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后,在下车前,我赶紧整理好衣裙,擦拭脸上的泪珠,但在人潮拥挤的公车上却使我无法擦拭掉色狼射在我校裙内大腿上的灼热精液,羞得我真是不知如何是好,但是一想起刚刚的情景,我的内心竟是隐隐约约捨不得那色狼所带给我的舒爽感,同时下体又是一阵火热骚痒。

下车后,我与小敏走在校园的大道上。

「哎唷,刚才真是挤死人了,好像是沙丁鱼一样,真是难受耶,尤其是那些臭男生的汗臭味实在是令人忍受不了……男生真是 心好像都没洗过澡似的,你说是不是嘛,盈美……」

「小敏……你先进教室好吗?我想先去厕所一下……」

「干嘛?一大早就尿急啊?嗯,你的脸怎幺红红的,耶,眼睛也红红的,怎幺回事,小盈你刚才哭过啦?」

「没有呀……你先不要管我啦,你快进教室吧,免得又迟到了,我先去厕所了。」接着我就快步的跑进女厕内。

一进厕所,将门锁上,我立即掀开裙子,未乾的精液正从我的大腿上往下流着。

(啊……这……这是什幺……白白黏黏的……好 心……这是男生存在身上所射出来的东西吗?……)

接着我就用面纸将大腿上的精液全部擦拭乾净,擦拭完后,我想将沾满精液的面纸丢进垃圾桶内,可是我却从面纸上闻到一股异味,我好奇的将面纸拿往鼻子一闻,一股腥臭的味道直冲我的鼻中︰「哇……好 心的味道……男人真是 心……身上竟然会有这种东西……」

(这时的我还不太清楚这就是男人的精液,虽然在国中一年级时有上过关于男、女生理结构的性教育,但那时的老师解释的不清不楚,因此到了这时我仍是不太明白留在我身上的液体就是男人的精液……直到后来……)

可是接着我竟有种冲动想要闻并舔面纸上的精液,就在我的舌头想要伸出舔弄面纸时,我忽然想到刚才那个无耻的色狼对我所做的一切,我不禁难过蹲下在女厕内伤心的哭泣了起来。

(呜……我怎幺这幺变态……还想舔那个变态的色狼身上 心的东西……那个色狼差点就强暴了我了呀……难道是我天性淫蕩骚贱吗?)

就在我哭泣之时,第一堂课的上课锺已然响起,我只好快快拭去了脸上的泪水,整理一下衣裙并调整心情之后,便快步走出女厕所直奔教室。

接下来的一整天中,我几乎都无法集中精神聆听课程,不知为何,我的脑中只是一直反覆重演着早上在公车上那无耻的色狼对我做的淫猥行为。一想到早上在公车上的那一幕,我就不禁全身发烫,全身趐软无力,尤其想到那色狼的肉棒在我的大腿间摩蹭时,我那幼嫩的骚 竟不停的流出着令我骚痒难止、欲死欲仙的湿热液体。

(啊……怎幺会这样子……为什幺我一直想着那件事?……江盈美……你真的好变态……你怎幺会想着那件羞耻不堪的事情……啊……可是……可是为什幺我想的时候是那幺的舒服呢……嗯……)

也许是我已被湿热下体的骚痒感弄得受不了了,我竟然在上课的时间偷偷伸手至桌下,然后就掀开裙子,开始用着手指隔着内裤轻轻的抚弄起我那骚痒不止的肉 。

(啊……嗯……好舒服……怎幺会这样……好舒服……好棒喔……哦……)

随着我的抚摸,我的下体不停的流出温热的液体沾湿了内裤。就在我浑然忘我沉溺在自我的爱抚时。

「江盈美……江盈美……你在发什幺呆呀?」

「啊……」讲台上的女老师一声的叫喊,我突然从美妙的舒爽感中醒来。

「江盈美,上课要有上课的样子,怎幺可以发呆呢?现在是你们面对联考的重要关头,要多集中精神唸书才行……知道吗?」

我一听不由得脸红耳赤︰「是……老师……」但是我脑中仍然还是不停地想着早上那色狼猥亵我的淫猥情景。

就这样好不容易熬过了一天的课程,到了下午六点放学,我与小敏又走在校园的大道上,準备前往搭公车。

「喂,盈美,你今天是怎幺回事呀?一副魂不守舍的思春样,上课都不集中精神,脸上还红红的……嘿嘿……说,盈美,你是不是交了男朋友了啊?」

我的脸上一红︰「我……我哪有,小敏,你不要乱说啦,我今天只是觉得有些头晕而已啦!走啦,快到车站,免得到时搭不上公车……」

就在我与小敏要再前往公车站时,一个男学生拿着一束花站在我们面前。

「耶?你不是隔壁班的班长─张成新吗?你怎幺会在这里?」小敏问道。

「……江……江同学,我有些话想单独对你说,不知道你是不是愿意给我这个机会……」张成新一脸泛红说着。

「我……可是……张同学……我跟你不太熟……你有什幺话要对我说吗?」

这时旁边的小敏露出奇怪的笑容︰「嘿……盈美,我先去车站等你,人家说不定真的有什幺重要的事向你说呢,我先过去了喔!」说完,小敏真的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啊……小敏……等等……」

接着我就与张成新两人尴尬无言的在校园的大道上待了一会,终于,张成新再次发语︰「江同学……我们……我们可不可以到水池那边……我想在那对你说……说一些事……」当张成新说完话时,早已紧张的不知所措。

我不禁暗暗地在心中好笑︰(这男生真有趣……怎幺会紧张成这样……)虽然我与他并不是很熟识,但我想跟他到水池也没什大不了的,说不定他真的是有什幺重要的事要对我说,于是我就与张成新来到校园操场后方的喷水池。

这时接近黄昏,夕阳西下,照映了天空一遍橙黄,由于放学已有一段时间,校园此时人烟寂静,如此幽静的校园给我另一种不同的感触,我从未发觉放学后的校园竟是如此的美丽。我与张成新到了这儿他仍是一语不发仅是站在水池旁,在这如此浪漫的景色之中,不知为何,我突然对眼前这帅气的男孩一阵心动。

一会儿,我有些忍不住便问︰「张同学……现在已经很晚了,不晓得你有什幺事要对我说吗?」我再次地向眼前这位害羞又紧张不已的男孩子提出询问。

我这幺一问,张成新才又紧张的盯着我瞧︰「我……我……呀……好吧!江同学,我很喜欢你,你……你能不能跟我交往?……」接着张成新就把他手中的一束鲜花放到我的手中。

我一听,先是一愣,我看着这眼前的男孩,虽说他是有些紧张,行为不知所措,但他的确是个帅气又英挺的男孩子,品学兼优且又各方面十分出色,听说在同校的女孩子就有不少人喜欢他,而这样的男孩子竟然会喜欢上我?……虽然我早就知道我的样貌比同年的女孩还要秀丽出众,走在街上,注目着我的男生们不在少数,我也很享受着这种被男生注目欣赏而别的女孩子所没有的优越感,但这还是第一次有这幺帅的男孩子这幺直接大胆的向我表白。

一时间我不知如何回答,「我……我……」事出突然,我的直觉反应当然只能吱吱唔唔的。

接着张成新突然握着我的手说︰「江同学……你知道吗?我真的是好喜欢、好喜欢你,打从这学期在你们班第一次见到你后,我就再也忘不了你,你的一举一动,你甜美的声音,都充斥着我的脑中,这几个礼拜下来,我的脑中除了你之外,还是只有你那美丽的身影,我脑中再也容不下其他事物,无法专心唸书、准备联考……我知道再这样下去我今年肯定会落榜,但这一切我都不在乎,我只知道如果不再不向你表白我就要崩溃了,请答应我好吗?盈美……」

「这……我……我……」听张成新这般如此真诚恳切对我倾诉着爱意,一时之间我真的不知道要怎幺办。

此时张成新见我脸上面有难色,急忙说道︰「对……对不起,我吓着你了,很抱歉突然对你这幺说……」然后张成新就立即放开了我的手。

「没关係……很感谢你对我……对我……的好意,不过你突然对我这幺说,我真的也不知道该怎幺回答你才好?我们现在只是国中生,而且正面临联考,正是需要专心唸书的时候,我从来没考虑要在这时交男朋友,而你现在这幺说真的很使我为难……」

「难道你讨厌我吗?」

「不……不……我不是讨厌你,而是……张同学,麻烦请你给我一些时间考虑这个问题好吗?」我一这幺说,张成新不禁脸色一沉略显失望。

「……不要紧,或许这真的是需要让你好好考虑清楚,盈美,我真的很喜欢你,请你能明白……希望你能尽快给我答覆……」

这时我还能说什幺呢?

「嗯……」

「很抱歉突然对你这幺说,让你受惊了。时间不早了,我送你去车站吧!」

就这样张成新送我到车站,然后告别我之后就骑着自行车回家了,在公车站等车的小敏则对张成新送我到车站显得有些讶异。

在公车上,我一直回想着刚刚张成新对我的告白。

(……真的能相信他吗?他真的很喜欢我吗?刚刚他那幺认真,他也蛮帅的……如果有一个这幺帅气的男孩子来当我的男朋友,疼我、爱护我,好像也还蛮不错的,可是我从来就没想要现在就交男朋友,而且马上就要面临联考了……现在谈恋爱不知道会不会分心呀?可是如果拒绝他的话又好像是有点残忍……他是那幺真心诚意的向我告白……可是虽然他那幺认真的说,可是我……我……唉!怎幺办才好呢?)

就在我脑中不停的想着这些令人难以抉择的问题时,在一旁的小敏露怪笑问道︰「嘿嘿……盈美,刚才张成新对你说些什幺呀?」

「啊……这……这……没什幺呀……」小敏突然这幺一问,我脸上一红不知如何应答。

「哈哈……少来了,看你手中拿的鲜花肯定是张成新送你的,他……是不是向你告白了呀?」

小敏问得这幺直接,况且她一直是我无话不谈、吐露心事的最好朋友,况且我也需要有人提供意见,于是我也只好羞红着俏脸微微点头︰「嗯……」

「真的让我给猜中了耶,刚才看见他手拿着鲜花束时我就已经猜到了呢!盈美,那你有没有答应他呀?」

「……没有呀,我跟他说我需要时间好好考虑这件事……」

不等我说完,小敏马上说道︰「哎呀!为什幺不答应他嘛?他那幺帅,各方面也都很优秀,是个很难见的男孩子,全校不知道有多少女孩子喜欢他耶,他别的女孩不追却来追你,有这种男生追你,你还不答应与他交往啊!?何况你也应该还没谈过恋爱,应该要尝试、尝试一下才对嘛!」

「喔,小敏,照你这幺说你是赞成我与张成新交往罗!?」

「是啊!是啊!」

「那,小敏你谈过恋爱吗?」

「没有啊,所以说我才赞成你与张成新交往,然后再把恋爱感觉告诉我。」

「嗯……好哇……难怪你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一直怂恿支持我与张成新交往,搞了半天原来想把我当实验品呀……你真是坏心……我还真是没白交了你这个损友……可恶,小敏,看我饶不饶你……」

接着我伸手想哈小敏痒,小敏却躲了开来,于是在我们谈话与嘻闹的时候,公车已缓缓靠近我们家的公车站了。

第二回 妈妈与弟弟的秘密

这一夜,我的脑中反覆都是下午张成新对我告白的景像,跟本就无法专心定下心来好好唸书,虽然小敏赞成我与他交往,但我还是始终犹豫是要答应与他交往,还是乾脆拒绝他。

想着想着,我突然有了尿意,于是我阖上书本,离开房间往厕所走去。

在经过妈与弟弟的房门时,房内竟传出微弱的呻吟声,而且很明显得是妈在呻吟,我于是打开房门想询问妈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想不到我打开门一小部份却被眼前的景像吓住了,天呀!妈……妈竟然全身赤裸与同样全裸的弟弟小俊抱在一起,我真是吓呆了。

(妈怎幺……怎幺脱光衣服,而且小俊也脱光衣服,两人抱在一起……)

我简直是不敢相信我看到的影像,接着我再仔细一看,妈与弟弟也不像是抱着睡觉,她们俩人的好像正用身体互相的摩擦着。更让我觉得不可思议的是,小俊的下体好像有一根赤红的东西正不停的在摩蹭着妈的下体,而且还拚命的用着双手搓揉捏抚着妈胸前的两颗肥硕乳房。

(小俊下面的东西……这………这就是男人的阴茎吗……?)

而妈好像是一点也不难过,反而是一副很舒服的样子,并不停的呻吟着,弟弟小俊也是同样表现出一副舒爽的表情。面对这个景像,我真是不知道是否应该在看下去,之后不久,我的脸就有如火烧一般开始羞红起来。

我想离开,可是我却整个人好像定住了一般,眼睛也不自觉的直盯着妈与弟弟赤裸肉体互相摩擦的淫猥景像,这时我再次想起了今天早晨那个无耻的色狼在公车上对我的淫猥行为,而且看着看着,我裤里的下体竟然再次感到微微的骚痒着,接着就好像有什幺温热的东西从我的下体流出来。

精彩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