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

妈妈每天必须吃的,不就是眼前这些饭菜吗?

我真是一时糊涂,答案就在眼前居然都没发现。太好了!真是天助我也。

「妳在傻笑什麽?」此时妈妈已经回座。

「没什麽。」

就这麽办。不过,要是爸爸也吃了呢?管它的,这阵子一直到过年前这段时间足够了。反正,他也没时间跟我们一起吃晚饭。

不过到了第二天中午,我已经等不及晚餐了。当妈妈喝着玉米浓汤,我不怀好意的看着她一口一口的把掺着同样浓稠的精液吞进肚裏之后,心裏泛起一股异样的快感。

「嗯……今天这锅玉米浓汤勾芡的刚刚好。」可不是,那裏面都是营养的成份,衹为妳料理的。妈妈接着又盛了一碗汤,汤液沿着碗缘垂下的质感,让我涌起一种施虐的兴奋感。这衹是第一步,妳就快完全属于我的了。

然后晚餐照例又如法炮制一次,往后连续的十天几乎每天按午餐、晚餐各二次,也许是因为年轻力壮,这样的步骤我还应付的来。

半个月之后,不知是自然反应或是体质的关係,妈妈看起来更加的妩媚动人,肤色显然更加白皙红润,不过总算有些效果。

有天晚餐我尝试不再掺入精液,妈妈却有些不同的反应:「今天的汤头好像怪怪的。」

「还是盐放得不够?」

我暗自窃喜,人一旦养成一个习惯确实难以戒除。

『习惯精液之后的女性,将明显有更好的皮肤和新陈代谢,因为男性的精液裏含高蛋白质,这是对女体最好的天然养分。一旦停止供应,将会顿感患得患失、心情低落,再些时日会有敏感性神经质的癥状。』

原来如此。第一步不过是要我让妈妈养成一种类似嗑药的上瘾状态,这个目的衹为了慢慢地控制她。

『妳必须停止再供应新鲜的精液,在这期间继续进行第二步:写信骚扰妈妈。信的内容以不透露自己的身分为原则,尽量挑逗女人的性慾感官,口吻要轻挑、下流,并充满想像空间,尽可能描写如何渴望她的身体,但切不可直接写出器官名称或俗名。这种方式可使她觉得无安全感、容易猜忌,潜意识裏期待性交的发生。记住!要用信的方式寄给她。』

写信?如果用笔写一定会穿帮,那就用电脑写完再列印出来吧!

于是我写了这样的一封信:『美丽高贵的太太,每次看到妳漂亮的脸庞,我就忍不住幻想妳替我口交的样子……』

然后在早上上学途中将信放进邮筒,期待着放学回来妈妈应该就收到信了,不知道妈妈会用什麽心情看完这封信?那平时贤慧端正的脸上,会出现怎样的表情?

傍晚回到家之后,我的心情立刻陷入谷底,信并没寄到。这样要等到明天了!可恶!早知道就寄限时专送。

当我怀着懊恼的心情走进房间,整齐乾凈的摆设让我登时慌了!糟了!妈妈一定帮我整理了房间!我马上拉开抽屉……还好,书和眼镜都还在。虽然这次没被发现,但我实在太大意了。于是我决定将书和眼镜藏在天花板?板。

「妈!妳今天帮我整理房间了吗?」妈妈正在厨房準备晚餐,但他似乎没听到我。

「妈!」

妈妈恍然回过头来:「妳回来了啊!吓我一跳。」

「怎麽叫妳没听到吗?」

「哦,我正在想晚餐要煮什麽汤好呢!妳想喝什麽汤?」

这阵子妈妈特别喜欢弄些有没有的羔汤。

「随便啦!我没意见。」

妈妈今天身着一套乳白的连身裙,脸上还有?双腿穿着丝袜,显然今天去了什麽地方。

「妳今天去哪裏玩了吗?」

「喔!下午去朋友家,就是上次来说妳长大了的那个余阿姨啊!她儿子今天从美国回来,她特地邀我去做些菜帮他儿子洗尘。」

妈妈突然顿住一会儿又接着说:「说也奇怪……这几天手艺好像退步了,菜怎麽弄都不好吃。」

「不会啦!妈妈的手艺最好了,余阿姨一定很喜欢妳作的菜,才会请妳去的吧!」

像嗑药的人再也没有吸食毒品般,妈妈显得心神不宁。

「大概是吧!我也不太清楚……妳先洗洗手看看电视,饭菜待会儿就好喔!」

望着妈妈的背影我却有说不出的征服感,在她的身体裏我施放了蛊,然后等它发作,然后被控制的人成为我的奴隶,而且是这麽美丽的奴隶。

「妈,妳记得上次说过如果二选一会选择我的事吗?」

「记得啊!怎麽了?」妈妈转过头来看着我。

「没什麽……如果换作我,我也选择妳!」接着,妈妈愣住了。

「傻孩子,那爸爸呢?」

「因为我比较爱妈妈……」

然后我转身离开厨房,妈妈微微皱着眉头的表情,看在我眼裏却有种被玩弄的快感,这样是很变态,就因为变态才感到舒服愉悦吧!等到明天,看了那封信,会不会也是这样的表情?我不禁更加期待着明天的到来。

精彩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