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迷失的庭园)

很大!这是慧仪一踏入花园内的第一个感觉,花园内种满了各式的蔬果,比人还高的矮树群布满了四周,交织成一个大自然的迷宫,慧仪小心翼翼地穿过了不少树木,花了大约十多分钟来到了花园的中央。这里有一个小型的游乐场,里面有木马,攀架,滑梯等设施。

突然一只强而有力的手从后紧扣着慧仪的喉咙,慧仪感到一阵昏晕,迷糊间被人按倒地上,双手更被反绑身后,慧仪迅即清醒过来,只见身前站着一个高大的男人,面上带上一副银面具,慧仪随即明白眼前的就是姦污考慈等人的魔鬼。

男人抽着慧仪的衣领,一手便扯下慧仪的迷你裙,慧仪一双白里透红的玉腿迅即暴露在空气中,男人的魔爪此起彼落,片刻间慧仪的裸体已展露在男人的眼前。

男人把慧仪的内裤塞到她自已的嘴内,消去了慧仪的呼救声,才慢慢地脱下自己的衣服。

男人的慾望分身正为着眼前的受害少女不停充血,片刻已硬直成九吋长的钢棒,男人把少女的娇躯打侧,双手用力把慧仪的双腿分开,二人以侧交的形式躺在地上。慧仪不断扭动挣扎,希望把身边的男人赶开,无奈男人早佔了有利的位置,龟头更已抵在慧仪的阴唇上,男人一手揽着慧仪的纤腰,一手则揉动着慧仪的乳房,腰间发力,阴茎已刺进慧仪的处女穴内。

男人以侧交的体位姦淫着慧仪,这体位使阴茎比平常的体位更加能深深的插进少女的体内,男人的肉棒先刺破慧仪的处女膜,再深深的插进少女的体内最深处,直抵着少女的子宫壁。

通常女性的阴道肉壁也有很强的弹性,但不知是由于慧仪的阴道过于紧窄,还是男人的阳具过于庞大的缘故,男人的阴茎几乎把慧仪的阴道胀满。慧仪忍受着刺骨的剧痛,感到下体像被一支烧红的铁棒刺破。慧仪紧窄的阴道内壁紧紧的夹着男人的阴茎,感受着男人分身的每一下脉动,男人的龟头不断磨擦慧仪的子宫花心,肉棒在少女的阴道内跳动着,享受着少女阴道内壁的套弄。

男人把少女抱起,放在一个木箱之上,阴茎抽离少女的嫩穴,积聚在少女阴道内的爱液混和着处女血不断涌出,被男人以嘴巴吸去。慧仪的双脚悬空,背部朝天的躺在木箱上,男人的阴茎对準了慧仪的嫩穴,以老汉推车的姿势重新插进少女的体内。男人的双手穿过慧仪的腋下,一手一个的紧握着慧仪的乳房,男人的嘴则落在少女的颈侧,在慧仪的颈项,香肩等地方留下深刻的齿印,慧仪不停的流着泪,抵受着男人的狎玩。

男人把阴茎抽出大半,再用力的插入慧仪的嫩穴内,男人的炮身与少女的阴道肉壁不停磨擦,带给男人极端的快感,慧仪的阴肉随着男人的每一下抽插而翻弄着,只感到自己的子宫被男人以龟头像撞钟般一下一下撞击着。虽然万分不愿意,但慧仪的身体却起了老实的反应。

只见慧仪的阴肉紧紧缠绕着男人的阴茎,不断蠕动着,乳头在不知不觉中硬直起来,慧仪只觉身体深处突然传来触电的感觉,少女的阴道不由自主的紧夹着男人的阴茎,灼热的卵精由穴心洩射而出。

男人停下动作享受着慧仪的高潮,待少女的高潮平息后,阴茎再次慢慢活动起来,男人抱起慧仪更换姿势,迫使少女坐在他的身上,以观音坐莲继续抽插,男人轻咬着慧仪的乳肉,痛楚令少女不断上下扭动腰肢。快感混和着痛楚令慧仪再次攀上高潮,男人抽出阴茎,以嘴巴不停吸啜慧仪的阴户,把少女先后洩射而出的卵精舔过乾净,便以正常体位,将阴茎再次刺进慧仪的嫩穴内。

男人不断快速抽插着,强大的冲力不断撞击着慧仪的子宫,由于不断磨擦,少女的阴道渐渐灼热起来,强大的力道令男人的卵蛋也挤进慧仪的阴道内。男人的龟头撞破了慧仪的子宫口,硕大的龟头一下子全塞进少女的子宫内,慧仪感到男人的龟头塞满了自己整个子宫,想起自己今天正好是排卵日,慌忙扭动身体挣扎。

男人以龟头磨擦着少女的子宫嫩壁,最后集中磨擦少女的穴心,二人深深的合成一体。慧仪的穴心因兴奋而吸着男人的龟头不放,子宫内的嫩肉包容着男人的整个龟头,二人在激烈的交沟中双双达到高潮,白浊的精液由男人的龟头洩射而出,近距离打在慧仪的穴心上,迅速填满少女的整个生殖系统。男人以阴茎塞满慧仪的阴道,阻塞着不让精液倒流而出,慧仪感到男人的精液灌满了自己的整个子宫,甚至感到男人的精子正努力与自己的卵子交合着,而自己的子宫却毫不知情的蠕动着,以吸纳更多的精液流进卵巢内,为这恶魔的精液受孕。

稍事休息过后,男人取出慧仪嘴内的内裤,将自己半软的阴茎塞进少女的嘴内,仍然强大的阴茎一下子把慧仪的小嘴塞过饱满,男人迫令少女以香舌不停舔着马眼,双手则揉搓着慧仪的双乳,强大的力度令少女的乳房一片瘀青。

慧仪感到男人的阴茎在自己的唇内再次硬直,男人改以双手抓着慧仪的头,用力抽插少女的小嘴,每一下也顶到慧仪的喉咙深处。男人的气息越来越粗,终于在慧仪的嘴内进行了第二次的爆浆洩射。

白浊的精液先注满慧仪的喉间及唇内,男人才抽出阴茎,让余下的精液尽数打在慧仪的脸上。慧仪不断扭动迴避,可惜男人紧紧抓着慧仪的头部,连环喷射而出的精液打在慧仪的面上、眼上、鼻子上以及娇唇上,在慧仪的脸上厚厚的涂满一层奶白的精浆。

男人将慧仪拖到木马旁,将少女紧紧的绑在木马上,阴茎在少女的股隙轻轻磨擦。「不好,他想肛交!」慧仪的心中才升起这念头,便已发觉男人的龟头已硬生生的挤进自已的后庭。

男人似乎很欣赏慧仪肛门的紧窄,只见他将阴茎逐分、逐分的刺进慧仪的菊穴,撕裂的痛楚令慧仪在不自觉下失禁,尿液混和着血丝由二人的交合处滴落地上。

好不容易男人才将整条阳具插进慧仪的直肠内,男人随即展开抽插,男人猛烈抽刺了五、六百下后抽出阴茎,再度插进慧仪的小穴内,就在仍旧紧窄的阴道内再次洩射,直至精液注满了慧仪体内的每一丝空间,男人才满足地离开慧仪的娇躯。临离开前,男人将一樽奇怪的液体涂在慧仪的菊穴上,才悄悄然的离开。

正当慧仪以为恶梦已经过去的时候,突然发现身后出现一只大狼狗,原来男人涂在她身上的是发情期母狗的爱液分秘,气味引来了这只狼犬。狼犬发现了正不断挣扎的慧仪,一下子便扑到她的身上,粗糙的狼舌一下一下的舐动着少女的菊穴,锋利的狗爪在慧仪雪白的背上留下鲜红的爪痕。

慧仪感到粗大的狗屌已插进自已的菊穴内,想不到自己竟被一只畜生鸡姦。狼犬猛烈地抽插着慧仪的后庭,终于在少女的直肠内射出大量的犬精,发洩过后的狼犬满足地离开慧仪,剩下身心饱受伤害的少女,半死的躺在木马上。

当家敏和雪怡在花园里发现慧仪的时候,冷不防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只见全身赤裸的慧仪被缚在木马上,脸上满布精液,下身及后庭一片狼藉,背上更满布野兽的爪痕,明显受到恐怖的侵犯。二人急忙将慧仪送回房间,却没想到独自探索中的婉华已陷入前所未有的危机。

精彩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