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好痒哟……」强烈的电流流贯玉娟的脊椎。

「你臀部的尺寸是多少?」

「啊……八十八。」玉娟蠕动赤裸的双臀低声地回答道。

明雄一手爱抚摸着玉娟的臀部,一手摸着奶子,鸡巴不停地干着,如此抽插了约莫千百来下,玉娟腰部不住地颤动,玉娟要明雄低头去吸自己的阴精,明雄也大口口地吞下。

两人就这样拥抱着,享受这美好的一刻,明雄己忘了此次出来的目的。直到夕阳西沉、一轮新月映着天上繁星时明雄才意满心足的回家。

CHAPTER.13

一天晚上,明雄看完电影,回家后一进门,只听到浴室传来热水器的声音,原来是母亲在洗澡。明雄想起刚刚电影上女主角出浴的镜头,于是他轻声走到浴室门边。浴室的灯光由气窗口透出,明雄悄悄的低下头,灯光洒在脸上,在一片雾茫茫的蒸汽中,一个成熟的妇女肉体映入了明雄的眼帘……这似乎在引诱着明雄,他心中的兽性逐渐甦醒复活,一个可怕的念头在逐渐成形!

此时明雄的心中已为肉慾所填满,对母亲有强烈拥有的意识;伦理、亲情、道德全抛到脑后,所想的只是要如何下手?妈妈已经除去了身上所有的束缚,一个像维那斯女神般的胴体展露在明雄眼前……

美丽的肉体在蒸汽中若隐若现,肌白胜雪,陶醉于热水沖洗的脸庞,有几滴汗珠,混合水滴、映出白里透红的肤色,明艳不可方物……接下来是曲线优美的颈、肩……沿着乳沟而下是高耸粉红的椒乳,垂涎欲滴……沿着优美弧线的腹部而下,微微隆起的小腹,再往下是一丛乌黑发亮的黑森林,守护着妈妈最神秘的宫阕……那是妈妈的私处啊!……

「啊!妈妈的乳房,在的解放之后,竟是如此漂亮坚挺,要是能吸吮他们,那该多好!」明雄的手不自觉伸入裤中,安抚因激动而有点含泪的阳具。

母亲以食指轻触她的密处,似乎陶醉于这轻微的自渎。明雄隐约可见她那粉嫩的护城河,明雄觉得血液正逆流到头部,有一种昏眩的感觉,似乎眼前的肉体只是梦中所见,但又决然不同。明雄不禁有一股要发洩体内千千万万个精子的慾念……

热水「哗啦哗啦」沖刷着,妈妈正一无所觉的陶醉于洗涤身体的舒适与触摸私处的快感,大概无法听闻门外有一头狼在低声喘息吧!明雄看的意乱神迷,蕴藏在体内的春情慾火一发不可收时,胯下的鸡巴瞬间反应。明雄一个邪恶的念头生起了歪念头,一心想要和母亲作乐,看有什幺方法,能和母亲性交。

恰好这时电话声响起,明雄连忙跑去拿起电话,原来是父亲打电话预告他今夜又不能回家。于是他顺便报告母亲说:「爸爸交代:因临时有事要办,今夜回家时可能很晚,所以叫我们先睡觉,不用等他。」

「是吗?」浴毕后正在擦拭头髮的母亲回答着,脸上露出高兴、奇妙的妖豔表情,说不定父母两人之间,今夜本来预定要做爱;果真如此,那就方便多了。明雄不由的暗自欢喜!

晚上,过了深夜一点时,明雄偷偷溜出自己的房间,在地板上爬着进入母亲的卧室,他害怕得浑身直打哆嗦。明雄惶惶恐恐开了门爬进去,室内一片黑漆;他爬到母亲的被窝处,就钻进母亲的被褥内。

母亲似乎睡着了,明雄听得见她静静的匀称的呼吸声;他心脏直扑通扑通的跳着,悄悄地伸出手,他心里虽也发出了制止的声音,但事到如今,已无法放弃了。幸而,母亲朝着另一方睡觉,明雄从后方反手抱住母亲。

母亲在半睡半醒中嗲着:「嗯……嗯……你回来了,我等得好久,睏得不得了……今夜你说好要好好爱我的……”母亲把他误认为父亲,她似睡似醒地发出平常明雄未曾听过的、可爱的、撒娇的声音,拉着明雄的手引导至自己的乳房。

「成功了!」明雄在内心发出欢欣的叫声,他高兴的想要跳跃起来。

「咳,亲爱的,快一点揉吧!」母亲不知对方是自己的儿子明雄,用沙哑而富有吸引力的声音呻吟着。因那声音太性感了,明雄的肉棒早就勃起得硬梆梆的了,明雄尽情揉着母亲的乳房,母亲的乳房又大又有弹力,温暖而如同像皮球,每当在他的手中揉搓,母亲便发出奇妙的喘息声。

明雄毅然把右手往母亲的股间伸出去,没穿内裤的妈妈的腹部下,长着这幺浓密的阴毛,对他简直是不可思议,但反而给他带来了更大的刺激。明雄再伸出手,终于摸到母亲的阴部,那时他更吃了一惊,因为她的阴部已濡溼得黏糊糊的了!

母亲冷不防伸手把明雄硬梆梆的肉棒抓起来,他吓得险些儿便喊叫出来。不可名状的快感直昇上来,明雄怕发出声音会露出马脚,于是拼命的忍耐着。

「亲哥,快一点给我你的……」母亲完全不发觉是他,以耳语似的娇声说:「……大鸡巴肉棒!」明雄一听到平常显的十分高贵慈祥的母亲,对他说出这样下流的话,他更兴奋得进入忘我之境界。明雄双手搓着母亲的双乳,就从她的背后,没命地插入肉棒!

「啊!」的一声,母亲开始喘吁吁了。强硬的肉棒,往湿濡濡的肉洞插了进去,插到深处,被软而紧的肉勒得紧紧的,更舒适得几乎要头昏眼花。

「成功了,终于我进入母亲的内部了!」明雄高兴的不得了,他从背后没命的往她的腰撞上去。每逢擦到母亲的软肉时,肉棒就快活得像快要溶化似的。

「哦……!太好了……!大鸡巴哥哥……!太痛快了……!」母亲也快活得简直要发疯了,她不知那是儿子明雄的肉棒。

最后,想不到那严谨的母亲,如同野兽般的呻吟着而摇摆着腰。由于受到极大的刺激,明雄的腰几乎要溶化了,他不停的抽插着,终于在吓人的快感中爆炸了,他儘情地把稠糊糊的精子撒播在母亲的内部!

明雄就这样冒充父亲和母亲作乐。事后,母亲似乎已精疲力竭的样子,就那幺陷入沉睡之中,他蹒跚地爬起来离开母亲的房间。

第二天早晨,明雄对情绪特别好的母亲说:「爸爸说公司工作繁忙,天未亮就出门了。我上厕所时碰到他的,他交代我向妈妈说一声。」

因为父亲回家的时间很不规则,所以回家的日子、与没有回家的日子都弄不清楚,因此,明雄他认为绝对不会露出马脚。母亲向他点头时,显现着安祥愉快的慈母的表情。

明雄看着母亲那样的表情,心中又想着哪天能整晚和妈妈大干一番!

CHAPTER.14

明雄这天感觉身体不大舒服,在房中躺着直到中午,觉的有点饿,因家里就只有女佣阿美在家,他便叫阿美弄些食物给自己吃,吃后便回房间睡觉。睡了一会儿明雄觉得口渴,便爬起来找水喝。

到了厨房看见阿美拿着一根胡萝蔔当作男人的阴茎在戳自己的阴户,明雄这时由她的身后蹑手蹑脚的靠了上去,两手由阿美身后抓住她的奶子,阿美这时挣扎不开,阿明说:「好阿美,我帮妳止止痒吧!」

明雄放开阿美,解下裤子露出阳具。阿美回身一看明雄怒涨的肉棒,当下便跪着帮明雄吹喇叭,两手还不时的搓揉明雄的睪丸。过了一会儿,明雄要阿美双手扶着流理台,自己双手扶住阿美的细腰,由后面缓缓插入阿美的阴户。

虽然阿美常常自慰,但仅是在阴户口上搓磨而已,当明雄的阴茎真正插进去后,有一丝血丝流了出来,且阿美痛得直掉泪。明雄这时便将阿美抱住,双手缓缓地搓揉阿美的奶子,并将阴茎抽出来,且用口去舔阿美的阴户。过了一会,阴户里渐渐地有淫水流出,阿美也觉得阴户有一阵空虚感传了上来,便要明雄赶快插进来。

明雄这一次要阿美趴在餐桌上,两只手扶住阿美的腰将阴户凑到恰好,便滋的一声插了进去。只见阿美全身抖动,明雄以为阿美痛的厉害,便準备抽出来。当抽到洞口的时候,阿美说:「不要!」明雄说:「我是要抽出来不干。」阿美说:「傻瓜,我是要你继续干,不要停!」

明雄闻得此言,便大刀阔斧地开始干了起来,阿美随着明雄的攻势也发出一阵阵的呻吟声。

阿美说:「啊……啊……要干死我了,少爷……你的鸡巴……好大啊……啊啊……啊……插到子宫了,我快被干死了,啊……啊……」

这淫声阵阵入耳,更激起明雄的兽慾,更加紧攻势,抽得三百来下,阿美两条腿不住地踢,明雄感到阿美阴道里阵阵的抽搐,夹得阴茎好舒服,便停下来让阴道包住自己。不到三秒钟,一阵热呼呼的汁液喷在明雄的龟头上。明雄受此一激,全身一颤,热滚滚的精液射入阿美的阴户,阿美只觉得好似一股岩浆冲入便昏了过去!

不久后,阿美悠悠醒来,觉得明雄正趴在自己背上,两手正摸着自己奶子。一场激烈的肉搏战,历经数次沖锋陷阵,终于接束了,休息一阵后阿明便回房休息。

CHAPTER.15

一天傍晚时,明雄的母亲从外面回到家中,教阿美来叫他过去说有要事;于是明雄来到妈妈房内。妈妈说:「你姨妈今天来台北看你表姐,妈妈刚从表姐家回来,她说很久没见你了,所以晚饭后你去一趟表姐家向她问候一下。」

吃完晚饭后看了一下电视,洗完澡明雄骑上摩托车又来到表姊家,按了门铃却无人开门;明雄顺手扭开门把,发现门没有锁,于是明雄开门进入表姊家并顺手将门关好,一边喊着表姐的名字。只听见一阵「哗哗啦啦」的划水声,自楼上的浴室传来,并听见姨妈在浴室说着:「外面是明雄吗?你表姊和玉娟刚出去看电影;我刚要洗澡,你先坐一下,我马上下来。」

表姊家浴室的门下也有气窗,明雄忽然兴起了偷看姨妈洗澡的诱惑。他小心翼翼的走到浴室门边,明雄低下头就浴室明亮的灯光从气窗的横隔空隙望入,刚好看到姨妈修长的大腿……姨妈正开始脱衣服。

明雄的姨妈虽比妈妈年长二岁,但皮肤很好,她的小腿很美、大腿和膝盖间有美好的曲线,明雄觉得,她简直比任何一个年轻的女孩子还要漂亮。

姨妈开始拿着肥皂去涂抹她半球型的大乳房,有重量感的双乳,一点也没有垂下去,反而漂亮地向上挺高。然后慢慢的往下涂抹,丰厚浓浓阴毛覆盖着的两片肉唇……

这时明雄的下体产生了强烈的反应,整个人都进入一种兴奋的状态!

忽然间,姨妈眉间一皱,叫了一声,然后人靠着浴室墙壁慢慢倒在地上;明雄这时急忙的撞开浴室大门,浴室的蒸气里充满了令人头晕的闷热!明雄揹着姨妈,慢慢的来到了表姐的房里。一双手反扣着姨妈的大腿,而他的背也碰到姨妈丰满的乳房,姨妈丰满的乳房,透过衣服,使得明雄产生一种奇妙的感觉。他把姨妈轻轻的放在床上,此时姨妈丰满的胸部在他眼前突显起。

明雄轻声叫着:「姨妈……!姨妈……!」

姨妈在朦胧中感觉到明雄抱她到房间床上,但她意识已经不太清楚,根本无法出声和明雄说话。忽然间,在朦胧中感觉到明雄低下头把嘴压在乳房上,然后把乳头含在嘴里吮吸。

明雄的手握着姨妈另一个乳房搓揉,很快的乳头在膨胀;姨妈的嘴里不自觉的发出妖媚的哼声,更刺激明雄的淫慾!明雄的手指微微地颤抖着,从嫩白的上身向下活动抚摸着阴阜,并向下探索着阴蒂!

明雄迅速的脱掉衣服,用手提着肉棒,用龟头摩擦着阴户的外围,姨妈只觉得有一个炽热的肉棒在磨着,然后就进入到她的身体内开始抽插着。

「啊……嗯……哼……」姨妈开始发出令人销魂的呻吟声:「嗯……啊……真好……我的亲儿……啊唷……我忍不住了……舒服极了……快狠狠地……干吧……亲……明雄……乖儿……快……插进……猛力磨……丢……要……丢了……再插……快磨……喔……又丢了!……」

明雄那根肉棒越来越坚硬粗大,浑身的血脉已经沸腾了似,慾火昇到鼎点!姨妈感觉自己的身体快爆炸了。

这样约有十多分钟,姨妈「嗯」了一声,慢慢瞇开了眼睛,看着还趴在她身上的明雄,她突然将滚烫的双唇凑到明雄的唇上。明雄呆了一下,看着姨妈微闭的双眼,便配合她的唇,享受她的热情。两个人的舌头在嘴里不安份的搅动着,久久才分开,两人都喘息着!

明雄慢慢抽出他的阳具,侧身躺在她的身边,姨妈还沉浸在刚刚的快乐余韵中。渐渐的恢复了意智,她睁开了双眼,轻声对明雄说:「明雄,刚才姨妈……你……」

「姨妈,对不起!我实在忍不住……我……」

姨妈慢慢闭上眼睛,轻轻叹了一口气:「我好累,让姨妈躺一下好吗?」

明雄把姨妈拥入怀中,轻轻的吻着她的额头、脸颊,姨妈的手也自然的抱着明雄。渐渐的,姨妈的呼吸又急促了起来,明雄的唇找到她的唇,热情的吻了上去。姨妈的唇好烫,明雄知道她已準备好第二回合了。

这一次姨妈是完全清醒的,明雄要给姨妈一次完美的快乐。明雄的手开始向姨妈的乳房进攻,轻轻捏揉她的乳头,另一手顺着姨妈的小腹,一路摸向她的阴部,用食指找到她的阴核;慢慢的刺激她最敏感的部位,姨妈又开始低声呻吟,身体不由自主的颤动!

明雄的手指感到温热的淫水又渐渐流了出来,乾脆用食指及中指插进她的阴道,姨妈轻哼了一声,用力抱紧明雄!明雄轻轻带着她的手到他的阳具,要姨妈也动一动,姨妈握住明雄的阳具,轻轻上下套弄着。明雄的宝贝被她这样一弄,很快就又硬梆梆的竖立了起来,準备好要给姨妈好好快活一下了!

明雄起身压在姨妈身上,用龟头摩擦姨妈的大腿内侧,偶而轻轻点在她的阴唇上,姨妈的呻吟越来越大声,尤其碰到她的阴部时,很明显的特别刺激。姨妈突然把明雄紧紧抱住,叫着明雄的名字:「明雄,姨妈……要……」

明雄知道姨妈已很需要了,但明雄知道如果再多逗姨妈一下,她会更满足。明雄把阳具平放在她的阴户上,深情的吻着她,用的舌尖挑逗她。姨妈的身体发烫,舌头配合明雄的动作轻搅着,身体更不安份的轻轻扭动。

明雄轻轻对姨妈说:「姨妈,妳带我进去吧……」

姨妈用手轻轻的捏住明雄的肉棒,带到她的阴道口,慢慢往肉洞里塞。明雄可以感觉到从龟头一直到阳具的根部,慢慢的被姨妈湿热的阴壁紧紧含住,姨妈满足的叹了一口气,明雄决定改变战术,要在短时间内把她彻底征服。

明雄把阳具抽出到只剩龟头还留在里面,然后一次尽根冲入,开始用力的抽送,每次都到底。姨妈简直快疯狂了,一头秀髮因为猛烈的摇动而散布得满脸,两手更把床单抓的皱得乱七八糟,明雄每插入一次,她就嗲声叫喊着:「啊……啊……明雄,我的亲儿……啊……啊……」

姨妈娇媚的叫春声让明雄忍不住要射精了。明雄连忙用嘴塞住姨妈的嘴,不让她发出声音,姨妈还是忍不住发出有节奏的哼着:「唔……唔……唔……」

姨妈的下体配合着节奏急促上挺,顶得明雄舒服的不得了。看到姨妈如此娇喘的浪态,明雄猛力又抽插了数十来下,终于射精了!

「啊……烫死了……明雄……啊……哎……姨妈又要死了!……」

一股酸麻的强烈快感直冲明雄的尾椎下,滚烫的精液就射进了姨妈的体内。她已无法动弹,额头和身体都冒着微汗,阴部一片湿润,姨妈的淫水混合着一些流出的精液,构成一幅动人的山水画!

明雄起身拿床头的面纸,轻轻替她擦拭全身,姨妈睁开双眼,深情的看着明雄,轻轻的抓着明雄的手:「明雄,抱着姨妈,让姨妈好好休息一会儿!」

明雄也感到有点累了,抱着姨妈躺下去,闭起双眼休息。

不知多久,姨妈慢慢醒来,带着複杂的表情看着躺在自己身旁的男人,年轻纯真的脸孔,脸上还残留着刚才高潮的晕红。这个幼年时自己曾经帮他洗过澡、摸遍全身的男孩,刚才的冲撞却是那幺的震憾,早已平静无波的心灵深处!

六年前丈夫因病死后,自己便负起了丈夫生意,一个人独自住在中市,幸好生意上的事务并不十分繁忙,她一个人便能料理得过来。她自己没有儿子,所以对妹妹唯一的儿子特别的疼爱。

一年前自己唯一的女儿丽珍在新婚不久也死了丈夫,为了让女儿不要再步入自己精神上无依的后尘,忍受那夜夜孤寂的滋味,每次北上总劝她再婚。但没想到,今晚北上,自己却和明雄发生了不伦之肉慾。不过,这禁忌的肉慾作爱,罪恶意识却使她产生更大的兴奋。还不止如此,原以为还是小孩子的明雄,竟然会巧妙的爱抚,还有强壮的抽插运动,引发出生理上对性的渴望,让她的官能不由己的完全奔放、燃烧!为了女儿丽珍、为了自己往后一生,她暗暗下定了决心!

姨妈一面想着,一面望着明雄刚射过精后并没有萎缩的肉棒。八寸来长的肉棒,如毒蛇头般的三角肉,依旧昂然地竖立着。她不自主的俯下,用嘴轻轻吻着那曾经让她堕入激情疯狂边缘的……

「啊……姨妈……我……!」明雄慢慢睁开眼睛,神情有些茫然惶恐……

「明雄,乖儿,你先回家!时候也不早了,丽珍她们也快回来了。有甚幺事明天姨妈会和你妈说。」

CHAPTER.16

明雄脑中一片空白、内心充满无名的激昂及兴奋的离开了表姐家,回到家中已经快子夜了,出来应门的是阿美。明雄默默的回到自己的房间,躲进浴室中脱掉衣服,手抹着肥皂去搓洗那仍然充血的肉棒,回味着刚才在表姐家时姨妈的神韵!他不知道明天姨妈会对妈妈说些什幺?

一阵烦燥令明雄不由全身发抖,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匆匆洗完澡,他茫然的只穿着一件短裤走到父母的房间外,他不知该如何向父母启齿?忽然,他听到房间内传来妈妈口中发出的一阵阵呻吟声!那是那幺熟悉的……

明雄将头轻轻顶住房门,发现门只是虚掩着,他心想该不是爸妈又在做着爱做的事吧?

明雄将房门微微的推开,仔细一看,却只见妈妈穿着一件透明的睡衣闭着眼一人睡卧在床上,一只手在膨胀的乳房搓揉、一只手在两腿之间挖着,嘴里发出令人销魂的叫声,而屁股沟下床单已湿了一大片!

明雄偷偷进了妈妈的房间,而妈妈依然沈醉在自己的自淫快感中,并未发觉儿子已站在床边,柔和幽暗的灯光照在妈妈身上,更使她身体增加了几分诱惑。

因为有了上次的甜头经验,大胆的、明雄轻轻的把手放在妈妈的乳房上,用手指在乳头上轻轻的揉压捏燃着,一手由胸部往下移动,然后将妈妈的睡衣掀开来,他最后把手放在妈妈的阴户边缘来回缓缓的摩擦。

精彩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