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初尝滋味

「姨娘,姨娘!」一声少男的但有点粗矿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啊!原来是小雄。」姨打开门应着。

「姨,你怎幺不来我家了?」小雄最喜欢姨,小时常带他到影院看电影,到公园看动物。

「小雄,妈妈好吧?」

「好,天天打牌,夜夜跳舞。」小雄显然不喜欢妈妈不在家,得不到母爱。

「爸爸呢?」姨关心起自己的情人,问着,笑着看看小雄那年青英俊的脸庞父子俩人多幺相似,心里一阵高兴。

「他好,身体可棒呢!」小雄双手来回击打着,然后又神秘地笑开。

「你笑什幺?告诉姨。」姨惊讶地望着小雄神秘的脸色。

「不告诉你。」小雄脸有难色。

「有什幺秘密不能说吗?乖孩子。」姨还用小时的口吻。

「我说不出口。」

「姨一定保密,我们不是好朋友吗?」姨看来要打破砂锅问到底,好奇心使她更想知道。

「我真的说不出口。」小雄指指姨的胸,指指姨的大腿间。

姨朝自已的下身看了一下,一下子全明白了,脸庞霎地羞红起来,再看小雄也羞红了脸,更显出少男的可爱。

姨娘轻声附在小雄的耳旁说︰「是不是爸又花心了?」

小雄点点头,姨身上的迷人的香气直扑进小雄的鼻内。一种对异性的未知世界的渴望,双眼直瞪住姨的丰满的胸脯。小雄长得比姨高出半头,眼楮看到罩衫里面丰满的乳胸。

姨惊异自已外甥已长大成人了,已是英俊岸伟的男人,过去怎幺没有注意?他的脸孔上稀稀的胡子,淡淡的、黄黄的,却已高过自已半头,乌黑的头发梳理得整齐光泽,但不油气,结实的双臂突出的肌肉显出少男的魁梧和力量。

多幺神气的外甥,真像我的姐夫。难怪姐姐不顾死活的要嫁给姐夫,还不是姐夫魁梧的身体和那份精神吗?前天还和他一起作爱过呢!想到这里,一阵红晕泛起,燥热的浮想使她想入非非,出神的呆着。

「姨,怎幺不舒服?」小雄惊奇地问。

「头有点痛,风吹大了,咱们回去吧。」说完,用她那滚烫的手拉着小雄的手,怀着对情欲的渴望,不知不觉走进卧室。

姨娘的卧室约二十平方,窗明 净,一张漆红色的双人床横放在房中间,崭新的被褥折叠得整整齐齐,洁白的纱窗如瀑布般的倾泻下来,飘出淡淡的脂胭幽香;正面一面大镜子,左墙挂着一幅美国影星梦露的裸体彩照,右墙边的书柜上摆放着整整齐齐的书籍,佳房显得高雅,更富有强烈的性感。

姨娘先打开高级音响,邓丽君婉约缠绵的歌声轻轻地响起来,小雄盯住梦露的裸照看着,再看看小姨,不禁心里激动了起来。

小姨泡了一杯茶给小雄,压住小雄的手,笑着说︰「你的手真大。」

小雄高兴地说︰「姨的手真美。」反过来握住姨的手,轻轻的抚摸着。像电的正负极一接触,各自缩了一下,就久久的不肯松开了。

姨的心里十分矛盾,多可爱的外甥,千机难逢的机会,能和他交欢一埸,平生 足,但我是姨妈,怎好开口?望着小雄,渴望他能主动。

秀玉放开了小雄的手,说︰「房间里真热。」说完把罩衫从头上脱下来,女人那圆浑的肚皮明显的露了出来,粉红色的雷丝乳罩遮挡不住丰满的乳房,几乎整个乳房全裸露出来了。

小雄呆呆的盯住看,头脑一阵晕眩,像喝了烈酒心头狂跳着,小东西的竖了起来。

姨对着小雄眼楮一瞟,诱惑的媚眼像电光一样,沖击着小雄,轻声说︰「不许看,不许看。」故意用手抱住乳房,做出十分害羞似的。

小雄直盯盯的看着姨妈,多幺漂亮的姨呀!白皙妩媚的脸蛋娇滴滴的,乌黑的眼楮直溜溜的转动,像会说话似的,雪白的脖颈,匀称的身段,修长的双腿,天下没有一个女人像姨妈这样漂亮了。头发披肩,小巧的嘴唇一点口红,露出洁白整齐的牙齿,一开口,吹气如兰,香气袭人,使人舒畅兴奋。

小雄已是情迷意乱,五颜六色在头脑中飞舞旋转,三级片中的色情景头,赤裸裸的男女搂抱交欢的景头,消魂蚀魄的性器交合,强烈地沖动着对异性肉体的欲望,体内的血液在狂奔,下身的话儿迅速的勃起,变得坚硬如铁,涨红的脸,血丝丝的眼,嘴里轻声叫着︰「姨,我想……」

「想什幺?」小姨装糊涂的问道。

「我要你。」小雄的情欲战胜的理性,沖动的站起来,一把抱住小姨的腰,嘴唇凑着姨的嫣红的唇边。

「那怎幺行?不行!」姨口气十分坚硬,可手紧紧地抓住小雄的头颈不放,手心已经冒汗。

「姨,行的,行的。」小雄哀求着,头已经伸到姨的胸口,伸出手一把撕掉窄小的乳罩,滚圆的乳房像跳舞一样跳了出来。

姨反抗着,但又无力,半推半就。小雄一把抱住姨娘的身子,放到宽大整洁的床上。雪白的乳房像半球形的玻璃球,光泽透明,紫红色的乳头挺立着,在嫣红的乳晕层层映衬下高高的突起,像一对紫红色的葡萄,挂在透明玻璃球上,使人馋涎欲滴。

沸腾的血液沖上了脑门,眼前闪亮了一下,心髒急速的跳动着,全身激动的静不下来。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扑过去,张开嘴,用舌尖舔着乳头,发觉乳头硬起来,变得嫣红色,乳晕在扩大,性感的乳房勃勃膨胀,由于情欲的激蕩,呼吸在加剧,两只乳房起伏晃蕩,强烈地刺激着小雄。他加剧狂吻起来,一会左边的,一会儿右边的乳房,贪婪的深吻。

姨从来没有尝到过这种狂吻,这种有力的吻,体内飞快的激动起来,一种愉悦之情油然而生,但她仍要装出异重的神情,口中喃喃地说︰「不……不要,小雄……」一双手无力地拉开小雄的头,是害羞?仰或害怕?

小雄疑虑地抬起头看了看姨,只见姨闭着眼,嘴唇微微开起喘息着,并没有拉开的意思。于是小雄一把把裙子向上拉起,小姨反而主动地抬起屁股,似乎让他麻利点脱开,蕾丝花边的白色比基尼裤紧紧地包住可爱的阴部,巧妙的掩盖着那中间的隐私,使那部位的轮廓更显得分明,中间微微突起,正中一条缝有点陷下,在内裤凹陷的部位泄下了一小片湿润。

小雄激动地用手抚摸起来,姨的屁股抖了一下,就配合地扭动着。小雄仔细看着那里,慢慢地发现裤衩里渗透出水来,他用嘴去舔,小姨「呀」地一声叫出来,把小雄吓了一跳,抬起头看着姨,姨的手反而把头按下去。

小雄会意︰叫我继续吻。那索性脱下裤衩,急急忙地拉下来,细细的腰带一下拉断了,一个完全成熟的女性裸体呈现在初出茅芦的小雄眼前。

姨慌忙叫道︰「小雄,不行。」用手盖住阴部,感到害羞似的不让他看见,手指缝间伸出许多乌黑的阴毛。

「姨,我要看嘛。」小雄撒娇着,轻轻地拉开姨的手,其实是不需要一点力气。

「啊!」小雄吃惊叫唤着,咽了一口水,眼楮直盯盯看着那神秘的圣地。

在平坦的小腹下面,微微突起,一块雪白的嫩肉,上面复盖着浓密乌黑的阴毛,由于秀玉被小雄的剌激,两片鲜红的嫩肉已经微微张开,充溢着年轻女性带有香味的爱液,两片肉瓣在上端连在一起,形成一颗小肉芽的突起,像一个害羞的小姑娘探出头,想偷吃禁果似的。

小雄好奇的掰开嫩肉瓣,嫣红的肉洞在晶莹的爱液浸润下,像一朵刚被雨水滋润过的红牡丹,花瓣饱满艳丽,肉洞微微在颤动,娇嫩可爱,更给人异常的淫糜诱惑。

小雄的手止不住的颤抖着,心跳如狂,精神晃忽,望着这淫糜的强烈诱惑,紧张得透不过气来。强烈的欲望驱动他,用手指轻轻地踫触着肉芽,姨的整个身激剧的摇摆起来,肉瓣颤动,爱液从肉洞中泌出。他又用手踫一下,又颤抖一会儿,抽搐起来。

小雄已激动万分,自己的话儿翘得半高,扑扑地跳着。他用手指摩擦阴唇,上面的小肉豆突突的伸出头来,小雄惊奇地看着这神秘而可爱的运动,越发戏弄不已。

姨受不了这份挑逗,情欲的火焰蒸蒸直上,两只手死紧的抓住床单,双腿乱摇乱翻,屁股高高翘起,重重地落到床上,双手摸揉着挺拔的乳房,好看的裸体翻动着,像是垂死挣扎的一样,嘴里又轻声无力的喊道︰「啊,不要,不要!」一双手狠狠地抓住小雄的头发。

小雄继续兴致勃勃的了解这幽深的圣地,按摩小肉芽,勃起的小肉芽快活的伸缩着,小雄的手指慢慢的伸进嫣红的肉洞,紧紧的阴肉张开了些,当手指插进一点时,两片阴唇合拢起来,含住了手指,再把手指伸进去些时,柔嫩湿润的阴道迅速的包了过来,夹住了手指,感到在颤动,在收缩。

这是小姨的奇妙的阴道,健康才有这种强烈的收缩,年青性感的少妇才有这种奇妙的紧迫感。由于爱液的浸润,也十分润滑,柔和温暖。清莹的爱液滋滋流出,发出美妙的声音,散发出令人欢娱、浸人心痱的香气。小雄的手已深深的进入了,抵住花心,小姨的屁股强烈的跳动起来。

小雄惊讶得很,手指一触一触着花心,小姨的屁股抖动得更厉害,嘴里淫声不断,「呀呀」的呻吟,气喘喘的难熬难忍,两条雪白的大腿高高的举起,张得大大的,猛的又紧紧的夹住,忍不住把自已的手抓住小雄,死劲的按住往里伸进去。

小雄在里面一圈圈的搅动着,柔软的阴道变得越来越柔和了,更加热气蒸腾了,爱液不断的从里面冒出来,流满了一手,嘴吻过去,甜美醇浓,醉心如迷,既香既甜,又浓又醇。他如醉似狂,贪婪地吻去,舌头深深地伸进去,把甜美的爱液滋滋有味的吞下去。

姨娘由于小雄的舌头反复刺激,阴蒂、阴唇、阴道已经异常兴奋,像一朵盛开的鲜花娇艳鲜丽,爱液流个不停,双腿一伸一伸,肥嫩的屁股高高抬起,呻吟叫道︰「受不了,不行了……」她已失去了往日的吟持,柔发飞乱,呼吸急促,四肢激动,高声叫道︰「我要……我要……」

小雄抬头望着小姨娘,脸色艳丽照人,比平常更加妖艳,散乱的头发覆盖着半张脸孔,往日高贵的美丽已变成淫蕩的艳丽,肤肌变得更加光滑,柔嫩如脂,阴部嫣丽润滑,肉瓣有节律的张开收缩,像在呼唤、在诱惑。姨娘的手按住淫糜的肉瓣,来回摩擦着,用手指张开肉瓣,清泉般的爱液止不住的涌出来,流到雪白的大腿内侧。

只见小姨淫声喘息,呼吸加快,嘴里含糊的说︰「我要你……」用一只柔软的手握住小雄的那坚挺的话儿,往自己的肉洞拉去,踫触着柔嫩的淫肉,一股热流从那话儿传到全身。

小雄已控制不住自己了,头脑中飞快的闪出三级片男女交欢的情景,屁股一沉,那话儿顺利的进入了,姨的肉瓣被裹夹了进去,把那话儿全吞进去,挤出滑润的爱液,发出的美妙的声音,一种异常舒畅温暖柔和的感触从阴部涌向全身。

小雄停了一会,只感到两人的交接处有明显的脉搏跳动,每跳动一次,便使情欲高胀一次。他第一次体验这交欢的快感,情不禁的用力抽动几下,又停下来感受一下跳动的脉搏传来的欢愉。

姨动了动屁股,表示赞许的意思,小雄聪明,真的一进一出的抽动起来,阴唇裹进夹出的配合着进进出出,发出今人消魂的肉体撞击声,爱液吱吱声,席梦思床的摇晃声,小姨的气喘声,汇成一曲消魂浪漫的交欢交响乐,多幺醉人、多幺欢快。

小姨已像蛇一样激烈的扭动着身体,阵阵紧迫着小雄,小雄初次交欢,哪里经得起这种激蕩,抽插了不过十来下,突然身体一紧,欢快的射出了精液,猛烈的射向小姨的子宫。

姨娘早已沉浸在肉欲的畅饮中,抱着小雄,发痴的胡叫道︰「宝贝,好!多进点!多……进……」

猛烈的射精把她推向了性欲的高峰,大腿的肌肉紧紧绷着,脚趾尖绷得直直的颤动,阴道、子宫发出强烈的快感,一浪一浪的性高潮从子宫汹涌澎湃涌向阴部,迅猛的向全身奔波,阴道有节奏的颤抖着,像波浪起伏,有节奏的收缩着,伴奏着小雄的收缩,把两人的肉体和灵魂带到漂茫的天空。

当小雄的肉睫收缩节奏减弱了,小姨的阴肉仍然强劲的在收缩着,吸吮着肉睫、吸吮着精液,欢快的享受那爱的甜美。两人的胸腹部和大腿根部早已汗水淋淋,混和着爱液在洁白的床单上印出一幅美丽的山水画,只有邓丽君的歌声依然缠绵如诉……

精彩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