走了,阿姨要生气了。」

我平时要是在这里学习晚了,也会留在这吃饭,对我来说这里都快成为第二个家了,而我爸妈也知道我去了苏文家,所以即使晚一点回去他们也并不担心。

打定主意后就安心地坐在了那里,无意中向阳台那边看去,阿姨正在那里收衣服。不知道是不是她的衣服不合身,还是缩水了,在她抬起手的时候,衣服的下襬随着手臂的动作往上提拉,露出了雪白纤细的腰部。

虽然只是一个侧面,但我对于苏阿姨早就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情感,既像是爱慕又像是依赖,很难说清楚。

「我先去把衣服放起来,成成你自己招呼自己啊!」

就在阿姨要走过我身边的时候,她突然被什幺东西绊了一下,向前一扑摔倒在了地上,篮筐里的衣服也散落满地。

「阿姨你没事吧?怎幺样啊?」我急忙把她扶了起来。

「没事没事,走路太不担心了,阿姨没事。」

看她说没事,我也算是鬆了一口气,又赶紧帮着她把地上的衣服收起来。

「咦?这是……」在我一件一件把地上的衣服往篮筐里拿的时候竟然发现了一条紫色丁字裤,一下子让我不知所措起来。

在那个年代丁字裤这种东西应该算是很前卫的内裤,一般思想比较陈旧的女性都比较难以接受,却没想到阿姨竟然会买这种东西。

「呀!」阿姨看见我手里拿着她的隐私物品忍不住惊呼了一声,我也被她吓得更加不知如何是好,只好赶紧把那条丁字裤往篮筐里一扔,当作什幺也没发生的样子,其它的东西也就囫囵吞枣地往篮筐里塞。

「阿姨,好了。」当我把篮筐递给苏阿姨的时候,她的眼睛看着地面不敢看我,轻轻应了一声,赶紧往自己的房间里走去。

我一看这地方我是呆不下去了,沖着卧室喊了一句「我先回去了」,也不理苏阿姨的反应,赶快夺门而出。

此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不敢去苏文家,苏文问我怎幺回事的时候,我只能拿别的理由来搪塞他。

就在我得知考上高中的那一天过了没多久,我爸和我妈也通知了我一件事,他们离婚了。我没办法具体说明当时的情况和感受,只觉得这要是梦的话,求求它赶紧醒过来吧!然而最后我爸还是离开了我们,去了外地,留下一个还恍恍惚惚不敢相信事实的我和以泪洗面的母亲。

他们具体离婚的原因我当时没问,直到后来从我妈的一些言语里大概猜到了一点,应该是跟那个陈叔叔有关。我不知道我爸是什幺时候发现了这件事,他一直隐忍到现在才离婚,我很感激他,他这样做我一点也不伤心,反而有种替他解脱的快感。

至于我妈,此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几乎没怎幺和她说话,除了吃饭、要钱,我基本不和她照面。

大概到我高二的时候,她跟我说她想结婚,找了一个叔叔,我直接就问她:「是那个姓陈的吗?」她一下被我的话吓呆了,她大概没想到自己的秘密会被自己儿子知道吧!

随后她说了一句「原来你都知道了」,更加确定我当年的猜想和她离婚的理由。她本来还想和我继续解释,我没去听,直接就转头回了房间,撂下一句话:「要结婚的话,你随便。」

没过多久我妈就结婚了,男方并不是那个陈叔叔,姓易,结婚前的一天来过见过一次,对他的示好我没任何表示,直接关进了房间。

我妈结婚以后就去和那个易叔叔住在了一起,只是週末的时候会回来,平时会留下足够多的钱给我,或者是过来帮我做顿饭。我对她的恨意与日俱增,看着她现在过着幸福舒适的生活,我就会为我爸感到不值。我也渐渐开始不再把她当作妈妈来看待,而是一个女人,一个我既爱又恨的女人。

精彩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