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的分身前端在肉壁里蠕动着,舞子摆动着腰刺激秀的巨根。被温暖而柔软的肉壁紧紧包住,那无法言喻的快感!秀「呜!」的呻吟着。

「啊…讨厌…」

舞子身子仰向后,好像要哭出来似的喘息着。

「这种收缩的感觉,真是受不了!」

秀加快腰部摆动的速度。在舞子的耳边低语着。

「再来一次吧!老师,让我再次感觉到像刚才那样的快感吧!」

秀的巨根激烈地摩擦着胀起来的肉壁,舞子慢慢的达到了高潮了。

「不行,不行了!快…快出来了!」

秀的那根被一波波的热浪冲击着,再也无法积忍的爆发了出来─秀紧紧抱住舞子的肩膀,在最大的一波洪峰袭来时,将全身的慾望,一口气全宣洩了出去。

发射出去之后,秀马上变得很冷静,没有那种达到慾望的满足感。秀急促的喘息着,低头看着舞子的脸︰长长的睫毛伍在脸颊上,成熟妖艳的脸,变得有些天真。

「真是可爱。」

舞子一头秀髮披散着,脸颊拉着红润。

秀开始整理着自己的衣物。

「很对不起老师,我并没有达到高潮,只是『发射出来而已!』」。

秀下了床。走近舞子的书桌,拿起变凉了的茶,一口气喝完。

「如果是和陶望美做爱的话,也是如此吗?」

秀的脑海中出现陶望美的倩影,不禁摇了摇头。

有时候,他会在一场大战结束之后,抱着对方的肩膀,稍做休憩;但是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和自己真正喜欢的女孩子上过床,那种心情…。

「我也该走了!」

下午第一堂课的预备铃声响起来。

替小睡的舞子盖上毛巾,秀悄悄的走出了保健室。

「老师、喂!舞子老师!」

陶望美推了推熟睡中的舞子的肩膀。第五堂课的预备铃声音起之后,也已经过了一段时间了。陶望美的第五堂课是在和保健室同位于北馆中的某个化学实验教室里上实验课。

所以不需要太紧张,而且顶多是迟到而已。

「嗯…再五分钟!」

「老师,起来!潼矢来过了吗?怎样了?」

陶望美在舞子耳边大声吼叫。看着舞子幸福满足的睡脸,直觉一定发生过什幺事才对,她没问清楚老师和秀的发展过程,是无法静下心去上课的。

第五堂的上课铃声再起了,不快点去的话,就来不及了!

化学老师是一位不管你迟到或跷课,只要能好好交出实验结果的实验报告来,而且定期考试的分数能达到某个程度的话,就不会找学生麻烦的人。

所以,陶望美认为就算迟到也是无所谓的。但是她对化学药品的计算、混合和燃烧这种实验特别有兴趣。

对于自己喜软的化学实验,最好不要迟到才好。

「老师!」

陶望美有些不高兴的吼着。

「什、什幺事啊?」

舞子跳了起来。

「你和潼矢到底怎幺了?」

陶望美双手插腰站立着。

「想在第五堂课开始上课之前过来看一下,但老师却全身赤裸的睡着了,到底怎幺了?」

「啊…是吗?」

舞子咬牙切齿的摇着头。「啊…」的大大的歎息着。

陶望美皱紧了眉头。

「老师,到底是怎幺了?如此的歎息?难道被潼矢玩弄了吗?」

「嗯!反正就是那样…」

舞子抱头趴在毛巾上。

「不行了,陶望美,我完全被打败了!」

「什幺?」

陶望美露出了很惊讶的表情。

「那、今后我仍会继续被潼矢纠怨!」

「陶望美…」

舞子重新盖上毛巾。

「对自己愈是喜欢的女孩子,才愈会去接近她,男孩子不都是这种心态吗?不要太固执成见!试着跟他交往看看!」

舞子说完又躺了下去,想要纽纹再睡一下。

「老师,怎幺会有这种想法呢?」

陶望美掀开毛巾。

「为什幺?舞子老师也会被比她年纪轻的高中生玩弄打败!」

「话是这幺说没错,陶望美!」

舞子已经又盖好毛巾,闭上了眼睛。

「我想那孩子的技巧应是与生俱来的吧!不是简单就可以和他一较高下的!」

陶望美的双颊鼓了起来。

「我知道了…好!我直接去找潼矢!」

陶望美一扭身,很生气的走出了保健室。

「等一下,陶望美!」

舞子叫住了她。

「什幺?」

「我认为潼矢也不是个真坏的人!」

舞子打了个哈欠。

「他也正在找寻适合自己的对手。」

「但是,不论如何,他也不能对美树说那样的话。幸好葛西也来帮忙;我们所说的话,她也都坦然的接受了。如果不是如此的话,精神上可能会受到很大的创伤而无法恢复。不管潼矢怎幺说,反正我对他所说的话很不以为然,不能原谅他那种态度。」

说完后,她打开了保健室的门,同化学实验室走去。

舞子本能地又打了个哈欠。

─陶望美,还是很嫩的…。依我看,她和潼矢倒挺速配的。

舞子想找个比较舒服的姿势睡觉,边变换身体的位置,一边想着。

对舞子来说,秀和陶望美都具有相当的才能。

舞子自从去年的四月在开学典礼那天看到陶望美以后,就很清楚她的特殊才华!她和别人有肌肤之亲时,有那种能让对方感到无限快乐和安慰的能量。而这正是舞子心里渴望拥有,偏偏本身又不俱备的天性。

所以如果舞子的观察正确的话,─当然,舞子认为她绝不会看错的─秀和陶望美就是天生俱备那些天性的人。

─但那种人也有不幸之处,那就是︰大概每一次都能让对方达到满足,但自己却是还没有满足就结束了。陶望美是属于那种「一点也不介意」的类型,而潼矢则一定是属于「对手不能让自己得到满足」而不满的类型吧!

舞子的身体棉威一团,然后找到了最舒服的姿势,可以好好睡了!

─有那些才能的人,应该可以做得很好才对!

舞子的结论是︰做一次就知道了!之后,她就很舒服的睡着了。

6.下课后的会议室

陶望美在上化学实验课的时候;心中波涧起伏。想不到,连身为顾问的舞子老师,竟然也被潼矢给征服了,这是自己想都没想到的事。

─潼矢这个家伙,到底对老师做了什幺?

陶望美凝视着正在沸腾的烧杯里的化学药品沈思着,所以当有人在叫着「青水…?」时,也没有听到。

「青水、青水!」

同班的中村辽,拍拍陶望美的肩膀。

「青水,不可以这样的,你让它沸腾成这个样子是不行的!」

「谢谢你!中村!」

陶望美赶快把酒精灯从烧杯底下拿开。

辽一面準备接下来测量要使用的药品的量,一面笑着。

「青水,你不是最喜欢实验的吗?很少会有出错的时候,至少,我并没有看过在化学实验室里发呆的青水。」

此时,陶望美看了看辽。

今天早上,在音乐教室分开之后,虽然是同一班,但也没有多余的时间聊一聊。他现在看起来,反而没有早上分开时开朗。

「我的事情,其实也还好!反而是中村你,到底发生了什幺事?」

「咦?没、没什幺啊!」

但是辽的表情不像没事!

「受了青水你的训练,已经没有问题了!」

陶望美斜着眼睛瞪着辽。

「中村…,你把我当傻瓜吗?」

辽的眼睛张得大大的。

「青水你…?我吗?没有那回事…为什幺你会那样想呢?」

「这个嘛…」

陶望美双手抱胸。

「没有的话,为什幺你要撒谎说『没什幺事』,你认为瞒得过我吗?」

「…果然─是没有办法对青水隐瞒事情。」

辽一面转着手上的自动铅笔,一面歎着气。

「虽然说是社团的活动而已,但青水却很了解我的心情。」

陶望美很不好意思的笑笑。

「刚才所说的话照理不应该再提起,不过…。我虽然看出你发生了事情,可是到底发生了什幺事并不清楚。到底是发生了什事情?」

辽并没有马上回答。在手上转动着自动铅笔,目光无目的四处来回。

陶望美并没有催促辽。写一写实验的笔记本,或是看看其他组的实验情形。静静的等辽开始说话。

终于,辽开口说话了。

「我…美沙,遇到了,在中午休息时间…」

「啊!该不会是『一起吃便当』的那一位!?」

「嗯!是的。」

陶望美笑嘻嘻的,而辽则不好意思的点点头。

「如果早上我有参加社团活动,通常会提早吃便当,美沙会先替我做好,然后再一起吃…」

运动部的社团办公室集中在俱乐部房间的背面,是他们两个人中午休息时约会的地点。

美沙的黑髮垂肩,修剪的很整齐,是个很温顺的女孩。

以前看到她时,以为他是很乖的女孩;后来发现她有着和外表截然相反的性格,而且也不是很善良。

在约会的时候看起来很害羞,可是却主动牵手,在说话的时候,脸倾向辽─几乎要碰到辽的脸颊。美沙是很积极的,可是,每次在最后关头她的积极并没有继续下去。

所以,当辽听说(人类研究同好会)的传言时,便前往寻求协助。

可是,首先︰中午休息时,辽所关心的,并不是美沙本人而是她所做的便当。

清早的便当吃得精光的饥饿高中男生,心理只想着要赶快吃便当,也是无可避免的事。

美沙对料理并不是很内行,不过,她晓得辽喜欢的口味,调味方面也以辽喜欢的酱油味道为中心,费了很大的工夫。所以,辽今天也品嚐了美沙美味的便当,和女朋友聊聊喜欢的电影、下次休假的计划等等,愉快的渡过这快乐的时光。

然后,铃也快要响了,已经到了这个时间,美沙就站了起来,开始整理便当盒。

其他椅子台上用午餐的那些人,也开始往教室走回去了。

「再见了,学长!」

美沙将两个便当用一条大花巾仔细的包了起来。

「下课后,在正门口的地方等你,不过今天我也有社团活动,说不定要请你等一等!」

美沙是属于合唱团的。

「那倒是没有关係!」

辽放学能和美沙一起走,就很高兴了。

「美沙,我会一直等到你来的。」

这幺说着时,辽自己也站起身,轻轻的握着美沙的手。美沙通常都是说了句「那,再见了!」便很快的离开了。但今天和平常不一样,她有些迟疑,脸上有些困惑的表情,默默的等待着辽的反应。

看到了美沙的样子,辽趁势抓住了她的手用力的握住,确定四周没有其他人时,便往自己的方向把美沙拉了过来。

「学、长…?」

美沙歪着头,用黑色的眼珠盯着辽看,慢慢的往他的胸膛靠了过去。

「美沙…」

辽用右手把他的下巴托了起来。

「美沙,我喜欢你!」

辽嘴唇接触了美沙的嘴唇;美沙的手绕到辽的背后;辽则将手伸到了美沙的腰部紧紧的把她楼了过来。

「啊…嗯…」

美沙发出了小小的喘息声,那个甜美的声音,更使辽的兴奋一口气达到了最顶点。双腿间的东西站了起来,胀得有点痛。

─要沈着…要沈着啊!辽。现在如果太焦急的话,就可能被美沙嫌弃。

辽感到美沙的下腹部正靠着自己的下腹,慌忙的把腰稍微的往后移。现在如果被察觉那东西胀起来的话,说不定她会误以为我只想干那件事,那就糟了!

美沙的嘴唇,稍微震动了一下,那种微妙的颤抖,使辽的兴奋更加速高昂起来。

辽用舌尖,仔细的沿着美沙的嘴唇线条亲吻着。

二、三次来回亲吻之后,缓缓的伸进了口中。

不久两人的舌头,就互相的缠绕在一起。

─啊…美沙对我有反应了。

辽感到很高兴,美沙的舌头对自己的舌头缠绕过来的感触,令人高兴得受不了。自己的舌头也活动起来回应美沙,同时把手伸向腰部,慢慢的往下移了下去。

美沙的臀部被衬裙很小心的隐藏住,意外的发现美沙的臀部很结实。细细的腰好像抱得太紧的话就要被折断了似的。

美沙的那个地方「膨膨」突起。辽的手令人舒服的活动着而且有回应。

「唔嗯…」

突然美沙侧转过身去,辽的手停了下来。

─怎幺了?美沙讨厌吗?因为太棒了,所以不自觉的摸了屁股,会因此被认为是很随便男孩吗?辽一面品嚐着美沙的舌头,一面感到些许烦恼。

─可是,美沙一直回应着我,美沙的舌头正要求我的舌头…我想…好,就这样继续下去…!

辽的手又动了起来,往美沙的臀部慢慢的抚摸着,有时则一把抓了起来。这时美沙的肉体就颤抖的摇动着,传来因辽的行为而喜悦的喘息。

辽的嘴唇离开了。

「啊…嗯…」

美沙闭着眼晴,绕在辽背后的手渐渐加大力量。

「学长…」

「美沙…你好可爱…我喜欢你…」

自言自语般喃喃的说着,同时辽也在美沙的臀部来回的抚摸着,刚才的犹豫已经抛在脑后。美沙的下腹有股热浪冲向她的双腿间。

「啊…嗯…」

美沙吐气吹向了辽的耳际。

「我也…很喜欢…辽、学、长…」

「美沙…!」

辽断然的把美沙抱了起来,用到现在为止从来没有过的热情抓向她的屁股。

美沙全身颤抖了起来。不禁发出「啊呼!」的声音。

辽感到了自己的那话儿猛烈冲击着全身,不自觉的「唔…」的呻吟起来,用尽全身的力量,抑制那东西的勃起。

就这样不知过了多久,二个人都没有移动,就这样的拥抱着。彼此像是在确定对方的存在似的,慢慢的互相抚摸着对方的身体。

第五堂的预备铃声传了过来,平常听起来很大声的预备铃,对正沈浸在幸福中的辽和美沙而言,像是遥远的迴响般的声音。辽对着美沙的髮香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满足的稳定下了心情。

「学长…」

美沙稍稍的转了个身。可能是听到了预备铃声吧!辽慌忙的鬆开双手,将美沙的身体放开了。

「美沙,对不起!」

辽望着美沙的脸孔说着。

「怎幺突然间说这个话…?」

「嗯…其实没有关係!」

美沙微笑着的左右摇摆头。

「我很高兴,学长,到目前为止,你都没有对我做过这些事…我还想会不会是我自己太没有魅力了呢!」

「没、没那回事!」

辽的眼睛睁得大大的。

「我只是…我只是对自己也没有自信,其实很想和美沙接触,已经想了很久很久了,可是就是没有办法去付诸行动…对不起!」

美沙从辽的身旁拿起了便当。

「没有关係,这中间我已有去练习。」

「练习?」

辽吃为的重覆着听到的话,美沙好像一副觉得「完了!说错话了!」的表情,伸了一下舌头。

「约会,是吗?」

「约会!和谁?」

「是…学生会…会的潼矢!」

「你是说潼矢吗?」

陶望美不由自主的对辽说的话,笑弯了腰!

「潼矢…是潼矢!」

陶望美用可笑的口吻重覆着辽的话,所以辽的脸上浮现了苦笑的脸孔。

「对。潼矢!是足球社的!」

对于社团活动不太有兴趣的辽而言,与其说秀是个「学生会长」的名气,还不如说他是个「足球社的主将」来得更出名、更令辽羡妒!在足球场上所看到的秀就令他印象深刻。

「那…美沙,练习了吗?」

「嗯…潼矢约她在公园里约会,在黄的公园角落里一边吃着冰淇淋一边散步…」

─专门勾引女孩的人,还会找这种老掉牙的方式来约会…真的是女孩子喜欢的话,也会选择那样传统的方式也说不定。嗯,即使是我在气氛很浪漫的情形下,被邀请去约会,或许也会答应的。

辽继续的说着。「夕阳渐渐沈下去,天色也暗了下来,这时潼矢将她的肩膀抱了过来,然后─就亲了她…」

「亲吻?」

陶望美又问道。

「然后呢?」

「不,只有那样!」

辽耸耸肩膀的说。

「超过範围以上的那个事情,美沙也会拒绝的,潼矢的确也是不错的男生,在那样的气氛之下,如果要强迫的话,发生亲吻以外的事,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我是这样认为的。另外,我也认为我有部份责任!」

为什幺?陶望美本来这这幺问的,但还是停了下来。

以辽来说,好像觉得不应该接受(人类研究同好会)的课程才对,似乎认为应该是这样的。如果有那个时间,应该赶快去找美沙,使彼此之间更了解,更知心才是。

似乎了解了辽的想法,陶望美并没有再继续追问。

「刚开始,美沙对潼矢也发了脾气!」

辽还是一样用手转着自动铅笔。

「可是,潼矢说了『和男朋友在一起的时候,如果技巧太差就会被看不起。』好像是说了这样的话。然后就以『只是练习』做为藉口。」

不过,那样的事情都无谓─辽的口气好像已经放弃了。

「那幺,是什幺问题呢?」

「中午休息时间,我提出了勇气,对美沙做了…那个…」

「嗯!我知道了!」

陶望美着辽难以启口的表情,揣摩着可能的情形,不时的点点头。

「中村,你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也是非常努力的。但真正『真枪实弹』的时候,为什就无法全神贯注了呢?」

「对,把勇气拿出来,全心全意的,总之,只要想着美沙的事情,我是非常努力的!可是、可是─可是,她对我的接吻,和潼矢比较之下竟说很差劲!」

一口气说完,辽失望的垂下了肩膀。

陶望美大大的喘着气,嘴唇往上嘟起。双手抱在胸前,脚高高的翘着,再喘了一口气。

─潼矢的事情,一定是说了很多很好听的话,使得美沙受到诱惑。比如说你的嘴唇很美,能有很棒的接吻在男人面前也才能显现你的价值,如此这般的话。

听到这样的话,看来美沙这个一年级生好像不曾和男生交往过的样子,陶望美这样想着。而像在办家家酒那样可爱的,只限于那种关係而已;这是很容易想像得到的。

一方面,秀对于身经百战的舞子都能让她臣服了,可见他技巧之高超。、而经验很少的美沙,被捧得高高的,又被甜言蜜语所迷惑,不知不觉中,对辽的感觉就渐渐的没那幺好了!

这种情况,也不能太责怪她。

─总而言之,这一切都是潼矢的错。美沙有美沙的烦恼,和潼矢的事能为了以后和中村做而做的準备,也说不定呢!

「好像不能原谅?」

陶望美把手上的笔记本阖起来,紧紧的握着,同时也在喃喃自语着。

「怎幺办?青水!」

辽用着很无助的眼神看着陶望美,似乎在询问着。

「我,你认为我应该怎幺办才好!」

「拿出自信来!」

陶望美露出笑容对辽说。

「我想,潼矢对美沙也没有意思要做什幺。对美沙而言,以一年新生的身份,能和全校人气第一的学生会会长一起约会,在心情上只是很兴奋,因而暂时忘了自我而已!从现在起,中村只要认真的去接触她的话,接吻不够好或其他什幺不足的地方,我想这都不是什幺大问题!」

「是这样吗?」

辽好像还是有些怀疑。陶望美对着辽的额头,用力戳了一下!

「我说的话你不相信吗?那也就是说,你也不相信美沙的意思是一样的!她一定是想和中村能更加的亲蜜,所以才会把潼矢的事说了出来!」

「真是这样吗?」

虽然是相同的话,但这次在语气上已经有些不同了!最初的回答是对陶望美说的话,完全根本不相信的口气,而第二次的「是这样吗?」则稍微有些相信陶望美所说的话的这种语气。

「没有关係,没关係!潼矢由我来跟他讲,把他搞定,保证绝对不会让潼矢再次对美沙下手了!」

陶望美决心正面对抗潼矢,决定出手反击!

幸好,今天下课后有社长们的连络会议。会后,就可以和秀好好摊开来谈。

─你好好看着︰「潼矢」我绝不会再让你出风头了!

实验已经接近结束了!

社长连络会议对陶望美来说,其实是很无聊的事情。

精彩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