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新娘的危险纸三角裤

某内衣厂商委託的属于高度机密的听写调查档案仍在持续中。

@香山布由子,二十四岁,研究生。

那是去年底的事情。

「路上要小心。」婆婆裕子把布由子送到品川站附近的公车站,几乎让布由子以为是在监视他。

布由子现在是搭长途公车去北陆的K市,与丈夫靖纪相会。和丈夫才结婚三个月,年龄相同,当然薪水也少,所以必须节省。

想到明天中午就能和丈夫拥抱做爱,又正值月经前,下半身有说不出的搔痒感。

「记住,要穿那个东西来。」

听丈夫在电话里的命令,布由子现在已穿上丈夫的朋友从美国回来送他的纸三角裤。所谓的吊带式的三角裤,前面只有小蝴蝶的面积,腰是用细带打结。

上一次丈夫见了,便说︰「嗯,好味道。没有很髒,表示你在旅途中没有外遇。」

其实,有两件备份的,根本看不出有没有外遇,但因为是纸三角裤,确实很容易吸收水分。

座位在最后,所以一直在向婆婆行礼时,那快开车才上车的四十多岁中中年男人,向布由子点头寒暄后,把大大的行李放在架子上,然后坐在布由子旁边的座位上。

这个男人又脱去大衣,盖在腿上,上面还盖一条毛毯。

中年男人好像很落魄,可能是从事劳力的工作,腰围很大。两个人的腰不得不靠在一起。

上高速公路后,车内的灯光暗了。为这一次的旅行急忙準备的关係,感到疲倦。闭上眼睛,但睡不着。

「要不要喝啤酒?这样比较好睡。啊,也许尿会多,不方便。那幺,喝清酒吧。」

中年男人的脸皮真够厚,用大而粗糙的手打开酒瓶,把酒倒在瓶盖,送到布由子的面前。

「哦…是…谢谢。」

布由子不是为了想睡觉,而是对方的强迫态度使她决定喝一杯。

酒很香。

「这样就可以睡了。你是高中生吗?你是美女,小姐。」

的确,丈夫和朋友们都说「你的额头很宽,真好」、「眼睛如秋天的天空,非常清澈」等讚美话。受到「美女」的讚美,一年中只有一次吧。布由子感到难为情。

说她是高中生,也感到很高兴。

布由子像被催眠似的,觉得眼皮沉重。在梦中,丈夫立刻把三角裤…

不知睡了多久,大腿根的内侧感到痒痒的。那种感觉不坏,可能是好久没见的手…

不,这是在公车上,是邻座的中年男人的手。

不知何时,车上準备的毛毯盖在布由子的下半身上,就在其下抚摸。

(怎幺办…喝了他一杯酒,不好太凶。这个人也许梦到太太了吧…暂时不动吧。)

不,这个中年男人没有睡,隔着裙子在抚摸布由子的耻丘,好像有很好的技巧。痒痒的,身上起鸡皮疙瘩,真大胆,还找到肉缝。

布由子不知如何是好,继续装睡,心里感到懊恼。

这个中年男人很狡猾,一面打鼾,一面用很长的时间慢慢抚摸,从阴部到鼠蹊部。手掌压在耻丘上,中指在肉缝,小指和拇指在柔软的大腿根…

(怎幺办?把他的手拿开又觉得太过分,大声叫「不可以性骚扰!」又会妨碍到其他旅客。对了,就这样假睡,然后夹紧大腿,让他知道「不可以继续了」…不然我自己会受不了的。)

布由子在大腿上用力,想要中年男人的左手不能活动。

(哼,看吧,停止动作了。现在只有一条路可走,就是从我的大腿间把手拔出去。抚摸的方法很巧妙,但这种色情狂行为是不可以的。)

然而结果是打草惊蛇,形成反效果。男人的粗糙手掌的侧面结结实实的压在布由子的肉缝上。

(啊…怎幺办…这个人的手卡在那里,反而有性感。月经前的关係,那里火热。这可不是我的责任,原因在女性身体的构造。)

考虑到纸三角裤会摩擦,所以没有穿裤袜,遇到这种情形就发生困难了。

这个中年男人好像误会了布由子的动作,收回去的手,这一次大胆的伸入裙内,粗糙的手掌直接在布由子的大腿根上抚摸。

(啊…这个人的手真可恶!不行呀!三角裤的纸会破的,又怕水分。)

布由子的危机感好像也传到中年男人的手上,中年男人的手停止不动了。

奇怪的是,中年男人的手指没有动,布由子的下半身反而有失落感。

这时候,中年男人似乎发现布由子的三角裤是纸做的,可能认为是很奇怪的女人,这一次是捏住纸三角裤的底部,向左右摇动。

(啊…纸和阴唇摩擦了…很舒服。做这样的坏事,心竟然兴奋的怦怦跳。)

布由子知道这样下去,阴部会湿润,沾在纸三角裤上,会使它破裂,感到很不安。

中年男人继续装睡。

(他想干什幺?那里是我的肛门…)

男人手里的纸三角裤在布由子的肛门上压迫。

中年男人做出重新盖好毛毯的动作。事实止,在丈夫也不肯碰的菊花蕾上,用手指不停的压迫。

(啊…痒痒的…这种奇怪的感觉,真令人受不了。是色情狂的变态慾望感洩到我了吗?)

明知道这是不对的,但布由子的身体像遇到紧箍咒似的不能动了。

中年男人好像识破布由子的心和后面的菊花蕾在动摇,于是在布由子的屁股上抚摸,还不时的偷偷观察布由子的表情。

纸三角裤靠屁股的布是细柔的纸做的,中年男人可能发现了。

布由子的心和中年男人形成共犯心理…对这样一个没有爱情,甚至会讨厌的中年男人的手指,竟然会产生如此强烈的性感,这是布由子没有想到的事。

(啊…直接在肛门上摸了。洗完澡有七个小时之久了,那里已经髒了。啊…羞死了…可是有异常的快感。啊…不要弄痛吧。)

布由子拚命的克制自己,不让呼吸更急促。

男人的手指钻入纸三角裤,直接在肛门上抚摸。布由子发觉自己的肛门向外突出。肛门受到刺激,敏感得快要能判断中年男人的手指指纹。

不知是否是惯犯,指甲剪得很短,不觉得痛,反而在里面产生搔痒感,让布由子觉得里面很舒服。

觉得肛门更突出了。

(啊…把手指插进来了,还在扭动。为什幺弄得这幺好?和他那落魄的外表正相反,不愧是中年男人。啊…弄得真舒服。)

中年男人把肛门拉开,手指插入到第二关节。从布由子的肛门产生异常的热度,是不是肛门也会溢出蜜汁?布由子知道自己的肛门洞口湿湿了。

(哎呀…就这样不要被人发现的玩弄吧…)

布由子把袖口压在嘴上,不让自己发出哼声,但无论如何都忍不住的把屁股转向男人的方向。

中年男人的手指又到达会阴部,很巧妙的用指尖在肛门和肉洞之间,来回轻轻摩擦。快感从菊花蕾,如海浪般扩散到全身。

(啊…肛门和前面的肌肉是相连的…那里开始湿润了。纸三角裤会破裂的…怎幺办…)

就在此时,男人的另一只手在毛毯下发动侵略,在布由子的肉缝下端揉搓。

布由子开始担心週遭的旅客,但只听到鼾声和梦呓,没有人会注意到这里的行为。

可是有随时被发觉的危机感,反而对中年男人的犯罪行为产生感情,布由子的性感因而更亢奋。中年男人的色情行为几乎有艺术性的程度。

「小姐,你没有睡。」中年男人把有酒臭味的呼吸喷在布由子的耳孔里。

布由子的身体对男人手指的反应更明显,使布由子的羞耻感更强烈。布由子没有回答,认为回答会更难为情。

「…」

「我还是第一次碰到纸三角裤,你年纪轻轻的,是不是有一点变态嗜好?还是你的爱人有这种兴趣呢?」

「…」

「看你是有着性感的美女,但屁眼却这幺敏感,而且已经这样软软的了。被我这样丑陋的中年男人玩弄,有快感了,对不对?」

「…」

「这一边也很敏感吧,因为已经湿湿黏黏了。小小的阴户真好,你抬起屁股吧,那样更方便玩弄了。」

「…」

布由子默默的,好像中年男人下流的话使她的理性麻痺,也彷彿被催眠似的抬起屁股。斜坐在座位上感到不舒服,但为了得到有罪恶感的更大快乐,只好委屈了。

「小姐,享受快乐的要诀,就是不要发出声音,能被误解为打鼾的程度是最好。但太难了,不只是用袖口,也可以咬住毛毯,你自己想办法吧。哦,阴户夹紧了,真是好阴户。」

中年男人不只用手指玩弄肛门和花蕊,还故意在布由子的耳边说淫猥的话。

布由子的下体听到中年男人说到阴户,就猛烈的颤抖。在颤抖中,还是听到中年男人的话,用嘴咬紧毛毯。

男人的手指在肛门内有节奏的活动,还把前面的花瓣左右分开,用手指在肉洞口滑动。

(啊…这是未曾有过的性感,只是用手指,我就要洩了。怎幺办?)

布由子不想扭动,但还是不由得扭动屁股,回应色情狂对两个部份的攻击。如果再玩弄阴核,一定会达到更强烈的高潮,可是中年男人没有动那里。

「嘶!」男人的手指轻易的把纸三角裤给撕破了。

「小姐,你穿着这样变态趣味的纸三角裤,现在已经不能再穿了,有更替的吗?」

不知是想折磨她,还是想使她急躁后再玩弄肉芽,纸三角裤破了,应该很容易弄的,但中年男人只是抚摸肛门和花蕊。

「等一等你可以去厕所,在那里换三角裤。如果不喜欢我,前面有空位,你可以不回来这里坐。」

男人的手指离开布由子的花蕊和肛门,还整理凌乱的裙子和毛毯。

长途公车开到休息站停下。

因为受到中年男人的玩弄,布由子不好意思看中年男人的脸,只是用力的站起来。

中年男人半张开嘴假寐。是不是习惯作这种事呢?非常狡滑。

布由子感到很疲倦,双腿无法用力,肛门留下甜美的麻痺感。前面肉缝的蜜汁,凉凉的感到不舒服。

在厕所换纸三角裤,旧的纸三角裤沾上很多蜜汁,丢在纸篓里。

(怎幺办?如果继续被玩弄,真的快要疯了,趁现在停止吧。比丈夫弄的,舒服百倍,可是这样又对不起靖纪,我的自尊心也被破坏了。)

布由子下决心后,走出厕所,仰卧夜空上美丽的银河。

回到公车上,按中年男人的话坐在前面的位置。邻座是三十多岁的女人,露出疑惑的眼光看布由子。

公车又开动了,布由子不能入睡。

引擎的震动使屁股以下产生奇妙的感觉,从座位下冒出的暖气,使布由子感到肛门和花蕊热呼呼的。布由子想用自己的手指安慰自已。邻座的女人以发出有规则的鼾声,大概不会发觉。

回想和丈夫性交的情形,可是只有抽插阴茎的场面。无论如何脑海里都会出现坐在后面的那个中年男人,对肛门和花蕊的巧妙动作。

(既然如此,继续让他玩吧。反正是不认识的陌生人,在公车上又不能破坏我的贞操,经常都受到婆婆和丈夫的监视,所以这一次可能是我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的机会。)

布由子悄悄的回到原来的座位。

心脏猛烈跳动。

「哦,唔…小姐,不,你…」中年男人还假装刚睡醒,伸个懒腰,让布由子回到座位上。

当布由子坐下,就用毛毯盖在布由子的腹部以下,还脱去她的鞋,让布由子面对他坐下,然后手伸入裙内。

「小姐,你不愿意的话可以拒绝。不过,九成的女人都会喜欢的。我对人生不大了解,只是觉得有很多比虚荣更重要的东西。」

中年男人从货架上拿大大的行李箱放在脚下,也没有脱鞋就面对布由子盘腿而坐。摊开毛毯,盖在布由子的下半身和他自己的腿上。

布由子为掩饰自己的羞耻心,将脸转向一旁。

「你把脸和嘴靠在我的肩上。不用担心,司机看不到这里的。无论如何都忍不住要出声时,给我一个信号吧。」

男人的手伸入毛毯,从布由子的裙内找到纸三角裤的部位。用手掌最后的部分压迫阴核,同时用中指摩擦肉缝。

布由子照中年男人的话,嘴靠在男人的肩头,忍住快感。

中年男人使用手指的技巧,简直难以形容。压迫肉芽后,如按摩师般有节奏的震动。

(啊…希望一直这样玩弄…也许性感离开爱情也能存在。这样的话,女人的性是很悲哀的。可是,这样会有说不出的好,背德是需要付出很大代价的。)

布由子主动的分开双腿,享受男人的手指在纸三角裤上的感触。刚换上的纸三角裤破了也无妨,还有一件可以更换。

「舒服吗?我知道你会难为情,但放鬆心情会更舒服的,这样好不好呢?」

男人稍用力拉纸三角裤,轻易的弄破后,手指毫不客气的插入布由子的肉洞内。布由子的大脑已不能思考,体内感到怪怪的。知道从自己肉洞口溢出蜜汁。

「小姐,这样是不是很舒服了?」

「…」

「你不回答,我就要停止了。是不是舒服了?」

「唔…很舒服。不要停止,请继续吧。」布由子不由得如比回答。

「好,我现在用小手电筒照那里,可以吗?」

「随便吧…」布由子的嘴靠近男人的耳边说。身体确实感到搔痒。

中年男人立刻从行李箱拿出比原子笔粗一点的手电筒,钻进毛毯里。

「小姐,把腿分开大一点。」从毛毯里传来小而清楚的声音。

布由子抱住自已的双膝,分开大腿,好让男人观察自己的阴部。中年男人在毛毯下,把急促的呼吸喷在布由子的阴户上。

布由子生平第一次感受到阴部受到观察的快感。这种产生内疚感,心脏却又要爆炸的兴奋,真不知该如何形容。

「是粉红色的,真美。」中年男人从毛毯里抽出身体,在布由子的耳边轻声说。

看他那种样子,好像对布由子的阴户之美确实很感动。除性感外,布由子连自尊心都感到满足。

「小姐,这个手电筒是用塑胶做的,没有什幺突出的地方,可以插进阴户里吗?」中年男人垂下双眉,说出惊人的话。

「可是…可是…」

「绝对不会伤害到阴户的。我真怀念故乡的萤火虫,所以想把小手电筒插入阴户内,打开电开关,回忆那种情景。」

意外的,中年男人还提出浪漫的构想。

「不好吧…不过,那样做也可以。」

好奇心和期待感,使布由子把嘴压在毛毯上,用很小的声音表示同意。

「谢谢,聪明又美丽的小姐!」

听到牙根会发酸的奉承话。但他好像是真的这幺认为,又使得布由子无法生气。

中年男人连连鞠躬三次后,又把头钻入毛毯里。

听到「喀哒」的声音,大概是中年男人在布由子的阴户附近打开开关吧。没有什幺痛感,但确实有细长之物插入布由子的肉缝里。

塑胶製的感触,使布由子产生出被虐待的感觉,布由子不由得发出快感的哼声。

「唔…唔…」过去从未如此兴奋,阴部如罹患疟疾般的发高烧。

中年男人将手电筒插入到肉洞中段,还在那里旋转。

「唔…」过度强烈的快感,使布由子咬紧牙根,但还是忍不住发出哼声。

手电筒一面旋转,一面做抽插运动。布由子的肉洞里的肉开始蠕动、收缩。

「啊…唔…」

突然的,蜜汁如尿尿一般从肉缝里溢出,纸三角裤已经不发生任何作用了。同时,中年男人粗鲁的手指捏住布由子的肉芽。布由子被性惑的波涛淹没,只能拚命的抑制不发出浪叫声。

「小姐,你洩了吧?」中年男人从布由子的肉洞拔出小手电筒,把纸三角裤拿出来。

这…好像很敏感。羞死了,恨不得变成水蒸气消失掉。

布由子的脸靠在陌生男人的脖子上,陶醉在性高潮的领域里。

「你不用感到内疚,或认为自己是异常的,有七成的女人,只是用手指就会洩了的。」中年男人拍一下布由子的肩膀,以安慰的口吻说。

「是吗?你是不是经常在公车上这样玩弄女人呢?」

布由子对中年男人的粗糙,但灵巧的手指产生几许嫉妒感。

「不,我也有选择女人的权利。心爱的老婆也在家里等我回去,我已经尽量克制自已了。」

「哦。」

「你又是特别好的女人,怕受到你的拒绝,感到不安。开始时也是战战竞竞的。你从什幺时候决定答应了呢?」

「我不告诉你,你很狡猾,这样不会生病吧?」

「不会的,不过,通常直接玩弄阴户时,手指上会戴上这种东西。老婆若生病了,我也会难过的,你可以说是特别的。」

中年男人从口袋里拿出指套和保险套,还做出难为情的笑容。

「你困了吧?要睡吗?」

「嗯,可是睡不着。」

说话时,彼此把嘴放在对方的耳边,产生迫不及待的感觉,这也是使得布由子的下半身又骚痒起来。

「可以用我这个很臭的嘴吻你吗?」

中年男人说出不似色情的话,反而使布由子感到惊讶。

肥厚的嘴唇没有一点血色,还一口黄牙,和丈夫有清洁感的嘴完全不同,可是…

「可以,但週遭的人会不会看到呢?」

「不会的。要小心的只有一个司机,但大概以为我们是夫妻或父母吧,不用担心。」

「父母?」

「对不起,像我这样的丑男人大概不可能生出你这幺漂亮的小姐吧。」

「那里…吻吧。」布由子想到大概需要一点忍耐,于是仰起脸,接受男人的嘴。

原以为是下流而粗鲁的吻,但中年男人只把嘴唇压到似触非触的程度。待布由子有点焦急时,这才吸吮布由子的嘴唇,然后把舌头伸入布由子的嘴内。

布由子的下半身又是一阵骚痒。

「你的嘴唇很厚,能不能也吻我的下面?昨天才洗澡,也许有味道。」中年男人提出意想不到的要求。

布由子还是感到惊慌︰「这…可是…」

布由子听了中年男人的话,不由得向四周看。只听到鼾声,好像所有的旅客都进入梦乡。

「有什幺关係,可以和爱人的比较,拜託啦!」

这个中年男人厉害的地方就是凡事积极。立刻拉开裤子的拉链,掏出又黑又粗、但稍柔软的肉棒。

「不要紧,在毛毯里做就行了,驾驶坐在死角,快一点。」

中年男人让犹豫不决的布由子在坐位上弯下上身,盘坐在坐位上,用后背挡住通路的方向。

刚才给了她那幺强烈的性感,以及对下一步的期待,使得布由子不由得把脸靠近男人的胯下,中年男人把毛毯盖在布由子的头上。

中年男人的肉棒有强烈的味道,好像是汗和尿的混合味道,但也有强壮男人的让人心生好感的味道。布由子下决心,在黑暗中向前伸出嘴时,碰到男人半勃起状的龟头。

肉棒立刻有了反应,龟头向上翘起。想到这是靠她的力量时,就产生和对丈夫时一样的喜悦感。

中年男人的手伸入毛毯里,从乳罩上抓住乳房。乳房的疼痛,直接传到下半身,使那里灼热和湿润。

战战竞竞的把男人的肉棒夹在嘴唇之间,那个东西硬如啤酒瓶,而且变得粗大,布由子的嘴都快容纳不下了。

(这幺粗大的东西,插入那里会怎幺样呢…最好能中途下车试试看…但不可能的,丈夫会在终点站接我的。)

二小时前还无法想像的、对中年男人色情狂的爱意,使布由子产生异常的心情。包括丈夫在内,把男人的东西含在嘴里,这是第三个,为了表示诚意,布由子不仅用嘴唇,也用舌头舔肉棒。虽然勉强,但仍然感觉出舌头冒出来的青筋。

(不只是乳房或乳头,在前后洞都受到玩弄的情形下吸吮该有多幺好…在宽广的地方。不,也许是怕有人看到的刺激才是最好的。没想到我是这幺淫乱的女人。不,这是女人的性本能。)

不由得开始用力,布由子就这样贪婪的吸吮着见面还不到三小时的男人的肉棒。

「谢谢罗,这种事是靠心情,最好叫爱人多教你吧!」中年男人隔着毛毯在布由子的肩上拍一拍,用多少有点遗憾的口吻说︰「小姐!你肯吞下去吗?」

做为答应男人要求的信号,布由子更热情的吸吮肉棒。

不久,大量温热的液体射在布由子的嘴里。

…坐在身边的中年男人发出很大的鼾声睡觉,大概有一个小时了。布由子侧身,把头靠在男人的肩上,但无法入睡。全身火热,好像变成性器。

再过二小时半,天就要亮了,心里很急,想体验更多的色情行为。很想从丈夫以外的男人身上,多得一点性经验。

「啊…静江…糟了,不是。」

中年男人抚摸布由子的乳房,然后手伸到胯下时醒过来,说出布由子听了伤心的话。

射精后睡过觉之故,中年男人好像是恢复精神了。

「小姐,你还有更换的纸三角裤吗?」

「我结婚三个月了,不是小姐了!」

「原来如此,我还以为你是高中生,所以不敢太粗鲁。哟!你换了新的三角裤了。」

中年男人的嘴紧靠在布由子的耳朵,手在毛毯下抚摸仍旧湿润的花蕊,还把小手指插进去。

「你的内裤脱了吧?有再多的备份也不够用的。在那一边大概有喜欢嫉妒的男人等着吧,你会受到怀疑,哦,原来把手帕放在这里了。」

中年男人做了遭受过怀疑的事,才这样为布由子担心。

布由子在毛毯下撩起裙子,脱去三角裤,也拿出怕弄髒纸三角裤挡在花蕊的手帕,收藏在皮包里。心又开始怦怦跳动,好像有很大的石头压在胸口上。

没穿三角裤的花蕊更溢出蜜汁,不知哪里吹进来的风,大腿根有点凉意。

「我要舔你的那里,可以吗?」

「嗯,可是会不会被人看到呢?」

「不要紧,这个时候是最安全的。前面的坐位不是已经开始了吗?他们应该彼此不认识的。」

向中年男人的眼神所指的方向看去时,确实在前半夜还只有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坐在旁边,现在多了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坐在那里。

女人的头靠在车窗,在布由子看来,那个女人的确接受那个男人的调戏,让布由子觉得现代有太多寂寞的男女。

不管怎幺说,布由子的下半身是热情如火。

「要你採取很困难的姿势,我要把腿放在靠通路的扶手上,然后躺下来。」

「嗯。」布由子的声音有点颤抖。

「你要面对车窗,撩起裙子,把我的脸当做坐垫坐下来,毛毯要披在肩上,这种样子比较自然,不会被人看出来。知道吗?」

「嗯,我试试看。」

布由子依中年男人的指示,撩起裙子,抬起屁股,骑在中年男人的脸上。

将两个坐位当做床的中年男人,当布由子把毛毯披在肩上时,抓住布由子的屁股,把花唇向左右分开。阴核也受到拉扯,使布由子的下体产生难以形容的骚痒感。

(哎呀,他的鬍子刺到花蕊了,还在那里啾啾的吸吮,好哇…啊…不能发出声音,否则是玩不下去的…)

抑制声音时,带有罪恶感的快感,在布由子的体内更四速奔驰。

(不只是肉体,希望他能吸吮阴核,对了,让他先舔肛门吧!)

布由子在男人的脸上稍移动屁股的中心时,中年男人立刻看出来布由子的要求,于是把一根手指插入肛门内。

(啊…手指在屁股里转动,他的手技是职业级的,我的蜜汁使这个人的脸完全湿淋淋了。)

布由子的手压在自已的嘴,不让快感的哼声露出来,同时扭动屁股。

(啊…即使阴核没有受到玩弄也忍不住了,啊,要洩了…不不能发出声音真难过…啊…到了界限了…)

布由子咬紧牙根,拚命忍耐要从嘴里冒出来的快感。

男人用手掌压迫阴核旋转时,布由子还露出一些淫靡的哼声︰「啊…唔…」

就在性感的波浪中,布由子登上了快感的绝顶。全身的重量都落在男人的脸上,中年男人的鼻尖和嘴唇对布由子形成温柔的后戏。

就这样休息一下吧。

…虽然短暂,但睡得很甜。

东方的天空依旧黑。

前座的三十多岁女人和五十多岁的男人交换了坐位,彼此把头靠在一起,大概性行为也进入休息状态。

坐在隔壁的中年男人突然说︰「你睡醒了吗?黎明前就不要睡了,这一次真的把肉棒插进好不好?」

「好是好,可是能吗?太冒险了吧!」

「我也没有这样的经验。」

中年男人也许是当做前戏,从毛毯下把手伸到没有穿内裤的布由子的屁股下面,同时爱抚花蕊和肛门。

布由子的下半身立刻开始骚动,距离天明大概只有一个小时了,期待感使阴唇和阴核都开始膨胀。

「司机是没有问题的,这次的问题是通路那边的坐位上的两个像大学生的女人,不过现在还好像睡着了。」

中年男人说明那一边的状况。

「这样吧,我背对那两个女人把腿伸直,你也背对着我,坐在我的大腿上。如果有人看到,就做出替我揉腿,女儿照顾父亲的样子吧。」

「不,这是年龄相差大一点的情侣。你要有信心才是。」

「啊!这种话有十年没听过了。好,开始吧。」

中年男人的双腿在座位上伸直,下半身覆盖毛毯,开始脱裤子和内裤。

布由子的花心几乎要爆炸,看着窗外的天色逐渐由漆黑变深蓝,身上披着毛毯,坐在男人的胯下。

座位变高,多少感到不安,可是充满刺激感。

「今天是安全日吗?」中年男人从背后抚摸乳房,同时轻咬布由子的耳垂。

「明天可能有月经来,所以是安全日的。」

布由子回答时,心想着︰终于有不是丈夫的肉棒要插入花心内。下半身微微颤抖,能感觉出溢出和过去不同的更黏的蜜汁。

「最怕的是你的哼声,所以要好好的忍耐。」

中年男人用围巾压在布由子的嘴上,这样使布由子产生像被强姦的感觉。

「要插进去了,你还是快一点洩出来比较安全。」

中年男人的龟头碰到会阴后,立刻滑入布由子的肉洞内。

「啊…好!快要死了…能遇到性教的天才真幸运。」

布由子能自己控制快感,有时左右扭动屁股,有时顺时针或反时针的旋转屁股,性感的波浪就要来临了。

中年男人的手找到阴核揉搓。

「唔…啊…」拚命忍耐,还是发出哼声。

快感的波浪一波一波的袭过来。

「太太,不要紧吧?我这里有晕车药。」

听到年轻女人的声音时,布由子就昏过去了。

精彩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