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伟哥听我说完,在我耳边羞辱我说:「哇拷!真有你的,这幺不要脸的话都说的出口,你真不是普通的贱耶!健群,你还等什幺?干死这个不要脸的贱货,操翻她的婊子穴!」

健群像胜利者似的站起,脱下他的短裤,扶着他那硬邦邦的大鸡巴,毫不客气的对着我的小穴猛刺了进去:「操死你这个淫妇,干死你这个不要脸的臭婊子,操!」

健群一下下猛力的顶着,我被顶的连声求饶:「啊…啊…不要…啊…健群…不要…啊…啊…小力点…啊…啊…别干的那幺狠…啊…啊…我会死的…啊…啊…」

「操!才没插几下就发浪了,真是贱耶!操死你这个欠人干的婊子!」

健群接手按住我已捌的大开的双脚,下身用力的顶着我小穴,健伟哥则用双手使劲的在我的奶子上搓揉,舌头也不停的舔弄我的耳朵,不时的在我的耳边说些羞辱我的话:「小贱货,上次被我们干完,是不是尝到了甜头,你想再被我们干很久了吧,是不是每天自己抠着你的小骚穴,幻想被我们干情景啊!」

我已被健群干的意乱情迷,不停的呻吟着:「啊…啊…啊…我…啊…。啊…啊…」

健伟哥手指持续的揉捏着我的奶头:「是不是嘛?别害羞啊!有想就要承认呀!」

在健群的猛干和健伟哥的淫言秽语之下,我也开始胡言乱语了起来:「啊…啊…是…啊…啊…我被你们…干的好爽…啊…我天天想着…再被你们干…啊…啊…」

「操!贱货,你妈怎幺把你生的那幺贱,这幺欠人干!操死你这个臭婊子!」

健群像是要插穿我的小穴似的,每一下都顶到了我小穴深处,顶的我发浪的淫叫:「啊…啊…啊…对…我贱…我欠干…啊…啊…快操死我…啊…啊…」

「妈的,你看你这个婊子样,浪成这付德性,真是贱透了,心理想被大鸡巴插,想到要命,刚才还装什幺矜持,今天我非操死你不可!」

健群更加猛力的顶着我,我小腹一阵抽搐就高潮了,健伟哥此时推开我对健群说:「健群,换个姿势吧!叫这条发情的母狗跪着,我要干她上面那张嘴!」

健伟哥说完,健群便把我拉起,将我身体转身跪趴在沙发前,健伟哥也脱下裤子,掏出他的大鸡巴,伸手按住我的头,让我趴在他的下身,他的鸡巴就立在我面前:「小贱货,想不想吃健伟哥的鸡巴啊!想的话就快舔喔!」

健群在我身后又将鸡巴插了进去,我的慾望已淹没了我的理智,想都没想的就张口含住了健伟哥的鸡巴,开始吸吮了起来:「唔…唔…呃…呃…唔…唔…呃…呃…」

「喔!真爽,这小贱货真会舔,舔的我爽死了,妈的,这婊子一定常常吃鸡巴,要不怎幺那幺会舔!真他妈的有够爽!」

健伟哥被我舔的受不了,便提起下身猛力的向上顶着我的嘴,几次都差点顶到了我喉咙,我被他们两人前后不停的抽插着,有点吃力但又有快感,干了好一会,健群伸手向前握住我奶子,大力的揉捏着,下身也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干死你,臭婊子,我操!操死你的婊子穴!」

我受不住健群这般快速的抽插,又再次达到了高潮,接着健群便抵住我小穴射精了,他趴在我背上喘息着:「干!操这婊子,操的真是他妈的有够爽的!」

当健群将鸡巴抽出时,健伟哥将我由他下身推起跪立在地上,他则站起身按住我的头,死命的用鸡巴抽插着我的嘴,没多久他就将我的嘴,紧贴着他的鸡巴底端,在我口腔里射出了浓浓的精液。

「喔!爽!真是爽,没想到这贱货上面这张嘴也这幺好干,真是爽呆了!」

当健伟哥将鸡巴抽出时,我的嘴角也流下了他白白的精液,我全身一软无力的倒卧在地板上,小穴里健群的精液也慢慢的流了出来,他们两人在一旁看着我这淫贱的模样,健伟哥得意的说:「操!你看这臭婊子,上下两张嘴都流着我们的精液,这付样子真是贱透了!」

健群也附和着说:「妈的,这种送上门来,求人干的免费婊子,真是贱的有够彻底的!」

我趴在地上喘息着,心理不断的问自己,为什幺这幺贱,难道我天生是个婊子命?

4~校园淫辱

漫长的暑假终于过去了,学校也开学了,校园生活一如往常,并没有多大的改变,唯一改变的是小杰他们几个人看我的眼神,多了些许的暧昧。

回想起那次在KTV里被他们轮姦的情景,让我不禁脸红心跳,深怕他们在班上乱传话,把我说成是个淫乱不堪的女生,那该如何是好,每当他们带着淫笑把眼神投向我时,我内心都到无比的羞耻,只能迴避他们的眼光来做掩饰。

但他们并没有就此做罢,每当在经过我身旁时,总喜欢故意用手肘撞我的奶子,有几次甚至直接伸手乱摸,并在我耳边说些不堪入耳的话:「小贱B,上回被我们干的很爽吧!豪哥跟龙哥问你几时再出来让我们轮姦啊?你现在有没有湿呀!要不要今天放学就跟我们走,我们去那天的KTV,叫里面所有的服务生都来干你好不好啊?」

我总是面红耳赤低头无语,因为我怕我若反抗,他们会在全班同学面前,将那天的事说出来,让我无地自容,所以我只好默默忍受他们肢体上的轻薄,以及言词上的羞辱,但没想到他们看我没反抗,反而变本加厉。

有次一早才刚到学校,班上还没有很多人来,他们一伙人把我围在教室后头角落坐位上,小志从我背后抱着我,六七个人全都伸出魔爪,在我身上毛手毛脚,有的人还把手伸进我制服内,抓着我的大奶子。

小杰更是将我裙子掀起,把我内裤扯开,手指就伸进我小穴抽插,我被他们几个人玩的一直淫喘,但又不敢叫出声来,深怕被其它同学发现,小志在我耳边还不时的吹气:「小贱B,被那幺多人摸,爽不爽啊?要不要到体育仓库去干一炮呀?」

小杰此时也贴在我耳边说:「小贱B,今天我们来玩点刺激的哟!」

说完便从口袋拿出跳蛋,直接就塞进我小穴里,并打开了开关开始震动:「小贱B,你今天就戴着这个上课,不准给我拿出来,要不然我们就把你那天在KTV的贱样诏告天下,听到没?」

说完就叫我自己穿好衣服,他们才一哄而散。

整天上课时,我小穴内的跳蛋不断震动刺激着我,弄的我坐立难安,我的内裤早已湿透了,而小杰、小志他们也不时的转头观察我的反应,每当看到我锁紧眉头,两脚发抖的样子,他们就会露出胜利的淫笑。

到了午餐时间,我终于受不了了,我跟着小杰和小志到福利社门口,便上前求他们:「小杰,求求你,让我把跳蛋拿出来,我受不了了,这样我没办法上课,我求你拿出来好不好?」

小杰、小志两人相视淫笑着:「拿出来,好啊!就在这拿吧!」

我紧张的说:「不要,这里那幺多人,很丢脸的!」

「嫌人太多啊!那好吧,我们去体育仓库拿吧!」

话一说完两人便将我拉往体育仓库方向,体育仓库位在校园后方,除了要上体育课之前,要去搬体育器材出来,平时没有什幺人出入。

进了仓库,我被他们一把推倒在海棉垫上,两人扑上来就是一阵乱摸,并解开我的衬衫扣子,硬是将胸罩扯下,张口就吸吮起我的奶头,手也不时的抠着我的湿穴:「呃…不要…小杰…小志…不要…呃…呃…这里是学校…不要…」

「怕什幺?现在是午餐时间,大家都在吃饭,不会有人来的,就算有人来了,大不了叫他一起干你不是更好!」

小志也附和着:「对啊!让你在学校尝尝大锅炒的滋味,不是很爽吗?别装了,你现在想被干想到要命,还装什幺纯情!」

小志一说完,便将鸡巴掏了出来坐在椅子上:「小母狗来啊!想我干你就自己爬过来,帮小志哥我舔鸡巴!」

我觉得羞耻极了,但在他们的抚摸及跳蛋在小穴里震动的刺激之下,生理上的慾望已到了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便发浪的跪爬向小志,扶着他的鸡巴,饥渴的张口就舔,小志则一付很享受的样子:「喔!小贱B你真会舔,舔的我爽死了,你看看你自己舔鸡巴那付饥渴像,真有够贱的!」

小杰也跪在我身后,扯下我的内裤,将跳蛋抽了出来,手指便插进小穴里不停的抽插,小穴里因跳蛋震动刺激的关係,淫水早就氾滥了,当小杰手指在我小穴抽插时,不断的发出渍…渍…渍…淫蕩的淫水声:「小贱B,你有没有听到你的骚穴被我插出来的淫水声,你说你自己贱不贱啊!」

「唔…唔…贱…我好贱…唔…唔…我贱透了…唔…唔…」我舔着小志的鸡巴,忘情的回应着。

「我操!真他妈有够给他贱的!活像个欠干的婊子!」小杰得意的羞辱着我。

这时小志的鸡巴已被我舔到硬的发烫,他受不了的扯着我的头髮,按住我的头,不住的上下摇晃着,一个劲的就往我嘴里抽插,小杰也将鸡巴抵住我的小穴,扶着我的腰猛力的一插到底,他用九浅一深的方式干着我的骚穴:「操你妈的臭婊子,这样干你爽不爽啊!你的贱B是不是被我操到爽歪歪了,干!你的骚穴夹的我鸡巴爽死了!我干死你这条发情小母狗,我操死你!」

我被他干的快感连连,但嘴里含着小志的鸡巴,无法发出声音,只能唔…唔…唔…的呻吟着,小志也按着我的头,死命的抽插着:「我干穿你的贱嘴,妈的!我插死你这个欠人干的臭婊子!」

小志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就在我嘴里射精了,小杰此时便叫小志站起来,小杰从背后抱着我坐在椅子上,两手捧着我的奶子,就用力的向上顶着我的骚穴,我也不由自主的迎合小杰,上下起伏套弄着他的鸡巴,我的大奶子也因上下晃个不停,小志在一旁看着我这付贱样,忍不住又开始羞辱我:「哇靠!小杰,你看这小贱B的样子真贱耶,居然自己动起来了,你看她嘴角不只流着我的精液,大奶子还被你干的晃个不停!小贱B,我从没看过像你这幺贱的婊子,你的样子好淫蕩好贱喔!怎样!你的贱B被我们小杰哥干的爽不爽啊?」

「啊…啊…爽…啊…啊…好爽…啊…啊…小贱B被你们…。干的好爽…啊…啊…」

我被小杰干到高潮,两脚不停的发抖,竟不知羞耻的回应着小志,小杰更是使力的揉捏我的奶子,更加猛力的向上顶,顶的我不停的浪叫,这时仓库的门突然打开了,体育科的陈老师惊讶的站在门口:「你们在干什幺?」

小志见状便冲向陈老师,从口袋抽出弹簧刀架在陈老师的脖子上,一脚勾住门将门关上:「陈老师,你眼睛瞎了呀!我们在打炮你看不出来吗?」

「你们太大胆了,怎幺可以在学校做这种事,小雪,是他们强迫你的吗?」

陈老师虽被刀架在脖子上,仍强做镇定着。

小志更强硬的架住陈老师:「谁强迫她了,是她求我们来这里干她的,不信你自己问她!」

小杰仍不停的顶着我,在我耳边逼着我说:「小贱B,你自己跟陈老师说,说你有多欠人干,多想天天被鸡巴插,说你自己有多贱,贱到求我们一起干你的!快说啊!」

我已被小杰干到神智不清的胡言乱语回应着:「啊…啊…陈老师…啊…我很贱…很欠干…啊…啊…想天天被鸡巴插…啊…啊…是我求他们…啊…啊…来这里…干我的…」

陈老师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你…你怎幺可以说出这幺不要脸的话,你知道你自己在说什幺吗?」

「陈老师你耳朵聋了呀!你没听到她自己承认她很贱很欠干吗?你信不信,她欠干到连你都可以干她,你要不要试一试啊!」

小志显然是想把陈老师给拖下水。

「我…我才不会做出这种有辱师尊的事,我要报告校长,把你们通通记大过处份!」

陈老师显然也心慌意乱了起来。

「妈的,敬酒不吃吃罚酒,要记大过大家一起记!」

小志持刀押着陈老师走到我面前:「小贱B,把陈老师的鸡巴掏出来,给我好好的舔一舔,我倒要看他多会忍!」

「你们怎幺可以这样做,小雪,不要!」

陈老师惊慌失措的阻止我。

此时的我已情慾高涨,早没有了羞耻之心,再加上怕陈老师去向校长告状,便听从小志的指示,伸手拉开陈老师的裤拉链,将他的鸡巴掏了出来。

陈老师是练体育的,身材非常健壮,他的鸡巴就跟他的身材一样又粗又大,含在我嘴里显然有些吃力,心想等会要被如此的大鸡巴干,不禁令我兴奋起来,我卖力的对陈老师的大鸡巴又吸又舔,舔的陈老师忍不住喘息了起来。

小志看出陈老师的反应,在他身后挑逗着:「怎样?陈老师你是不是被她舔的很爽啊!想干她就别客气呀!反正是她自愿的,你放心,我们都不会说出去的!」

陈老师终于忍不住我的舔弄,他抓住我的头,鸡巴死命的在我嘴里抽插着,而小杰仍坐在我下面猛力的向上顶,这付景象真是淫乱极了,我心理不断的吶喊:『我真的好贱,被他们干的好爽,好想陈老师的大鸡巴快些插进我的骚穴,狠狠的干我,为什幺我这幺不要脸,这幺欠人干!』

我就这样被他们一上一下干了好一会,小杰抱着我的腰站起身,在我身后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干!干!干死你!小贱B,我来了!」小杰终于在我骚穴里射精了。

当小杰拔出鸡巴时,陈老师便迫不及待的将我推倒在海棉垫上,架高我的双脚,就把他的大鸡巴狠狠的刺了进去,我的骚穴被这样的大鸡巴插的紧实的不得了,我忍不住淫叫了起来:「啊…啊…老师的鸡巴…好大…好厉害…啊…啊…插的小雪…好爽…。啊…啊…」

「呃…你的骚穴好紧,夹的我好爽,妈的,小女生的骚穴就是不一样,好紧好会夹,夹的我爽死了!我操你妈的干死你!」

陈老师此时已不顾形象的蹂躏着我。

小杰与小志在一旁拍手叫好着:「对!陈老师就是这样,干死她,不用跟她客气,就当她是婊子一样的干就对了!」

陈老师干的起劲,伸手在我的奶子上大力揉捏着:「哇!奶子好大好软,现在的小孩发育真好,你每次上体育课跑步时,奶子晃来晃去的,晃的我都忍不住想把你抓来狠狠的操一顿,没想到今天真的让我干到你了,我操死你这个欠干的大奶妹!」

陈老师发狠的干着我的骚穴。

「啊…啊…大奶妹喜欢…被老师干…啊…啊…老师的大鸡巴…好厉害…好会干…啊…啊…老师…干死我…啊…啊…」我发浪的回应着。

小杰、小志在一旁看的不住狂笑:「哈!好一付师生淫乱图,真够绝的!陈老师加油啊!用力干死这个臭婊子!」

陈老师接着将我拉起身,要我双手扶着跳箱,从后面又继续干着我:「我操你妈的干死你,没见过像你这幺贱的婊子,我干死你这条欠人干的小母狗,我干死你!」

我被陈老师这样干了没多久就又高潮了,我两腿发软便跪了下去,陈老师索性压着我屁股继续猛力的干着。

「陈老师真有你的,体育老师就是不一样,你看她被你干的腿都软了,厉害喔!」

小杰在一旁叫好着,陈老师像是受到鼓励一般,对我更加猛力的抽插。

「啊…啊…我受不了了…啊…啊…我又丢了…啊…啊…老师饶了我…啊…啊…我快给你…干死了…啊…啊…」

我受不了连翻的高潮向老师求饶着。

「我就是要干死你,你这个欠人干的臭婊子,干死你这个贱货!我操!操死你!」

精彩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