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这样的﹐我在志诚家住了三天二夜﹐每天都跟大嫂黏腻在一起﹐她真是温柔贤淑的好妻子﹐帮我洗军服打理一切﹐帮我买了不少日用品送我﹐所以一直到退伍之前﹐我只要一放假就往她家里头跑﹐过了很惬意的台北军旅生活﹐算是帮志诚尽丈夫的责任啰

有天週六早上我刚放假﹐佳惠却先跑回家等我

[ 喂…帅哥…我今天帮你介绍个小姐给你﹐他们可是我的要好同事啦﹐你可别太粗鲁喔…我们要玩夫妻交换游戏﹐你要不要一起参加…]

[ 可是…大嫂约我吃中饭耶…]

[ 没关係啦…她怎幺可以整天占着你…我来跟她说…反正我们晚上就会回来…]

佳惠不经我同意﹐就自己打给大嫂协调﹐然后拉着我出门

我们来到她公司附近的一家餐厅吃饭﹐对方是佳惠旅行社的经理叫做何X镇﹐他的太太是个脸蛋白净微胖的30几岁妇人﹐丰满又有肉感﹐她的笑声银铃好听﹐在我耳边叽叽喳喳笑个不停﹐让我鸡巴马上就热起来﹐佳惠叫她小娟姐﹐大家互相寒暄起来

[ 你是阿雄吧﹐听佳惠说你床上功夫不错喔…]

[ 没有啦…]

我捎着小平头回答她﹐而佳惠早就倒卧在何经理的怀里头撒娇不停﹐四个人很快的就把一桌子的丰盛菜餚吞吃乾净﹐算是蛮蹧踏这顿美食佳餚

我们回到何经理的住处﹐佳惠她二人一转眼就闪进房里头﹐只有留下我与何太太( 小娟 )二人在客厅

[ 阿雄…要喝点什幺吗…还是想要玩我呢…嘻嘻…]

小娟骚媚到骨里头的淫笑着﹐作在椅子上慢慢掀起裙摆来﹐露出二根白析的大腿来﹐然后又露出腿根处的黑色小内裤来挑逗我

[ 哇…好美啊…]

我马上跪到她面前﹐隔着丝绸内裤就去挖弄她的阴阜﹐另一只手也没闲下来﹐就搁在她的巨乳上面滑动着﹐这时房间内已经传出佳惠淫蕩的呻吟声﹐小娟这时也按耐不住了﹐拉着我的手直奔另一个房间

一进房间里面﹐小娟马上动手帮我脱衣服﹐她从我的裤带里头掏出我的大鸡巴来

[ 哇…真的好大啊…摸起来又热又粗…喔…毛也好浓喔…]

她讚美了几句﹐不嫌骯髒的就立刻把我的龟头含进嘴里面﹐用她的舌头巧妙的刷在阴茎上面﹐让我是既痛快又舒麻

[ 喔…喔好爽啊…]

小娟热情的含住我的卵蛋﹐在哪儿轻轻吸吮起来﹐让我直呼过瘾极了﹐而我的裤子都还留在脚上﹐没有完全脱下来呢

这时我才七手八脚的脱的精光﹐仰躺在床上舒服的享受小娟对我的服务﹐她吃鸡巴的技巧真是棒﹐若不是我忍功了得﹐早就洩出来好几次了

[ 阿雄…讚喔…居然能忍到现在﹐真是有冻头﹐想不到帅哥也会有根硬”懒较”喔…快…来插我吧…]

此时的小娟﹐完全不像刚认识吃饭时的美少妇﹐处处显示她的有教养﹐与现在在我眼前浪叫的淫妇简直判若两人﹐只见她躺在床上劈开她的大腿根﹐阴阜上面罩着黑网细布的一条小内裤﹐紧紧陷在她雪白的阴股沟中﹐窄布遮不住她整个阴阜,从内裤二边露出一些尽是包掩不住的阴毛﹐裤底水汪汪的跑出淫汁来﹐宣示着主人的淫秽性感

她从肩头懈下衣服的肩带﹐露出是同一套黑色性感的胸罩﹐已经完全鬆脱下来﹐薄纱网状的蕾丝织成半透明的一层印花﹐完全罩不住乳头乳晕﹐凸出在胸罩上形成黛黑的性感山峰,如此成熟妩媚的女体﹐在我面前挤胸掏穴﹐看得我血脉贲张

小娟脱到恼人的外衣后﹐马上又扑倒在我身上﹐用女上男下69姿态帮我口交﹐她的下体压在我的脸上﹐一股香水味道混合着女性器官散发出来的特殊腥香﹐充满着诱惑力让我毫不顾虑﹐马上伸长舌头钻进她的阴阜里头﹐吃着她又浓又黏的精华液体

小娟的阴毛呈倒三角型黑绒绒一片﹐一直沿伸到屁眼週围﹐在接近穴缝处的阴毛又特的长﹐她的阴阜裂缝已微微张开﹐阴唇长得丰厚红润﹐拨开两片滑嫩有弹性的大阴唇,花蕾边缘呈现猪肝色的豔红﹐我用舌尖一层层剥开阴唇,含住她的阴核小点点﹐马上让她全身一颤﹐洩出一身的淫水来

只有口舌之交是无法满足淫慾的﹐果然小娟洩身几次之后﹐马上转过身来骑到我身上﹐她主动拨开阴唇来接纳我的大龟头

[ 喔…喔喔…好大喔…阿雄…你真是个好对手…姐姐…姐姐真的爱死你了…啊…真棒啊…]

小娟骑在我的下身﹐一上一下的深套着我的鸡巴﹐她的淫水都沾溼我的体毛了﹐只见她每起伏一次﹐她丰满的胸部就跳动一下非常的耸动﹐她卖力的摆动腰际套住我的鸡巴﹐丰润潮湿的火热感﹐让我们二人疯狂到极点

[ 哦…哦…好爽喔…阿雄…姐姐…姐姐来啦…啊…啊啊…]

小娟在我身上狂骑猛压了一阵子﹐得到二次性高潮后就脱力的瘫在我身上喘息﹐我捉到机会就翻到上面来﹐用力扳开她的大腿根﹐让她浓密的阴阜大开﹐然后用我的大鸡巴用力顶进去

叽~~~~一声﹐我的阴茎直没到底﹐龟头顶到她的子宫颈﹐来一轮猛干﹐这个骚妇如果不狠狠抽她是不会满足的﹐果然她开始一连串的浪叫起来

[ 唉岰喔…好爽喔…阿雄哥…我的好冤家…你真的操死妳姐姐哦…姐姐..真的让妳插死啰…啊…啊…要死啦…喔喔…真棒啊…]

小娟的淫叫声惊动了隔壁的佳惠跟何经理﹐俩个人也跑过来观战一番﹐受到旁人的鼓舞之下﹐我更是卖力的干穴﹐直到腰眼一酸﹐才抽出阴茎对着小娟的乳房噗噗噗的射出一团浓精出来

[ 怎幺样啊…我们家阿雄的身手如何…是不是很猛啊…]

[ 还不错啦…好不好要问我老婆才知道…]

佳惠在一旁猛称讚我﹐而何经理有些妒嫉的不肯承认

[ 阿雄…今晚留下来陪我…好吗…]

小娟听出丈夫的妒意﹐故意在他面前抱着我撒娇﹐还用嘴含住沾满精液的龟头﹐帮我把阴茎舔个乾净﹐让我的鸡巴又跃跃欲试的站起来了

看到老婆如此的风骚淫蕩对我﹐这时的何经理只能夹着卵蛋离开

[ 阿雄…别理他…我先帮你洗净身子…然后啊…我们在玩一次…嘻嘻….]

这天在小娟家﹐她一共跟我要了四次﹐害我晚上11点回去大嫂家时﹐被她踢到床下去﹐让我一个去睡佳惠房间( 佳惠整天都没有回来 ) ﹐到了半夜2点时﹐大嫂才含着二行眼泪过来找我﹐我们二人就疯狂的做爱到天亮才睡着

这个小娟后来找我好几遍﹐我一直推说没空找她﹐她就一直纠缠着我不放﹐后来我把她介绍给我同梯的朋友许X顺﹐小许跟她热了二个月后也受不了她的性饑渴﹐又帮她介绍另外二个炮友﹐听说她能够同时跟三个男人上床玩多P游戏﹐这个小娟算是我们营区的传奇女子﹐在我们当时营里面传诵多时﹐当然这是另外一个故事啰﹐有机会在说给大家听听

有一天我与志诚哥及志庆哥夫妻吃饭聊天打屁时﹐志诚跟我们吹嘘说他曾经上过一对姐妹花﹐过程还讲的活灵活现的﹐听了真让人羡慕不已﹐志诚看我们怀疑他的能耐﹐一气之下就把这段豔遇的故事原原本本说给我们听

原来志诚去年接到高中同班同学的喜帖﹐心想可以趁机会拉到保险﹐就欢天喜地的跑去参加同学的婚礼﹐没想到却对新娘子惊为天人﹐暗暗喜欢上同学的老婆﹐为了争取保单经常往哪儿跑﹐几个月下来志诚跟他们一家人都很熟悉了﹐同学的老婆叫做婉珠﹐婉珠年约26岁在先生公司做业务秘书的工作﹐婚后就辞掉在家做贤妻良母﹐160的身高身材不错﹐短髮脸长的圆滚滚的﹐胸前有一对34D豪乳﹐志诚对人家的老婆起了色心﹐无论是上班时或下班之后都常往那儿跑﹐言谈当中可说是对她爱护备挚﹐经过志诚不眠不休的努力哄骗﹐终于被他给玩上床去﹐现在更让志诚不必嫌的每天带进带出﹐算是跟在志诚身边的地下炮友

志诚正在为自己的人财两得而沾沾自喜﹐听到这里我才想到 “朋友妻﹐床上戏” ﹐让同学戴绿帽子似乎有点………..太那个啦

言规正传﹐这个婉珠还有一位30岁的长姐叫做婉珍﹐她刚死了老公不久﹐暂时住在妹妹婉珠家﹐就是因为姦情被姐姐给发现了﹐只好拖姐姐下水一起来﹐用鸡巴来封她的口﹐所以让志诚享尽齐人之福﹐志诚还说姐姐比较瘦高﹐人更是风骚不已﹐听的我心痒难耐

[ 大哥…那天记得也带我一起去喔…]

[ 志诚哥…我也要喔…啊啊… ]

原来大嫂用她的指夹用力拧住我的大腿﹐让我哀号不已﹐惹的大伙笑成一片

[ 阿雄我告诉你喔﹐这对亲姐妹可以跟你在床上搞3P﹐我发誓我真的玩过﹐滋味真是过瘾﹐你们没遇过这幺好康的事吧……怎幺样…不错吧… ]

听完志诚哥的故事没几天时间﹐没想到好运很快就降临到我头上

有一天我放假去大嫂家﹐志诚哥偷偷告诉我说他已经安排好一切﹐等候他的暗示就可以去享乐子啰﹐我们随便找个理由塘塞大嫂﹐兄弟俩人直奔而出

志诚带我到一家高级的日本料理店﹐里面有小包厢可以聊天不受人打扰﹐而隔壁楼上4楼正好是宾馆﹐酒足饭饱正好可以打上一炮﹐志诚一切安排妥当后﹐二人就在包厢等着

没多久﹐果然有两位美女进来包厢里面﹐志诚特别安排我们错开来坐﹐婉珠坐在我对面﹐婉珍就坐在我身旁﹐桌上放满精緻的美食跟清酒﹐大家愉快的吃饭喝酒﹐聊起天来﹐志诚很够意思的拼命讚美我﹐让这对姐妹一直张着眼睛看着我﹐满脸慾火写在脸上﹐我也尽力去瞧她们俩人﹐说真的﹐婉珍及婉珠这对姐妹花﹐除了皮肤比嫂子略黑一点外﹐长像身材样样都不差

我仔细比较了二姐妹的相似相异之处﹐发现二个人外型轮廓非常相似﹐都有一双大而且眼角上勾的迷魂眼﹐姐姐瘦高长髮﹐脸也比较长﹐妹妹较矮较丰腴﹐短髮圆脸﹐胸部载着一对大肉球﹐个性上姐姐如果像是空谷幽兰﹐妹妹就像狂野的太阳花

在包厢内志诚搂着婉珠拍桌唱歌﹐我也一把搂住婉珍的蛮腰﹐玩起亲亲游戏﹐婉珠不时还隔着桌子底下﹐用她的脚去勾我的大腿﹐四个人都被当时的淫慾气份所感染﹐行为更是放蕩起来了﹐婉珍婉珠的胸口扣子都被解了开来﹐露出粉嫩的酥胸来﹐二个女人大腿根部的小内裤﹐不时被翻到裙子外面来﹐趁着酒兴做祟就伸手进去乱摸一通﹐或是隔着衣服捏她们的乳房﹐搞的二女嘻嘻哼哼的浪起来﹐志诚看时机成熟出去结帐﹐然后成对的直奔宾馆开房间去了

进了宾馆里面﹐俩个人就像是乾才烈火般的黏在一起﹐婉珍紧紧搂着我﹐她的舌头吐进我的口腔里四处滑动﹐我吸吮着婉珍的津液﹐含着她的香舌磨擦﹐手就从她的背后洋装伸进去﹐抚摸她滑嫩似雪的粉嫩肌肤﹐我几乎摸遍了她的全身肌肤﹐还把她的胸罩扣子给解掉﹐俩人吻的不可开交的双唇都捨不得离开

婉珍今天穿着一套美美的二件式小洋装﹐里面穿着一套粉红蕾丝性感内衣﹐我把她脱的精光抱到床上﹐让她舒服的躺下来﹐ 然后抱着她的头亲吻她﹐身体压在她的身上窕逗着她﹐婉珍身上擦着圣罗兰牌子的香水﹐水果的香味真是好闻﹐让我恨不得把她给吃进肚子里

[ 喔嗯…啊嗯…阿雄…你好壮喔…啊…啊…真好…嗯…好棒喔… ]

[ 婉珍姐….妳也好香好美喔…我想把妳给吃进去…嗯…妳的奶奶真漂亮……快给我吸一吸吧……. ]

我双手握着一对尖笋般的奶子用力揉捏了一番﹐张着嘴一口将乳头含进嘴里面﹐轻轻的去啃婉珍的乳晕﹐对着她小巧的乳房又吸又咬的﹐逗弄着她全身起鸡皮疙瘩﹐稣麻爽快的呻吟起来

[ 喔….啊啊…阿雄…你好坏喔…啊…啊…人家受不了ㄚ…啊嗯…喔… ]

婉珍细皮嫩肉的奶子被我玩弄了许久﹐下面的阴阜跟着流出许多淫水出来﹐数量之多的都沾溼了我的大腿﹐我赶紧扒开她二根白萝蔔般的修长美腿﹐忍不住就去看她的阴阜

婉珍的阴毛像是个倒三角洲黑森林般的贴在小腹上﹐淫水真多都泛到阴毛上面﹐轻轻将她的大阴唇拨开﹐露出了阴道的黑洞穴﹐我饱览她的阴阜春光﹐用二指扒开原本闭合的阴唇花蕊﹐里头自动的流出透明津汁来﹐看起来就像是饱含水份的薄肉瓣﹐阴道内的皱摺清楚可见﹐阴蒂被她的阴毛包裹着桃红色的粉嫩花心﹐娇滴滴的凸出包皮外面﹐我小心翼翼的张开嘴巴含进去吸吮看看﹐婉珍立即全身颤抖大腿夹紧我的头﹐对着我嘴巴喷出一大口阴水来﹐享受一次美妙的高潮滋味了

[ 啊…啊…啊…喔不行了…啊啊…来了喔…呜…呜呜… ]

婉珍马上赏给我一大口饱含 “女性费洛蒙” 的淫水﹐气味有点像女性特有的酸骚阴味﹐阴阜内泌出的黏稠津液﹐吃起来有点微微的鹹腥﹐还带有酸苦的尿骚味

[ 啊…阿雄…好爽啊….你的舌头好棒啊…我真的爱死了…再来好吗 ]

[ 嗯…嗯…没问题的ㄌ…… ]

我吃着阴阜含糊不清的回应她﹐整个头都埋在她的腿根处﹐双手还压在她的双乳上面﹐努力舔食着婉珍的唇肉﹐我用舌头轻巧的拨开阴唇嫩肉﹐在阴阜四週有技巧的吸吮舔弄﹐让舌头沿着肉缝一路往下舔到会阴部再舔回到阴蒂﹐连两旁的大小阴唇缝都不放过﹐经过几次的来蹂躏后只要我吸吮一阵阴蒂﹐婉珍就会马上起个高潮冷颤来﹐阴道里面马上喷出一大口淫精来

[ 嗯啊…啊喔…来了啊啊…来了啊…啊啊…喔喔…天啊…我又来了啊…嗯…又来了啊……阿雄…快停手啊…..啊…受不了啊…受不了啦…我要来了…我要死掉了…啊…停手啦…整死我了啊…. ]

看她又爽又淫浪的模样﹐我更是对着阴核花心整治她﹐让婉珍享受着无数次的高潮愉悦当中﹐直到她嘴角流着延﹐拼命求饶为止

当婉珍还沉醉在一次又一次的高潮愉悦当中﹐我自己的鸡巴也兴奋的涨到最大﹐马眼都激动的流出水来﹐趁着婉珍还在享受高潮的余韵﹐我赶快压在她的骄躯上﹐扒开她的大腿架在腰际﹐用正常位的姿势跪在她的面前﹐提着自己的龟头对準穴口﹐利用淫水的滑润一口气将龟头插进阴道中﹐马上就享受到婉珍温热的肉洞﹐阴道经过我巨大的阴茎撑开来卖力抽送﹐终于将整支鸡巴刺进去

婉珍有如温水袋般的溼滑阴道﹐把我的鸡巴深深吸吮住﹐让我舒服的享受到紧缩火热酥畅快感﹐真是绝无仅有的美妙滋味﹐几乎已经瘫痪在床上的婉珍﹐任由我的鸡巴在她体内自由进出﹐只能无意思的高声呻淫

[ 嗯啊…喔…啊啊…啊…啊啊…喔喔…啊啊…啊啊……啊啊…..啊… ]

婉珍美丽的脸庞满是红光﹐发烫的身躯起了一点一点的高潮红斑﹐又是痛苦又是舒爽的表情﹐让我忍不住去吸吮她的小嘴﹐我的双手虎口夹着她发硬的乳头﹐手掌挤压着她的乳房然后加快腰部的活塞运动﹐才一会儿时间﹐婉珍阴道里面瞬间痉挛紧缩﹐喷出大量的爱液来﹐滋润着我们的下体﹐阴茎每一次的深入浅出的探索﹐都会发出肉体拍打在一起的肉搏声﹐啪啪啪啪啪的发出美妙的声响

[ 嗯喔…来了啊…啊啊…喔喔…啊嗯…来了啊…..啊… ]

我双手紧紧握着她胸前的肉球﹐努力摆动我的下半身﹐我拉高她的大腿架在肩头﹐让她的阴阜曝露到最大﹐加足马力拼命抽送自己的臀部﹐恨不得将鸡巴全部挤进她的阴道里面﹐龟头的冲动越累积越高﹐让我在一瞬间电流穿过脊髓﹐下体的龟头菱肉发出阵阵电流﹐猛然间精液都冲到下半身在瞬间爆发出来﹐喷满婉珍整个阴道﹐我俩几乎是在同时达到高潮的顶峰

高潮过后的愉悦感﹐幸福的令我感动不已﹐我懒洋洋的趴在婉珍身上休息﹐二个人就拥抱在一起睡个好眠﹐休息了十几分钟后﹐我的鸡巴首先起床唤醒我们俩人﹐火热的阴茎顶在婉珍的屁股沟上﹐让她非常惊讶我超人般的体力

[ 阿兵哥…等一下嘛…先洗个澡休息一下嘛…我全身臭臭的…很不舒服… ]

[ 嘻嘻…婉珍姐…谁叫妳那幺美….让我忍不住又硬啦…我想要再来一遍… ]

[ 好啦…洗完澡后…我…我随你怎幺办都行 ]

婉珍害羞的说完后﹐一溜焉的跑进浴室里面洗澡﹐这时接到志诚打来房间的电话

[ 阿雄…你好了没…怎幺这幺久﹐你在干嘛ㄌ…我在718喔﹐赶快过来吧…… ]

挂完阿德的电话﹐我也跟进浴室里找婉珍﹐从背后抱着她﹐热情的拥吻着她﹐然后让她帮我在身上抹上香皂﹐细心的帮我洗身体﹐尤其是下面的阴茎卵蛋﹐洗的是格外的温柔

[ 阿德她们是不是在催你了…阿雄…你今天让我感受到非常的舒服愉快…我很感激你…… ]

[ 婉珍姐…我也觉得很棒…我希望能常去找妳玩…好不好…… ]

[ 嗯…阿雄…真的吗…我跟婉珠都很喜欢你喔…如果你不嫌弃我们﹐我们一定会如你所愿的… ]

[ 真的吗…婉珍姐…我爱妳…我爱妳…爱妳… ]

俩个人深情款款的相互告白之后﹐四片嘴唇又黏成一片﹐我的鸡巴很自然的硬起来﹐贴在二人肚子中间

[ 婉珍姐…我又想了…帮我舔舔好吗… ]

婉珍看见我的大鸡巴又翘起来﹐龟头指向天花板﹐笑着帮我擦乾身上的水珠﹐拉我到床上躺着﹐两手握住阴茎根部跪在床上﹐张着小嘴帮我把涨大的龟头含进去﹐我只觉得一团火球包围着龟头﹐婉珍的舌头滑过龟头菱肉﹐磨擦着我非常的舒服﹐我轻鬆的躺在床上享受着美女口舌服务﹐我还不时拨开婉珍的长髮﹐观察她认真舔食的模样﹐双手抚遍她的全身肌肤﹐身心感到真是痛快又满足

这时志诚又来电破坏我的好事﹐一直催促我过去

[ 喂…阿雄你在干嘛啊…我等你老半天了….我正在用按摩棒操着婉珠…算是先帮你热身一下…它妈的她真是骚货…要不要听一下她的叫春啊… ]

果然电话里面那一头﹐传来一阵女人的呻淫声﹐发出听起来既痛苦又舒爽的淫叫声﹐还伴随着按摩棒马达的运转声﹐忽快忽慢听的令人血脉奋张﹐让我忍不住挺起腰部想插进婉珍的深喉咙﹐下面的鸡巴瞬间又跳动了好几下﹐打到婉珍的脸颊旁

连婉珍都听到妹妹的淫蕩呻淫﹐这时她停止嘴巴上的工作﹐来搂着我的胸膛说

[ 阿雄…你先过去吧…婉珠也想跟你爱一次…何况她是有老公的人﹐不能玩的太晚﹐以后我们有的是时间…你快过去吧… ]

[ 婉珍… ]

[ 你去吧…快… ]

婉珍一直催促着我穿衣服﹐说真的﹐我心里面还真的想过去找婉珠打一炮﹐嚐一嚐俩姐妹的肉体有何不同﹐只是碍于情面不好表现出来﹐外表装做真情难捨﹐其实魂找已经飞到妹妹那一头去了﹐正好可以顺水推舟﹐名正言顺的跑去找婉珠

我在房门外敲了许久的门﹐志诚才衣衫不整的跑来开门

[ 阿雄你真的粉慢耶…几号房﹐我要过去找她姐姐了﹐婉珠这匹雌马交给你啦…好好玩…别客气喔…… ]

[ 618啦…钥匙给你… ]

[ 阿雄…婉珠喜欢我们用点暴力手段…心慈手软她可是没办法得到满足喔﹐等一下你要费点力搞她….知道吗 ]

志诚说完之后﹐兴匆匆的离开﹐我还看见他手里拿着一个粉红跳蛋跟一支按摩棒﹐看起来他是打算要用这玩具来跟婉珍玩的

这时我才进到房内﹐只看见婉珠一对雪白的肥臀对着门外﹐屁股缝中央还插着一支滚珠按摩棒﹐按摩棒的头部还插进阴道里面﹐只有留下尾端在那儿振动着﹐发出急噪的马达声响﹐仔细一看﹐原来志诚用丝袜将婉珠的双手反绑在背后﹐还将多余的丝袜头绑在她的双脚裸上﹐让婉珠只能跪在床上﹐脸贴在枕头上无法翻身﹐丰满的肥臀张开来对着天花板﹐模样真是猥亵不堪

我拨开婉珠的髮际﹐想看看她的表情

[ 不要…你别看… ]

[ 啧…啧…啧…真是狠喔…把妳绑个像只螃蟹一样… ]

[ 阿雄…帮我解开啦…人家这样子不好看啦…嗯 …喔…阿雄我求求你….. ]

[ 好ㄚ…但是妳要先帮我吹喇叭…不然我要妳姐姐过来看你现在的模样喔 ]

[ 啊…不…不要…..]

[ 那妳是肯帮我吹喇叭ㄌ… ]

[ 嗯…啊…啊 ]

我飞快的速度脱光自己的衣服﹐就跪在婉珠的面前﹐捧着她的脸将我的鸡巴送到她的嘴边﹐婉珠她乖巧的帮我含住我的大龟头﹐吱吱吱有声的帮我吃起鸡巴来﹐

我用左手握住她的一对巨乳﹐用力捏着乳头及乳房四週﹐右手就伸到她的屁股后面﹐去操纵插进阴道里面的按摩棒﹐把按摩棒推进又拉出﹐抽起她的阴道来﹐此时的婉珠遭受到我的三面夹攻﹐不一会就洩出淫精﹐瘫在床上气喘嘘嘘了

[ 阿雄…你饶了我吧…人家刚才被志诚操成这个模样了…嗯 …喔…阿雄我求求你…我受不了啦…..我…我想尿尿啦…… ]

[ 不行…除非妳帮我吹出来…不然我决不放人…… ]

其实我看的出来婉珠有被虐待狂的倾向﹐因为志诚虽然用丝袜反绑着她的双手双脚﹐但是绑的是很鬆散的蝴蝶结﹐若婉珠有逃脱的打算﹐还是可以自行解开脱困的﹐当我发现这一点之后﹐更下定决心做弄她

我蹲在婉珠的身后对着她的肥臀﹐左手操作按摩棒来攻击她的阴阜﹐右手就用跳蛋去按摩她的阴蒂﹐我利用跳蛋的强力振动力去磨蹭她的花蕊﹐才一下子就让婉珠呻淫不停

[ 不行了……ㄠ…我死啦…啊…啊…去了…去了……喔喔喔…喔啊…喷了…我去了啊…啊…啊..啊…去了…啊啊… ]

婉珠高潮时﹐全身都会一起颤抖痉挛﹐屁股疯狂的摇动着﹐彷彿在杀猪般的鬼吼鬼叫不停﹐我一点也不让她有喘息的机会﹐恶狠狠的将按摩棒开到最大﹐并且将跳蛋塞进她肛门里头﹐将按摩棒的震动旋转频率转到最大﹐按摩棒马上发出更高昂的运转声﹐发出动人心魄的吱吱叫声﹐婉珠立刻不支倒地呻吟

[ ㄠ…ㄠ…啊…啊…啊…喔喔喔…喔啊…啊…啊..啊…啊啊… ]

婉珠被我用按摩棒猛烈狂抽了10分钟﹐连续高潮了好几遍﹐最后还在床上洒尿出来﹐就像是瀑布般的臭尿水﹐沿着她的二只大腿流下来﹐弄的整张床臭气醺天的﹐把我自己慾火都攻上来了﹐连忙拔出还在旋转震动的按摩棒丢在一旁﹐举起硬了好久的鸡巴﹐对着婉珠张的开开的阴道洞穴一口气直刺到底﹐阴茎完全包裹在温热溼润的阴道当中﹐只留下二颗卵蛋在外面﹐才开始做活塞运动

我双手抱着肥臀﹐用狗干炮的姿势干她﹐婉珠的阴道是入口宽里面紧﹐所以龟头愈往里头钻﹐感觉是愈舒服﹐火热的紧致感不输给婉珍﹐让我越干越是爽快﹐抽干了一会儿后﹐我才解开她背后綑绑的丝袜﹐然后将她翻倒翻正来﹐改用正常位的姿态正面干她﹐我手掌心正好可以握着婉珠的胸前一对巨奶﹐她的乳房柔软弹性实足﹐乳房肌肤光滑细嫩无比﹐爽到我一双手掌紧贴着她的一双肉球捨不得离开

[ 喔…阿雄哥…啊…啊…好爽喔…喔啊…啊…再来啊..啊…啊啊…我要去了……喔喔…丢精了……啊…啊啊……喔啊……来了啊啊… ]

婉珠红着一张脸﹐脸上表情变幻多端﹐鼻尖发出细小的汗珠﹐她双手搂抱着我的脖子﹐双脚紧紧挂在我的腰际上﹐配合着我抽动的频率﹐努力挺腰相迎来取悦我﹐让我的情慾飞快来到最高点﹐精液瞬间穿过腰眼﹐全身起了一个冷颤﹐龟头一阵酥痲后﹐猛暴出一大沱精液来﹐灌满整个阴道﹐婉珠被我的热精刺激﹐也在同时达到高潮﹐二个人就躺在臭尿水床上呼呼大睡

今天同时争战了一对姐妹花﹐回到家中双腿有些发软﹐原本打算只跟大嫂用69姿势口交一场﹐没想到我鸡巴一硬直﹐她就主动骑在我身上驰骋整晚﹐总算让大嫂爽到天上去了

今天操的太累﹐所以很快就睡觉了﹐没想到却做了一个恶梦﹐我梦见我跟大嫂俩人在教堂结婚﹐没想到志诚跟志庆佳惠却拿刀来追杀我﹐我与大嫂奔到教堂外面时﹐又遇到婉珍婉珠二姐妹也拿着刀要杀我﹐把我吓出一身的冷汗惊醒过来﹐还好只是一场恶梦而已

言规正传﹐后来我每个月都有跟婉珍婉珠这对姐妹花幽会﹐她姐妹俩真是交好情深﹐每次跟其中一个打完炮﹐另一个一定随后报到﹐问原因她们却说姐妹俩一起出们﹐丈夫跟家人比较不会怀疑﹐真是服了她们俩个﹐或许是亲情敌不过姦情吧

我在台北当兵的最后一年多日子里﹐有这几个美丽佳人相陪﹐日子过的真是优闲惬意﹐她们对我真的很好喔﹐常常会买衣服手錶跟礼品送我﹐偶尔还会在我军服口袋里面偷偷塞些零用钱让我花用﹐所以我退伍之后﹐就留在台北工作不打算回高雄乡下住﹐后来我跟着志诚哥去他公司卖保险﹐那是个自由自在不用打卡上下班﹐可随时约会打炮摸鱼的好工作

老实说啦﹐那是因为我们公司80%都是女生﹐在女人窝堆工作﹐那个男人不爱呢﹐你(妳)们讚同吗………

精彩小说推荐