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

一个星期后的星期六,我承诺小姨子的约定,如约实行。小姨子一早就很兴奋,她的姐姐我老婆也不意外,几天之前发生的事,她早知道有坏事要发生,没有特别叮咛我什幺,一早就和岳父母去逛街了。

我们约好看下午两点钟的电影,然后带她去吃本地最有名的五星级饭店自助餐,如果没意外发生,那就回家啰!不过我看小姨子的装扮,一身短的粉红小洋装,一条超短迷你裤,应该没那幺容易放过我吧!

时间到,我们上车往市中心的电影院去。

「姐夫呀,你喜欢看这种惊悚片啊?」一上车,小姨子就开心的问我,心情应该是好到不行。

「啊……也还好吧,其实我喜欢看《变形金钢》、《阿凡达》之类的动作片啦!」我发动车子,排档出车,一气呵成。

「那你怎幺预定这一部呀?」小姨子好奇地问道。

「啊,妳姐说妳喜欢看这部,不是吗?可以改唷!」我说。

「OK啦!不要改,不要改啦!重点又不是这个……」她若有所思。

「不然呢?还有重点喔!那重点是什幺啊?」我打趣的问。

「就……就……唉唷~~就是吃海产不是吗?还有……还有……」她支支吾吾了。

「还有什幺呀?吃完饭不是回家吗?那还要去哪里呀?」我问。

「唉唷!好讨厌诶!你不是……不是要跟我说那个吗?」她微嗔的说。

「什幺那个啦?不是都被妳看完了,还有要交代的吗?我的二大小姐!」我笑她。

「嘿嘿……那是看过了没错,我是要……要听你说你那天下午看到的啦!就是激动到要打……那个的事呀!」她解释说。

「喔,又提那件事!知道啦!我会告诉妳啦!哈哈!」我打哈哈了。

我们到达电影院停车场,一路上小姨子问东问西的,还玩我的行车纪录器,说可以当摄影机用。一提到摄影,马上又问我有没有带相机,我说有,她立刻就取出把玩起来,东照一张、西照一张。然后又开始检查起我的储存卡,说要看看有没有什幺乱拍的,还说我和她姐玩得那幺兇,一定有很多不可告人的照片。

照相机是我买给老婆的,平时也是她在使用,我几乎不会碰它,平常都放在老婆的袋子中,老婆也都拿上拿下的,不知道为什幺今天没拿走。小姨子每看一张,就跟我称讚老婆的照相技术多好、拍的风景多优美,看到人物照片,又问我认不认识,品头论足一番。其实那些大多是老婆的同事,男男女女也不乏以前的同学、学长前辈等等,有的我认识,大多则否啦!

袋子里,小姨子翻东翻西,我提醒她,我老婆不喜人家乱翻她的东西,弄乱了我可不负责任,教她自己去被骂。她吐一吐舌头,对我眨眨眼,突然,翻到几张储存片,在袋子底层的一个小夹包里,小姨子像挖到宝,雀跃不已。她开始检视起里面的影像,我则没理她而专注地开车,她也很认真的看,面色奇怪起来,小鬼疑问多,不说话我倒很安心。

到停车场了,「姐夫呀,这个……相机是你的吗?嗯?」车停好后,正準备熄火下车,小姨子转抬起头,面色凝重。

「我买给你姐的呀!我没在用,都是你姐在用呀!怎幺了?」我问。

「喔……那……那你要看吗?」她很认真的问我。

「看什幺?不就是风景或他同事合照吗?不然就是狗啊猫啊……」我说。

「喏,你看好了。不过……今天的行程一定要照实走完唷!人家不管唷!」她把相机拿过来。

「晓娟呀,我不会操作耶!妳放给我看好了。」我说。

「那到后面看好不好?这样比较好。」她说。我想这样旁边有人走过,看到我们这样不是很奇怪。拗不过她,我们换到后座。

「嗯嗯……这是她学长呀……这是她同事……这是……」我一边看一边解释照片里面人物的身份,小姨子整个身体侧边靠到我旁边。

「那……要往后看啰!」小姨子调皮的看我一眼说。

哗!什幺啊?里面出现一张张老婆穿得很暴露的照片,一张张的现入眼帘。地点有在公司的、风景区、学校、郊外……等等,真是无处不拍。老婆的穿着,有只穿内衣的,有穿睡衣的,迷你裙的,上衣多半是半透明的,那些衣服我都没看过,老婆的姿势更是淫蕩不堪,在小姨子面前,我一下觉得很窘,很没面子。

「这些……都是自拍的吧?妳看是吗?」我跟小姨子确认。不知道是不是要看得更清楚,小姨子整个身子挨过来,呼吸显得急促,胸部起伏不已,已经贴在我半胸和手臂上了。

「我看不像耶!你看这张这个距离,自拍是拍不好的,还有还有这张……」小姨子解释着,声音越来越小。我望向她的脸,已经红通通的了,也是啦,看到自己姐姐的淫照,不脸红才怪,我自己都觉得脸红啦!

照片越看我心越沉,应该说越气,因为接下来的照片,越来越不堪入目了。我看到老婆有全脱的、只穿胸罩的、只穿内裤的,更气的是有一整组在学校的裸照,好几张是老婆脱光靠着走廊栏杆拍的,背对正面都有,楼下还好几个小孩子在聊天。(这绝不是本院仙女小骚货唷!她是我的女神,不是我老婆啦!)老婆到底在想什幺呀?

小姨子一直称讚老婆的身材好,我则是嘀嘀咕咕的。小姨子继续挨着我,就差没把腿跨到我身上了,注意到这一点后,我竟然起了生理反应,胯下的大枪又在裤子里昂首,小姨子拿相机的手在手肘部被我这大枪桿一下一下的顶着,小姨子发觉后,诡讦的对我笑了一下,然后就用整个弯曲的手臂内侧盖住我的怒枪,轻轻的摩擦着。

「姐姐这幺淫蕩,让你反应这幺大呀?姐夫。」小姨子的语气充满挑逗。

「不是……不是照片,照片只让我生气……喔……晓娟,别……别在这里好不好?」我已经受不了,想报复的心理升起,管她的,要有机会我就拿小姨子开涮。

「姐夫,这样拍呀,嗯……人家以前也有啦!只是没那幺疯,不过……我都找女生一起拍的,因为男生通常没拍完就扑上来了,累死了也没拍几张,所以我猜是姐的女同事一起去拍的啦!」小姨子尝试帮老婆解释,我听了稍稍释怀。

但心里一阵思考,哇……那不就是两个美女都这幺淫蕩的在现场?不过又细心看到老婆的穴有一点红肿,该不会就是被扑撞了几次而变得这样狼狈的吧?也可能是两个女人互相……算了,越想越多了,不过老二却越来越硬了。

「姐夫呀,那电影我们还看不看呀?呵呵,里面可暗得很唷!」小姨子笑淫淫的问。「看,怎幺不看?」我去到前座,把车子熄火以后,关好门锁上,拉着小姨子的手,两人像小情侣似的进了电院。

电影的名字叫《惊天洞地》,是一部冒险极限探险运动的电影,大致上就是在山洞里探险,一洞过一洞,有人死、有人活,活的再死,死的……当然不能再活,不过会莫名奇妙的出现在活的人身边。

最后,还有一部二次世界大战的战车掉到几十公尺深的洞里,形状完好而且油竟然还可以用,这个部份应该是科幻剧情啦!总之,最后年轻的男主角憋气憋了十多分钟,终于潜回海面岸边获救。

奇怪的是,很有经验的老手都死在洞里,淹死的、摔死的都有,而且,有两个是受很重的伤,就快要死了,还要人帮忙溺死。这太奇怪了啦,多蹲两分钟就死了,干嘛要这幺残忍煽情?受那幺重的伤,压一下胸口心脏部位就死了啦,不用拖到水里溺死吧?

言归正传,电影一开演,小姨子就把我们中间的扶手拉到后面,然后又挨着我,还把头埋到我胸口一下。我们的位子在最后面,靠最右边墙的座位,我们旁边都没坐人,但隔两座位有一对情侣,他们旁边也没坐人。我前方两排座位、右前方那一排都有坐人,大致的位置是这样交代啦!

随着电影剧情进行,小姨子似乎心思都没在剧情上,一下子餵我吃爆米花,一下子又塞饮料,这一场电影真是有恋爱的感觉。突然,小姨子把带来的大衣盖住我俩——应该说是我的下半身和她的胸部以下。我正要问她是不是冷,她却嘟着嘴亲了我一下,然后往我的T恤下方往上摸到我的胸口,我惊讶地看着她,大枪顿时挺立暴怒。

「唉唷!姐夫呀,你怎幺反应那幺快啦?好刺激喔!」小姨子悄声的在我耳边说话,胸部的两座挺峰也隔着薄薄的小洋装擦着我的手臂。

「晓娟,妳的身材也很好唷!比你姐好耶!早知道……」我想挑逗她。

「诶诶,姐夫,我们……只是当一天情侣唷,你不可以乱说我姐啦!也不可以乱想。呵呵!」她娇叱着戏弄我。

乱想,我简直是胡思乱想,这幺黑的电影院,这幺险的高峰,谁禁得住淫念呀?我亲吻了小姨子,她也报以热烈的回应,舌缠牙碰,我们的心脏跳得又急又大力。终于,我一手摸着她的双奶,用另一手绕过她的背后往下摸去,哇!怎幺湿成这样?简直是真的「惊天洞地」呀!

「晓娟呀,怎幺那幺湿呀?妳也太淫蕩了吧!」我小声的调侃。

「下雨啦!洞里当然会进水啦!不湿才怪啦!」小姨子抱怨的说,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说剧情勒!

说着小姨子又在淫笑,我正猜想着,她却把脚缩上来,然后就把裤子脱了,幸好电影院很暗,应该没什幺人看到。不对,坐旁边那对情侣似乎注意到了,我看着那个女的,好像拉着她另一半说什幺,然后随即亲了一下就热吻起来。

小姨子把湿透的短裤塞到我腿下,这时我的手完全可以长驱直入,尽情地抚弄她的淫穴肉缝,她轻声燕啼,一脸享受的样子。然后很顺手的,她拉开我的裤子,还往四週看了一下,迅速握住我的硬棒撸动了几下,就让它跳入她的嘴里吸舔了起来。

小姨子扭动着身体正享受我的抚弄,我也接受着她的啜吸吮功。我再看向旁边的那对,原来他们也不落人后,正用着差不多的姿势互相狭玩着。那个女的坐在离我们较远一边,所以她吸吮的样子,我隐约可以看到,那个男的老二不大,女的好几次都把整个头趴到他的胯部。我想让她比较一下,于是故意往前滑下,外套掉了一半,小姨子的屁股应该让他们看到了,而我正被吸吮的巨枪,正好也可以让那个女的对正比较、互相观摩。

也许太过刺激的景像吧,那个男的看着小姨子的屁股,竟然没几秒就射了,来得太突然,竟射了那个女的一脸。那个女的紧张的拿面纸擦脸,又轻打了几下那个男的,他一脸无奈,我则是看了好笑。

小姨子也看到那情形,笑着瞪了我一下,拉起大衣,又吸吮起来,撸动的手也变得更急更快,像那天一样,她流了一椅子一地的淫水。停了一下,我想她应该是高潮到了,然后更加速的撸动让我射,我不再控制,尽情射入她的嘴里,她全吞了进去。

我们歇了一下,她从袋子里拿出一件裙子,只到膝盖上方的薄短裙子,然后穿好。我也已经把大枪归回原位了,她问我为什幺不在这里插入,我惊讶不已,但是我说地方太窄,不好伸缩,紧张而有余味没错,但乐趣和爽度远远不足,不如还是找个好地方,大开大阖的奔放冲锋,这才是真正的做爱呀!

她问我公园可以不可以,我说要找好一点的公园,大致上也是靠着紧张的情绪,无法挥霍爽干。她问我:「那家里的院子可以不可以?」我敲她的脑袋,怪她没常识,她说:「那你怎幺又在那里打手枪?」我无言。这件事应该会被她说一辈子,我以后要注意我的小孩,不要太靠近这位阿姨,以免幼小的心灵受到污染,也伤到我的威严。哈哈!

电影散场以后,我带小姨子去订好的餐厅吃饭,一路上我也琢磨着要怎幺盘问老婆有关照片的事情。到了餐厅,今天人比较少,所以菜都不用排队,直接可以拿,小姨子和我都不贪心,依序的拿了一些海鲜,然后是熟食等等,每一样菜都嚐到,还没想吃点心。

这时我想去解放一下,太久不尿是不行的。我跟小姨子说了以后,逕自往厕所里去,回头我还对她笑了一笑,我说等我回来再换她去,她举起两指比出胜利的YA,笑淫淫的不知道又在想什幺。

我进到厕所后,四顾观望了一下,一样的都没人,我轻鬆的拉下裤头,终于可以好好地尿了。正要尿的时候,突然背后闪过一个人影——各位,这是情色文不是灵异文,请不要弯转念头。我回头只见是小姨子,她急急的拉住我的衣服,逕直往边边的厕间进去,我吓死了,搞什幺啊?这是餐厅哎!

进去后她急忙锁上门,呼着气对着我笑,并做出不要发出声音的手势。我皱着眉头,不知道她要搞什幺。

「姐夫,你尿完了没呀?」她说,以下都是气声。

「还没呀!还没尿就被妳拉进来了。」我说。

「那你现在尿呀!嘻嘻!」小姨子说完,就把我的裤头拉到膝盖,然后手扶着我的底迪,要帮我嘘尿似的。

「唉唷……这样我尿不出来啦!」我说。

「快啦!人家还没看过男生尿尿诶!乖……」她柔柔的撒娇啦!

我慢慢地深呼吸,压抑一下情绪,然后「唏哩哗啦」的尿了出来,她好像抓着水管,还轻轻移动着帮我渍尿,真爱玩。我尿完她就一口接来含住我的小鸟,吸吮了一下吐了出来,直说:「好鹹喔!」我笑她:「我刚尿完,不鹹才怪。」

然后她就跟我比了一个交换位置的姿势,我瞪大眼睛,「唉唷!你刚刚不是说,你尿完换我吗?现在换我啦!」她淫淫笑着。

「妳怎幺尿啦?这里那幺窄……」我疑问。

「可以啦!你站后面点,我跨马桶上就可以啰!」她说完就照着这样做了。「姐夫,你有看过女生尿尿吗?看过我姐尿尿吗?」她回头问我。

「嗯……没……没……没有诶……你姐不让我看。」我答。

「那你要看仔细唷!我身体弯一点、屁股翘高点,你应该看得清楚,不过可能会喷到你唷!你先用卫生纸準备,以防万一。」她说。

说着,她就用奇怪而且淫蕩的姿势开始尿了出来,刚开始是水柱,然后散喷出来,我把卫生纸靠近她的小穴挡住一些尿,免得真的喷到我。这时,我的巨枪又挺硬起来,真想就着她的尿就插进去,但是理智告诉我,要欣赏完再动作,这才是君子之风。

小姨子尿完,我帮她擦了一下小穴,这激动又感动的情景,我应该一生铭记在心了。小姨子没放过我,手伸向后面抓住我的巨枪,就着她的穴口摩擦,我正要问够不够湿,却见她一退屁股,整个龟头都进到她的小穴里了。

「喔……好大喔!姐夫,原来你的这幺大……难怪……姐姐那幺爽!」她惊呼出来。

「妳才知道……妳姐还说岳父的比我大。」我试图进到更里面。

「嗯……啊……轻一点……喔……慢……慢……姐夫,慢一点……喔……嗯嗯……我有看过,爸的好像很大耶!」她一面唉叫一面答。

「比妳的男朋友呢?」我问。

「唉唷!我哪有男朋友啦……喔……嗯嗯……嗯……好爽喔……」她叫着。

「那妳……妳……妳是……处女喔?」我惊讶。

「嗯……高中时跟女同学……一起自慰……弄破了那个……喔……好爽……喔……这样……还算不算啊……」她说。

「算……厚……好爽啊……爽……妳姐以前……都有好几个……男朋友……算……妳还给我……好……」我失声叫出来。

「嗯……嗯……姐夫……好好干……我这处女小姨子……不够的……都干回来……让我做……你的……小老婆!」她淫叫。

我奋力地在她的阴穴里又快又猛地进出冲击,一抽一送都从她的阴穴抽出一点水来,她也「咿咿呀呀」的呻吟着。

正当我猛力冲刺时,有人进来了,我们稍停下来,性器依然接在一起。是一对母子吧,孩子不想在外面尿尿,硬要进到厕间,妈妈拗不过,只好带他进去,接着锁门。

「你都受伤那幺久了还不能走,真是的!你在学校,同学会看不起你吗?」妈妈抱怨着。

「我在学校一样有人扶我到里面上呀!妈妈,妳不用进来了,妳出去啦!」孩子也对着妈妈抱怨。

「这里是男厕所耶!你没办法一个人进来,所以我才扶你进来,你叫妈在外面等,别人怎幺上呀?」妈妈又说。

「怎幺不可以?又不会怎幺样。」孩子抱怨着。

「唉唷……你小孩子不懂啦!下次你叫你老爸跟你来吃饭,我不来了。一堆麻烦,就给我找麻烦。」妈妈生气啰!

「这里人好少,没关係啦!我们大学人更多,莉莉还不是照样陪我尿……又不是故意的。」孩子跟妈妈说。

「好吧,好吧,拿你没办法,你快尿。」妈妈催促着,接着就听到解皮带的声音。

「妈,我自己脱啦!」男孩说着。

「我帮你,不要再讲话了,快尿……喔!小政,你长大啰!发育了啰!」妈妈说着。

「什幺发育,是鸟鸟变大是吗?妈,我的鸟鸟是全班最大的唷!」孩子说。

「呵呵……傻孩子,大有什幺用?好好读书啦!」妈妈说。

「同学都说大才好用,妳晚上睡觉,还不是摸着爸爸的鸟鸟说好大。」孩子天真的说。

「谁叫你乱看的……谁叫你乱看的……」妈妈说着「格格」的笑了出来。从他们露出的脚,看得出来在嬉闹,母子感情真好。

「啊唷!妈妈,不要一直抓我的鸟鸟啦!妳看它涨大了,会尿不出来啦!」孩子说着,妈妈还是嘻嘻的笑着。

接着,就听到尿尿声。男孩尿得好久,我没敢动,小姨子却又扭动屁股了,「啪啪」和「吱吱」的穴肉摩擦声音又响起来。我看着小姨子,她一脸淫笑的舔着舌头,又是什幺把戏呀?他们就在隔壁耶!

「妈妈,隔壁……好像有人诶!还有两个……」孩子停住尿尿,压低了声音说着。

「嗯嗯……你……你快尿……快点。」妈妈的声音好像颤抖着,带着紧张的抖音。

「妈妈,那是什幺声音呀?」男孩一边继续尿一边问。

「不要管,快……快……尿啦!」妈妈说。

「妈,我尿好了。」孩子终于尿完。

「等等……等等……妈妈也要尿。」听到脱衣服的声音。

「妈妈,妳怎幺把裙子都脱下来了?」孩子问。

「来……来妈妈前面,喔……」妈妈坐下马桶说话。

「妈,妳怎幺挖尿尿那里?会痛吗?尿不出来吗?」孩子问。

「妈妈,妳……在做什幺呀?不要在这里吧?妈……妳不要掐我的鸟鸟啦!好涨喔!好难过。」孩子又说。

「嗯嗯……嗯……喔……来……来妈妈这里……妈妈……让你变软……」妈妈又说。

「喔,妈妈,妳怎幺用嘴吃我这里啦?喔……好爽喔……」孩子失声叫道。

接着,我们看到隔壁的脚,妈妈转身过去背对着儿子,接着就听到「啪啪」的撞击声,孩子应该是跟他妈妈开始爱爱了,我可以感觉到小姨子的下面淫水暴涨,就像巨浪拍堤一般,我加快速动抽送,这一炮应该是深远长久了。

「喔……喔……我要来了……来了……小政给……妈妈……好不好?喔……啊……」

「姐夫……姐夫……你……好会干……好爽……好爽……我……要丢了……要丢了呀……啊……」

两边厕所里的女人似乎都来了高潮,这幺大声的叫,我也一下子就一洩千里了,这个情景绝非一个爽字可以形容。

「小政,你射了吗?」妈妈问。

「嗯嗯……妈……妳这样浪……我……我能不射吗?喔……妈……妳怎幺又吸我的鸟鸟啦?」孩子叫着,妈妈还像在清理儿子的东西。

「你全射进来啦?下次要先说唷!还有,以后不准再看我和你爸做爱,不然不给你零用钱了啦!」妈妈说着。

「嗯嗯……好啦……我带莉莉回家,妳和老爸不是也偷看我们?」孩子说。

「哼……那还不是关心你呀!怕你们不会,弄错了会伤害身体的呀!」妈妈说着,已经帮儿子穿好衣服,自己也站起来穿好内裤和裙子。

「走吧!出去吧!今天的事可不能对你爸说唷!会死人的。」妈妈又说。

「嗯嗯……我知道啦!不过……妈,妳的阴道好紧,水好多唷!比跟莉莉做舒服很多。」儿子又说。

「少在那里夸我,我是你娘,你那两下子德性,不也跟你老爸一样,简简单单就收拾你两父子啦!」妈妈稍微高亢的声音说着。

门开了,我们几乎一起走出来,他们是无心的,小姨子和我却是故意的,想要看看这是怎幺样的母子。结果不失所望,妈妈看起来是高雅端庄,皮肤白皙光泽,穿了蓝色的窄裙套装,不超过50岁。儿子也是一屌人才,手受了伤打着石膏,他们看起来应该是身家优渥的家庭吧!

那个妈妈,也许因为大家都做着苟且的事,所以看到我们也没特别的惊吓,而是镇定从容,那个表情,好似我们才是姦夫淫妇一般。也没错啦,出来玩就别怕什幺有的没的,自己调适得好就好啰,不用想太多的。

到餐厅吃点心时,我和小姨子都不时看着那一对母子的位子,那里坐着一家人,老中青三代同堂,约有十多个人,一家和乐的景像,丝毫没有什幺异状,孩子的父亲看起来忠厚老实,一副实业家的样子,倒是男孩子,和他妈妈显得特别亲暱,不知道是刚刚做完那件事才增进了感情,还是本来就很亲密的母子?

回家的路上,我倒是和小姨子有很多讨论,不过,最终是事不关己,只是茶余饭后笑笑谈谈而已。

回到家已经夜间十点多了,我停好车时,小姨子已经开了大门,我们一起进去,不过家中好像没人,只有岳母的房间透着白丝灯光,小姨子抿着嘴对我笑,却拉着我往那个窗子过去。才走几步路到窗子前不远处,我和小姨子都听到一阵阵淫笑和啜吮的声音。我和小姨子面面相觑,她前我后的弯下身子仔细观看。

「奇怪,岳父母不是都在早上做的吗?」我悄声问。

「嗯嗯……也许爸妈今天兴緻好吧!不过从来没有过耶!」小姨子笑着说,声音微抖,应该想起她老爸的大肉棒。

「要去看吗?」我问。

「嗯嗯……走。」小姨子说完就拉着我蹑手蹑脚的走去,到窗前弯下腰抬头探望。

里面的情景真是差一点让我心跳停止,原来我和小姨子去偷情的时候,老婆早就打算好跟她爸妈——我岳父母来个裸体联谊性爱趴。从窗子看进去,我们看到岳母半躺坐在床头,老婆跪趴着正舔着岳母的阴穴,而岳父则从老婆后面舔吮着自己女儿的阴穴,岳母和老婆都同时发出阵阵的淫蕩呻吟。

这淫蕩刺激的场面,让我和小姨子怔住吓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我的老二早就绷硬,一跳一跳的顶着小姨子的屁股。小姨子回头笑淫淫的看我,手又撸着我的粗大巨枪。

「姐夫呀,你……还行吗?呵呵……」小姨子笑着,把自己的衣物除尽,一手扶着墙壁回望着我,似乎已经急不可耐了。我也快速脱去了衣服,一手摸着小姨子的双乳,一手扶住她的屁股,又摸了一下她氾滥成灾的淫穴。

窗里「咿咿呀呀」的淫蕩呻吟不断,窗外「吱吱嘎嘎」的虫鸣持续。窗下,我又把我的巨棒深入了小姨子的阴道,美妙的淫糜交响乐此起彼落,绵延不绝于耳呀!至于老婆照片的事情,等今晚享受结束了,再严刑拷打问她吧!

【完】

精彩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