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园中春色(2)

姚可馨从椅子上站起来让祁子夕坐在椅子上,跪在儿子双腿中间,小手握住大鸡巴,迷人的双眼边看着儿子,边用小手套弄了几下大鸡巴之后,忽然那性感的小嘴一张,把儿子那粗大的龟头含进了小嘴裏,「哦……太棒……啊……感觉真好……」大鸡巴被妈妈那温热柔嫩的小嘴含着,一进一出吞吐着,祁子夕看着妈妈这样含着大鸡巴口交着,还发出渍「……渍……」的口交声,大鸡巴经过妈妈口交五六十下的套弄之后,妈妈一双媚眼盯着儿子,边上上下下的继续帮儿子大鸡巴口交着,那种淫蕩的模样,真的迷死人了,让祁子夕欲火直往上沖「……受不了了……好想操妈妈的骚屄。」

正当祁子夕準备按翻妈妈时,妈妈忽然停止口交,换着四娘胡月婵来吃大鸡巴了。胡月婵低下头一手握住侄儿的大鸡巴,小嘴一张含住满是唾液的大鸡巴做起深吞起来,一手伸进自己的裙摆下方抚摸着那湿淋淋的阴户,食指不停地进进出出。姚可馨则站了起来用手托住儿子的脑袋将那满是淫水的骚屄凑上了儿子的嘴巴,祁子夕下面的大鸡巴被四娘胡月婵的小嘴含着,上面又舔着妈妈的骚屄,妈妈浓厚的屄腥味直沖大脑,祁子夕从没试过这样的操屄法,直觉的全身舒麻,爽快的不行,「妈妈……妈妈……」的叫个不停,一手按住胡月婵的头做着深喉,一手从妈妈薄沙长裙裏掏出二个大白奶子使劲揉搓着。

白玉珍和林美娟则采取前后夹攻的伺候着祁子轩,白玉珍在后抱着侄儿的屁股,用小舌头在侄儿的屁股周围咂舔着,时不时搬开侄儿的屁股在屁眼上亲吻。林美娟在前面双手抓着儿子的大腿,嘴巴含着儿子的鸡巴,每次吮吸林美娟都要慢慢地把头往后仰,使儿子粗大的鸡巴滑出了自己的嘴,但是性感的双唇依然含住儿子那大的龟头。祁子轩看着妈咪性感的嘴唇含住自己肉棒,摆动着头一前一后的吞吐的大鸡巴,每一次的套弄都是那幺地舒爽,而且还发出啧啧的吮吸声。

祁子轩已经完完全全地沉浸在这种母亲口交的刺激快感中了,所有感觉都完全地集中在妈妈小嘴与自己大鸡巴接触的部位,享受着。不知不觉地,祁子轩的屁股开始前后移动起来,与妈妈的头部做着相反的运动。每一次林美娟把头后仰,祁子轩也把大鸡巴抽出,等到妈妈重新把自己的大鸡巴吸入嘴裏时,祁子轩马上就往前。林美娟被儿子的那粗大的鸡巴顶得似乎也性欲高涨,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而且套弄的速度也越来越快,快速的摆动着头,前前后后的含着儿子的大龟头口交着。

看着自己的大肉棒在妈咪小淫嘴内进进出出,随着妈妈快速摆动的头部,吮吸的力度也越来越大,祁子轩完全被妈妈出色的口交技巧迷住了。看着大鸡巴在妈妈的小嘴裏进进出出,加上看着妈妈那丰满的两个大奶子因爲快速的摆头而晃动着,真是淫蕩极了!林美娟高超的口交技巧,同时配合手上套弄的动作,让祁子轩真是有点招架不住,感到大龟头已经暴涨的很大了。

「……哦……真棒……妈妈……小嘴真会吸……真温暖……」

「亲儿子……大鸡巴儿子……大鸡巴顶到妈妈的喉咙了……插死妈妈了……」

*** *** ***

且说祁威猫着身子来到汪月霞和碧秋蕩秋千的树后,探出半个脑袋紧盯着薄纱长裙下两个白花花的肉体,但见丫鬟碧秋每推动一下秋千身子都微微前倾,丰臀后翘,薄纱长裙下白嫩的阴户一张一合,稀疏的屄毛隐约可见。「没想到这小丫鬟的屄这幺白嫩,不知道被人操过了没有。祁威看得火气,从裤裆裏掏出生硬的大鸡巴来到碧秋身后,蹲在碧秋丰臀后面,揭起淡绿色的长裙,剥开碧秋的阴户,伸出舌头舔着她的大小阴唇,又把手指探了进去抠弄。

碧秋突然受到袭击,惊恐万分,回头一看见四老爷正舔着自己娇嫩的阴户,忙道:「四老爷,别、别这样,少奶奶在啊!」

「在又怎幺样,等下我还要舔你少奶奶的屄呢。」祁威嘟囔着。

「好啊,四伯,你欺负碧秋就算了,你还想欺负霞儿呢?看我不告诉四娘去。」汪月霞停了秋千回头看着四伯在碧秋的屁股后面嗅来嗅去。

「哈哈,你四娘现在正忙着呢!子夕、子轩正伺候着。」

「她们又在……又在集体操屄啊!」汪月霞边说边向葡萄架下张望。

「月霞,碧秋该不是叫你爸爸操了吧!骚水这幺多,我还以爲我今天拔个头筹呢?」

「四、四爷,别乱说,老爷、老爷可没有操过我。」碧秋断断续续说道。

「那是谁啊!这幺白嫩的小屄,可惜,可惜了……」碧秋这时双唇微张,双颊泛红,全身发热,她被祁威又舔又挖小骚屄裏已不由自主地渗出了大量的淫液,她觉得双唇乾燥,不自觉地地扭动着屁股,用大屁股磨着祁威脸庞。

祁威见到她骚媚的浪样,站起挺着大鸡巴,让碧秋双手扶着秋千,把他那已发硬的大鸡巴,一下出力的顶进碧秋的小骚屄裏,直顶到碧秋的屄心。

「啊!四爷,大鸡巴插到秋儿的屄心了,好热,好粗!」

汪月霞看着四伯的大鸡巴插进了碧秋的小骚屄裏,内心一阵燥热,只见她转过身子坐在秋千上面,把裙子拉起来,露出粉嫩嫩的阴户。接着用手翻开阴唇,将一只手指轻轻的塞进去,来回抽动。

「啪」的一声,祁威很大力的打了碧秋屁股一下说:「快给你少奶奶舔舔屄,你看她都受不了。」把碧秋的头把往汪月霞的胯间按。

碧秋伸出舌头,舔着汪月霞的阴户,用舌头舔舐着汪月霞的阴蒂,在这个重点敏感部位细细地舔、啜、吹、吻、含,以亲吻唇部的动作来吻汪月霞的阴唇、利用舌尖来抽插着阴道,还以鼻子呼气、吐气间反覆地摩擦来刺激阴部。汪月霞的阴蒂受到刺激迅速地充血,阴道因爲黏液分泌增多而变得更爲濡湿,淫内産生着有节奏的收缩和一种不自然的痉挛。

汪月霞感到如受到电击般,全身冒出微薄的汗水,心境处于极其放松,倍觉精神的松弛和安甯,充满着强烈的快感,和一种飘飘然腾云驾雾的感受,口中无意识地发出了一种喜悦的呻吟声。

汪月霞双手按着碧秋的头,两条腿搁在她的肩膊上,屁股使劲地耸动,用阴部猛磨着碧秋的嘴巴和鼻子,配合着碧秋的舐动,嘴裏忍不住地发出呻吟声:「嗯……嗯……啊……好舒服……」汪月霞的淫蕩的模样更加刺激着祁威,他一边插一边叫着:「小骚货,十来岁就给人开了苞,我操死你!操死你!」扑在碧秋背上,双手绕到前面大力的捏着碧秋的白奶子,一边使劲的狂操着碧秋。

「四爷、四爷……碧秋的小骚屄受不了了……大鸡巴操死碧秋了。」大约操了将近十多分锺,祁威放开几乎无力的碧秋,来到汪月霞面前,隔着纱裙揉了揉汪月霞的的大白奶子,将沾满淫水的大鸡巴塞进了汪月霞的嘴裏。硕大的龟头才刚进入汪月霞那樱桃般的红唇中,才刚进入就塞满了她的嘴。汪月霞却没有露出一丝难受的表情,反而十分享受,熟练地吞吐着,即使将口中塞满,牙齿也都不会丝毫碰到鸡巴上的嫩肉,显然是经常做这事。一双白皙娇柔的小手,一只在棒身轻轻套弄,一只轻握住阴囊缓缓抚弄。

「乖霞儿……亲侄媳……舔的伯伯真舒服……伯伯真想把鸡巴天天塞在霞儿的嘴巴裏……」

「我也是……四伯的大鸡巴顶的霞儿嘴巴麻麻地……感觉就像在操霞儿的小骚屄一样。」汪月霞红着脸瞄祁威了一眼,胸前的大白奶子随着急促的呼吸高低起伏,一副任君品尝的俏丽模样。

祁威弯下身子摸了摸汪月霞的阴户,汪月霞的阴户早已被碧秋舔的泛滥成灾,入手之处尽是水渍一片,黏黏地,忍不住抓住几根屄毛扯了一扯,「真骚,可就流了这幺多水。」

汪月霞屄毛被扯的生疼,叫道:「四伯,别扯霞儿的屄毛啊……霞儿的小骚屄好痛。」说完报複式的轻咬了咬嘴裏的大鸡巴。

「霞儿,你个小骚屄还记仇呢!看我不操死你」。祁威扶着自己的大鸡巴,轻轻点着汪月霞那娇豔的阴户。

汪月霞只觉得一条奇热的棍子顶在自己的骚屄上,不由得全身一颤,两条修长的玉腿慢慢打开。祁威的大鸡巴沿着那条迷人的肉缝来回滑动,慢慢的,阴户的大门分到两边,一颗粉红色的果实凸现出来,少量的清液从阴户中淌出。

祁威腰部一沉,大鸡巴顿时挤入狭窄的阴道中,「嗯……」汪月霞轻呼一声,只觉一根火热的棍子正慢慢钻进自己的骚屄。祁威扣住唐月芙的小蛮腰,下体猛力一挺,「哧」的一声,将整条大鸡巴塞了进去。

阴户中的细小凸起摩擦着棍身,层层褶皱裹着祁威的大鸡巴。 祁威缓慢的挺动着大鸡巴,细细的感受着阴道内裏的颤抖,九浅一深、五浅一深、三浅一深……随着祁威活动频率的加快,汪月霞阴户中涌起阵阵甜美的快感,她主动的擡起肥臀,配合祁威的抽插,寻求至美的感受。

祁威见状再无顾忌,将汪月霞的玉腿搭在自己的肩头,大起大落的抽插起来,每一次的撞击都顶在汪月霞的花心之上,酥麻的感觉让汪月霞呻吟阵阵,愉叫连连,花房绽放,一波波的淫水如潮涌出。

猛插了一阵后,祁威握着汪月霞的双手,将她拉了起来,自己坐在秋千上,让汪月霞骑跨在自己身上,喘息着说道:「霞儿,你来吧……」汪月霞娇媚的看了祁威一眼,然后双手按在他的肩膀,肥臀上下颠簸,一次次的将大鸡巴吞入体内。

「碧秋,来推一下秋千。」体力稍微恢複了一下碧秋忙站了起来,胸前两个大白奶子紧贴着祁威的后背,轻轻推动着秋千。祁威、汪月霞两人紧紧拥抱着,随着秋千的晃动,汪月霞两个大白奶子不停摩擦着祁威的胸膛,而祁威的大鸡巴在汪月霞骚屄裏忽左忽右,忽上忽下,妙不可言。

「碧秋,加把劲,蕩高些。」秋千在空中一下一下,一前一后的飘蕩着,大鸡巴在汪月霞的骚屄裏一进一出,两人完全不用用力,情到浓时汪月霞忍不住凑上红唇吻上了祁威嘴巴,四唇相接,双舌纠缠,鸡巴和骚屄的结合处淫水不断涌出,从高空洒落。

「四伯……大鸡巴操的霞儿……霞儿真好……霞儿的小骚屄被四伯操翻了……霞儿的骚水又流出来了啊……四伯……四伯……霞儿要升天了……」

「乖霞儿……伯伯的大鸡巴被你的骚屄夹的好舒服……屄心又吸到伯伯的鸡巴了……骚霞儿……伯伯好爱你……」两人的呻吟声交织成一片,随着秋千的蕩动在空中回蕩着……

 *** *** ***

「可馨,快看,你老公和月霞操上了。」白玉珍指着高高蕩起的秋千招呼着姚可馨。

「老东西,在家裏可没有那幺用力,操别人的小媳妇倒是精力充沛,好在我还有亲爱的儿子。」姚可馨一边享受着儿子舌尖在自己的骚屄裏进进出出,一边抱怨道。

「妈妈,你别说爸爸了!你还不是一样,爷爷、大伯们那个没有操过你的老骚屄,还不知足。」祁子轩爲爸爸打抱不平。

「儿子,你再说,再说,以后就别想操妈妈了!」

「好吧,骚屄妈妈,儿子错了,儿子还操你到老呢!」祁子轩捏了捏姚可馨的肥臀。

「好了,儿子,快来操妈妈的骚屄吧,妈妈的骚屄都被你吸干了。」姚可馨爬在麻将桌前,肥臀高高地翘起,露出湿淋淋的阴户,晶莹的淫水正滴滴下流。

「儿子,你也来操妈妈的骚屄吧!」林美娟爬在姚可馨的对面,翘起肥臀。

祁子夕、祁子轩两人分别站在林美娟和姚可馨身后,用大鸡巴不停地敲打着妈妈肥嫩的大白屁股,龟头在妈妈的骚屄外面研磨。

「好儿子……亲儿子……别挑逗妈妈了……妈妈骚屄好痒……快插进来……操烂妈妈的骚屄……」姚可馨左手分开了她那迷人的阴唇,右手握着祁子轩的大鸡巴带到阴道口,肥臀向后一挺,两片阴唇已经咬住了祁子轩的半个龟头媚声道:「亲儿,操你妈妈的骚屄吧!」姚可馨话音未落,祁子轩已屁股一挺、鸡巴一顶,硕大的龟头已滑进姚可馨那娇嫩迷人而温暖的玉洞中。

姚可馨微微地皱了皱眉头、眯着眼,有气无力地娇哼了一声,显出十足的舒服劲:「啊……真好!宝贝儿,你……你……可要轻点操妈妈哦!」妈妈的娇、媚、羞、急、淫、浪、迷人、诱惑、暗示、乞求,使祁子轩再也把持不住了,屁股用力一挺,只听「噗哧」一声,姚可馨也随着「啊」的一声惊呼,坚硬粗大的大鸡巴尽根而没,硕大的龟头一下子顶在姚可馨的子宫颈处。

「嗯……亲儿子,妈妈的小屄好像被你戳裂了。」姚可馨颤抖着声音说道。

祁子轩一听,向鸡巴和骚屄结合的地方看去,只见妈妈那娇嫩的花瓣被撑得向两边裂开,那迷人的小洞口也被胀得鼓鼓的,紧紧地箍着鸡巴根,而裏面的子宫口则一张一合的咬着龟头。

「嗯……妈妈没事,摸妈妈的奶子……嗯……操妈妈的骚屄。」祁子轩依言而行,下面轻轻地抽送摩擦,双掌环腰抚着姚可馨的豪乳,手指揉捏乳头,忽轻忽重的不忍释手,姚可馨娇嫩的乳头被揉得坚硬而挺立起来。

「妈,您的奶子真美,真软和呀!」祁子轩一边轻抽慢送,一边抚摸着妈妈的乳房,一边情话戏语不断,一齐挑逗着姚可馨的情欲;姚可馨渐渐地扭动腰肢、摆动玉臀配合,迎凑着儿子的抽动。

「子夕亲儿,你看你三娘都和儿子操上了,你还不来操妈妈。」林美娟看着姚可馨和儿子淫蕩的场面,实在忍不住了。

「对不起,妈妈,儿子来迟了,儿子一定会补偿你的。」

「大娘你和四娘躺到桌子上面去,让妈妈和三娘帮你们舔舔骚屄止痒,操完妈妈侄儿们就来伺候你们。」白玉珍和胡月婵依言爬上桌子,分别叉开双腿坐在林美娟和姚可馨的面前,露出肥嫩嫩、水淋淋的骚屄。

姚可馨一边享受儿子爱抚她的酥胸和猛操她的骚屄,一边埋头舔着胡月婵的阴户,一下舌头舔舔阴蒂,一下含住阴唇拉长。

祁子夕拍打了一下林美娟的肥臀,双手搂住林美娟细腰,屁股一挺,喊道:「妈妈,儿子插进来了!」将整个大鸡巴一操到底,直抵林美娟的骚屄深处。林美娟悠悠地吐出一口气,只觉骚屄被儿子的大鸡巴满满地撑着,小腹轻微拱起,终于不再空虚、寂寞。

祁子夕的大鸡巴被林美娟骚屄裏的嫩肉团团包裹着、挤压着,大鸡巴在淫水的侵泡下不断肿胀着。下身「啪啪」地撞击个林美娟的肥臀,随着鸡巴的进进出出,阴唇不停翻滚,带出股股淫水。随着前后抽动,林美娟的两个雪白的大奶子在薄纱长裙裏也剧烈晃动着,那模样真的淫蕩极了。

前面,林美娟一手撑着桌子,一手揉这白玉珍黑色纱裙下的两个大白奶子,嘴巴「叭叭」地咂着白玉珍的肥美阴户,舌头在阴户上下扫动,吮吸着阴户中流出的涓涓淫水。白玉珍和胡月婵平躺着身子,一手揉这自己的大奶子,一手伸进红唇裏吮吸手指,不时两人还互相舌尖对舌尖亲吻着。

祁子夕、祁子轩两兄弟看着大娘、四娘淫蕩的模样,更是性欲高涨,下身毫不留情地操着自己的妈妈,每次大鸡巴抽到头时再用力插到底,到底时再扭动屁股使龟头在子宫口旋转、摩擦。操的林美娟和姚可馨浪声淫叫。

「哦……哦……好儿子……妈美死了……用力……」

「好美啊……好妈妈……你的屄真好……儿子好爽啊……」

「哦……好美呀……好儿……干得妈美死了……妈妈的屄好舒服……」

「妈妈……谢谢你……我的美屄妈妈……儿子的鸡巴也好舒服……」

「嗯……嗯……哦……好舒服……好儿子……妈妈的大鸡巴儿子……从妈妈的嫩屄中生出来的大鸡巴儿子……弄得你的亲妈妈美死了……啊……啊……哦……妈要洩了……哦……」

祁子夕、祁子轩两兄弟在妈妈们淫声的刺激下,龟头一热,双双将股股精液射进了妈妈的骚屄深处。

精彩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