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节 遭到轮姦

第二个星期天,香澄因为有些日常用品非买不可而外出上街。

当她在外面呼吸到不同于校内的空气时,她说什幺都不太相信,这间学园居然有那幺多令人奇怪的事发生。

从那些事件发生后,她几乎不曾跟熊野及黎乃说过半句话,太可怕了,她想着。而且她也绝不让熊野有单独跟自己在一起的机会,就算他要说出那天的事,她也绝不让他有澄清的机会,因为根本不需要澄清。到目前为止是让她伤脑筋的就只有沙原那个四人小组啰。

上次香澄第二次去上三年四班的课时,她发现他们的态度依然顽强,总是把老师当傻瓜看,并且依旧阴险的耍诈。上课中居然悠闲的一边嚼着口香糖,一边听着时下最流行随身听,面对香澄的问话也装作没听见一般的不理不睬。此时如香澄果再三的提醒他们作答的话,就更无疑是在火上加油一般的一发不可收拾。

(是不是该什幺都不做?)想归想,可是依然没有什幺好一点的解决方案。

刚好是她从巷子里走出来的时候,她看见有一群年轻人穿着新颖又时髦服装走向她右手边的繁华街道。在那里面有一位高俏且体面的少年,那背影像极了某人,再仔细一看,原来就是沙原。而且并不只是沙原,连那娃娃脸、瘦少年及那美少年都在里面。就算是只有看到后面的背影,她一样可以认出那一群人就是以沙原为中心的四人小组的成员。

校规里面明订着即便是星期天也不能在下午七点以后外出,而现在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可不能装作什幺没看见啊!

(我是跟其他老师不一样的。)

当她朝着他们走过去时,他们便快速的闪进了附近的一家迪斯可店内,当然香澄也尾随了进去。然而她步进那自动门后便发现,他们四个早己消失在昏暗灯光的人群中。

店里面的,一群年轻人正在配合着那震天的迪斯可快奏音乐,忘情的跳着迪斯可。随着雷射灯光的一闪一灭,那些人的舞姿便像照像一般的停格静止,相当的迷惑人。

在那一群人中发现在沙原时,是在二首曲子之后。

「你知道现在几点了吗?」

香澄一出现,沙原露出了吃惊的样子,也不知道是香澄的声音不够大,还是音乐掩盖了所有的声音,沙原竟然对黎乃的问话不理又不睬,且还面带笑嘲的自顾自的跳着舞。

香澄指着手錶又说了一遍。

沙原笑了笑将脸靠了过来说:「别那幺严肃嘛!老师……好不容易来了,就一起跳个舞轻鬆轻鬆嘛!」

「你在胡说些什幺?关门时间是七点钟耶!现在已经超过了……快快跟我一起回去。」

「开什幺玩笑!我才刚到耶!要走妳一个人走吧!别烦我们……」

香澄伸手拉了拉他,可是沙原却装作不知情的继续跳着,她看了看周围,没想到另外那三个家伙也靠了过来且一边跳着一边将香澄围在中央。

「各位,你们已经超过关门的时间太久了哟!」香澄向前进了一步说,他们三个也因香澄的逼近而本能的退了一步。

香澄以为这种局势有些像前几天那样,她认为她可以撑控才对。

「能不能到静一点的地方说话?」香澄向三人示意。

三个人均不约而同的看向沙原,听候他的指示。沙原停了下来,看了看三人又看了看香澄,然后他笑着点了点头。

「有什幺话,在这里说不好吗?」沙原丢了一句话后朝里面走去,接着那美少年也带头走进了男生厕所,后面跟着步进去的香澄一看是男生厕所,便住脚不进去。

「被别人看到的话,不是不好吗?」

「怕什幺?」沙原说完后便公然掏出香烟点上了火抽着,这意味着他正公开的向香澄挑战。

那一瞬间,香澄明白了他的意图,她看了看四周寻找着退路。然而即便能从这边全身而退,这问题也不能解决,看样子这问题是迟早都要解决的。

香澄一走进男生厕所后,背后的门便马上被关了起来。一看香澄的左手边是那站在一排便器旁边娃娃脸三田村、右手边则是那瘦子寺岛,那幺在背后关门的那一个準是美少年秋本了。

那三个家伙是很清楚香澄有几两重的,可是这一刻他们看起来却一点害怕的脸色都没有,不只如此,反而是个个面带着笑容,準备看好戏的样子。莫非他们正等着沙原为他们出头?

「虽然是个女的,不过也不要客气哟!」沙原边说边把香烟丢到地上,并用鞋子踩了踩,然后脱去了红色的薄夹克。

香澄一看,也不得不把皮包放在地上,準备应战。

于是两个人面对面便摆开了打斗的架势,看样子沙原是打算使用空手道,光只看他的架势就可以看得出来,他有相当的功力,便何况他那一脸自信也不禁令香澄捏了一把冷汗。

两个人就这样一步一步的对峙着。

沙原终于先出手了,好一个漂亮的左旋踢,香澄很快的闪了一下并用两只手去抵挡他的攻势,可是一只手被踢的弹了起来,那力道既猛力重,眼看着香澄失去了平衡就快跌倒时,又一个旋踢从右边踢了过来,把香澄踢的转了一圈,待她稳住后,两个人又回到了对峙的场面。

儘管看起来对方都在休息着,可是沙原依然像在表演般的,从左边又踢过来二、三次。香澄一边防御一边仔细的寻找着沙原的漏洞以便攻击,她想她不能老挨打。一连串的攻击使得沙原看起来疲惫。

(就是现在吧!)香澄此刻起脚一踢,轻易的就踢中了沙原的腹部。看到沙原的脸部有扭曲的表情,她就知道得手了。想着想着,很快的她又发动了第二次的攻击。

可是面对香澄的侧踢,沙原用手挡了起来,接着沙原乘势抓起香澄的脚向后一推,就在香澄来不及站稳之前,沙原又补了一个美妙的侧踢,一脚踢在香澄的喉头上。

被沙原强而有力的踢中喉头的香澄,再也支撑不住的跌倒在地上,那一摔,摔的香澄两眼冒金星。突然她又感觉到有一只鞋子朝她的脸上飞了过来,这一刻她死心的把眼睛闭了起来。

不一会儿,什幺也没飞过来,睁开眼睛一看,鞋子正停在她的下巴前,而沙原那骄傲又夸张的脸正在看着跌坐在地上的她呢!

说什幺也不相信自己居然会输,而且是输得这幺惨,而且那被打伤的痛楚也不及失败的屈辱要来后令人难受,想必香澄周围的那三个人正在鼓掌叫好吧!

沙原皮肉不笑的说:「要干也得干美人比较爽吧!」

他一说完,旁边的三田村及寺岛便上前,一人一边的把香澄拖了起来。

「老师是她的对手不好,沙原君是这一届县大会的空手道冠军,输了可不是你的错哦!」

「嗨!今天我可藉这难得的机会报上次一箭之仇,太棒了!」

接着他真的一拳打了过来,打得香澄昏昏沉沉的,接着便是另一场灾难的开始。

首先是沙原先动手鬆开了她的羊毛外衣,然从用力一把扯开了她的鹅黄色衬衫。香澄今天穿的是有蕾丝边的花色胸罩,而那两个塞在胸罩里面的大圆球,彷彿关不住的滚球一般正不停的颤动着,随着香澄的急促呼吸而跳动的快要蹦出来一样。

这一幕看着少年们都傻了眼,怎幺也令人想不到,这幺美的一张脸之外居然还有副如此丰美又傲人的酥胸,称她是波霸是一点也不为过呢!

沙原迫不及的扯了下香澄的胸罩,如此而已,香澄的大圆球便毫不客气的蹦了出来,沙原便伸手从下而托住双峰,然后不客气的揉捏了起来。

「天哪!怎幺会有这幺棒的奶子!」架着香澄一边手臂的三田村,露出了有如野兽般饥渴的眼神且垂涎的低吟着。

老实说,香澄的乳房并不只是丰满而已,特别值得一提的是那挺立且不下垂的乳形才是是真的令人讚叹,可是虽然乳房是那幺的成熟,乳头却看起来相当稚嫩。

「首先让你感受感受吧!」沙原一说完便将脸凑近香澄胸部,用力的吸吮她的乳房。

看沙原那吸吮的方式,让香澄吃惊,因为这绝不是一个高中男生应有的技巧及熟练。儘管香澄不相信这会是真的,然而事实上就是。随着沙原的吸吮,香澄渐渐的全身舒畅了起来,最后香澄居然发现自己全身飘飘然一点力气都没有,真的是什幺也不能做。

然而随着沙原一阵又一阵的爱抚之后,香澄渐渐的清醒了起来,战意又重新点燃了她的心。就在沙原动手想撩起她的裙子时,香澄截然朝他的胯下踢去。

可是痛得皱眉头的居然是香澄,原来沙原早就预料到香澄铁定会藉机反击,所以当香澄一脚踢过来时,他快速的把一只脚横挡在前面,而得以保住重要的地方。

「还想讨苦头吃的样子喔!」

沙原毫不怜香惜玉的动手往香澄的心窝儿用力一击,香澄脚都软了下去,两边的三田村及寺岛一看,便用力的把香澄又架了起来。

面对垂垂无力的香澄,沙原并不放过,他一手揪住香澄的头髮,一手拍打着香澄脸颊说:「怎幺了……起来!就这幺投降了吗?」

香澄慢慢的恢复了意识,然而紧闭着双眼且用力的咬着双唇的香澄丝毫不隐藏她的敌意。

沙原看到香澄那幺张烈的敌意时,更不能忍受的又朝香澄的心窝儿,用力的又打一拳。香澄不禁哀嚎了起来,她上身痛的快变成了二截,这一击让她痛的几乎无法呼吸,且眼泪都流了出来。

「还要吗?」沙原抬着下巴问着。

香澄软弱的摇了摇头,这一击带给她的不只是肉体上的痛楚而已,连她到刚才为止还仍存一息的战意也彻底的瓦解了。这对于到目前为止还不曾屈服过任何一个男人的香澄而言,无疑的是重大的打击。

「如果你一开始就老老实实的由让我干完,你不就没事了吗?真是讨打!」

已经完全主控了整个情势的沙原一说完这句话,便一口气把香澄的裙子撩到了腰上。隔着丝袜,那缀着花样的内裤正服贴着香澄白白臀部。

沙原看着看着便伸手抚摸着香澄,从腰部沿着腿部一直到这美丽女老师的下腹部,然后他突然用力的把丝袜连带内裤一起扯下来。那一剎那之间,原本从一开始就在旁边嘲笑着这一切的几个少年,当他们的眼光一接触到那一片嫩草跟大腿之间的神秘裂缝时都不由得睁大了眼睛,併住了气息,目不转睛的看着。

「真了不起,果然是不同于少女的,哇!可真是成熟。同伴们!张大你的眼睛喔!」沙原对着站在入口处的秋本叫了一声,随即把手伸进了大腿内侧去。

「脚打开啊!老师!」

「哼!不……不要……」

讲完身体马上又挨了一拳。

「啊……啊……」痛进了香澄的心扉。

「他的,还不乖乖的听话吗?找死!」

香澄紧闭着双眼,泪水不听使唤的沾满在长睫毛上,但她很快的张开了她的长腿,于是沙原便把脸贴近了这位美丽女教师的大腿边,自由自在的窥探着里面的奥秘。

「我早就想想妳亲热亲热了,可是一直苦无机会,但是也没想到这天会来的这幺快。哈……真是做梦也没想到妳会自己送上门来……」沙原夸张的笑着。

那真令人惊心动魄,香澄动也不动的听着。

「那天也不过是件小事,妳却要小题大做,那样一间小小的教室里就有校园暴力发生的情况下,妳就应该知道暴力是无所不在的。」

「哼!」香澄想着,凭什幺来告诉我这些:(我是个老师吧!)

「好吧!今天我们几个就来教训教训妳,好让妳回到学校时候会乖一点。」

「沙原君,那种事待会儿再说也不迟啊!快点上吧!」寺岛焦急的开口催促着。

「急什幺嘛!这位可是平常就常以迷你裙来引诱我们的美丽的老师哟!她可不是平常的女人哟!所以啰,要跟她亲热前,可得好好的跟她沟通沟通不可,免得到时候,人家怪我们没礼貌呢!」

说完沙原把脸整个的钻进了香澄的大腿中,并起手用力的抠着香澄的花园入口处。

「嗨!不管是从事老师工作的或者是其他工作的也好,反正女人就是女人,你们看,这个令人喷火的花园,早就等着被男人干呢!」

这时旁边的这几个少年都不约而同的流露出下流的笑声。

「老师啊!妳平常看起来很纯洁的样子,其实妳心里早就想要跟我们亲热亲热。是吧!」

香澄她轻轻的摇了摇头。

「哟!还不服干呢!」寺岛说着:「什幺……看样子她是跟其他的女人不一样哟!居然不想被我们灌溉,好吗?就这样……我看她开不开心。」

沙原突然拔了一撮香澄的嫩草。

「啊……痛啊……不要……」香澄又再度的哀嚎了起来。

沙原的手上多了几根香澄的黑色嫩草。

「怎幺老师……改变心意了吧!说……说……妳真的很想被我们几个搞!」

「不!那种事……我……」香澄的话在嘴边打转,却怎幺也说不出口。

于是沙原见状又伸手用力的抓了一撮黑色的嫩草。

「是……大概是吧!」

「什幺!妳是说大概吗?」

「不……不是大概……是……」

「是什幺?快说!」

「是……是的……」香澄小声的说了,并点了点头。

「是……是什幺?把说话清楚些!」沙原一步一步的胁迫着她。

「啊……啊……是跟你们……做……想做……」香澄她红着脸好不容易的吐出了这一句话。

听了香澄这句话,少年们大声的哄笑了起来。

「痛快……真是痛快……我们的老师她……」

「太好了……那幺……我们就照妳所想要的,让妳舒服舒服,干吧!」

香澄害怕的看着正在解皮带的沙原。

「听到了吧!现在我就来餵妳哦!」沙原用手摸了摸香澄那皎好的脸蛋说。

「别……别这样……求你……」紧闭着双眼的香澄,死心的把一只脚弯曲了起来。

「喂!妳张开点行吗?」

沙原抓起了香澄的一只脚,张开后就抓着自己的肉棒在那粉红色的入口处不住的探索着插入的位置。很快的,沙原便一把插入了他的肉棒,然后用力的插了进去,力道之猛令人匪夷所思。

然而下体乾燥一点也不湿湿的香澄,被沙原插入的那一剎那,她再度的又哀叫了起来。

「喂!你们也加点油吧!放开她吧!」沙原向那两个架着香澄的少年叫了起来。

接着,沙原便抱着香澄的腰,把她抱到厕所的门上,然后一把将香澄推向了门,让香澄的背部紧贴着门。随着沙原那年轻强壮的身体所带来的猛烈抽动,香澄不禁小声的哀嚎着。

虽然那抽动曾令人耐不住的慾火贲张,可是一想到正在干自己的,是自己的学生时,那种绝望的感觉充斥在她整个心头,让她觉得自己快要爆炸了一般的难受。不过儘管如此,老实说现在正压迫着香澄胸口的居然是从身体内部所传来的欢悦的在感觉。

(原来被自己的学生冒犯是这样的感觉。)

虽然香澄为自己的奇怪想法而有了罪恶感,可是毕竟自己是个健康又正常的女人,而且自己也有半年多不曾被男人好好爱过了,所以这个肉体一旦沉浸在年轻男人的抽动中时,便燃烧的不可自拔。

偏偏前几天又被熊野及黎乃所逃逗,可是终究是无法达到想要的境界前便中止了性爱,这叫香澄如何继续忍耐下去呢?她是真的想要被爱的。

(早点结束了吧?)香澄闭着双眼祈祷着。可是沙原的表现,却不似他的年纪那般的稚嫩,香澄看着那把她压的死死的沙原,随着腰部的抽动,左手也不停的在她充滚性的大乳房上搓揉着、玩弄着。另外嘴巴也不停的吻着她的脸及脖子。然而当香澄吻上她的耳朵内侧时,香澄便知道再也撑不下去了,因为这是她最脆弱的一个地方。

沙原他轻轻的咬着,吸吮着她的耳朵及耳垂,不一会儿,香澄便全身酥软的几乎摊了下去,全身的血液也沸腾了起来。可是偏偏这个激情的样子却落入了那三个少年的眼里,一想到这里便激情又减半了。

然而沙原像存心想让那三个少年也血脉贲张的意图,明显的表现在他搓揉香澄乳房的动作上,他用力的搓着、揉着,更不时的用手指夹住乳头,儘情的玩弄着它。接着他把下巴一抬转脸来,动作快的不容香澄有一丝一毫的抗拒空间,沙原他一口吻上了香澄的唇。

这一剎那,面对香澄那自看似深情的香吻,带给香澄欢愉的肉体上快感,无疑的,这份快感正彻底的战胜了自己是个老师不可以做这种事的想法。

香澄此刻由己呈半昏迷状态了,她不想把两手圈绕在对方的脖子上并不停的回应沙原的吻。

「这幺爽吗?老师!」

「……」香澄正玩味着这种感觉。

「哈……妳终于知道甜头了吧!」

这一点激触着沙原,他更用力的扭动着腰部抽动着。

「哇!太棒了哦……我快不行了……」沙原他近似呻吟的叫着。

「啊!」香澄也呻吟了起来,甚至她捨弃了最后的一点自尊,不由自主的抱紧了沙原。

「看吧!快受了了吧!快啊!沙原君快用力啊……啊……」秋本他兴奋的叫着。

在他们的环视下,香澄完全的失去了自我意识。此刻自己是个女教师也好,他们是自己的学生也好,这一切的一切都消失在脑海里。随着沙原的挺腰抽动,自己也配合的摇动着腰枝。

(哦……我是这样的爽……)香澄紧闭双唇,不让呻吟声洩了出来。

不料沙原却突然激烈的抽动了起来,那肉棒直挺挺的顶住了香澄阴道的最里面。此刻快感像电流般的流遍了全身,呻吟声再也忍不住的得啊的高鼻子中流洩了出来,她也儘全力的回应着沙原。

沙原的抽动溶解了香澄的敌意,也把香澄的快感推向了另一个高峰,面对着令人韵动的快感,香澄无法自制的、激动的用嘴唇寻找着沙原的唇。

吻着香澄软滑的香唇,沙原不禁满意的笑了:「还有三个人等在那里呢!妳慢慢的期待吧!」说完又再吻了香澄好一会儿,才放手离开香澄的身体。

香澄靠在门上,胸部起伏着,乳房也不停的颤动着,她正心平气和的看着那三个正在为先后顺序而猜拳的三个少年,少年们似乎怎幺说也不甘心最后。

获得胜利的是瘦子寺岛,寺岛用着与沙原相同的方式插入香澄的洞穴后,香澄居然没有什幺特殊的感觉。原来香澄正在比较着寺岛与沙原的感觉,她发现寺岛跟沙原原完全不一样,寺岛他慌张、单调、不成熟,他只顾自己的快乐,他的表现,完全是高中生的程度。而且他那混合着香烟及口香糖的臭味,却怎幺也无法让这位漂亮的女老师欢心。

(啊……再里面一些……)香澄心里面狂叫着,另一方面她用大腿夹住了寺岛的腰身。

寺岛此时也感触到女人身体最内部的地方,他垫起脚来扭腰挺身前进,一用力他射出了热热的精液之后又强烈的抽动了几下,当他抽出那洩气的阴茎时,脸上的欢愉还不曾减退呢!

「好了……换下一棒吧!」娃娃脸三田村,他迫不及待的推走寺岛,自己脱了裤子后便掏出了早己勃起的肉棒,「嘟」的一声便插进了香澄充满淫水的花园中。

「老师……妳大概也想要换个姿势吧!」他一说完,便紧闭自己的双腿,只露出了那一根肉棒,然后他用两只手抱住香澄的腰,一把抱起香澄的身体。香澄就用两条长腿紧紧的缠住三田村腰,两只手也圈绕在三田村的脖子上。

「啊……来……下面一点……」

「快……快干啊!」

「别担心……马上就让妳爽快了!」三田村他一说完,便前后不停的摇动着腰部,抽动了起来。

那激烈的冲击,不禁让香澄呻吟了起来,然而这并不是痛的呻吟而是快感的呻吟了……

「啊……啊……」香澄她把圈绕着三田村颈部的手放长了些,让自己的身体向后仰着,另外双腿也用力的圈住三田村的腰部,她準备好一切来迎接那一份甘美的快感。

随着三田村的抽动,香澄的身体也前后的摇晃了起来,前面那两颗丰满木瓜也像波浪鼓似的不停的激烈的跳动着。

此刻香澄再忍耐不住的浪叫了起来:「啊……啊……」

香澄她天旋动转的呻吟着,不一会儿那浪叫声却转变成嘤嘤啜泣声,三田村不禁停止了抽动,看着香澄的脸:「怎幺了……忍耐不住了吧?」

香澄摇着美丽的脸蛋,脸里也挂着泪水,她看着三田村,好一会儿才吐出了一句话:「不……不要停下来吧……拜託……快继续吧!」香澄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啊……好是好,可是在这之前妳得先亲亲我才行!」

三田村把脸靠向了香澄,香澄只好起身,在他唇上轻轻的亲了两下。不一会儿,三田村把脸一歪,狠狠的吻起了香澄。他们互相吸吮着对方的舌头及唾液,经过了这一场热吻后,三田村又再度强烈的摇动着他的腰,并不停的抽动着。

「啊……啊……」香澄的头随着三田村的抽动而摇摆着,嘴里也禁不住呻吟了起来。而香澄那被弄的零乱的衣服也不完整的挂在她身上,此时也随着抽动彷彿在跳舞着。

接着三田村也愈动愈快了起来,嘴里也发出了像野兽般的低鸣,然后在一长声的呼啸中,他得到了最原始的发洩,白色的精液又再度洩得香澄满身。

到目前为止一直在欣赏着活春宫戏的秋本,他拿起手上的锁链往香澄的脖子一套,便把香澄拉离开了三田村的身体。

「这下轮到我了吧!妳可别偷懒哟!妳得做的比刚刚还卖力才行!」

他嘴上调侃的说着,一边又拉着锁链把倒在地上的香澄拉了起来,接着又伸手揪住香澄的头髮,把她拖向小便器的前面站着。

「把手撑在墙壁上,把屁股翘起来……快……」

秋本用力的揪着香澄的头髮把她推往便器的方向,一不小心,香澄的头便撞上了便器上的沖水开关。

香澄一边照着秋本的指示把手撑向墙壁,一边出声恳求着秋本:「拜託……请不要对我动粗好吗?」

「别对我撒娇好不好,老师妳又不是什幺娇娇女的,对妳动粗也没什幺好奇怪的啊?妳要知道妳很贱吧!妳居然贱的渴望与学生做爱,真是淫蕩。」

「喂……身体往下低一点,把屁股翘高一点,快!」

香澄闻言,只得依他。

秋本看着香澄的丰臀,再也按捺不住了,他用双手捧起香澄的大屁股后,来个背后式的玩法,他「嘟」的一声把肉棒插进了香澄那湿透了的神秘花园里。

经过三个人的灌溉后,也不知是淫水还是那三人的精液,弄湿了整个下体。

「哈……因为我是第四个的关係吧!那里粘答答的令人噁心哪!」秋本一边说着,另一方面又重新捧起了香澄的屁股并抽动了起来。

「喂!没有看守着门,没问题吗?」

不知何时,另外的三个人竟都不约而同的围在秋本的身边,一边抽着香烟一边欣赏香澄的肢体及她的表情。

「别担心,这幺久也没人进来啊!」三田村目不转睛的看着秋本的肉棒进出在香澄的洞穴间,一边漫不经心的回答着。

因为是最后一个了,大家都不愿错过这能令人血脉贲张的春宫镜头。

「当老师真是糟蹋了这副美好身材。」

「是啊!我刚刚一上阵,就胡里胡涂的了了事,真是白白的糟蹋了这幅名器啊!」寺岛说完后,看了看沙原。

「我也是第一次碰上这种名器呢?刚刚也许结束的太快了,现在看着看着才觉得愈受不了,我也爱死了她的性器。」

香澄一听到沙原这幺说着,便立刻停止了正配合着秋本的抽动而摇动着的臀部。不一会儿,她身上燃起了一股不甘被虐的怨气,她反而更用力更大胆的引导着秋本。

当主导权转移到香澄身上时,秋本受到了刺激,同时也不甘示弱的更卖力的抽动着。正当香澄觉得全身痉挛时,秋本早已达到高潮的射精了。

然而更令香澄觉得震撼的事,紧接着就来了。

「好吧!再免费奉送一次,来到这边来,向小狗那样爬过来……快……」沙原牵着锁链对香澄说着。

跪在地上的香澄一听到沙原的声音,马上就照着沙原的指示,像狗一样的趴在地上,并把屁股翘起来对着沙原。

香澄完全的迷失了自己,她分不清自己目前的心态,是淫蕩的,是甘心的情愿,还是听天由命的解放感,这所有的心态居然混合在一种期待,不住的在香澄心里翻搅着,原来期待也会改变一个人的意念。

香澄发现那三个少年正围着她準备看好戏,香澄静静的闭上眼睛,等待着沙原再一次的插入。

(来吧!快啊!像狗在交媾一样的干我吧!)香澄用力的摇晃着她那白晢的大屁股,挑逗着对方。

那是如何淫蕩的低级动作?香澄却是心知肚明,然而香澄无法忍耐的却是比那低级动作更令人无法控制的高涨的惜。

然而另一方面,那四个少年也相当的迷惑在突然转变的香澄的态度上,此刻的香澄是既美丽又淫蕩。虽然经过了殴打及轮姦之后的香澄,非但没太消沉,反而全身上下闪耀着另一种更动人的悽美。

沙原终于忍不住的发动第二波的攻击,这次他选择了背后的攻击。沙原抚摸着香澄的屁股,然后出其不意的「咕」的一声用力的插了进去。

「啊……啊……」在沙原挺进的同时,香澄呻吟了起来,而且她也为了配合沙原的抽动,自已的身体也激烈的前后摇了起来。

另外沙原这一边也因为自己干的是一个比其他普通的女人要漂亮的女教师,光是她的美貌就已够令人心动的了,更何况是与她交媾。

因为沙原也感染了香澄的激动,自己也不禁地呻吟起来:「啊……干啊!」

随着背后沙原的强而有力的抽动,快感一波又一波的向香澄袭来,当她还陶醉在第一波的高潮中时,第二波的高潮又涌了过来;当第二波的高潮当未退去之前,第三波又攻了进来……就这样高潮继续不断的来袭,终于香澄忍不住的大声的淫叫了起来。

那三个旁观的少年也不禁陶醉在这一幕令人惊心动魄的活春宫里。这一刻香澄她那妖艳大胆的表现,真的是令在场的男人个个都血脉贲张了起来。

精彩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