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柔软温暖让小张惊讶且满足,更让我目瞪口呆。润红的舌头舔吮的龟头,时现时掩在妻樱桃般的红唇里,还不时的媚眼如丝的望向小张,怯怯的观察着他是否舒服。

小张兴奋的把手钩向妻子的屁股,妻体贴的把身体向小张挪过去,如雪浑圆的屁股,一览无遗的微微摇晃着向他展示,方便小张的摸捏。像极了条发情的母狗!我彻底的被酸到了,胃像被人紧紧的攥住一样。

妻快速的撸动着他的阴茎,不时的用另一衹手的手心滑过或者乾脆用舌头舔下他的龟头,我知道那种感受,那是岩浆喷射前惊悚的颤慄与温软,是你压抑不住的酥麻与积蓄。衹能喷射,别无选择。

稠浓的黏液喷射在她的脸上、头髮上,妻子对待他不同的是,对我则不仅仅是喷射,而且伴随的是舌头的搅拌与吸吮。

小张喷完后还在不断的抽搐,妻不顾脸上的黏液,依然一衹手缓慢的撸动,另一衹手的手心轻柔的滑动着龟头,延长他着那种抽搐之至他停了下来,然后她拿起毛巾,折返一面,轻柔的擦了几下,慢慢的又含住他,体贴继续温暖着小张,直到他完全软瘫下来,才起身去洗手间。

贱货!婊子!淫蕩!我心里这样的词不停涌现,所有恶毒的词语像河底的淤泥,全部翻了出来。可奇怪的是,心底里却泛出的一种自豪与得意。小子!知道我平时的享受了吧?……

妻再次回来,已经没有了先前任何的羞涩,光着身子满不在乎的躺倒小张的身边,枕着小张的胳膊,什幺话也不说,静静的、主动继续抚慰着小张已经萎缩的阴茎……

直到我醒来发现,妻光着身子,像衹猫似的蜷缩在小张的怀里,光洁的大腿被小张压着,单薄的被子衹有一角盖在他们的肚子上。床边的垃圾桶里扔了几衹用过的套套与纸巾,半圆形的沙发椅已经从窗边移到了床边,整个房间瀰漫着淫秽污浊的空气。

记忆中依稀还记得,他们后来又做了至少二次,迷迷糊糊感觉其中一次大概是怕吵醒我,还是去了洗手间做的。

我拉开窗帘,推开玻璃窗,外面的太阳照射到妻皎洁的酮体上,淡淡的渲蕴出迷人的光晕,映出妻子皮肤细腻柔嫩的质感。

我坐到床边另一个沙发椅上,欣赏着妻子身体,彷彿昨夜什幺都没有发生,妻仍然是那幺的纯洁白嫩,依旧美丽媚人。衹是有点不协调的是小张那二条长着粗毛的大腿,告诉我昨夜那场糜烂。

我吸完支烟后,才叫醒他们,妻子慵懒的伸直身体,看到他身边的小张后,好像是受到了惊吓,猛的坐了起来,红晕又再次映上她的脸颊。她阻止我试图叫醒小张,慌慌张张的抓起内衣内裤穿好后,才示意我叫他,她则跑到洗手间穿衣服去了。

当他们穿好衣服,已经是中午了。妻一边整理着头髮一边愠啧的怪我没有早点叫醒她,担心孩子吃了早饭没。爷爷知不知道去接孩子。我安慰她说他们知道的,别担心。心里面感歎,女人变脸真快,不过,呵呵,我的妻子回来了。

小张非要留我们吃了中午饭再走,他的理由说服了我。他一个人在陌生的城市,吃也吃不到什幺。于是我们退了房后,走去一家我熟知做本地菜比较出名的一家饭店。

小张毫不犹豫的要间包房,正值午饭时间,没有预定,很难有合适的房间。小张执意还是进了间大包房。

大包间里就三个人显的很空蕩。但已经没有了先前的尴尬与不安。上过菜,小张叮嘱服务员不叫她们别进来,然后用一把椅子抵在门后,坐在饭桌边,一边吃着饭,一边呵呵的议论着昨夜的疯狂。

妻又恢复了以前的样子,红着脸不停的被我们打趣。偶然也回嘴二句,惹的我和小张哈哈大笑。他一个劲的讚歎妻的双腿美足,说到兴头上,也不顾妻的反对,弯腰抬起妻的一条腿放在他的腿上,脱掉妻的高跟鞋,把玩着妻的小脚。

我也按捺不住,抓起妻的另一条腿,玩弄着妻的另一衹脚来。妻不停的挣扎,半搵半啧的骂我们还让不让她吃饭?

妻起床后,慌忙中没有穿丝袜,现在两条修长的大腿被我和小张拉到各自的腿上,一人一个小脚丫被我们玩弄着,并不时被我们轮换侵犯她的大腿深处,房间里渐渐瀰漫出另一种气氛,没一会,妻的眼睛就又散开了迷雾,鼻腔里又再次发出轻微压抑的嗯嗯声。

小张再也按制不住了,他站起身来,突然抱起妻子向墻边的休闲沙发走去,将妻子死死的按在沙发上,掀扯着妻的裙子和内裤。

我惊讶的有些愣住了,但很快明白理解了小张的感受,起身坐到门后的那张餐椅上,防止服务员推门进来。

妻子则惊恐的扭动挣扎,当她意识到我不打算干预,慢慢的她放弃了抵抗,跪爬在沙发上,仍凭小张脱下她的内裤,调整下姿势,无助的让小张插进她的身体……

也就没一会儿,小张痛苦但又满意的退出妻的身体,整理好衣服,坐回餐桌旁摇了摇头轻歎了一声。

我有些奇怪。咋了?这小子,怎幺我已经默许他不带套子做了次,现在来这个表情?妻子慢慢的起身,拉起退在膝下的内裤,整理好裙子默默的坐到我这边的空椅子上。她显然有点害怕或者还有点生气。

我伸手揽住妻子,轻轻拍了下她的背安慰着她,然后转头直接问小张:「咋啦?吃坏肚子啦?」

小张不知道是什幺表情的看着我说:「哥,有点难受……最后那玩意衹干抽抽,好像射不出来东西似的……」

妻脸一红,扑哧一声,都笑出声来了。我也哈哈的大笑起来。

我们开车把小张送到车站,小张依依不捨的说:「哥,下次能来我这里吗?我一定安排好你们……」

我微笑的骂他:「这次你差点死在这里,还想下次?不要命啦?!」

小张看了我一眼,真挚的说道:「哥,嫂子真不错!见到嫂子后,我就知道我没来错,就算死在嫂子的怀里,我也愿意!」

我被这家伙说的有些感动,妻子更是红着个脸,什幺话也没说。

小张接着说道:「哥,真的,我真心希望你们能来我那里做客,我尽全力安排照顾你们。」

我微微摇了摇头,安慰道:「看时间缘分吧……」

小张有些失望,满脸的恳求道:「我能不能再抱下嫂子?」

我不置可否,妻抬头看了我一眼,徵询我的意见。见我没有反对,走到小张的面前,深深的被他抱在怀里……

送走小张,妻在车上没有说话,不知道她在想些什幺?我也默默的开着车,但不是往家开,而是往郊外的方向。不为别的,发洩,我太想发洩了……

转到一条不知名的乡间小道,我停下车,拉开车门,妻惊讶的看着我把她推倒在后排座位上。没有任何语言,也没有任何前戏。我掀起她的长裙,扯下她的内裤,楞沖沖的插入她的身体。妻慢慢闭上她恐惧的眼睛,默默的忍受着我一次次的撞击。

乾涩但柔嫩温暖刺激着我,我不顾一切的冲击着妻子,以致于旁边有村民路过,骂的一句「不要脸!大中午的在这里交配……」都浑然不顾,就知道撞击沖击……

在妻子忍不住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中,喷射出一夜的憋屈与激动。

回家的路上,妻依靠在我的肩膀上,解开我裤子的拉链,用手抚慰着我。我还是默默的开着车,都没有说话。她俯下身子,把头伸进方向盘下,试探性的吞含着。见我没有反对,不顾还沾黏黏的,卖力的吸吮起来。

直到进了大院我停好车,她任然不顾有没有人能看到,还在不断的舔吮着。

回到房间,她飞快的脱去所有的衣服,没再要求我去沖凉,扑到我怀里,解着我的衣裤。

我揽着光溜溜的妻子,轻柔着妻的乳房,眼前又浮现出妻雪白的酮体在小张的黝黑的身子下不停的颤抖的样子。

我的手力不断的加大,原本嫩白的乳房开始红的变形,我没有怜惜,继续用力揉搓她的下身,她呻吟着,显然不是因为性奋。她努力张开双腿,任由我粗暴的揉着,抠着……疼痛使她想收回腿,但随即又固执的张开。

我狠狠的羞辱她:「为什幺是乾的,一点水都没有?难道你衹是在他身下才会流吗?」

妻没有回答,无声的抽泣着,一衹手轻柔着自己的乳房,随着我的手的揉搓轻抬着屁股,努力的想表现着什幺,但很快被我的粗暴所打断,但她很快又倔强的想让自己诱惑起来。

我翻身躺了过来,随手拿起支烟吸着。妻仍在努力的想让自己出水,她怯怯的偷看我一眼,慢慢的伏在我胸前,亲吻舔吮着我,并不忘自己揉摸着自己。等我把香烟吸完,她抓起我的手向她的身下探去。

虽然不是在流水,但此刻也湿润了些许。我揉弄了下细缝上的小豆芽,妻似乎受到了鼓励,弯身向我的下身亲吻下去,温暖散布了我的全身,我这才将妻扳翻到身下,进入她身体的瞬间,妻终于嘤嘤的哭出声来,「老公……我……我以为你不要我啦……」

看着泪眼婆娑的妻,我更用力的侵探着她的深处。不是我有施虐心理,而是妻子不安或许悔恨的泪水,让我感受到她是属于我的。也许以后我还能要挟她做她以前不愿意做的事情,从此让她成为我的性奴也不一定呢。当然,这一切我不会告诉她的。

我一面大力的抽插着她,一面性奋的都已经变了音的说道:「你是我的……属于我的!衹能为我流水、为我颤慄……」

妻拚命的亲吻着我的脸我的脖子,挺动她的腰身,配合着我的节奏,喃喃的含糊不清的重複着我的话:「我是你的,永远衹为你流水……衹为你颤慄……」

直到她猛然挺起小腹,伴随着她体内的痉挛,一股暖流瞬那包裹住我,我迅速退出她的身体,对着她柔软的小腹喷涌而出此时的佔有。

妻的一衹手紧抓着枕巾,一衹手死死的抓着我的胳膊,都能感觉到疼痛。眼睛则睁得大大的,茫然的不知道看着什幺,小腹向上挺着,大腿内侧因两条长腿伸的笔直轻微而明显不停的颤慄着,纤细白嫩足尖绷得铁紧。

我轻抚着她流的一塌糊涂的细缝,润润滑滑的,手指能明显感受到她下身的痉挛。

终于她平静下来,一把把我拉倒在她的身上,软瘫了半天,一口吻住我的嘴巴,激动而含糊不清、压低声音的叫到:「老公……我……我刚才好像……要死了一般……」

我明白她的感受,这样的情景真没有几次。记得最后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是婚后好久,我第一次出差和她分开半个月回来,她也是这样。

妻子终于平静了下来,依偎在我的怀里,把她雪白的大腿翘找我的腿上,摩擦着我的大腿。我问昨晚的事情,妻把头埋到我怀里就是不说。我就取笑妻昨夜的诱惑。妻娇羞的哧哧的笑。

我摩挲着妻光滑的肩膀,感歎道:「你真的不知道你昨夜多幺的妩媚,我真想一脚踢飞小张,自己来!」

妻娇羞的啧怪道:「那你不来……」

我懊恼的说:「这不是答应人家明晚不做吗?」

妻突然轻声说道:「其实,我知道你没有睡着,你……你在偷看我们……」

我用力的捏了妻一把:「那你还给他口爱?」

妻臊红了脸但满脸认真的说:「我就是故意这样做的。他几次想要亲吻我的嘴巴。我都躲避开来。看到你一点也不在乎我,我知道你生气了,嫌弃我髒了。在洗手间里我哭的很伤心,我多幺的想你把小张推开,你来做我,可你呢,除了拍照,啥也不管,好像我不是你的老婆。那一刻,我真的以为你不要我了……」

妻红着眼圈继续说道:「反正你也不要我了,我就想着我好好的做,用心的伺候他,让他舒服,让你后悔去。」

我郁闷的又拿起支烟,妻连忙帮我点上,继续说道:「当我洗手间揽住你时,我感受到你的醋意。」妻望着我,诡异的的笑道:「我明白我是做对了。」她伸手摸向我的下身,「特别是你在被窝里自己撸自己,我看到了,我知道你心里是有我的……」

「那你也不能给他口爱啊?」我故意愤恨的说,推开她的手。

妻倔强的又伸了过来,「我知道我老公想要什幺。」妻得意的说。

「你那时不怕我不要你了,回去和你闹离婚?」

妻的眼睛又泛起了惊恐,但很快她就平定下来,幽幽的说道:「我怕!但我愿意,衹要你满意,你愿意、你舒服,我什幺都愿意做,哪怕你明天要我去死,我都愿意。就是因为我爱你,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情!」

我怜惜的把妻拉到我怀里。

「他昨夜做了你几次?」我也不知道怎幺会突然问他这个问题。

妻立刻有羞红了脸,说:「我也不知道,七八次应该有吧?」

我汗,「他有那幺厉害?」我怀疑的问。

妻突然哧哧的坏笑道:「不知道,我故意的。我有点恨他,都是因为他,我老公有可能不要我了,我非要他精尽……」人亡她没好意思说出来,我也呵呵的笑了。

「你满足吗?几次高潮了?」我又泛起了醋意。

妻抬起头,看着我认真的说:「我都不记得了,但我一直看着你,一直认为是你在推我去的云端。就算你睡着了,也是!」

我微笑着,拿起手机作弄妻子,「要不我打个电话,让他再回来,继续把你推到云端?」

妻一把把手机抢了过来,「要打电话也是我打!」说完,翻找到小张的电话,删除了他的号码。然后死死的压在我身上,撒娇的说道:「我就衹让你送我去云端。别人再也别想从我身上得到什幺了。」

「呵呵,你删掉也没用,QQ号码还在啊。」我说完就后悔了,妻愣愣了神,一把抓起衣服挡在胸前,扭动着光滑的屁股跑向电脑,背后传来我哈哈的笑声。

……

三人行妻子的诱惑不仅诱惑到小张也诱惑到了我。我们好像又回到了新婚,妻更愿意黏着我了。晚间,妻子红着脸断断续续的叙述,让我一次又一次的达到顶峰。

事情过去了那幺久,依然就像是昨天才发生的。如果非要说生活有了什幺变化,那就是妻子更懂得妩媚了,野外、楼梯、天台甚至闹市的停车场,我们都试过。有时我开车的时候,妻也不放过我。唯一不变的是,她依然娇羞,依然胆小……

妻的心理变化并不代表所有的女人。她也衹是普通的一个女人,就像村里的小芳……嗯……她姐姐,或者是城里街头匆匆上班下班年轻的母亲。反正绝不是什幺大美女,属于丢在人群中你最容易忽略的那一类。

但她在我眼里,不比冰冰,井空差到哪里。她是我的女神,虽然不是唯一,呵呵,因为还有常盘贵子、宫泽理惠等等。

精彩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